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52章

作者:易人北更新时间:2017-10-28 08:01:09
  天狼斗场场主这段时间心情特别好。

  也许因为这一届参加选拔的学生特别多,导致这一届的备选种子们质量似乎也比往届高出一些。

  证据就是往年常常要至少等到第一次拍卖期才会有人举牌,但这届选拔才开始没多久,就有人不断私下前来找他,要求提前买断某些备选种子。

  其中最受欢迎的是那名野兽一样的少年和他的盲眼伙伴,以及一位年方十五岁的皇子。

  当然,在这里皇子也好,小贩的儿子也好,身份全都一样,他们的背景并不能为他们增加价码,能影响到他们自身价格的只有他们自身的表现和资质。

  现在除了这三名备选种子,又出现了第四名被要求提前买断者。

  “贺椿?”邬同对这个名字很陌生,如果是值得重视的备选种子,他的手下会有人把名单和其表现特别报给他,好让他有个数。

  但是贺椿,他真的毫无印象。

  不过邬同并没有在脸上表现出来,相反,他还做出一副对这个孩子的优秀心知肚明的表情。

  “这位道友,现在还不到拍卖时间,请你稍微耐心一点,等三个月第一段观察时期结束我们就会开始第一场拍卖。到时只要你……”

  “我现在就要他。十张四品符,什么符随你们挑。”来人态度很坚决,完全不容拒绝。

  符修?邬同挑眉。真心而言,这个价格可不低,不但不低,还相当不错,堪比往年种子前十的价格。尤其对方还任他们挑选符的种类,这无疑可以让十张四品符的利益最大化。

  可对方越是一开始就把价格开这么高,邬同越不可能答应现在就把人卖出。他可不是那种会被高价给震住或被诱惑的浅薄人。

  邬同狡猾地笑笑,对这位不知名的符修说道:“这位道友,其实在您之前,也有人对这个孩子开了价,他开的价格并不比您低多少,如果我要答应,那时候就答应了,何必得罪了他,又得罪了您。我无法答应您,是因为斗场定了规矩,如果到了拍卖期,其他遵守规矩的客人也想要这个孩子,我们却无法提供,那么我们这生意也别想做下去了,您说是不是?”

  来人沉默了一会儿,道:“一张五品符。”

  邬同在心中倒吸一口凉气。符修本身就少见,高阶符修更少,中世界的主流就是三品和四品符,囊中羞涩的修者至今用着二品符的也不少,五品符在四海境也不是没出现过,但一旦出现必然会遭到疯抢,而五品符对一名符修来说,也相当于是修为终于可以摸到凝婴的门槛。

  换言之,能张口就用一张五品符交换一名没有灵根的凡俗孩童,面前这位修者至少也是元婴初期,而且必定是符修,且至少是五品符修。

  没有人会想要得罪一名符修,不管他是几品。所有修者都知道,和符修战斗时,绝对不能给他们准备和反应的时间,如果你给他们足够的时间,他们只用符就能埋了你,且不论单挑还是群殴。

  五品符,哪怕不用量,无论战斗还是逃跑,都能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邬同两手合握,用力一搓,下狠心道:“不行。虽然我个人很想答应,但是上面不会同意,尤其这一届的备选种子是由四海境四大宗门同时提供,现在第二轮选拔还没有结束,再有半个月,其他小世界的孩子也会一起涌入灵种学院内院,到那时会出现更多优秀的备选种子,因为这次安排的比较紧急,其他小世界的孩子的挑选影像除了个别密境,其他人的都无法显示,但等他们集中到内院后,所有人的表现都会一目了然,或者您到那时候再仔细挑选看看?”

  来人没有受到丝毫影响,仍旧非常坚定地说:“我就要贺椿,一张任意五品符,加三张任意四品符,七天内交货。”

  邬同眼前开始闪烁一尊亮闪闪的灵石娃娃,表面上,他做出一副挣扎的模样,最后还是摇头道:“抱歉,这位道友,规矩就是规矩,我不敢也不能打破。”

  来人大概也试探出了邬同底线,只好问道:“那么我找谁才能得到那个孩子?”

  邬同指了指上面,心想:你找谁都没用,只要我不同意放,就是门主来了,我说不放就是不放。

  等来人一走,邬同立刻打开桌上的同步蜃影石法器,寻找那个叫贺椿的孩子,同时叫来下属:“找到贺椿这个人,我要他的全部资料。”

  下属受命忙去收集贺椿信息,邬同这边则开始一心数用快速翻看起众多影像。想在这么多影像中找出贺椿这个人并不容易,尤其他并不知道那个孩子长什么样。

  但是他不能让那名符修知道他对贺椿不重视,所以他也不能询问对方关于贺椿的消息,只能自己花时间一点点寻找。

  很快,第二名疑似符修的人也找上门,同样要的也是那个叫贺椿的孩子,不过这个人的开价不高,只肯付出百张三品符,还都是他指定的。

  但不管如何,这两个人都给了邬同同一个信号:备选种子中/出现了一名让中级符修感兴趣的孩子。

  这可是件非常难得的事情。以往都是武修和体修最受各修者和各门派青睐,这些孩子其他不说,买来就可以当苦力和炮灰用,稍微培养一下,放到小世界做个外门主管和联络人也足够。

  除了身体素质好的孩子,还有些特别聪慧的或有特殊能力的孩子也比较受欢迎,他们可以做智者,也可以做特殊用途。

  稍微次等的就是擅长各种技艺的,他们可以做绣娘、织女、漆工、木匠、石匠、铁匠,甚至厨师等等。

  最差的但卖的也不错的,就是那些长相漂亮的,这些孩子被买后的作用也无非就那几个。

  符纹和符箓学的特别好的孩子也能卖掉,但买他们的大多都是一些低级符修,这些符修会用这些孩子做童子,给他们制作制符的原料等等。

  能让三品以上符修亲自前来谈价格,还是在选拔一开始,且一来就是两名,那个叫贺椿的孩子绝对有特殊之处!

  有特殊本领的孩子总是卖的最好的。

  邬同暂时没把这件事上报,他希望先把那个孩子的情况调查清楚。

  天狼斗场内。

  来自罗刹海的男子看到老人在发出那声惊疑后就似陷入了沉思,也不敢打搅他。

  男子只能扫视前方影像,试图找出老人在看的那一副。

  但老人如果能让人轻易看出他的真正目标,他也就不值得男子如此尊重他了。

  老人忽然发出了笑声。

  男子转而看向老人。

  “真没想到,我竟然能在一个毫无灵根的凡俗孩子身上看到隐约的原始符纹的痕迹,虽然很模糊,很不确定,但是那确实是原始符纹。”

  并不是胡乱画出某个纹路就能称为原始符纹,源符之所以如此珍贵,就是只单单画出它都会引起天地能量的变动,并且会以能量的形式形成符纹虚影。

  而就在刚才,那个孩子磨墨的手就形成了一道神奇的韵律,并且随着他一次又一次转动墨条,他的手臂上空也出现了淡淡的非常不清晰的符纹虚影。

  虽然那虚影一闪而逝,那孩子之后就进入了某种奇妙状态,但老人一直在盯着那个孩子,自然也没有忽略这点。

  原始符纹?一个凡俗孩子画出了源符?!男子震惊到无以复加,他瞪着老人,几乎不相信他之所言。

  老人没动,但神识已经笼罩全场,他自然也注意到有人注意到那个孩子,不过连身旁的罗刹海来客都没能看出那孩子用手上动作演绎出来的模糊原始符纹,其他人应该也不会发现这一点,否则现场不可能还这么平静。

  想想也是,现在已经没有多少人真正见过原始符纹,更没有感受过它们能传递的能量。

  至于已经注意到那孩子的人十有八/九都是符修,而且是对源符钻研较深的符修,他们哪怕没有亲眼看过真正的原始符纹,但也接触过最相近的符纹。打个比方,如果把符纹当汉字看,他们绝对不会把“卡”写成“长”,也许他们写“卡”字是在“十”字的右边上下各加一道横,但如果有人正确写出了“卡”,他们一定能认出来。

  就算他们认为自己看到的只是一个偶然,但天下间奇人异事无所不有,有些人天生就能画出源符,哪怕只是看起来像,可只要能引动天地能量,也足够这些想要更进一步的符修不惜代价也想得到这个孩子。

  如果那个孩子是历劫返修的大能符修转世,那好处就更多了。

  但老人来之前曾好好了解过一番天狼斗场的行事作为,他们很讲究规矩也很讲究信誉,在拍卖期前,不管什么人来询问,不管对方开出什么样的价,他们也不会轻易卖出自己的货品,当然这也是为了让货物卖出更好的价格。

  老人打算等到第一场拍卖时再下手。

  “翟老,那个孩子在哪里?”男子舔了舔嘴唇。

  老人低喃:“天道啊,你为什么要让我看到这名孩子?”

  男子心头巨震,“翟老!”

  老人叹息,“我来这里是因为我算到我的弟子很可能出自那些孩子当中,我一直无法确定,但冥冥中又有所感觉,所以我才会一直看着那几个孩子,可现在……”

  到底是哪个?看着哪个都很像啊。以卜算闻名的老人在被蒙蔽了天机后也麻爪了。

  老人也是有自己的小算盘的嘛,如果已经找到未来弟子,那么把其他值得注意的孩子告诉罗刹海的人也没什么,可他这不是没确定嘛,如果现在就说了,对方和他抢徒弟怎么办?而这件事不用算都可以知道是必然发展。

  老人用非常真诚的表情看向男子:这不怨我,都怨那蒙蔽了天机的人,有种你去找他算账。

  男子:翟老,我没有他心通本领啊!

  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关注的十一磨着墨,磨啊磨,莫名其妙就磨进了练功状态。

  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反正在他回忆那个原始符纹的时候,忽然感觉到一股熟悉的负面能量。

  这是阿蒙的气息,他已经能够准确分辨。但是阿蒙从没有让他吸收过来自他身上的负面能量。用阿蒙的话说:这学院里累积下来的负面能量足够他使用很久。

  可是这次,他就跟最尽责的环卫工人看到有人在路中心扔了一个垃圾场一样,忍无可忍地冲了过去。

  消灭负面能量,消灭污迹,这就是他的使命!

  可阿蒙很快就察觉到了,并把自己的能量全部收敛起来。

  十一急啊,我还要评这个月本学院最佳环卫工呢,垃圾呢?你怎么都藏起来了?别以为挖个坑填上我就找不出来!

  可是阿蒙挖的这个坑太深了,他明明找到了地方,可围着绕了多少遍,小铲子不知道挖下去多少次,都没能把掩盖层挖穿。

  不过还好,这里还有其他垃圾,这些在空气中弥漫、丢的到处都是的黑色灰色污迹,在阿蒙隐藏起了自己后,就变得极为显眼起来。

  十一欢快又勤快地冲着最大一块黑色污迹扑了过去。

  我擦、我洗、我铲~!

  所有的垃圾都是我的菜啊,我的菜~

  十一吃垃圾……啊呸,是消除垃圾消除得干净,从而自劳动和洁净的环境中感觉到了莫大的成就感。

  这边铲铲,那边擦擦,所有污迹在他手中都无处可逃。

  快速画完最后一个错误符纹的阿蒙合上了他的答题卷,从刚才开始他身边那个熊孩子就开始在大殿中打扫卫生,如今大殿已经快给他全部清扫干净,他似乎感觉不到疲累一样,竟然还想去打扫大殿外面的垃圾。

  不能再让他这样下去了。

  虽然不知道十一在画那个原始符纹时,为什么会画出自动进入练功状态的效果,但大殿中清灵的空气已经引起一些敏感的学生注意。尤其那几个已经开始学习处理制符材料、接触到什么是灵气的年长学子,他们惊讶的表情已经说明一切。

  而符修先生毕竟是先生,他是除阿蒙以外,第二个感知到大殿中空气变化的人。

  内学院没有灵气,一点都没有,只有特定的修炼室和特定区域才会有灵气。

  那么现在这股类似灵气的清灵气息从何而来?

  随着十一清扫大殿内负面能量的时间越长,越多的学生感觉到了区别。

  还有人不由自主地深呼吸了好几次。

  先生不再只站在十一身边,他开始来回走动,他以为是哪个年长学子制作的纸符造成了某种聚集灵气的效果。

  制作一品纸符,只要制作材料灵气充足,画符的手法正确,画符的人本身没有灵气,也有一定可能制作出有效符。

  先生以为就是遇到了这种情况,这种情况在学院中发生的并不多,但也不是完全没有。

  阿蒙在先生走开后,屈指轻轻一弹。

  “啪唧。”正在研磨的墨条生生断裂,墨汁溅出。

  十一身体一振,整个人都从奇妙的状态中清醒过来。

  “啊呀!我的卷子!”十一清醒过来,一眼就看到被墨汁溅得飞星点点的卷纸,他的手上和袖子上也都是。

  先生回头,好多学长也看过来。

  十一咳嗽一声,端正坐姿,抓起毛笔,沾饱墨汁,低头开始答卷。

  不交白卷,这是十一的人生信条。

  第一场旬考结束,十一没能立刻离开,他的符学先生要当堂批改他的考卷,当着其他学生的面。

  符学先生特地从一堆干净整洁的卷子中找出那张最污糟的,先亮给大家看了看,在引发一阵笑声后,才缓缓打开。

  十一盘腿托着下巴看着先生。

  你欲看我丑态,安知我也在看你表演。谁在台上?谁在台下?

  先生看到了贺椿的答题。

  那是一张八卦图,贺椿以为的。

  在先生眼里,那就是一张蜘蛛网。

  “看到了吗?这就是学子贺释意的符纹图,一张蛛网。一百零八基本符纹中可有这样的符纹?”先生差点气笑出来,把卷面亮给所有人看了一圈,“没有!如此蠢笨,如此态度,我符修课不需要这样的学生!”先生拿起朱笔就要在考卷上画上大叉。

  “等等!”

  “且慢!”

  两道声音同时从大殿门口响起,一个远点,一个近一点。

  但很快两拨人就合成了一道,一同走入大殿。

  符学先生一愣,握起的朱笔放下,人也迅速站了起来,“院长?您怎么来了?”

  院长是一位非常瘦小的中年人,长了一张看起来似乎时时刻刻都在愁苦的苦脸,如果不是冠以院长之名,走在学院里,其他学生肯定以为他是某个不得志的中年师兄。

  随后符学先生又对另一人行礼:“学生见过明风道长。”

  叫明风的道人赫然正是当初领十一七人进入学院的道士。

  明风对院长一挥拂尘,单手行礼,退后一步。院长的消息不比他慢,且已经来了,他总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和他争抢。

  院长伸手,“把你手中的考卷给我。”

  符学先生低头,这才注意到自己还握着贺释意的考卷,当下不由羞愧道:“学生无能,竟教出如此顽劣弟子,实在愧对学院所托。”

  “你教得很好。”院长先给符学先生吃了一颗定心丸,再次伸手。

  符学先生忙放下贺释意的考卷,在案上翻找他得意弟子的答卷,口中还道:“优秀弟子也有不少,如让学生推荐,学生……”

  院长等得不耐烦,自己拿起了贺椿的考卷,展开看了眼,把考卷小心卷好,收进袖中,转身就走。

  在经过十一身边时,院长脚步微微一顿,对十一颇为和蔼地说道:“好孩子,你很好。”

  明风道长没有得到试卷,并没有把失望放到脸上,他在经过十一时也停下来,还摸了摸十一的脑瓜儿,不过他什么都没说。

  院长和明风道长来去如风,来得突然,走得也很突然,留下大殿一帮人一脸懵逼。

  先生大概是最懵的一个,为什么院长和明风道长会突然而来?院长拿走那蠢笨学生的考卷是什么意思?还有最后临走时那两人对贺释意的态度……

  这种事情从没有发生过,至少在他的符学课上从没有发生过。

  十一也很懵,和先生同样迷茫的眼神不小心撞上。

  先生迷茫神色消失,脸色再次变得严肃寒冷,他宣布:“有些人也许有些背景,但是在我的课上,所有人都一样,贺释意,你这次旬考,我会评尔为零分,如果你不服,自可以去戒律堂投诉我。下课!”

  天狼斗场内。

  注意到这一幕的某两位符修在心中破口大骂,天狼门真他么狡猾!他们肯定把消息传到了灵种学院,再搞这么一出,只要注意到这一幕的人就算之前对贺椿没在意,现在必然也开始想要多了解这个孩子。

  越多人注意,这孩子只要真有神奇之处,势必也会被其他人看出。

  而想要这孩子的人越多,这孩子的价格……自不用说!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