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2535章 我来保媒

作者:水秀山青更新时间:2019-05-16 04:59:09
  云飞白,曾经的明珠学院第一天才,当初比林毅成名还要早,曾被誉为明珠学院两千年来第一修炼天才,可后来却泯然众人矣。

  没有人知道他经历什么,竟变得如此落魄,即便离开明珠学院,他依然是琥珀山庄的少庄主,按理来说,不应如此落魄才对。

  此时的云飞白,身上的白衣遍布血迹,披头散发,一脸憔悴,俨然一位落拓的中年人,往昔那副风流潇洒之态,早已不复存。

  面对十几个护卫的围攻,他竟一动不动,他竟变得麻木。

  “哼,癞蛤蟆也想吃天鹅肉?你也不撒泡尿自己照照,就凭你这废物,你凭什么配得上我们大小姐?”

  “没错,上一次我们宗主饶你一命,只废掉你的修为,你依然不依不饶,纠缠于此,这一次我们一起出手,把你剁碎了喂狗,让你死得其所。”

  “云飞白,你做鬼后不要怪我们,是你自己不识抬举,你命该于此。”

  十几个护卫冷嘲热讽,挥动刀剑,对着云飞白砍了下去。

  云飞白万念俱灰,他已经陷入绝望。

  有生以来,第一次与一女子两情相悦,海枯石烂,但到头来却落至如此下场。

  他把眼一闭,把心一横,来吧,给我来个痛快!

  剑芒闪过,杀气袭来,眼看云飞白必死无疑。

  突然,十几个护卫的刀剑凝停在半空中,距离云飞白只有半米之遥,所有护卫全都石化当场,犹如雕像。

  云飞白睁开眼睛,看到这一幕顿时惊得目瞪口呆。

  “这是怎么回事?”

  他慢慢自人群中钻出来,一眼便看到了林毅。

  他怔了片刻,望着林毅脸上浮现出一丝苦笑。

  “为何要救我?让我死了岂不是更好?”

  林毅道:“救你是因为你是云月的哥哥,你死不要紧,但我不想看到云月伤心。”

  十几个护卫愣神片刻,很快刀光剑影一闪,他们全都斩了个空。

  “怎么回事?云飞白逃了?”

  “不可能,他已经被宗主废掉,如今就是一个废人,他怎么能从我们刀下逃脱?”

  十几个护卫霍然转身,然后他们就看到了云飞白,看到了林毅。

  “云飞白,你这个废物居然敢逃?老子宰了你!”

  “一起动手,杀了他,宗主有令,把云飞白剁碎了喂狗,大家一起上。”

  十几个护卫再次向云飞白扑来。

  然而,他们扑至半途再一次石化当场。

  “哼!何人敢坏我凤凰宗好事?”

  马车中传来一声冷哼,紧接着从里面走出一位身材伟岸的中年男子,那中年男子便是凤凰宗宗主柳孺渊。

  柳孺渊看到林毅后,先是一怔,紧接着吓得魂不附体。

  他做梦都没想到,高高在上的时间之神居然会来到此地。

  他二话不说,对着林毅倒头便拜。

  “凤凰宗宗主柳孺渊,拜见时间之神。”

  那十几个护卫全都懵逼了,他们何曾见过自己的宗主对人行此大礼?

  对了,宗主称呼青衣男子为时间之神,莫非他就是传说中的时间之神林毅?!!

  十几个护卫苦胆都快吓破了,他们把手中兵刃一丢,对着林毅磕头如捣蒜。

  “凤凰宗宗主?”

  林毅眉梢微挑,陷入沉思。

  说实话,他对这位凤凰宗宗主,还是有点儿印象的。

  五百多年前,他率领雪毅门大军,攻破傲武帝国,捣毁秦风宗之后,曾与秦风山开宗立派。

  当时,圣武大陆各大宗主齐聚,全都前去道贺,其中便有这位凤凰宗宗主。

  不过,凤凰宗给林毅的印象很不好。

  因为童年玩伴柳凤舞的缘故,当年林毅在西疆边陲打下一片江山后,凤凰宗派出一支力量前来支援西疆的建设,林毅很是欢迎。

  可是,后来伴随着秦风宗对西疆的大肆破坏,凤凰宗长老柳秋鸣倒行逆施,意图趁机取雪毅门而代之,最终被林毅识破其阴谋,当众将柳秋鸣斩杀。

  自那以后,凤凰宗与明珠宗之间再无瓜葛。

  雪中送炭之人少之又少,锦上添花之人多如过江之鲫。

  所以,雪毅门开宗立派之时,林毅没给这位凤凰宗宗主好脸色。

  不成想多年以后,竟在西疆又遇到了,这位见风使舵的宗主。

  林毅看都没看柳孺渊一眼,他问云飞白:“究竟是怎么回事?可不可以告诉我?不管怎么说咱们曾经都是同窗。”

  云飞白深深看了林毅一眼,苦笑一声,道:“有幸与时间之神做过同窗,说来是我云飞白的莫大荣耀。”

  顿了顿,他常常叹了一口气,道:“这是一个很老套的故事,当年,我身败名裂离开明珠宗,在西疆流浪,在我最落魄之时,遇到了个美丽的女子,她不嫌弃我之前的种种劣迹,与我成为朋友,后成为知己,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们之间的感情升温,便在我抑制不住自己的感情,想要问清她的家世,去她家求婚之时,她被家族派人带走了,后来我才知道,她是凤凰宗的少宗主。”

  “你也知道的,我在脂粉堆里浪荡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遇到一位可托付生命的女人,怎么可能忘了她?于是我费尽心机去寻找她,不久之前,我同样也是在此地,遇到了她,她欣喜如狂,我也是同样如此,可恰好被他父亲碰见,于是一怒之下,废掉了我一身修为,把她带走了,从那以后,我们天各一方,再也没见过面。”

  “我如今是个废人,不敢奢求太多,我只想再见她最后一面,以后就断了这个念想,从此浪迹天涯,生死由命。”

  云飞白的声音云淡风轻,好似在说别人的故事。

  林毅从他的侧颜望去,发现这一刻他脸庞上,竟有一丝云月的影子。

  有关云飞白的故事,他曾听苦大师和李怡甜讲起过,云飞白原本是明珠学院第一天才,可却因为他的缘故,令得云飞白因嫉妒,而走上了一条畸形的道路。

  林毅不明其因,后经过李怡甜的分析,他才知道原来当年,他进入明珠学院修炼,势头一举盖过云飞白,尤其是他登顶天梯山,更是风光无二,令得云飞白从那以后,便自暴自弃,对十多位名门之女,始乱终弃,最终沦为一个浪荡子弟,被明珠学院除名,驱逐。

  云飞白原本是个浪子,可因遇到凤凰宗宗主的女儿后,两人一见倾心,可谓浪子回头金不换。

  可造化弄人,云飞白已经成了一个烂人,名声极臭,凤凰宗宗主又岂会把自己女儿的终身托付与他?

  林毅瞬间明白前因后果。

  他望着云飞白,很认真的问道:“你真的喜欢她吗?”

  云飞白重重点了点头,他的眼神变得无比明亮,他很认真回答道:“为了她,我可以牺牲我自己。”

  “很好,放心吧,这件事情我同意了。”林毅笑道。

  跪在地上的柳孺渊,心里顿时咯噔一声,险些瘫倒在地。

  可是他又不敢说半个不字。

  林毅取出一枚丹药,递给云飞白。

  “吃了这颗丹药,可助你恢复修为。”

  云飞白道了一声谢,接过丹药,张口便吞下。

  他对林毅毫不怀疑,不仅仅因为他知道林毅的身份,更因为他知道林毅和自己的妹妹是知己,他比任何人都相信妹妹的眼光。

  丹药入腹,云飞白体内轰鸣作响,被废掉的丹田瞬间修复,体内奇经八脉完好如初,他的修为境界居然开始急剧攀升。

  “啊!”

  片刻后,他大吼一声,竟一口气突破至圣人境!

  “什么?我居然成为圣人了?只服食了一颗丹药,我惊从一个废人变成了圣人!”

  云飞白狂喜。

  此刻根本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他现在心情之激动。

  “多谢时间之神,再造之恩。”

  云飞白对着林毅躬身施礼。

  此时他对林毅已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不愧是时间之神,真有化腐朽为神奇的逆天神通。

  柳孺渊彻底惊呆了。

  云飞白是被他废掉的,他自然知道其伤势有多严重,在他想来,从此以后,云飞白休想再修炼,只能成为一个废物。

  却不想,林毅出现后,让他吃了一颗丹丸,云飞白不但伤势痊愈,竟还一举突了圣人,虽然与他同境,但柳孺渊完全被深深震撼到了,因为只有他自己才知道证道成圣何其艰难。

  但对人家林毅而言,只不过是一颗药丸的事,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凤凰宗宗主,我来问你,我来为云飞白和你女儿保媒,你可否同意?”

  林毅俯视着柳孺渊淡淡说道。

  “愿意,我愿意!小女有幸嫁给云飞白,是小女八辈子修来的福气,他们小夫妻有幸让时间之神保媒,是我们整个凤凰宗的荣耀。”

  柳孺渊装作欣喜若狂,哪怕是这个时候,他还不忘给自己的凤凰宗打打广告。

  林毅懒得去管他是真心还是假意,这都不重要,他只想看到云飞白和柳盈盈成婚。

  “择日不如撞日,我看就今天吧,凤凰宗宗主,你回去准备一下,正午时分,我去你家参加婚礼。”

  林毅的话犹如一锤定音,柳孺渊哪里敢说半个不字。

  “是,我立刻就去。”

  柳孺渊从地上爬起来,爬上马车,带着家丁护卫如飞而去。

  “走吧,我们去见见上官松。”

  林毅带着云飞白,漫步而行,直奔西疆雪毅门分坛。

  (..net)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