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718章 垮塌的过往,出走的人

作者:雪渚更新时间:2019-06-12 21:53:47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烈重影拍案而起时,深夜神木穹顶的会议厅里,所有沉默的视线看过来。

  “你消停会儿吧,”无泪怒目看他,心疼看向椅子上手臂负伤的栗发少年,“小羽上次受的伤还没好,你又想擅自攻上天空城?”

  “不然怎么办?”烈重影毫不示弱地回怼,“你说怎么办?丫头为了我们这群人能活命,一个人在爱伦伊斯受苦!我们却在这里做缩头乌龟,这像话吗!”

  “虽然很不甘心,”七园槿倚在门边,“但也没办法。我们不是云沧言的对手,唯一有一战能力的月神现在也……”

  这话一出,会客厅忽然陷入压抑的沉默。

  烈重影颓然坐倒回椅子上,双目黯然,深吸口气扶住额:

  “我对不住丫头……我曾想为沧言报仇一再利用过她,把她逼上绝路……现在她却为我们被沧言抓走拘禁,也不知是不是还活着……”

  他手指骨节泛白,话语里有细微的哽咽:

  “我常嘲笑她,没谈过恋爱,跟月神腻腻歪歪,把男人跟宝贝似的捧在手心里,这哪是女孩子该做的……”

  “现在她走了,爱情也没了,人家把她忘得干干净净……呵,早知如此短暂……我宁愿她那会儿更腻味一点,再腻味一点也没关系……”

  说到后面他压制不住低声抽泣起来:“我家小丫头命怎么这么苦啊……好不容易这日子好过一点……你说她一个小姑娘,跟别人家女孩儿一样撒撒娇卖卖乖,上什么战场承受什么责任,这些种族纷争的破事跟她有什么关系……”

  门轻轻开了,月光洒落进来,满地清霜。澜月一身漆黑长袍走进来,流泻黑发散入腰下,面色苍白神采黯淡。

  会客厅气氛转眼变了,烈重影的抽泣声一瞬止息,抹了抹眼泪背过身去。

  所有人陷入沉默,一言不发。澜风一直沉默着倚在墙边,见了他怔了怔走上前,有些担忧搀扶住他:

  “哥哥……你怎么来了?”

  澜月长睫半敛,轻闭了闭眼,眸底血色黯淡:“失眠睡不着。脑子很乱,出来走走……你们在说什么?”

  没有回应。

  包括澜风在内,所有人别开脸低下头,一声不吭。似是不知该如何面对他。

  “你想知道我们在说什么?”

  直到洪亮的声音与椅子的吱呀声一同响起,烈重影起身朝这边走来,被七园槿和罗森贝两人一把拦住拼命使眼色:“够了烈重影,你冷静点。”

  “我冷静得很。”他嘴角勾起笑容,推开这两人继续朝前走来,在少年跟前停下,细细打量他,“月神……”

  “你这个混蛋——”

  重拳挟带劲风猝不及防砸向少年的脸,澜月侧头惊险躲过,抬手稳稳扣住他手腕,杏核状的瞳孔收缩,猩红血色与凛冽寒气一同溢出……

  却是看着面前这泪流满面的人怔住了。

  衣襟被紧紧攥住,他睫毛轻颤了颤,蹙眉看着这双眼睛里深重的悲哀与痛苦,怔怔没反抗。

  “你不是什么千年领袖吗?”烈重影嘶声喊出来,泪流满面声音沙涩,“你不是带领恶魔族突破过熔浆火海吗?你不是一向那么傲慢那么拽的吗?!”

  “你的警惕性呢?你怎么能被一个小丫头轻易制服!你怎么能这么简单就把一切都忘了!她在为你受苦啊——!你忘得干干净净,你潇洒自在没半分愧疚,你还是人吗——”

  “烈重影!”

  一群人围上来匆匆将他拖开,看着伫立原地的澜月,又僵硬打着圆场。千羽坐在椅子上,忽然慢慢抬起头来,脸上也有泪水滑下来:

  “月哥哥……”

  “你真的什么都忘了吗?”

  澜月睫毛轻颤了颤,缓缓侧过头看向他,眉轻蹙,眼里是空洞的茫然。

  他手指攥着衣角,肩膀在抽噎中耸动,眼泪大滴大滴跌落,栗色的短碎发沾得湿润:

  “我们……打不过,救不了姐姐。连月哥哥你也忘了她的话……姐姐就真的再也回不来了。这样也没关系吗……?”

  “从今往后……再也见不到了……这样也没关系吗?”

  再次陷入沉默,所有人再无力伪装出无事发生的样子,打圆场的也再笑不出来。

  “呜啊啊啊……”

  直至悲伤的哭号声从远处窗边传来,胡玉手里木杖放下,将肩上小女孩抱到怀里,叹息揉着她脑袋安慰,旁边琅虚和墨青离沉默着也是低叹口气。

  黎小若哭得伤心,尾巴裹着身体像一团小棉球,眼泪大滴大滴地掉:

  “爸爸忘了妈妈……爸爸忘了妈妈……小若讨厌爸爸!小若讨厌爸爸……”

  胡玉脸色变了变拨弄拨弄她脑袋,讪笑着点头哈腰向澜月赔不是:“小孩子乱说话……乱说话……哈哈……别介意……”

  澜月脸颊苍白得不带丝毫血色,刺痛密密麻麻如雨点在脑海中漫开,睫毛颤了颤终是抬手扶住额头,蹙紧了眉身形有些晃动不稳。

  “哥哥!”澜风急忙扶住他,冰冷的目光扫了一圈会客厅里的人示意闭嘴,焦急搀扶着他朝门外走,“你最近失眠得太厉害了,吃点药吧,必须吃点药才行……族里的事交给我,你把身体养好,这样下去不行……”

  二人走后,会客厅陷入深重的沉寂。

  七园槿斜眼看向旁边椅子上沉默的烈重影,皱眉:

  “……这下你满意了。”

  他抓起酒罐子仰头饮尽,眼神空洞笑出来:“丫头在爱伦伊斯受苦受罪……他就该舒舒服服置身事外?”

  “千翎牺牲自己、牺牲与澜月的这段感情,不仅仅是为了我们能活命,也是为了澜月不受痛苦折磨。”琅虚沉声开口,“你真逼得他想起一切来,带兵不顾一切打上爱伦伊斯去,千翎的努力不就白费了?你觉得她会高兴你这么做吗?”

  烈重影沉默了,睫毛颤抖痛苦闭上了眼,抹了抹嘴角的酒液:

  “没有月神相助……我们这些残兵败将这辈子都别想救出丫头来。”

  罗森贝叹了口气,摇头:“有他帮忙,也打不过啊。极光克制不死之身,云沧言天使恶魔之力汇聚一身,堪比创世神再世,血脉压制太强横。御风术都无法近他身,我们在他面前,更是连站稳都很难。”

  七园槿叹口气:

  “总之……以后大家还是别提了。月神的状况已经很差了,哪怕为了让千翎在爱伦伊斯安心,我们也不能用这种方式去逼他。”

  “记忆消除,会对人产生这么大的影响么?”墨青离皱眉自言自语,“这整晚整晚失眠又头痛的,听说他一个人时……一直发呆,说话也不太有逻辑……”

  “这不会傻了吧……”

  “得看抹除的是关于谁的记忆了。”琅虚眼睑低垂,“这两人三百年前似乎也有纠葛。澜月走到今日,从熔浆河岸突破封印重建恶魔族秩序,似乎都跟千翎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如果一个从头到尾贯穿在你生命里的人,突然丧失所有关于她的记忆……恐怕失去的就不只是记忆,而是整个人生吧……澜月变成这样,也不意外。”

  “说起来,”七园槿像想起什么,抄着手四下看了看,“今天好像没看见镜,他去哪儿了?”

  “采药去了,”罗森贝随口答道,“他想做什么什么饼子吃,要一种很稀有的草药,就去伽兰黛尔找了。”

  “……”

  话音刚落,整个会客厅所有的视线一瞬间全盯上他脑门,包括烈重影在内,所有人表情诡异得一致。

  “糟了……只顾着月神,怎么把他忘了……”七园槿脸色变得煞白,一把揪住罗森贝衣领,“镜什么时候走的?”

  他眨了眨眼,想了想:“好像是昨天晚上。我起夜的时候刚好碰见他,还让他多采一点,到时候我也尝尝。”

  “……”

  气氛一瞬沉重得可以拧出水来。

  “你这个蠢货——!”

  罗森贝尚未反应过来,被七园槿揪着耳朵一通咆哮:

  “吃什么饼子!这个节骨眼,镜怎么会想着要吃饼子!这么明显的谎话就把你骗过了——!”

  所有人脸色都变了,千羽缓缓站起身,不安看向窗外:“镜哥哥……难道……”

  七园槿又狠狠掐了一把鬼哭狼嚎的罗森贝,狠狠骂道:

  “他一定是去爱伦伊斯救千翎了!该死……真该把他记忆一起抹了!这下怎么办……”

  。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