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382章武侠世界

作者:蓝星劫更新时间:2017-10-04 08:47:56
  “晚辈明白,多谢廖前辈相助!”杜凡心念略一转动,也就明白此鸟的珍贵之处了,大喜之下,当即躬身对廖一再次一礼,连忙出口称谢。

  廖一摆了摆手,示意杜凡可以到一边练习去了。

  喜鹊仰首一声清鸣,随即双翅扑腾了一下,小小身躯一晃而出,瞬间出现在了数十丈之外的地方。

  杜凡见状微微一笑,大步一迈,跟了过去。

  不多时,他来到了一处碎石地带,而喜鹊灵鸟,则是在他头顶上空不远处。

  “喳喳……”喜鹊冲着杜凡一阵乱叫,仿佛是在催促着什么。

  杜凡深吸口气,二话不说,单手蓦然掐诀,口中念念有词。

  下一刻,喜鹊脖颈处,虚空波动骤然一起,一把尺许大小的蓝色短刀立刻浮现而出,寒芒一闪过后,直奔喜鹊一斩而下,速度之快,就是瞬移!

  就在虚空斩第一刀一斩而来之时,喜鹊双翅抖动,身形刹那移走,堪堪避开了看似避无可避的第一刀。

  几乎就在第一刀刚一出现,喜鹊移动而走的一刹那,虚空第二斩化作的刀刃,须臾之间出现在了喜鹊移开的轨迹上,突兀斩来,无声无息。

  喜鹊双目猛的一亮,通体灵光流转,小小身躯骤然顿在了半空,随之身体一个模糊过后,一下子冲天而起,以一个十分刁钻的角度,避开了虚空第二斩。

  就在这时,虚空斩第三刀刹那成型,寒芒闪烁。一斩而去。

  不过有些可惜。第三刀并未出现在喜鹊移动的轨迹上。而是偏离了一些,斩在了喜鹊身旁半丈远处。

  “第三击推算错了,再来!”杜凡并未因此丧气,反而精神大振,神念沟通了喜鹊一番之后,两者再次展开了追杀之战。

  一日之后。

  杜凡神色肃然,单手掐诀之下,空中三处地方同时波纹一荡。紧接着三把尺许大的蓝色刀刃幻化而出,齐齐凌空斩出。

  诡异的一幕上演了,只见黄色喜鹊,最先出现在第一把刀刃那里,随即身体一晃,躲避开来,宛如瞬移一般的出现在了第二把刀刃那里,而后再次一闪,出现在了第三把刀刃旁边数寸远的地方,最终逃离而出。

  很明显。一共三把刀刃,每一把刀刃的出现。从时间上来说,都是在喜鹊行动以前,如果第三把刀刃的位置准确无误的话,那么这只黄色喜鹊,将会被一击而中。

  “还差了一些,不过,我已经摸索到虚空斩的门径了,相信很快便会彻底修成炼气境三连斩!”杜凡眼中迸发出一抹精芒,法诀掐动间,虚空三斩再次浮现。

  四天之后。

  半空之中,三把尺许大的蓝色刀刃蓦然斩出。

  黄色喜鹊身影闪烁间,从第一把刀刃那里飞出,来到第二把刀刃那里,紧接着双翅一展,继续飞出,可是当它出现到第三把刀刃所在时,却是被那里突如其来的一刀一斩而过。

  小鸟顿时发出一声呜鸣,随即溃灭了身体,点点黄色灵光飘洒而下。

  在外人看来,喜鹊的每一次躲避,都是往下一把刀刃那里主动迎去。

  这种感觉,会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甚至是好笑,可是细想之下,又会让人感到心惊肉跳,这也……太恐怖了,简直就是匪夷所思!

  半空之中,点点灵光溃而不散,纷纷一闪过后,往中间聚拢而去,不消片刻,一只活灵活现的黄色喜鹊再次凝聚出来。

  此鸟不再理会杜凡,翅膀一动之下,直奔廖一飞射而去。

  廖一身影一晃,瞬间出现在杜凡面前。

  “廖某可以教你的,只有这些了,如今的你,在炼气境所有修士中,近乎无敌,原本我以为这个人……会是宇儿的。”廖一看向杜凡的目光,有些复杂。

  杜凡闻听此言,却是不好接口什么,只能神色郑重的对廖一行了一礼。

  “你的肉身、筋骨、神识同样不凡,同阶之中罕有比拟者,如果说你身上唯一的短板之处,那便是法力的凝厚度有所欠缺。

  法力的凝厚度对于斗法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倘若战斗之时法力不济,这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可能会出现身怀大神通术法却无法施展的尴尬情况,而且一个弄不好,恐怕就连逃跑的资格都失去了。

  好在你修有数种体术功法,与法术配合之下,可以延缓法力的流失,也给法力的恢复争取到了一定的时间,这一点在斗法之时尤为重要。

  若是体术、法术灵活运用,达到炉火纯青的程度,在与人斗法之时,就能够在相辅相成的情况下,起到取长补短的效果,战力将会十分可观。”廖一打量杜凡片刻,出口如此说道。

  “廖前辈,晚辈也发现了自己法力不足的问题,敢问前辈,一名修士的法力凝厚度,和什么有关?可不可以通过某种秘术或者是特殊的手段加以改善?”杜凡神色一凛,立刻抱拳开口。

  “和什么有关,难道你猜不出来么?”廖一忽然笑了笑,面色变得古怪起来。

  “咳咳,晚辈明白了,这恐怕和灵根资质有关吧。”杜凡轻咳一声,有些尴尬。

  “以你的灵根资质,能将法力凝厚到当下这种程度,已经算是一件极为难得的事情了。

  这可能和你修炼的体术功法有些关系,如果换成另外一名拥有你这等特殊资质的修士,如今体内的法力之弱,只怕和一名普通的炼气期七层修士相比,都不会强上太多的。

  欲想改善这种现状,也不是没有办法,我就知道数种相关秘术,还有一些改变体质的手段。”廖一看了杜凡一眼。缓缓说道。

  “廖前辈可否指点?”杜凡立刻激动。

  “我所知道的几种改变体质的手段。对一名修士的要求太过苛刻。至少你的身体条件,还远远承受不了。

  至于提升法力凝厚度的秘术,其实每一名修为超越金丹期的修士,或多或少都有其自己的数种秘术功法,我这里当然也有。

  不过廖某掌握的秘术,最低的要求,也要修炼者的修为达到筑基期大圆满,所以……”廖一微微一笑。没有继续说下去。

  杜凡自然明白对方的意思,心中唯有苦笑。

  “不管怎么说,你现在的战斗实力,在地煞群岛中,当属炼气境第一人,就算烈焰岛的司马烈,也都不是你的对手,你……可愿帮我完成一件事?”廖一双目一闪,凝声开口。

  “晚辈承蒙廖前辈大恩,今生无以为报。前辈指的若是迎战一事,晚辈定当竭尽全力。在所不辞!”杜凡闻言之下,立刻神色一正,毫不迟疑的说道。

  “廖某当初授业于你,一来是我和碧海师兄与你有缘,二来也是因为这件事情。

  可是一件事归一件事,两者岂能混淆?你能这么快的答应下来,我很欣慰,现在廖某问你,你此时最大的愿望是什么?”廖一满意的笑了笑,出口问道。

  杜凡闻言先是一怔,随即面现沉吟之色。

  廖一见状,也没有催促什么,只是站在那里静静等待起来。

  “晚辈此时最大的愿望,是想和姚若曦一起,回到九州大陆!”片刻之后,杜凡深吸口气,双手抱拳,凝重说道。

  “恩,此事不难,明岛之中有一座上古遗留下来的传送阵,可以直接通往九州大陆,倘若你能够打败那个小妞,廖某可以做主让你使用一次。

  不过,那座上古传送阵动用一次所耗的资源十分惊人,如果你被那个小妞击败了,廖某也会允许你动用此阵的,只是其中一半的传送资源,需要你自己支付。

  此事,你没有意见吧?”廖一没有思量太久,便点了点头,将此事有所保留的同意下来。

  “这没有问题,理应如此,多谢廖前辈成全!不过出战的事情还望前辈明示,晚辈这里也好提前有个准备。”

  杜凡顿时大喜,心中那块沉甸甸的大石头,终于可以放下了,以廖一的身份地位,想来定是一诺千金之辈,他毫不怀疑对方话语之中的真实度。

  而且对方说的很清楚,无论他输赢与否,都可以动用一次上古传送阵,即便打输了,即便需要拿出一半的传送资源,杜凡也不会在乎,就算所需灵石数量再高,他自问周转一下还是花得起的。

  “我和我师兄碧海,早年曾与一个人有过约定,分别派出一名自己的门人子弟前去对战,以两者之间的输赢,决定一件东西的归属。

  至于人选的要求,我们这边派出一名炼气期修真者,而对方,派出的则是武客级别的武者。”到了这个时候,廖一自然不会有所隐瞒,当即神色肃穆的缓缓开口。

  “武客?武者?廖前辈,这……”杜凡一怔,满心疑惑,同时神色微微一动,好似突然想到了什么。

  “别说是你,就算是地煞群岛的金丹大能,知道这件事情的也是少之又少,几乎所有人都认为,蓝星界以修真者为尊,殊不知,在修真界外,还有一方世界,那是武者的天下。

  武者,和修真者一样,都是蓝星界的超然存在,凌驾于普通凡人之上。

  武者之间,也有等阶上面的划分,你只要知道,武者中的武客等同于修真者中的炼气期就行了,和你对战的那个小妞,便是一个武客巅峰。

  武者和修真者,从修炼模式到功法,差别都很大。

  修真者通过修真法门,吐纳吸收天地灵气,进而生成法力。

  修士战斗之时催动的法术都是以法力为基础,就连修为境界的提升、寿元的增加、实力的增强,说到底都和法力有直接的关系,也就是说,修真者玩的是法力。

  武者则不然,这一类人玩的是真气,真气和法力有些相似。不过其本质。两者之间还是存在明显差距的。

  首先。在不服用丹药的情况下,天地灵气被修真者吸收之后,将会通过经脉凝聚于丹田之中,而后经过一系列的复杂变化,最终生成法力,再通过经脉流转全身。

  武者同样需要沟通天地灵气,不过他们不修丹田,而是气海。天地灵气汇聚于气海之中,诞生出后天真气,进而通达全身,充盈经脉。

  其次,武者没有法术一说,武者平日里修炼的是武功,每一套武功的施展,都需要后天真气为基础,类似于法力催动法术。

  不得不说,武者的武功很厉害。同一级别下的武功要远胜于法术,这也就造成了。同阶的武者,其战斗实力,一般都在同阶修士的数倍以上,修士面对武者,很吃亏。

  不过武者也有其不足之处,这类人没有神识,也就不存在神念,他们战斗之时,只能通过视力、嗅觉等因素来辅助战斗,就战斗而言,这方面是他们的唯一短板。

  还有就是,武者的寿元,无法和修士相提并论,他们大概可以活到同阶修真者的三分之二左右,之后便会归墟。

  当然,武者和修真者的不同之处,还有很多,你没有必要知道的太多,不过你心里一定要清楚,武者的战斗力非常恐怖,届时与你对战之人,绝对不会是省油的灯。

  除了战斗力,修士的法力一定比武者的真气消耗速度快,待到比斗之时,你一定要尽量动用雷霆手段,将对方快速拿下,不然的话,战斗时间拖得越久,对修真者越没利。

  你们二人的对战时间,是在五个月之后,比斗的地点,是在地煞群岛南边的一座孤岛,从明岛到达那里,算上传送法阵,一共需要四个月的路程。

  所以,一个月之后出发。”廖一徐徐开口,其心境似乎并没有太大的波澜。

  杜凡站在一旁,虽然没有言语,但其神色却是精彩至极,心中更是掀起了滔天巨浪。

  廖一描述的事情,他其实并不陌生,对方所说的纵然和他知道的有些出入,不过大体上,这不就是金大笔下的武侠世界么……

  “武者,武客,武功,真气……原来真的有武侠世界,金大、古大他们,不会是从蓝星界穿越过去的吧……”杜凡心神恍惚,默默无语。

  “接下来一个月的时间,廖某不会限制你的人身自由,你可以在附近随意活动,一个月之后,准时回到这里,我好为你安排行程。”

  廖一正说着,突然想起了什么,深深的看了杜凡一眼,微笑道:“对了,通缉阁那边,我打过招呼了,你的头等悬赏,数日前已经取消,你大可以放心。”

  闻听此言,杜凡先是一怔,随即失笑,如果廖一不提这件事情,他都差点忘了,不过以对方的修为和身份,能够做到此事,他倒也没有什么好意外的,当即抱拳称谢一番。

  三天之后,一座中型修真坊市,日月楼贵宾房中,杜凡端坐在主位之上。

  在他对面,是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妇人,身材中等,姿容普通,不过其修为,却是筑基后期,这等修为,于中型修真坊市之中,当属一号人物。

  此时中年妇人手中,正拿着一块玉石令牌,目光落到上面,时而闪烁奇异之芒。

  一名年轻貌美的女修,为杜凡二人分别斟茶之后,恭敬离开。

  “杜道友,这块令牌没有问题,在地煞群岛任何一处日月楼中,只要凭此令牌,都可以得到最高等的待遇,请你收好。”中年妇人起身,双手托起玉石令牌,递到了杜凡面前。

  杜凡微微一笑,点了点头,袖子一甩,便将其一收而回了。

  这块玉石令牌,是他和廖一分别时,对方赠送给他的。

  玉石令牌和日月楼之间,自然是大有关系的,原来日月楼直属于明岛,“日”和“月”二字,便拆自“明”,而日月楼的总楼主,就是廖一!

  也就是说,日月楼,是廖一和碧海师兄弟二人的藏宝阁!

  既然有了这一层关系,外加玉石令牌作为保障,杜凡自然不会计较当年的些许不愉快,这种大占便宜的事情,他怎么可能会放过?

  “不知杜道友大驾光临日月楼,想要购置何种物件?”中年妇人轻笑一声,柔声开口,其神情态度甚是温和,完全没有前辈那种高傲的气势,面对晚辈好似同阶好友一样。

  “脱骨枝。”杜凡毫无迂回之意,直奔主题。

  “脱骨枝?让道友见笑了,妾身主持这处日月楼分楼多年,从未听说过此种物品。”中年妇人思索片刻之后,冲杜凡歉然一笑。

  “没有就算了,贵楼中应该有附魔材料吧。”杜凡不动声色的再次开口。

  “附魔材料虽然是稀罕之物,不过本楼还是有一些储备的。”说到这里,中年妇人嫣然一笑,当即手腕一动,取出一枚碧蓝色玉简,递给杜凡,道:

  “这枚玉简之中,便列出了本楼所有类型的附魔材料,以及相关的介绍和价位,杜道友先看上一看吧,价格好谈。”

  杜凡点了点头,手臂一抬,将玉简接了过来,随即一缕神念渗透其中。(未完待续。。)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