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五百三十五章生死上

作者:候补大侠更新时间:2017-10-02 08:33:28
  但担心、紧张、恐惧,不安的心冲击着本就敏感的神经,他试图将这一切掩饰,但后来却发现,所谓的掩饰没有任何作用。

  害怕依旧害怕,恐惧依旧恐惧,不安依旧不安,没有丝毫变化。

  身后传来了一阵脚步,轻且柔和,却让他剧烈抖动。

  “谁!”他颤声道。

  “是我,大哥。”

  他听出了来人的声音,正是他的弟弟穆宁。

  “你来了。”他故作轻松的说,并没有回头。

  老实说,穆森和穆宁的关系并不好,好像自从他们懂事开始,就是两个截然相反的极端,他这个做哥哥的,除了年龄和嫡长子的身份,没有任何一点能比的上这个弟弟。

  因嫉妒而疏远,因疏远而痛恨,因为痛恨而彼此敌视,这是对他们俩关系的最准确诠释。

  穆宁来到穆森身边,随时跪在旁边的蒲团上。

  穆森皱了皱眉,冷冷的道:“穆宁,你是来看我的笑话吗?”

  穆宁叹息道:“只是来看看大哥而已。”

  “哼。”穆森冷哼一声,显然不相信穆宁的鬼话,两个人虽然是敌人,但对彼此的了解却很深,他知道穆宁不是一个感情用事的人。

  “如果你是来看大哥笑话的,那么恭喜你,成功了。”穆森冷笑道:“我现在一无所有,连踏出一间庵堂的勇气也没有,而你,我亲爱的弟弟,很快就要登上穆家继承者的宝座了。”

  穆宁心里生出一种羞愧感,穆森是登上人生巅峰的阻碍,但同时也是他的大哥,血脉的联系不是仇恨所能断绝的,就连他也不例外。

  穆宁叹息道:“大哥,我是真心来看的你。”

  真心吗?或许有些,至少穆宁知道一开始,自己不是真心的,只是想确定而已。

  穆森看了他一眼,笑了。

  这绝非一种正常的笑,而是讥讽而冷酷的笑。他了解穆宁,就像穆宁了解他一样,当两个人面对面的时候,没有秘密可以隐藏。

  “你说谎了,”穆森道:“你说谎的时候,右边眼皮会情不自禁的跳动。”他拍了拍穆宁的肩膀,“记得,以后要掩饰好这点,虽然现在只有我知道,但未来谁知道呢?作为穆家的未来的家主,你必须学会掩饰。”

  穆宁羞愧的低下了头,半晌,缓缓说道:“大哥,喝酒吗?”说话间,从腰间掏出两支酒囊。

  穆森看了穆宁一眼,说道:“我们两兄弟有多久没有一起喝酒了?很久了吧。”

  穆宁道:“从我十五岁开始就没了。”他摇摇头,从十五岁开始,穆宁就意识到了庶子和嫡长子的区别,绝不仅仅是体现在表面上的称呼,他知道那称呼背后所代表的含义。

  所以他才不择手段的想要搬到自己的大哥,想要取而代之,成为家族的继承者,这个梦想马上就要实现了,可他却忽然发现自己心中没有半点欣喜,反而、反而悲伤。

  如果那种情感能够被称之为悲伤的话,那就是一种显而易见的悲伤了。

  他试图告诉自己,你不需要这样做,穆森仅仅是个与你有着血缘关系的陌生人,但另一个声音却告诉自己,他是你的大哥,这是不可辩驳的事实。

  他困惑,彷徨,即便知道事情已无法改变,依旧渴望着奇迹的发生。

  穆森像是看出了穆宁心中的想法,径直从他手中夺过酒囊,一口灌下。

  “嘶!”

  辛辣的味道冲刷着口腔和咽喉,腹中生出一种火热的感觉。

  “好酒!”穆森大笑道:“穆宁,没想到你还藏着这么好的酒,告诉大哥,这酒藏了多久了。”

  穆宁沉吟着,缓缓道:“十三年,从我十五岁开始就藏着,想等到自己成功的那一天再拿出来。”

  穆森停下动作,认真的望着穆宁道:“那你成功了?”他的声音有些苦涩,有些沙哑,就像酒精烧坏了咽喉。

  穆宁笑道:“成功了,是成功了。”

  穆森道:“那要恭喜你了,得偿夙愿。”

  穆宁晓得更苦涩,道:“可我心里没有半点喜悦,甚至不知道自己做的是对还是错。”

  穆森目光闪动,最后认真的凝望着穆宁,低声道:“你没有错,没有任何错,你只是在争取自己的梦想而已,而我——”他苦笑道:“而我是罪有应得,如果我不做出那些事情,或许事情还有缓和的余地。”

  穆宁沉默下来,他知道穆森说的是什么意思。家主的斗争本没有什么仁慈可言,若是穆森赢了,也会一样;至于穆森做的那些荒唐事情,做了也就做了。

  穆宁扭开酒囊的塞子,仰头一口将酒灌了下去。只有酒精才能麻痹神经,只有酒精才能让他忘记整件事情,甚至忘记整个世界,只有酒精才能让他安静下来。

  他安静了下来,许久过后,才开口说道:“大哥,对不起——”

  话未说完,便被打断:“不要说对不起,那不是你的错。”穆森居然站起来,凝望着面前的菩萨,说道:“这一切都是我自己种下的恶果,如果我不是飞扬跋扈,如果我表现的足够优秀,你也不能生出代替我的心思,对吗?”

  穆森的视线落在穆宁的身上,逐渐向上,最后落在他的眼睛上。

  穆宁躲闪着穆森的视线,说道:“大哥,别再说了。”

  穆森摇头道:“你以后就是穆家的家主继承人了,记得要有个家主的样子,家族里的其他叔伯可都看着你,切不可让他们钻了空子。”

  “我——”

  穆宁张了张嘴,终究没有说话,声音就像卡咽喉的一根刺,刺痛了他的神经。

  犹豫了好久,穆宁终于咬了咬牙,说道:“大哥,要不你走吧!”

  穆森苦涩的笑了,盯着他,道:“走?你认为我走的了吗?”

  穆宁急道:“对方又不是神仙,怎么会走不掉?”

  穆森摇了摇头,道:“你见过他?”

  穆宁瞬间低垂下脑袋,声如细蚊:“见过。”

  非但见过,两人还达成了不可告人的协议,穆宁后悔了,想要撕毁协议.

  穆森看到穆宁的样子,就已经完全猜了出来,不知道为何,今时今日,死到临头,他反而有种通彻和解脱的感觉,对一切反而看的更加清楚。

  他没有怪罪穆宁,因为他知道,易地而处,自己也会做出同样的事情,甚至做的更绝,更恨。

  穆森思索着,道:“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穆宁诧异的道:“大哥没见过?”

  穆森笑道:“见过,非但见过,他还差点当场就杀掉大哥。”

  穆宁笑道:“那你还这样问?”

  穆森叹息道:“我只是看见过他的脸,对他的身份、来历,实力,一无所知。”

  穆宁思索着,说道:“他叫韩闯,来历未知,身份未知,实力——”偷看了一眼穆森,见他脸色没有变化,才说道:“实力很强,强的可怕。”

  他不禁想到了自己在走出家门时听道一切,就连渔网阵也不能拦住对方,或许家族里的其他人还对爷爷抱有幻想,可他却知道,如果渔网阵不行,那他爷爷也不行,毫无疑问。

  穆森笑的更加苦涩了,“没想到我穆森竟然惹到了这种人,真是该死。”

  “不是你惹到了我,而是有人让我杀了你。”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穆森情不自禁的哆嗦了一下。

  “是啊,他来了,小弟你先走。”

  穆宁摇了摇头,转身正见韩闯施施然走来。依旧是一袭青衫,月光勾勒出完美的身形,别有一番飘渺的气质。

  穆宁从这飘渺中感觉到了一股杀气,并不强烈,却很清晰的杀气,下意识,他挡在穆森身前。

  韩闯饶有兴趣的盯着他,说道:“穆宁,你忘记我们之间的约定了吗?”

  穆宁道:“韩先生,约定我不会忘记,不过约定的内容要改一改。”

  韩闯笑的更加耐人寻味了,“说说看。”

  穆宁深吸一口气,盯着韩闯,说道:“我要你放过我大哥。”

  “穆宁!”穆森想要说话,却被穆宁打断。

  “大哥不要再说了,你是我大哥,之前是我鬼迷心窍,现在我不会让你死了。”

  韩闯微笑的看着两人,他看的出来,两人之间的感情是真的。虽然因为继承者身份的而争夺,但在关键时刻,却能团结一致。

  韩闯笑了,道:“穆宁,你可知你护住的大哥是什么人?他的罪行可谓是罄竹难书!”

  穆宁道:“我知道,不过他毕竟是我大哥,我不会让你动他的。”

  韩闯笑了,道:“刚才你父亲也这么说,可依旧没能阻拦我,你认为你有这个资格?”

  穆宁深吸一口气,道:“我知道自己没有这个资格,但他是我大哥,我必须要拦住你!”

  剑出鞘,一把普普通通的长剑,穆森见了,不禁眼神一凝,他知道自己的弟弟从不佩剑,此刻佩剑的理由只有一个,早在来到这里之前,他就下定决心,要与对方死拼到底了。

  穆森叹了口气,上前一步道:“韩先生,以前的事情是我的错,是我荒唐,不懂事,害了很多人,现在我就一一还给他们,只希望你放过穆宁。”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