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二十八章34

作者:以歿炎涼殿更新时间:2017-09-26 02:04:24
  这话对人虽是轻视到了极点,陆黔却也不在乎,反而是放下心来,相信原翼这回定不致再反悔。但他上次吃亏,这次可学得乖了,先以金鞭虚晃几招,令人眼花缭乱时,才挺刀攻入。

  原翼袖管突然一合,将索命斩架开,却也将胳膊送上了鞭环中。陆黔心下一喜,暗道:“躲得过上一招,毕竟躲不过这一招。”嘴上说着“谁用你让了?”手上却丝毫不停,鞭子一卷,向身前回扯。

  原翼顺势直进,一掌向他胸前虚发。他只有大半条手臂被缚,手腕以下还是得以自由转动。陆黔忙将周身力道运于前胸,打算挡下他这一击。不料原翼怪招迭出,趁机反手扣住他肩头,在肩贞穴上按下两指。陆黔手臂酸麻,动弹不灵,原翼手掌顺势掠下,击他手腕。陆黔叫道:“慢着,你是怎么回事?一次诱敌也算了,怎地又骗我?”

  原翼笑道:“你能指望一个敌人对你掏心挖肺么?陆兄弟,你简直天真得像个没长大的孩子。其实我刚才确是打算让你一招的,可你戒备太甚,百般试探,动作过慢了,我总不能一直傻等下去,这才变招。”

  陆黔叫道:“慢!你使诡计,就算我输了,我也不服。别人对你若不是心服口服,表面的恭顺又有什么劲儿?”原翼笑道:“表面的恭敬,总比当面就敢拳打脚踢,逼人坠崖好得多了。行,我就让你最后一次,只此一回,再不破例。”陆黔暗暗发狠:“这一回就定要让你趴下。”

  原翼圈起双臂,交叉拢放在胸前,露出胸颈等处要害。陆黔提刀迎上。直等索命斩一近他面前,原翼忽的将头一埋,从索命斩下端的空隙钻出,随后反手两掌,击中了陆黔上臂。就势扯住他前臂,轻轻一托一扭,力道并不足以断肢,却使得他鞭法大乱。

  金鞭倒卷上来,自索命斩刀身下的半截,连带着他一条胳膊,都给卷入其中。这九节鞭作为他的御敌兵刃,打造时端的是又长又重。然而对外威风,自身遭的罪也就更重。

  原翼大摇大摆的转到陆黔身侧,提掌在他腕上一劈。陆黔拿捏不住,索命斩脱手滑落。原翼小臂向下一探,抄在手中。陆黔已是有气无力,道:“我知道你总是有理由,倒要听听,这次怎地又反悔?”

  原翼笑道:“我本来确是想着让你。可接着又想起爹爹说过,武学高手都好面子,就算你打败了他,他最多是寻个隐蔽处,苦苦修行个十年、八年,再来寻你讨回场面,却也不会一蹶不振。可要是换成有意容让,又给他看出来,这就是成心侮辱,简直比杀了他还难过。我和陆兄弟是朋友,相互间怎可做如此卑劣之事?所以啊,宁可是我担个背信的名声罢了。”

  陆黔恨得已只有咬牙切齿的份了。原翼微微一笑,道:“凡事该想着些好处,虽说我得了索命斩,但那好歹也是我在冥殿中凭着自身实力得来的,你有什么吃亏?不过我向来仁慈,刚才宝刀也是我交在你手中,你用着我给你的道具,给大家做了一出最精彩的戏……你应该感谢我,只取回了应得之物,并没动过你的防身兵器。”

  陆黔怒得只想将鞭子甩到地上,但想除了再次出丑,也无其他好处,铁青着脸,将金鞭束回腰间。

  李亦杰见原翼取胜,悬着的一颗心也终于落定。另有旁的事困扰,皱眉道:“那些官兵怎会在这里?又出手夺索命斩……莫非……他们是宫中另一股势力?”

  原翼道:“李盟主,别怪我多嘴,何苦自己骗自己呢?你明知道他们出现绝非巧合,先填堵了墓道中通路,紧接着又施放毒烟,想毒死正派全体。刚好有一群人恰好等在这儿,就等着拿索命斩,做个现成的渔翁。当然,他们也无非是些狗腿子,真正的主谋另有其人,想必就是上头的主子。宫里有何人能精心布下此局,又恰好通晓江湖时事,那不是很明显……?”李亦杰道:“难道……会是皇上本人?”

  原翼道:“你说顺治帝么?他年龄可比你还小着几岁,论起深谋远虑,还远不够格。说得难听些,他的大权就是给身旁臣子瓜分殆尽了。特别是在他身边,那些极为亲近,又深得他信任之人,完全可以越过他的旨意,暗中行事。如此先斩后奏,还能捞得些功劳……”

  李亦杰惊得打断道:“没……没这回事!没有证据的事,还是别乱说的好。不会是韵儿,不会是她!”

  原翼道:“怎么,我指名道姓过没有?你就会先想到她,怕是心里也早有怀疑了吧?嗯,韵贵妃……沈世韵,不错,就是这个名字,我对她虽说了解不多,至少也知道,她并非如表面那般清纯可人。残煞星六年前归降朝廷,甘愿为她所用,我就已经留心到她了。嗯,是了,这次剿灭祭影教,他会不惜一切的去杀江圣君,其中也少不了这位韵贵妃推波助澜的功劳。”

  李亦杰心里阵阵寒意,暗想:“我在怀疑韵儿?我竟然在怀疑她?李亦杰,你怎地永远如此多疑,难道在你眼里,世上就全是坏人不成?”

  暗夜殒的举动全由沈世韵从中唆使,此事他也略有知悉,但想韵儿是为对付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