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二十八章34

作者:以歿炎涼殿更新时间:2017-09-26 02:04:24
  这话对人虽是轻视到了极点,陆黔却也不在乎,反而是放下心来,相信原翼这回定不致再反悔。但他上次吃亏,这次可学得乖了,先以金鞭虚晃几招,令人眼花缭乱时,才挺刀攻入。

  原翼袖管突然一合,将索命斩架开,却也将胳膊送上了鞭环中。陆黔心下一喜,暗道:“躲得过上一招,毕竟躲不过这一招。”嘴上说着“谁用你让了?”手上却丝毫不停,鞭子一卷,向身前回扯。

  原翼顺势直进,一掌向他胸前虚发。他只有大半条手臂被缚,手腕以下还是得以自由转动。陆黔忙将周身力道运于前胸,打算挡下他这一击。不料原翼怪招迭出,趁机反手扣住他肩头,在肩贞穴上按下两指。陆黔手臂酸麻,动弹不灵,原翼手掌顺势掠下,击他手腕。陆黔叫道:“慢着,你是怎么回事?一次诱敌也算了,怎地又骗我?”

  原翼笑道:“你能指望一个敌人对你掏心挖肺么?陆兄弟,你简直天真得像个没长大的孩子。其实我刚才确是打算让你一招的,可你戒备太甚,百般试探,动作过慢了,我总不能一直傻等下去,这才变招。”

  陆黔叫道:“慢!你使诡计,就算我输了,我也不服。别人对你若不是心服口服,表面的恭顺又有什么劲儿?”原翼笑道:“表面的恭敬,总比当面就敢拳打脚踢,逼人坠崖好得多了。行,我就让你最后一次,只此一回,再不破例。”陆黔暗暗发狠:“这一回就定要让你趴下。”

  原翼圈起双臂,交叉拢放在胸前,露出胸颈等处要害。陆黔提刀迎上。直等索命斩一近他面前,原翼忽的将头一埋,从索命斩下端的空隙钻出,随后反手两掌,击中了陆黔上臂。就势扯住他前臂,轻轻一托一扭,力道并不足以断肢,却使得他鞭法大乱。

  金鞭倒卷上来,自索命斩刀身下的半截,连带着他一条胳膊,都给卷入其中。这九节鞭作为他的御敌兵刃,打造时端的是又长又重。然而对外威风,自身遭的罪也就更重。

  原翼大摇大摆的转到陆黔身侧,提掌在他腕上一劈。陆黔拿捏不住,索命斩脱手滑落。原翼小臂向下一探,抄在手中。陆黔已是有气无力,道:“我知道你总是有理由,倒要听听,这次怎地又反悔?”

  原翼笑道:“我本来确是想着让你。可接着又想起爹爹说过,武学高手都好面子,就算你打败了他,他最多是寻个隐蔽处,苦苦修行个十年、八年,再来寻你讨回场面,却也不会一蹶不振。可要是换成有意容让,又给他看出来,这就是成心侮辱,简直比杀了他还难过。我和陆兄弟是朋友,相互间怎可做如此卑劣之事?所以啊,宁可是我担个背信的名声罢了。”

  陆黔恨得已只有咬牙切齿的份了。原翼微微一笑,道:“凡事该想着些好处,虽说我得了索命斩,但那好歹也是我在冥殿中凭着自身实力得来的,你有什么吃亏?不过我向来仁慈,刚才宝刀也是我交在你手中,你用着我给你的道具,给大家做了一出最精彩的戏……你应该感谢我,只取回了应得之物,并没动过你的防身兵器。”

  陆黔怒得只想将鞭子甩到地上,但想除了再次出丑,也无其他好处,铁青着脸,将金鞭束回腰间。

  李亦杰见原翼取胜,悬着的一颗心也终于落定。另有旁的事困扰,皱眉道:“那些官兵怎会在这里?又出手夺索命斩……莫非……他们是宫中另一股势力?”

  原翼道:“李盟主,别怪我多嘴,何苦自己骗自己呢?你明知道他们出现绝非巧合,先填堵了墓道中通路,紧接着又施放毒烟,想毒死正派全体。刚好有一群人恰好等在这儿,就等着拿索命斩,做个现成的渔翁。当然,他们也无非是些狗腿子,真正的主谋另有其人,想必就是上头的主子。宫里有何人能精心布下此局,又恰好通晓江湖时事,那不是很明显……?”李亦杰道:“难道……会是皇上本人?”

  原翼道:“你说顺治帝么?他年龄可比你还小着几岁,论起深谋远虑,还远不够格。说得难听些,他的大权就是给身旁臣子瓜分殆尽了。特别是在他身边,那些极为亲近,又深得他信任之人,完全可以越过他的旨意,暗中行事。如此先斩后奏,还能捞得些功劳……”

  李亦杰惊得打断道:“没……没这回事!没有证据的事,还是别乱说的好。不会是韵儿,不会是她!”

  原翼道:“怎么,我指名道姓过没有?你就会先想到她,怕是心里也早有怀疑了吧?嗯,韵贵妃……沈世韵,不错,就是这个名字,我对她虽说了解不多,至少也知道,她并非如表面那般清纯可人。残煞星六年前归降朝廷,甘愿为她所用,我就已经留心到她了。嗯,是了,这次剿灭祭影教,他会不惜一切的去杀江圣君,其中也少不了这位韵贵妃推波助澜的功劳。”

  李亦杰心里阵阵寒意,暗想:“我在怀疑韵儿?我竟然在怀疑她?李亦杰,你怎地永远如此多疑,难道在你眼里,世上就全是坏人不成?”

  暗夜殒的举动全由沈世韵从中唆使,此事他也略有知悉,但想韵儿是为对付魔教,就算用上些不够光彩的手段,也没什么大罪。宫中环境复杂,在此生活得久了,为求自保,人又哪有不变的呢?可沈世韵早已不是当年自己从沉香院救出的那个弹琴唱曲的单纯姑娘了,这点任他再如何否认,也无法从脑海中抹去。

  陆黔是大概知道这番安排的,但他所听得的也只寥寥数语,不过是将正派众人聚集后,一举歼灭,夺得索命斩。可没想到自己差点也成了这歹毒计划的陪葬。

  他愿意给沈世韵办事,一来是看中她美貌,二来也是将她当做升官发财直至登上皇位的踏脚石,毕竟不会忠心到为她而死,还能无怨无悔。别说对她,对任何一个人,都做不到这份儿上。他真正忠诚的,唯有自己而已。

  原翼道:“这一次是下了大血本,前来的官兵定不止一批,待会儿还有几场硬仗要打。可别因这些人武功不怎么样,就小看了敌人。对了,陆兄弟,刚才他们怎会这样听你的话?你好像也早就知道,他们前来是抢索命斩了。要是我没记错,这七煞宝刀可是你的命根子,这么轻易就给了官兵?”

  陆黔正自心虚,冷不防受他询问,兀自慌乱了阵,道:“你的情报够灵通的话,就该知道我和李盟主都在宫里当差,这次是奉命行事。你该懂得尊卑有别,那上头交待下来的事儿,你能随口说一句‘我不干’么?真是没服侍过人,不知个中劳苦。你也不过是个在家里养尊处优的阔少爷。”

  原翼道:“你的主子,就是韵贵妃了?”陆黔道:“不错,我率青天寨归降以后,就专属于她的统领。”原翼淡淡道:“投错了胎,认错爹妈是悲哀。但清浊不辨,认错了主子,则是愚蠢。”

  还没等陆黔答话,远处又一阵兵刃声交鸣,脚下踏得黄土飞扬。未见其人,先视其烟尘。翻过一个小山包,只见一群官兵列着几路纵队快速奔来,这次的人手是刚才的三倍有余。

  领头者是一个穿清军将领服饰之人,年龄不过与李亦杰等人相仿,举手投足间自成一派威严。然而不知何故,似乎始终不愿给人见着正脸。李亦杰总觉他有几分熟悉,详加审视,道:“曹大人,是你?”

  曹振彦讪然一笑,也就不再遮掩,道:“没想到会在这里与李兄弟重逢……”李亦杰冷冷道:“你自然没想到。依照你们的打算,此刻我应该早已是个死人了。”曹振彦更是尴尬,道:“李盟主误会了,在下只是奉旨前来增援,对其他事一概不知。这都是出于娘娘的命令,还请李盟主不要让兄弟为难。”

  李亦杰满腔怒火按耐不住,道:“曹大人,这些年你的官是越做越大,可做人,怎么越做越糊涂了?朝廷的命令,不顾正误,一概遵循,这不能算做忠心,该叫做愚忠!”

  曹振彦道:“吃了这碗公家饭,行事难免身不由己。李兄弟是武林盟主,起落间也须得时刻顾全大局,而不能全凭一己私欲,都是同样的道理。但这一次行动,却并非是什么劳民伤财的恶行……”

  李亦杰冷哼道:“不是恶行?你们暗使毒烟,想困死一众正派高手,用心之毒,实在令人发指。就算是为索命斩,也不能把凡事都做绝了。难道你现在还要说这是个为国为民的仁义之举?”

  曹振彦道:“李兄所言,曹某听不懂。这当中似乎有甚误会……”李亦杰怒道:“你自己到冥殿中去看一看,就知道是不是误会!走!”说着便想拉着他前往一观。

  曹振彦抽回袖管,道:“李盟主,我是朝廷命官,你也是武林盟主,咱们都是有身份的人,处事怎能如此自专?单说对外头的影响就不大好。”李亦杰听他不咸不淡的语气,怒意更盛,道:“那你们的人……为何一上来就抢夺索命斩?”

  曹振彦向地上横七竖八躺着的官兵尸身扫过一眼,道:“或许是他们卤莽,没将事情说清,教训一下也是应该的。不过李盟主一出手就是杀招,似乎也太狠了些。”

  李亦杰道:“不是我杀的。那好,既然他们没说,你就来分说个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曹振彦道:“取索命斩,是出于一片好意。眼前江湖动荡,七煞至宝又有通天彻地之能,若是落在某些奸雄手中,那可就不堪设想。因此娘娘想要取来宝物,就存放在宫内宝库中秘密保管,这也比带着它东奔西走要安全得多。”

  原翼冷笑一声,道:“一片好意!这用意,可真是好啊。”曹振彦终于得了个响应者,喜道:“不错,用意确是出于至诚。请这位小兄弟代我劝李盟主几句……”

  原翼道:“帮你劝他是不成问题。别说几句,几百句也行。不过,我能有什么好处?”曹振彦喜道:“好处自是源源不绝,金银珠宝堆积成山,供公子一生享用不尽……”

  原翼道:“人各有所好,我偏偏不爱金银珠宝,那怎么办?”曹振彦道:“只要公子提得出名字,本官和皇上、娘娘就定会全力满足。”他早觉李亦杰为人过于顽固不化,自己难以劝服,于是就转而从他身边好友下手。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