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八十八章青青子衿,望川楼上望江山7

作者:落魄不唱悲歌更新时间:2017-09-09 04:01:06
  林祜将其看在眼里,不由得心中一惊。

  这惊的,倒不是这七只小东西的栩栩如生,宛如鲜活。

  而是惊在,其上除了墨道造化之气外,竟然还有一股特别之气!

  竟然,是剑气!

  而且此剑气自在逍遥,无拘无束,林祜再熟悉不过,正是他的大自在长生剑气!

  转眼间,这七朵金蝶,便如同七炳小剑,从各个刁钻角度,妙到羚羊挂角,向着林祜刺来!

  林祜剑意催发,与这七朵剑蝶缠斗在了一起!

  虽外表是如此小萌物,但是此刻给他的感觉,便如同与七位剑客切磋一般,大意不得!

  ……

  一楼。

  万屠虎与公孙清芷向前同出一剑,来势汹汹,企图逼退苏洛!

  便见到苏洛神色如常,身前的七道气劲,发出宛若海啸澎湃之声,瞬间便将剑气淹没!

  万屠虎和公孙清芷的两剑,竟然被他一招化解!

  “四境归海?”公孙清芷神情一凛。

  万屠虎伸手拉了拉公孙清芷,让她退后了一步,他一人站于前,双手握住了杀生巨剑,眼中血红滋生。

  苏洛见这疯虎一言不和,竟然就动了杀意,赶紧举起了双手,撤去气劲,语声中透着无奈:

  “慢着慢着!我们好好说话!莫要动手!”

  “不闪开,死!”万屠虎杀意弥漫,声音中透骨冰寒。

  “你们大师兄是真的没事!”苏洛无奈道,“李小相爷一直对其心折不已,今日邀请他,真的是有事相商!你们不便参与!”

  见面前两人仍旧一脸怀疑,毫无信任他的意思,苏洛赶紧又道:“你们大师兄,明显也是英雄相惜!这棋逢对手将遇良才,实乃世上少有的一大快事!你们又何必扰了你大师兄的雅兴?再退一步讲,若真有什么危险,等你们大师兄呼唤你们,再出手也不迟嘛!”

  万屠虎和公孙清芷听了这番话,终于面色稍缓,皱眉思考!

  就在这时,楼上便传来嗖嗖破空,与明显的交手战斗之声——

  竟敢欺我!

  两人一瞪苏洛,一脸怒气,眼看又要出手!

  苏洛尴尬一笑,连忙摆手:“相信我相信我,这其实连比斗都算不上!只是嬉戏,友好的嬉戏!元白最近制出点精妙的小东西,逢人便显摆一下!当然,这人一定是他看重的人!”

  万屠虎两人沉默了一会,见楼上传来的声音确实不太像生死相搏,也没了出手之意。

  万屠虎看向了公孙清芷,等着她说话。

  公孙清芷抿了抿嘴唇,犹豫道:“若真是如此,便不要扰了大师兄了!其实刚才大师兄上楼时,好像的确很开心的样子……”

  万屠虎点了点头,眼中赤红退去,但是杀生剑却未收起,闭眼抱臂,站在一旁,养精蓄锐。

  公孙清芷又瞪了一眼苏洛,警告之意明显,而后便在楼梯口的小桌前坐下,以备随时出手。

  苏洛舒了口气,擦了擦汗,心中不禁嘀咕道:与这剑修打交道,着实是个苦差事!怪不得纵横道祖训有云,莫要与剑修讲理!与这剑修,讲情,果然比讲理有用的多!

  ……

  如今的二楼之上,剑气肆意!

  林祜与这七朵金蝶,转眼已经斗了几十招!

  本以为这金色弹珠,只是借力打力的小玩意,有些精妙而已,但是现在,却着实令林祜为之惊艳!

  原来这金色弹珠,除了借势之能以外,竟然还将敌人使出来的真气、招数记录存储其中,再由那孕育而出的金蝶接受使出,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此等设计何止精妙,实乃匠心独运,巧夺天工。

  虽然这七朵金蝶使出来的剑招翻来覆去,只是寥寥几招,那剑气流传之间,还是有些生硬刻意。

  但是林祜觉得这东西,已经是自己所见过的墨道机关制物精妙之巅,当得起四字——

  生生造化!

  一念至此,虽感到这金蝶的剑气已经明显衰竭,应该是存着的,已经消耗殆尽,但是林祜却不想动手将其摧毁,因为实在觉得有些暴殄天物,心中考虑着怎么将这小玩意完好制住,转眼又是再斗了数十剑。

  这时只听得楼上传来一声清朗笑声——

  “呵呵,一时玩心起,想要卖弄一番,感谢小王爷手下留情!恕罪恕罪,李某这就将其收回!”

  话音一落,便见到七朵金蝶立刻停住,围着林祜绕了一圈,翩翩起舞,而后便顺着楼梯直向三楼飞去。

  “茶已备好,酒也温热,小王爷还不快快上楼?”

  林祜笑了笑,对于楼上之人,不禁兴趣更浓,迈步而上。

  待其到了三楼,便见到眼前房间内有两人。

  其中一人,一袭白衣,端坐在正中,身前小桌之上放着一个古旧的棋盘,上有黑白二子,另有两杯茶,一壶酒,酒杯两盏。

  他望着林祜,点头微笑,一朵金蝶,在他指尖跳跃舞动。

  这白衣公子容貌俊朗,举止潇洒,细看之下,眉眼与那李时年却有几分相象。

  林祜颌首还礼,心中道:这人应该便是那李家少主,李元白了!

  再看另外一人,这人一身黑色短衣,斜倚在角落,他也望着林祜,脸上虽不见欢迎的喜色,却也没有多少恶意,似乎对待所有人,皆是如此,从其骨子里,就透出来一股清冷淡漠!

  林祜也冲着他颌首,心中道,这应该就是吕桀了!却是没想到,吕甜甜如此欢乐活泼,有如此一个性格迥异的哥哥!

  “林兄,请坐!”李元白展颜一笑。

  林祜点了点头,与其相对而坐。

  “林兄,茶,还是酒?”李元白眼望林祜。

  林祜笑了笑,半开玩笑,半认真道:“要是打架,喝酒畅快些。要是不打架,还是喝茶吧。喝什么,李兄你是主人,我客随主便!”

  李元白一愣之下,哈哈大笑,把酒拿起放在了旁处:“那今日只喝茶,不喝酒!请!”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