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壹零伍壹章 你可舍得死

作者:微莲不似荷更新时间:2019-04-16 07:42:48
  鲲鹏之前就知道,眼前的人族成为了新一任的天道代言。只是,它还从来没有想过,天道的代言人,会是眼前所见这样的一副做派。

  好在眼前这个人族的样貌没有任何变化,要不然,鲲鹏极有可能就此离开,不再提找肇裕薪要债的事情。

  已经明白鲲鹏来意的肇裕薪,一眼就看穿了鲲鹏眼底的畏畏缩缩。

  他微微一笑,询问鲲鹏道:“可是想好了?”

  鲲鹏满不在乎地回答道:“答应你的事情我已经办好,现在回来索要报酬,有什么可想的?”

  肇裕薪点了点头,却没有开始支付自己许诺的报酬。仍旧不放心地追问道:“你的道场那边,可都安顿好了?”

  鲲鹏警惕地看了肇裕薪一眼,反问道:“为什么要做安排?”

  肇裕薪没有回答,转而劝说道:“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本座还是建议你,应该提前安顿一下自己的道场。”

  要求别个帮忙做事时,就是一副好言相求的样子。如今,到了需要兑现诺言的时候,就改了另外一副推脱的嘴脸。

  鲲鹏在心中腹诽肇裕薪,脸上的表情也跟着不善起来。它冷声道:“你现在是身为天道代言的人,难道就这样食言而肥的么?”

  肇裕薪思忖,最近自己确实是胖了不少。为了健康考虑,确实是需要注意饮食一些。

  老话讲,纵有良言千句,难劝该死一人。鲲鹏既然不愿意安顿自己的道场,那就任由它高兴好了。

  想通了其中的关键,肇裕薪重新摆出一副正襟危坐的样子,开口问道:“如此说来,我最后问你一句,你可舍得一死?”

  “死?”鲲鹏犹豫了。

  它不是恐惧死亡,它是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死。

  不是说,只是过来清除炼尸蛊隐患的么?

  如果说,清除炼尸蛊的办法就是死的话,那还有什么意义?

  不去除身体里面的炼尸蛊还能勉强活下去,清除之后直接就死了,情况明显比艰难的活着还要糟糕好不好?

  这类选择题,根本就没有必要出现。只要脑筋没有秀逗,自然是不肯选择去死的。

  “这就是所谓的去除炼尸蛊隐患的办法么?”鲲鹏有些不满,“这样说来,我还来找你干什么?你是觉得我自己不敢去死么?”

  肇裕薪不置可否,仍旧是一脸高深莫测的微笑。他开口道:“若是敢死,又何必纠结本座给出的究竟是不是一条光明坦途呢?”

  “……”鲲鹏沉默了。

  它感觉自己在行为上有些矛盾,却又找不到自己不应该如此反应的逻辑支点。

  良久之后,它重新抬起头迎着肇裕薪的目光,开口道:“我只是没有想到,一个天道代言人,出手会是这么低。”

  肇裕薪没有回答,只是用自信的目光压制着鲲鹏的目光。似乎,是在等待鲲鹏拿出最终的决定。

  鲲鹏重重叹了一口气,一边转身一边说道:“是我自己想多了,我认倒霉。”

  说完,便背向肇裕薪,走回了来时的那条路。

  “就这么走了么?”肇裕薪对着鲲鹏的背影说道,“你连死都不敢,还怎么去验证,天道之下有没有你复活的机会?”

  鲲鹏猛然转身,用热切的目光王者宝座上的肇裕薪,颤声问道:“你有几成把握?”

  “……”肇裕薪沉默了。他心里也没有底气,因为,复活一个生灵,对于他来说也是一种全新的尝试。

  轻轻摇了摇头,肇裕薪老实的回答道:“实话实说,我也没有任何把握。”

  “我知道,你听到这个回答后一会很郁闷。”肇裕薪继续说道,“不过,我不想骗你,你原本并不是我的第一复活人选。”

  鲲鹏明白,眼前的人族说的是实情。这个世界在眼前的人族成为天道之前,根本就没有任何一任天道,把任何一个生灵的生死放在了自己的心上。

  对于近乎无所不能的天道来说,复活一个天道压制之下的生灵,无论如何都应该是能力以内的事情。

  偏偏,前边不管是天道本身,还是天道的历届代言,都不曾留下这方面的经验。

  肇裕薪露出一个不好意思的笑容,继续解释道:“说起来还真是惭愧,这个方面的实践,对于身为天道代言人的本座来说,也是一片空白的。既然你第一个来到这里,需要经过这样的一番施为,想必也是缘法使然。”

  鲲鹏作为一个大区的镇域神,修为自然不在话下,对于肇裕薪给出的办法,其实也有着很深刻的理解。短时间的沉默已经足够它想清楚其中的关键。

  肇裕馨所谓的舍不舍得死,其实就是想要借助死而复生这种手段,让鲲鹏摆脱已经被炼尸蛊污染的身体的束缚,重新获得一具干净的身躯。

  就算,经过了死而复生之后,鲲鹏在肉体修为上会有所欠缺。只要假以时日,已经到达过修行巅峰的鲲鹏,自然能完全恢复修为。

  想要想出这个办法,需要极大的胆子,以及对自身的本领极为自负的自信心。

  更为重要的是,如果不是身为天道代言人的肇裕薪提出来。鲲鹏自己就算是想得到这个办法,也一样没有实力与条件把想法付诸实践。

  思来想去,鲲鹏发现自己能选择的道路并不富裕。

  狠了狠心,鲲鹏对肇裕薪说道:“炼尸蛊这种东西实在是太烦了,有它在我简直生不如死。既然你提供了办法,我就来做这第一个试验品就好。万一实验失败了,就算是我身为一个修者,为完善这个世界的天道做贡献了。”

  “好!”肇裕薪称赞一句,“是一个敢作敢为的好样的!”

  话说到这里,肇裕薪也不与鲲鹏商量,直接对着鲲鹏做了一个碾压的动作。

  鲲鹏只觉得身上传来一阵撕裂的痛感,下一个瞬间就变成了纯粹的灵魂状态。

  肇裕薪眼疾手快,一把就将鲲鹏的神魂束缚住,封印到了适合神魂驻留的空间之内。

  到了这一刻,肇裕薪却有些犯了难。因为,他对于杀生已经非常熟悉了,却并不知道,复活一个生灵,究竟应该从哪一步开始。

  。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