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469造化伟力(下)

作者:西城墙更新时间:2017-09-03 21:13:42
  说话间,耳畔响起脚步声,断帅头也不回,道:“怎么?那两人安排好了。”

  聂人王上前,看着一旁闭目调息的聂风,道:“嗯!我把他们安排在了你家旧地。”

  断帅道:“听林兄弟说,绝天那小子可不是省油的灯,你此时过来,不怕他跑了。”

  聂人王道:“你放心,我废了他的武功。”

  断帅一愣,笑道:“好家伙,你这是报复啊。”

  聂人王笑了笑,换在以前,他早就一刀把那母子解决了。

  “断兄,以后我恐怕不能与你一起守在这里了。”

  断帅道:“没关系。你不在,聂风这小子在,一样的。”

  聂人王苦笑,道:“也是。”

  此时,两人突觉眼前金光闪烁,夺目刺眼,大惊。但不待两人看去,金光转瞬消失,叫二人一时失明,带他们恢复视力,再看时,却发现上面林长生已然不见了。

  二人对视一眼,聂人王道:“林兄弟怕是再突破了。还真是备受打击啊。”

  “哈哈……聂兄过奖了。”一声长笑,林长生身形落在聂人王、断帅二人一旁,目光落在聂风身上。刚才,他睁开了眉间神通,看了一下这里的环境,也扫到了聂风。

  此地就如他想的一般,四周充斥着浓郁的天地元气,而在那不同的元气中,法则之力交织成片,乃是修炼的宝地。

  但叫他意外的是,聂风却与四周的环境格格不入。

  天地如海。大河小河无不容。万物生于天地之间,各有不同,但无不与天地自然相容,自有其协调之处。如断帅、聂人王,虽与天地显化的本质不同,却全无什么意外的地方。但聂风就不同了,林长生一眼之下,发现他与四周的元气本相格格不入。

  那是中很奇怪的感觉。你就他用言语描述吧,却又说不上来。简单说,那似乎是黑与白的对立,就如太极。

  那种格格不入的感觉,正是两种对立的颜色造成的,但从长远看,两者必定也会融为一体,就如太极的黑白分明。

  而这个过程,应该就是聂风除魔的过程。

  ‘这一切应该都是能量在作怪,魔……魔……难道这魔的能量真与天地间的力量不是一回事?’皱着眉头。他暗暗思索,“天地间五行相生相克,放在一起虽会有种种不同,却也从没聂风那般怪异。魔……这所谓的魔的能量到底是什么?”

  他又想到自己修炼过的魔功,与天书功法对比,虽有不同,但这似乎也没这种能量的对立感觉啊。怎么在他眼中不怎么样的魔刀,反倒给人这种诡异感觉呢?

  “林兄弟,想什么呢?”一旁,看着陷入沉思中的断帅、聂人王二人齐齐开口。林长生一惊。回过神来,道:“没什么,只是有些出神。断兄,断浪那小子在南方立下了神剑山庄。你不去看看吗?”

  断帅道:“不了。我与老刀狂二人死了,全江湖都知道,突然现身,会惹来麻烦的。浪知道我还活着就好了。”

  林长生点头,道:“如此也好。”

  三人聊了一会儿,聂人王待聂风醒来。与他又说了一会儿话,便出了凌云窟,看颜盈、绝天母子而去了。断帅则拉着聂风,与他介绍这里的道路、生活。

  林长生没与他们一起,而是走入一旁隧道中,再次于凌云窟内搜寻起来。

  血菩提、玄武真功、火麒麟,是凌云窟内的三大宝贝。血菩提对林长生没什么作用了,只是一种食物,后两种则是他想要的。

  可是,这些年他也来过几次,甚至拜托聂人王与断帅二人在凌云窟中搜寻,然一直都找不到玄武真功所在。最奇怪的是,火麒麟住在哪里,三人也不知道。

  这凌云窟,比他想象的还要神秘。

  但此次,林长生却有了一些信心,找到他想要的东西。

  漆黑的隧道洞窟内,林长生眉间闪烁着点点金光,扫过四周虚空。自他远离黄帝陵墓所在,眼中所观的造化法则就越来越弱,偶尔会有一些强的所在,他也有心留意,但多为风口之地,却不是他想要寻找的地方。可他确信,凭借着这种方法,一定可以找到一些不同的地方。

  走着,碰的一声,他“啊”的一叫,却是撞在了墙上。他苦笑一声,眼中金光扫视前方,微微一动,抬掌往前方墙壁一插。

  噗的一声,他整根手臂都没入了墙壁之中。

  以他功力,这也算一般,但他面上却是一喜,因为他清晰的感觉到,后面是空的。微一用力,他手臂如电锯般,往上一抬,直接把墙壁撕开了个口子。

  轻轻一推,墙壁洞开,林长生拍打着灰尘,抬步进了起来。他目光一扫,错愕道:“是这里……”但见前面有一靠墙壁的石台,石台旁有铁链、藤蔓,而在石台对着的墙壁上,绿色的藤蔓则挂着闪闪的红光,正是那血菩提。

  此处不是别地,正是聂英葬身之地。

  林长生苦笑一声,道:“还得继续!”

  看了看前面,林长生想了一下,又退了回去。他开启神通,缓步退后,到一岔口时,拐入了刚才不曾走过的隧道。

  如此兜兜转转,林长生一点点的搜寻着凌云窟。只是这里,比他想象的要大。

  这些年,林长生三人一直都在探索凌云窟,可每次三人都以为差不多时,却全然看不到尽头,甚至三人探查过的地方,再去时也有所改变了,一些隧道、洞口会莫名的出现,而一些隧道、洞口则被堵了起来。从那些改变的痕迹,三人看到了水流过的痕迹,也看到了火烧的痕迹。

  水流过的痕迹很简单。三人都理解,但火烧……这会不会是火麒麟所为?聂人王、断帅有些不信火麒麟这般聪明,但林长生却知道,那家伙是有这个灵智的。

  行了不知多久。林长生再次停下了脚步,怔怔的看着前方,眼中闪过震惊。

  在他神通之下,只觉前方造化无穷,法则遍布。极为骇人,而双眼看出,却更觉他惊诧,那……竟是一片地底丛林。

  黑暗下,杂乱的草丛一般的植物遍布整个地底洞窟,粗大的枝叶下,有闪烁的火光,拔开一看,却是一棵棵的血菩提。

  林长生深吸了口气,用力拨了拨。在更下面,是粗大的根茎,足足有人的小臂粗细,似藤蔓,却坚硬的多了。

  奇妙的是,这些植物散发着一股滚滚热浪,好似沸腾的热水般。

  “这里,还真是奇妙啊,怪不得有如斯造化了。”他深吸了口气,脚踩在根茎上。缓步上前。走了不久,他突然觉得不对,又蹲下身,拔开了下方根茎。

  只是根茎坚硬无比。又杂乱无章,根本看不到下方的泥土。

  他用了一些力,直接把根茎捣乱,不过根茎比他想象的要深、要乱,足足有上米距离,他才打通。而打通的一瞬间。他入眼处不是黑漆漆的土地,而是火红色的光华,及汹涌而出的热气。

  透过那不大的小洞,他看到的是下方深达十几米的火色海浪。

  “火麒麟……”

  经过最初的震惊后,他目光一亮,死死盯着岩浆中那冒出头的庞然大物。火麒麟昂着头,猩红的目光正与他的目光对个正着。

  “吼……”

  一声高吼,熊熊热浪翻腾而起,火热的岩浆直冲而上,那滚滚热浪,还不曾靠近,便已扑面而来,把他整个人映成了红色。

  呼了口气,林长生甩手一挥,一道劲力顿时把岩浆火柱打散,再往下看时,他眼中已金光闪闪,眉心金线更是光芒打坐,把四周照的通亮。

  “这……”

  望着下方岩浆中的火麒麟,林长生露出深深的震撼之色。

  人,可谓造化产物。但造化深藏,纵使林长生有这看透本质的神通,看到的也是表面,无法看到内里。所以,看人时,与看天地没什么太大不同。

  但这火麒麟却全然不一样,他那火红色的力量,深藏体内的磅礴元气,生生不息的造化,宛若一方小天地般,叫人震惊。

  岩浆之上,法则之力遍布,丝毫不比黄帝陵墓地差,但下面的岩浆与火麒麟,更远超二者,尤其是火麒麟,极为的刺目。

  ‘怪不得四神兽可以长生不死了,就这一身恐怖的造化之力,能死才怪。’

  深吸了口气,他把洞口掩盖,缓步退了出去。走到外面,他又回头扫了一眼,微微一笑,都说这血菩提是火麒麟滴血所生,如今看,这藤蔓确实吸收了火麒麟的能量,至于有没有麒麟血,就不得而知了。

  “不过,那火麒麟是怎出来的?”

  突然,他自语了一声,想到刚才眼中所见,并没有其他出入之地。这么看,一定是在岩浆池中了,那下面便是有通道。

  有那岩浆覆盖,纵是知道了进出之路,也是无用。

  回到黄帝陵墓,与聂风、断帅打了个招呼,林长生便盘膝而坐,继续修炼。接下来的日子,他都是修炼、在凌云窟内闲逛。

  因知道了火麒麟所在,他探寻凌云窟的心思也没那么重了,反倒多了一些寻宝的心思。可惜,这里景色千篇一律,黑漆漆的没什么好看,不然此地绝对不错。

  不知不觉,就过了一段不短的时间,期间断浪也来过一次,说了一些近些年来的江湖事。总之,江湖还算平静,没什么大的波澜,他此次过来,除了探望,也带来了一张帖子——战贴。这是皇影叫人带给断浪的,让断浪转给自己。

  从里面字句间,他看出皇影这家伙的不忿。也对,自己杀了他哥哥,又是东瀛天皇,他没动作才怪呢。不过林长生也知道,这家伙怕更多的是希望与自己动手,而不是报仇什么的。

  这一日,看着修炼的聂风,林长生突然想到了火麒麟。

  火麒麟那一身生生造化之力,虽与聂风的格格不入不同,但查其本源,似乎都是一样的。

  聂风表现出的极端与天地格格不入,也正因为这种格格不入,才叫他时刻与天地能量碰撞,擦出造化的火花。

  这种力量正是他快速进步的源泉。

  而他这一身与天地能量完全相悖的力量,来自哪里?又是如何修炼而来的?

  天地以正为宗,魔虽存于天地,却为邪路。聂风一身所谓的魔气,说白了就是戾气、怨气所在。这等力量,自与天地元气格格不入。

  但,不管正还是魔,都是天地间的力量,宛若太极阴阳。这一切的本源还是造化。

  想到这点,一时间他怔在原地,脑海中却是雷光电闪,诸多灵感记忆纷至沓来,一点灵性浮上心头,叫他恍然而悟。

  前不久,他一直思索的摩诃无量,不正是这种造化的显形吗?

  所谓风云合璧的力量,正是风、云摩擦而出的神秘法则之力啊。

  “天地无极、风云聚散都是利用这种摩擦的力量,才化掉敌人功力,但气影留痕不是。是了,自己那是凭借深厚功力,强行运转天地之力,看似省力,实则却更加费力了。若可领悟这造化玄妙,完全可以用更少的力,发挥出更大的威力。”

  一招气影留痕,几乎能抽干林长生八成的功力。虽此招威力极大,可一招过后,他也就半废了。这点,与风云的摩诃无量显然不同。

  那两个家伙用出摩诃无量后,不仅不累,反而精神奕奕。可想他们不仅借天地力量功敌,也用天地力量反补自身。

  这其中玄妙,就在于那神秘莫测的造化了。

  这点,就跟人与科技一般。单个的人,你力量再大,也大不过借助科技的人,就如那举重,一个人可以举起多少?那是有定数的,但利用杠杆原理后,这个定数就会大大的增加,理论上可以是无限。

  武学也是一样,只是修炼内功,便会有自己的极限,但若加上打磨身体,这个极限就会扩增,而再修炼精神,领悟法则玄妙,则可叫你再进一步,步入可能的无限之中。

  此,不正是体、气、神三者合一后的玄妙吗?(未完待续。)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