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一千两百六十八章 形势复杂

作者:公子許更新时间:2018-04-10 08:33:06
  

  廊庑前的柳树已然抽出鹅黄的嫩芽,细细柔柔的柳条在微风斜雨之轻柔的飘拂着,透着一股春的气息。!

  李二陛下一身宝蓝色的常服,头戴幞头,英武的面容阴沉似水,高大的身躯笔直伟岸,负手而立,静观廊庑的雨檐串串晶莹的雨水滴落在地面的青砖地,宛若明珠碎玉,溅起剔透的水花儿。

  天色晦暗,小雨淅沥,整座太极宫都被濛濛细雨所笼罩,凄迷静谧,烟雨濛濛,恍若仙境。

  李君羡躬身立于一侧,正低声细语的将“百骑司”的奏报秉。

  “侍魏徵昨日下去至骊山寺庙进香,逗留一夜,今日晌午十分下山,至房家田庄之时前去拜会房俊,经受房俊宴请,午宴甚是简朴。不过随即二人对于房家农庄的学堂教授种田一事有所争执,不欢而散……”

  “长孙家丧事已毕,赵国公给晋王府送去请柬,请晋王殿下过府一叙。晋王似乎对此颇有顾虑,在府盘桓多时游移不定,最终才携晋王妃一同前去赵国公府……”

  “与会者皆为关陇集团的核心,琅琊王氏亦有出席……”

  说到此处,李二陛下微微蹙眉:“琅琊王氏?”

  五姓七宗之,太原王氏与琅琊王氏本非同一宗族,但所谓五百年前是一家,这两家亦如博陵崔氏与清河崔氏一般向来同气连枝、同进同退,来往甚密。

  可即便如此,两者亦是有所区别。

  博陵崔氏与清河崔氏皆为山东豪族,由于地缘的关系向来唇齿相依,自然无可厚非。可琅琊王氏侨居之后便一直在金陵定局,势力尽在江南,与太原王氏所在的关相距甚远,利益述求亦是大有差别,何以琅琊王氏会出现在这等重要的宴会之?

  李君羡点头道:“正是,出席的乃是大儒王雪庵之弟王雨庵。”

  李二陛下点点头,啧啧嘴,好像愈来愈有意思了。

  据他所知,这个王雨庵与房俊的关系非同一般,现在出席关陇集团的宴会,房俊是否知情呢?

  李君羡禀告完毕,束手立于一侧,静候吩咐。

  李二陛下想了想,轻轻摆手,李君羡便告退。

  细雨如丝,绵绵不绝,将眼前所有的景物都笼罩其,涤净尘埃,洗刷一新。

  可李二陛下心却波涛翻涌,久久不能平静。

  长孙无忌接连受挫之后,居然将目光盯了稚奴?!

  这让李二陛下心既是愤怒,又是纠结。

  对于长孙无忌的投机行为,李二陛下恨不得此刻将他召至面前痛斥一番!你儿子还得我儿子瘸了腿,更害得我闺女花儿一样的年岁便独守空闺,现在还要再去蛊惑我最钟爱的稚奴?

  可是说到底,稚奴是他最小的嫡子,成亲之前甚至跟自己一直生活在宫,情分自然非寻常,远远超过他的几个哥哥。

  是要彻底断绝长孙无忌的投机心理,还是给稚奴一个机会?

  李二陛下看着濛濛细雨,心纠结,委实难绝……

  *****

  东市。

  细雨绵绵,平素商贾云集、兴盛繁荣的景象不再,这座宏大的集市难得的沉浸在细雨之,多了一份安逸,少了一份喧嚣。

  然而隐藏在平静景象之下的,却是渐起的暗涌!

  郧国公张亮的侄子因为打架被罚了一笔巨款,赵国公长孙无忌的儿子因为涉嫌谋杀被扣押在京兆府大牢,直到长孙澹出殡之前一日才放出去……这一桩桩一件件,都使得京兆府的威严日盛一日,使得房俊的名声如日天!

  放眼京畿,谁敢跟房俊那个棒槌作对?

  更何况人家现在不仅是京兆府的一把手一手遮天,更手握皇帝和三省六部共同授予的大权!

  然而利益当前,总归是有那么一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