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公堂审讯

作者:公子許更新时间:2018-01-01 07:02:16
  王敦实愧疚欲死,被衙役带下去。

  审案继续。

  韦义节问道:“长孙濬,尚有证据否?”

  长孙濬答道:“自然是有的,刚刚在下已然将物证呈上。”

  韦义节想了想被尚书刘德威拿走的那块玉佩,便对房俊说道:“刚刚长孙濬呈上了一样物证,乃是你随身携带的一块玉佩。此玉佩据长孙濬所言乃是晋阳公主殿下赠送于你,但是昨夜却出现在凶案现场,并且由司录参军程务挺偷偷自现场取走,同时篡改了凶案现场的勘察记录,将此证物抹去。不知你可有话说?”

  房俊一愣,下意识的一摸腰间,心中顿时一惊。

  那块晋阳公主赠送给他的玉佩居然不见了……

  房俊一颗心提了起来。

  这块玉佩自己一直随身携带,从来未曾离身,早一点自己在京兆府值房趴着的时候还嫌它硌着自己的小腹,将其撩起从身下拿起,怎地就不见了?

  仔细想了想,好像自己刚刚被押送进来刑部衙门的时候,有人搜过自己的身,想必是那个时候被趁机摸走的……

  可是如何解释玉佩昨晚出现在凶案现场的事情?

  韦义节没必要撒谎,那块玉佩乃是皇家之物,谁也没那个胆子敢杜撰出事情来,只要稍作调查便一清二楚。程务挺从鄠县驿馆匆匆忙忙赶回,想必亦是发现了那块玉佩出现在凶案现场,故此才不惜篡改勘察笔录,替自己掩饰。也正是因此被刑部派人捉住,将玉佩搜走。

  可是……

  难道自己先前都是错觉,那玉佩早已丢失,并且被凶手丢在凶案现场借以栽赃嫁祸给自己?

  房俊脑袋里全是浆糊,怎么想都想不明白……

  韦义节甚为得意,嘴角挑起,问道:“房俊,对于那块玉佩,你可还有话说?不妨解释一下,那块玉佩缘何出现在凶案现场,出现在死者长孙澹的手中?”

  怎么解释?

  我解释个屁啊!

  我自己都搞不明白,你让我怎么解释?

  质疑玉佩的真伪是没用处的,若果真是假的,程务挺不会那般冒失的消灭证据篡改笔录。

  但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韦义节见到房俊默然不语,心中甚是爽利,颇有一股郁气尽皆抒发的情怀,想到大事已成,自己取代刘德威成为刑部尚书几乎已经是板上钉钉,愈发的意气风发起来,眉飞色舞的喝道:“房俊!现在人证物证确凿,还不赶快供述尔到底是因何杀害长孙澹,又是如何行凶?若是此刻速速招来,本官自会为你在陛下面前求情,若是执迷不悟心存侥幸,休怪本官大刑侍候!”

  堂中诸位官员亦是长长出了口气。

  这个房俊胡搅蛮缠又浑不吝,当真难搞……

  幸亏这块玉佩令其无话可说,不然这件案子有的挠头!

  只要想想若是陛下个房玄龄尽皆为房俊出头说话,那股子压力当真没几个人承受得起……

  长孙濬更是难掩兴奋之色!

  房俊啊房俊,你也有今天?

  昨日的京兆尹高官,眼瞅着就要成为阶下之囚,长孙家的这股怨气总算是统统纾解!只是可惜大兄现如今依然不得不东躲西藏不敢露面于人前,更可惜六弟长孙澹……

  现在关陇集团集体发力,就算不能将房俊判处一个斩立决,那也坚决要将其一撸到底,然后发配充军!

  没了皇帝的庇佑,没有房玄龄权势依仗,他房俊就只是一个棒槌!那个时候,自己想要人不知鬼不觉的将房俊铲除掉,简直易如反掌,不费吹灰之力!

  长孙濬眼中迸射这仇恨的火焰,恨恨的瞪着房俊!

  房俊想不明白那块玉佩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何刚刚在自己身边失窃,却在昨夜出现在凶案现场?

  不过认罪这种事情,房俊是绝对不会干的。

  别说他没杀人,就算当真是他杀的,那也绝对不能承认。

  不是有那么句话么,“坦白从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