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一千一百六十一章栽赃嫁祸

作者:公子許更新时间:2017-12-29 21:23:29
  只见仵作慢慢将长孙澹已经僵硬的右手抬起,在长孙澹的手底下有一个歪歪扭扭的血字。

  “户”……

  “户”乃是“房”字的起笔顺序,岂不是意味着长孙澹临死之前留下“杀人者房俊”的绝笔?

  真他娘的狠啊!这种情况下,越是聪明的人就会认定这个“户”字就是没写完的“房”字!半个字比一个整字的说服力更大!

  程务挺当然知道长孙澹的死跟房俊一点关系都没有,那么是长孙澹抱定死志,写下这半个血字之后让自己的亲信来结束自己的性命,以此来构陷房俊,亦或是凶手在将长孙澹杀害之后,故意写下这半个血字来栽赃嫁祸?

  程务挺正自沉思,那仵作又说道:“参军大人,还有这个,您看……”

  仵作又将长孙澹的左手慢慢举起。

  长孙澹的左手紧握成拳,青筋暴凸,显然临死的时候甚为用力。

  程务挺皱起眉毛。

  天寒地冻,加上死去多时,尸体已经渐渐僵硬。但是自长孙澹的手指缝见,可以清晰的看到他手中握着一个东西。仵作掰了几下长孙澹紧握的手指,没掰开,稍稍用力,“咔咔”两声轻响,却是指骨被掰断了。

  “嗒”

  一个东西自长孙澹手掌间跌落在地。

  是一块玉佩。

  玉质莹润,用红绳打了一个络子,甚为精致。

  程务挺脸色顿时大变!

  作为房俊在京兆府的第一心腹,他自然与房俊极为亲近,对于房俊甚是熟悉。这块玉佩瞅着就眼熟,岂不正是晋阳公主送给房俊的那一块?

  这块玉佩出现在这里……

  简直就是最好的物证!

  此乃皇室之物,天下独一无二,若非房俊出现在这里,这块玉佩怎会留在长孙澹手中?

  程务挺甚至脑补出房俊前来杀害长孙澹,但是争斗之中虽然得手,将长孙澹杀死,却被长孙澹挣扎之中将玉佩攥在手里……

  那当然不是真相!

  真相就是一个长孙澹极为亲近之人趁长孙澹不备,从身后将之刺杀,而后写下半个血字,又将房俊的这块玉佩塞进长孙澹的手里……

  程务挺惊出一身冷汗。

  幸好现场皆被京兆府紧紧封锁,勘察现场又是自己带队,否则若是让刚刚的刑部官差进来……

  这勘察如何写几乎不用去考量,绝对会与凶手的构想一般无二。

  但问题是房俊的贴身玉佩怎会出现在此处?

  莫非……是房俊身边亲近的人除了问题?

  程务挺心中焦急,面沉似水,伸手道:“勘察文册呢?拿来我看。”

  旁边立即小跑过来一个京兆府的巡捕,将记录现场情况的文册递给程务挺。

  程务挺结果文册,细细看了看,然后要来毛笔,将其中“血字”、“玉佩”等等一笔勾掉,递给那个巡捕,叮嘱道:“没有什么血字,也没有什么玉佩,都听明白了?”

  仵作和巡捕们都不是傻子,参军大人如此明显的动作,哪里还有什么不明白?

  这是在给府尹大人洗地……

  “属下明白。”

  众人齐齐恭声回道。

  这种事情见的多了,世家门阀之中难免有人胡作非为,这个时候自然是要验尸的仵作和勘查的巡捕们配合,消灭证据甚至伪造证据。虽说此乃违法乱纪之事,然已然见惯不怪,毫不惊异。

  更何况这还是在给自己的顶头上司的顶头上司、京兆府的一把手洗地?

  这个地必须洗,而且洗的没毛病。

  任谁也不可能在京兆府侦办的案件当中找出京兆府官员的毛病……

  程务挺心急如焚,当即说道:“将此间团团封锁,不许任何人进出,某这边回长安请示府尹,尔等切勿懈怠!”

  “诺!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