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三百三十二章缉拿

作者:公子許更新时间:2017-08-04 07:12:28
  褚彦博最近总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自从动用人脉在军器监中弄出来三张弩弓之后,这种感觉就不曾离开过。

  那可是朝廷禁令,严禁民间拥有的管制武器!况且弩弓由于携带方便,杀伤力巨大,比之强弓还要更甚一筹!

  直到今日午间,外边传来虢国公、左领军大将军张士贵遇刺的消息,褚彦博知道事情大发了……

  起先他还抱着一点侥幸,张士贵战阵厮杀这么多年,仇家遍地,或许是哪个仇家前来报仇?不一定与他有多大关系。但是后来,他花费重金购买弓弩的几个中间人,相继失去联系,褚彦博算是知道大事不妙。

  虽然购买弩弓的时候他就留着心眼儿,七拐八绕的通过了好多层掩护,可经不住心虚啊!

  张士贵那是什么人?

  说是陛下的头号打手都不为过!

  这么一个人物在长安城中被刺杀,这简直就是藐视大唐军队,藐视李二陛下!

  一场彻头彻尾的严查是免不了的,只是会不会把自己给揪出来?

  褚彦博真的害怕了!

  虽然挨着老爹褚遂良的面子,即便事发,李二陛下不见得就会剁了自己,可是一个充军发配那肯定是跑不了的!

  一想到那颠沛凄苦的充军生涯,褚彦博死的心思都有……

  咋就那么色欲熏心呢?

  可惜事已至此,只能求神拜佛,希望不要查到自己头上……

  这件事办得糊涂,他可不敢跟父亲说,偷偷乔装打扮一番,想要溜出长安,去江南躲避一阵,待到风声过去再回来。可惜到了城门处才知道,老早就各门封锁,许进不许出……

  褚彦博彻底慌了神!

  跑不了,那就只能寻个地方躲起来,可这诺大的长安城,也就家里能安全点!起码就算有人怀疑到自己,也不见得就有证据,若是估计父亲的名望,自己或许还有一线机会。

  可他出去城门转了一圈儿,刚刚回到家,大门就被人给堵了……

  ************

  褚遂良脸色发青,瞪着优哉游哉坐在他对面的房俊,冷声道:“眼看宵禁在即,房二郎无论有何事,还请明早再说吧。”

  他对房俊的印象本就不好,这大晚上的又带着兵呼呼啦啦的围了自家宅子,自然毫不客气。

  只是心里实在是打鼓,到底出了什么事?

  若无天大的事情,借给房俊两个胆子,也不敢跑到褚家耀武扬威!

  可他左思右想,也想不明白自己哪里犯了错……

  房俊呵呵一笑,抖了抖身上的锦袍,笑道:“怕是要耽搁世叔一会儿了,小侄奉旨办事,办完事就走绝对不打扰世叔安寝!”

  褚遂良一听是奉旨办事,心里更是慌成了马,语带颤抖的问道:“究竟何事?”

  房俊四下一瞅,问道:“令公子不在?”

  褚遂良心里更是一突:“到底有何缘故,还望贤侄坦诚相告。”

  没辙,也只好套套近乎……

  房俊虽然看不上褚遂良,但也不至于太小气,轻声道:“陛下将小侄暂时抽调听命于‘百骑司’,调查有关虢国公遇刺一事。现在有证据表明,令公子与此事大有关联,所以小侄前来,请世兄前往‘百骑司’,自证清白!”

  褚遂良脸都吓白了!

  “贤侄,小犬虽然性子虚浮,平素顽劣,但行事尚有分寸,绝对不会做出此等罪大恶极之事,这其中,怕是有上面误会吧?”他脸色阴晴不定的看着房俊,心下确实怀疑。

  这小棒槌与自家父子的关系都不好,不排除趁机借张士贵遇刺之事打击仇家的可疑性。

  因为他实在想不出,自家儿子有什么动机要谋害张士贵……

  房俊似笑非笑:“若无真凭实据,小侄岂敢上门刁扰?”

  褚遂良当然明白这一点,房俊哪怕胆子再大,也不敢那这种事瞎扯淡。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