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三百二十章领悟‘星空’

作者:岀山更新时间:2017-08-29 19:03:43
  已经商定了好了战略,余羽回去炼制跑路时用的丹符,张墨领悟《魂经》,萧楚也回去巩固实力,毕竟他提升的度有点快,不稳固一下的话,恐怕会出现大问题。◎?№№№?

  余羽和萧楚走后,张墨便将《魂经》再细细的品读了一遍,入门篇的凝聚神魂法宝他已经完成,不过关于基础篇中的催法宝出其他攻击的法门,张墨却始终不得其门。

  “无影剑!”张墨低喝一声,无影剑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他的面前,别人看不见,身为无影剑的主人,张墨却能清楚的感知到无影剑的存在。

  “斩!”

  随着张墨的声音落下,他面前的石桌也被无影剑切成两半,虽然无影剑能当飞剑法宝使用,不过只是依靠法宝本身而已。

  “基础篇竟然叫自行领悟,这创出《魂经》的家伙也太随意了吧。”张墨苦笑着说道。

  张墨盘膝坐了许久都没有一丝头绪,不由的心烦意乱,这是走火入魔的前奏,当下张墨便起身脱离了这种状态。

  “哎,还是出去走走,散散心也好,整天闷在洞府中也想不出个所以然。”张墨轻舒一口气,背后的鲲鹏之翼展开,随后化为一道金光消失在石室。

  张墨借着鲲鹏之翼在半空中徐徐前进,官道上有匆匆而过的朝廷快马,也有富贵人家的马车,当然也有贫苦百姓背着包裹前行。

  各色人马在同一条青色官道上来去,张墨的眼里渐渐有了一丝迷茫之色。

  “官道一直都在,变化的是官道上的人,对于俗世中人来说官道几乎就是他们的永恒存在。”张墨的心里开始思考他所见的,同时鲲鹏之翼停顿下来,他整个人便悬浮在半空中不再动弹。

  随着张墨听顿下来,无影剑也兀自飞出绕着他的身体周围旋转。??

  无影剑上忽明忽暗,看上去似乎也在配合着张墨的悟道。

  只是半个时辰后,张墨喟然长叹一声,围绕在他周围的无影剑也兀自消散。

  领悟失败!

  看来想要领悟《魂经》的基础篇并非那么容易。

  不过张墨本身就有一种不信邪的精神。一次次的找寻着那一丝的灵感,在田野间、城镇中、河流、山川、沼泽。

  面对着各种自然的景色,亦或者是人为的建筑,张墨都花费大约半个时辰感悟。留给他的时间不多,所以张墨不能耗费太长的时间去感悟。

  即使这样,当他在感悟完一座城池之后,天色也已渐黑。

  “难道这一天就这样过去,一无所获。可是那血雾老祖步步紧逼,若是没能领悟出基础篇,恐怕我们都要过着亡命天涯的日子,领悟了基础篇,应该能有一丝机会。”张墨的心里有些不甘。

  抬头一看,漫天的星空就在头顶,一种永恒的感觉立即萦绕在张墨的心底。

  “任你地面王朝更迭,修士辈出,这星空始终不变!”张墨的眸中闪过一丝精光,无影剑再次出现在他的面前。剑身不再是透明无暇,上面点缀了点点星光,看上去璀璨异常。

  “吾之领悟,名为:星空!”张墨轻舒一声,无影剑上面的那些星光自行散开,周围遍布了如夜空般的星光,看上去十分美丽。

  在张墨的周围散着一股令人心悸的气息,张墨感觉这一颗颗看似不大的星光合在一起足以重创一名炼神后期神魂。

  不过这一招若是施展出来,恐怕消耗也是巨大的。

  随后张墨破空而去,回石室中巩固这一次的领悟。???◎№?

  几日后。余羽的石室中传来一阵惊天的轰鸣声,紧接着余羽的笑声四下传播开来。

  “墨子快来我这里,我炼制了四枚丹符,哈哈!”余羽的声音出现在张墨的脑海中。当然也同时传给萧楚。

  两人以最快的度来到余羽的洞府,一股丹药的清香混合着烟火的味道四下弥漫,正是丹药炼制而成的味道。

  “你们看看,这是我刚炼制成的芥子须弥丹符。”余羽伸手托住一颗鹅蛋般大小的丹符,这丹符上面铭刻着一道玄奥的银色符文,看上去竟好像在流动一般。

  “这丹符用有空间隐匿作用。”余羽灵力微微催动之下。芥子须弥丹符瞬间就爆开一道耀眼的光芒,光芒散去后余羽竟然凭空消失在空气中,连带消失的还有那芥子须弥丹符。

  张墨和萧楚两人立即用神识扫着周围,可是一无所获,余羽就好像真的凭空消失了,根本找寻不到。

  轰!

  又是一道耀眼的光芒后,余羽骤然出现在张墨面前,手上依旧托着那枚芥子须弥丹符。

  “其实刚才我就在你们周围,只是你们的神识无法现我而已。”余羽满意的看着张墨和萧楚震惊的神色说道。“芥子须弥,要的是芥子,能将修士身体缩小到一个极为微小的地步,即使神识再强大也无法现这等细微存在。”

  “这丹符能用多少次?”张墨心中一宽,开口问道。

  “大约十次左右,每次能维持一天时间。”余羽伸手一抹储物袋,取出两颗芥子须弥丹符分别递给张墨和萧楚说道。

  “处在须弥芥子状态,我们能攻击其他人么?”萧楚接过丹符开口问道。

  “不能,因为缩小的只是我们的肉身而已,我们的法宝之类并没有相应的缩小,而且在如此小的状态下,即使能攻击,造成的伤害也是极为微小的。”余羽叹了一口气道。

  若是能解决攻击的问题,他的丹符将会更上一个台阶,只是这一问题极难,绝非简单的耗费时间就行。

  “待会你把这颗丹符带给灵儿,让她也好有个准备。”余羽又塞了一颗丹符给张墨道。

  “恩,刚才我已经领悟了《魂经》的基础篇,想必那血雾老祖过来时我们也并非没有一战之力。”张墨点头说道。

  “量力而行,一旦有危险就立即催动丹符,不要勉强。”萧楚神色凝重的说道。“逃亡总比没命要好。”

  三人各自对视了一眼,随后各自回了洞府。

  张墨回到洞府后立即去了李灵儿的石室,这会儿李灵儿正在修炼打坐,有《青冥经》改善体质,她的资质也逐渐的开始变化,修行度也自然也比同阶修士要快上好几倍。

  “灵儿,这里有一颗芥子须弥丹符。”张墨进了李灵儿的石室后把丹符的作用以及血雾老祖的事情详细的讲了一遍。

  “我不要和师尊分开!”李灵儿蓦然扑到张墨的怀里,紧紧的抱住他,那份力道让拥有炼神期实力的张墨也感觉到一阵胸闷。

  “哎,人生无常,即使是神人也不能一直在一起。”张墨无比感慨的说道。“有缘自然会一直在一起,灵儿你放心吧,师傅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情。”

  张墨轻抚李灵儿的背,柔如绸缎的躯体让张墨的心中升腾起一丝异样的情绪,只是他在心中暗自告诫不能动非分之想,这才将这份异样的情绪按捺下去。

  李灵儿则更为不堪,满脸通红,犹如喝醉了酒一般,那甜腻的口气呼在张墨的胸口,似乎随时可以将张墨的心融化一般。

  两人就这样抱在一起,足足过了一盏茶的工夫,张墨才将手放开说道:“你抓紧时间修炼,为师这里已经将几门神通整理一番,铭刻在一枚玉简上,只要你滴血认主后,旁人即使得到玉简也无法查看,除非那人实力远为师。”

  “嗯,谢谢师尊。”李灵儿的双眼一刻都没有离开张墨,这些日子的相处,她更加的深信,眼前的这名面色黝黑的男子便是她此生的唯一。

  张墨不经意间看到了李灵儿的眼神,心中也泛起了一丝异样的情绪,脑海里立即浮现了诸多的场景,从一开始两人相识,那名瘦弱而倔强的小女孩,到现在身为筑基修士却依旧倔强的小女孩,张墨看着李灵儿一步步的成长,而且是在他的教导下逐步成长。

  在两人相处时,李灵儿负责张墨的生活起居,除了授课时张墨会比较严肃,平时张墨和李灵儿都是十分的放松开心,张墨会讲一些修仙界的奇闻异事,还有一些他的有关经历,李灵儿就会在一旁煮茶静静聆听。

  一点一滴,虽然微小,却似乎无处不在,渐渐的演化成一种习惯。

  修行路上虽然孤独,却并不孤单。

  张墨突然伸手轻抚李灵儿的脸蛋,李灵儿如触电般呆立在原地,那是难以置信的激动。

  “小贼出来受死!”一个十分煞风景的声音响起,洞府外,足有一间房子大小血色面孔的血雾老祖正漂浮在半空神识将这附近数十里地都掌控住。

  细看之下,血雾老祖远不似他第一次来的时候那样风光,他的血雾有些涣散,甚至边缘处的血雾正不停的散开消失,而第一次遇见张墨时,那血雾可是凝而不散,即使是边缘处也是被牢牢的束缚住。

  “若不是那一次施展了秘法,我怎会如此不堪?”血雾老祖一想到之前的遭遇,心中就更加的恼怒,他已经在脑中想出了上百种的方法来折磨张墨他们。

  “老贼找死!”一个比血雾老祖还要愤怒的声音响起,正是被血雾老祖打扰到的张墨。

  (未完待续。)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