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十六章 金陵虎姐

作者:小妖方狄更新时间:2021-11-25 20:31:24
  坐回位子,柳莺莺大方地将银票分给白羽和宫月,看两人不收,便道:“在人国行走时刻需要银子,留点在身上可做个应急。”

  看他们还是不收,猛地站起小狮子似的扑到白羽身上,撕开他道服的衣领将银票硬往里塞,白羽无奈只能接下了,又要故技重施去弄冷宫月,却见后者举起了剑。

  冷宫月举起剑,要表达的意思不言而喻。

  眼睛瞪得圆圆的,就等着柳莺莺将冷宫月外衣扒开的人们就此大失所望。

  “月师姐,你收下吧,留个应急。”

  冷宫月看她目光真诚,遂点点头,唇齿开合吐出一道冷气,化作巴掌大雪狐在桌子上凝聚成形。它全身苦寒,四肢落处将桌面冻结成冰,三角形的口器叼起银票跳回宫月身上,算是收下了:“谢谢!”冷宫月道了声谢。

  “不客气。”柳莺莺大方地摆摆手,她性格直爽,是个随和易交往的人。

  几番下来,人们望向他们的目光中含有了恐惧,开始认识到那三人跟他们压根不属于同一个世界。

  等到三人用过餐往楼上去了,被冰冻住的人们身上的寒冰才算融化,一边打滚一边“哈哈”大笑的公子哥才终于止住了笑声,估计再笑不久他的整个下巴都会脱臼。获得解放的几个人没有任何迟疑,对着尚未完全消失在视线中的三人叩首,任凭权势滔天、任凭财富惊人也是磕头磕的“咚咚”作响:“感谢大神不杀之恩,感谢大神不杀之恩。”在绝对的力量面前,财富和权力都是狗屁。

  有柳莺莺在钱不是问题,三人各开了一间房,冷宫月拿了西北角房间的钥匙径直过去了,头都不回,进屋后便将房门反锁。柳莺莺却吵着、闹着和白羽去了同一个房间,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一副打死不起的架势,方白羽坐在茶几旁,想到自己被柳莺莺纠缠的时候冷宫月看都不看一眼,更是毫无嫉妒心态的流露,心中凉了半截,他怎么也想不明白宫月为何忽然对自己冷淡起来。

  坐在茶几旁,白羽眉头紧蹙,柳莺莺一个美貌如花的大活人放肆地躺在床上却一点把玩的心思都没有,这趟下山之旅,他被两个特别的女人夹在中间显得犹犹豫豫,缺少了往日的执着和坚定,特别是感受到冷宫月冷淡的态度以后,他便像没了魂,整天想东想西,一副六神无主的样子。,

  “你喜欢的话,这间房给你住吧,我去你那间。”白羽站起走到床边,弯下腰去拿柳莺莺手中的房间钥匙,“白羽哥哥,你跑不了啦,嘻嘻嘻……”窗幔飞起,银铃般的笑声从床笫附近传来,柳莺莺便要在光天化日之下和白羽……

  如果冷宫月不在的话,两人**说不定好事就成了,可现在冷宫月就在旁边的房间里,白羽是绝对不会和柳莺莺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的。

  身上炫光一起,白羽消失在柳莺莺怀中,顺便带走了她手中的钥匙,“缩地成寸!”

  柳莺莺气的撅起了嘴。

  白羽终于回到自己的房间,辗转反侧,坐立不安,回想和冷宫月在一起发生的一幕幕,内心彷徨,不断寻找着自己身上存在的问题,思忖冷宫月到底是怎么就突然变得冷淡的。他有些患得患失,很想去问问冷宫月的想法,却几次站起又几次坐回原处。

  掌教跟他说过,男人应以事业为重,儿女私情在蜀山大业面前需要往后放一放,白羽一度听从了掌教的告诫,可当冷宫月态度变冷之后又无法忍耐心中的思念,他是真心爱着冷宫月的,冷宫月是他心中的女神,他早已决定哪怕只是长久的陪伴,哪怕要忍受缺乏房事之苦也要和冷宫月长相厮守。

  离开了母亲,离开了叶飞,离开了掌教,白羽坚定的道心生出波澜,他生平第一次独自面对世界,这份不可承受之重让他左顾右盼,让他没了主意找不到方向,这是他必须经受的,这是下山历练的意义所在。

  凡蜀山学徒,学艺小有所成必须下山历练,只有如此才能找到属于自己的道,才能让道心变得稳固。现在想想,钟离师兄误入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