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60.060好浓的醋味

作者:棠十四更新时间:2020-07-11 07:05:02
  这画面看起来很是赏心悦目也养眼,但更多的是诱人。

  赤|裸裸的诱惑……

  “说谢礼太见外了。”他笑。

  带了丝痞意的笑特么看起来正打着坏主意!

  傅云茵才刚有这种感觉,便见他迳自走了过来,双手撑抵在桌上,将她困于之间,轻声说着:“我有个不见外的谢法,要听吗?”

  “什么?”傅云茵被他气息笼罩,看着面前那凝在他下颚上的水滴,圆润的要掉不掉模样,一时吞了口唾沫,就想舔……

  傅云茵还真作死的舔了。

  那一瞬她愣住。

  卓子敬则是在那短暂的几毫秒里,感受湿软小舌划过肌肤所产生的酥痒──整个人情不自禁的打了个颤,血液瞬间集中到一处。

  这下眼神都变了!

  傅云茵心跳顿漏了半拍,直觉小身板要遭殃,忙讨饶道:“人家还疼着……”

  卓子敬苦笑。

  “我知道。”

  卓子敬舍不得她疼,只能得等她恢复。

  两人均是累了,一会便躺在床上。

  傅云茵见他往旁躺去,支着脑袋看着闭眼不发一语的他,到底是不忍心他这样憋着,便压住狂升的臊意,“等好了点我们在……那个。”

  卓子敬登时睁开眼。

  手臂一伸,揽住她腰,人也凑了过去。

  “我媳妇对我真好!”他在她唇瓣上轻啄了下,这下也不再得寸进尺,只安份的搂着她,压抑着本能,说着正事,好让脑中不充斥着满满废料。

  “还记得明早要干麻吗?”

  “记得……”傅云茵回着话,觉得他真是忍住时,便在他怀里找了个好位置靠着,听着他心跳声与说话而震动胸膛,有一搭没一搭的与之话聊。

  直到眼皮沉重的盖下,耳旁听到关灯声响与他道着晚安,这才沉沉睡去。

  一夜过去。

  许是真的太累,傅云茵难得没有因为换床而睡的不踏实,反而一夜好眠,次日早早起床,和卓子敬歪腻了会,便起床洗漱。

  “你等会去灶房帮妈一下,房间我来收拾。”

  傅云茵正打算回房收拾床铺与昨晚的菜盘水盆,听他这么说,逐点头,直接去了灶房。

  农村新嫁妇会在隔日帮忙准备早点,傅云茵知道这点。

  不过她就是再早起,也不会早过张翠花这年纪大,因睡不着而时常四五点就起床的人。

  张翠花看到她时,还怔了下。

  “怎么没多睡一会呢?”张翠花道着,手上这会正给锅子舀着水,准备煮粥。

  “精神了就起来了。”她看着桌面上和到一半的白面面团,问着:“妈,面团要做馒头吗?”

  上辈子就喊妈的人,这辈子自然也不会难以启齿或踌躇,傅云茵这声‘妈’,喊起来完全没有阻碍。

  可落在张翠花耳里,当然不一样。

  张翠花整颗心都舒服了。

  她还想茵茵平时都唤婶子,这会改口喊妈,想来得一段时间……没想到改口的比老大媳妇快!

  果然是一开始就觉得顺眼的女孩儿,真真是乖巧又懂事!

  傅云茵哪里知道张翠花脑补这么多呢。

  听张翠花说桌上面团要做馒头,便洗了手,然后开始揉着未好的面团,“妈,我等会跟子敬去镇上扯证,你有没有需要捎带的东西?”

  张翠花想了一下,道了声没,又言,“倒是你俩刚完婚,想来该有短缺的,去镇上时顺道置办……哦对了,昨天受宴请的邻居拿了不少礼品,全堆在杂物间了,记得和子敬去挑挑有没有能用的。”

  礼品多是给新婚夫妇的日常用品,能减少些花销。

  “好,谢谢妈。”傅云茵愉快应声,接着忙活。

  其实,对她来说,嫁进卓家跟没嫁之前,就是换了房间与卓子敬睡在一块,然后改口唤人……以及不用再去知青食堂吃饭这样罢了。

  一切都没什么改变的。

  所以吃早点时,她挨个叫过卓家一家大小,算是认了人,就揣着张翠花偷偷塞给她的零花钱,和卓子敬去镇上照相馆领前些天拍的黑白相片,后就去民政局扯证并去邮局。

  领了信,她津津有味的将信看了一遍两遍三遍……

  卓子敬见她久久不提笔写信,将自己早已写好的递给她,“这是我写给爸跟大舅子的,你等会一同放进你写好的信里面。”

  话落,又接着道:“我去供销社买些酒,等会带你去贵叔那。”

  “好,那我这等你。”傅云茵时常听他提起贵叔,但却没见过其人,自然好奇。

  他一走后,她又将信看过一遍,这才开始提笔写着回信。

  待她写好信,塞入信封,要去柜台那沾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