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34.034打扰

作者:棠十四更新时间:2020-07-08 03:42:55
  看到防盗章就是购买比例木有达60%!请再多买几章支持作者呗~

  他眉头顿时大皱。

  只是面上却是不由自主的发着热。

  不管心理是什么感觉,最后卓子敬还是将那碗面给吃了。

  而吃完了面,他立即走出房间,去傅云茵门前敲了敲。

  “谁?”

  “是我,卓子敬。”

  傅云茵大约能猜到卓子敬找她是想说什么,才刚洗好澡的她,这会还拿着毛巾擦着湿淋淋的发,也只好这样去应门。

  房门甫一开,气流带动下,一股极淡的皂香也跟着扑鼻而来。

  卓子敬只瞧见她那莹白的小脸一眼,便见她转身进了屋内。

  因有话要说,他也没多想的随着傅云茵进入屋内,视线不由自主的晃了圈。

  本是老旧的木桌铺了块碎花布,一封书信与纸笔搁在上头,旁的窗户挂着蓆草编织而成的帘子。

  帘子被两根红绳束了小半圈,随着撇开的窗拂入清风,帘子微微一晃,连带窗台上置的淡色瓷瓶里,那朵深蓝野花也跟着浅浅摇曳。

  这屋子当初是他整的,里面摆设再简单不过,这会有了主人,还是个女主人,便也多了女孩子家特有的清新柔和。

  屋里萦绕着一股皂香与极淡的湿润水气,气息清晰的惹人浮想联翩,令卓子敬心里突生了抹莫名的怦然。

  他压下那种奇怪的感觉,面上不显的说着:“妳以后不要煮这么多了,吃不完,我不会再帮妳吃的。”

  傅云茵拿毛巾压着湿发的动作微微一顿。

  随即扬了唇。

  “既然面都吃了,当是辛苦费,明天陪我上山!”傅云茵只口不应允他那句话,只言其他。

  只是这句话却让卓子敬有种莫名掉了坑的感脚。

  在那当下他可以选择不吃面,但他还是将面给吃了……那是基于什么心情只有他自己懂,所以这会听了她这话,有种莫名的抗拒。

  然而拿人手短,吃人嘴软。说的便是这般。

  卓子敬不喜欢欠人,更不喜欢欠人情,即便这碗面充满了强迫性质,他也没法拒绝傅云茵。

  毕竟他吃了不是?

  便回着:“就一次,下不为例!”

  “明天什么时候上山?”他语气说不上是不悦,但好脸色也无,冷冷的像是欠了他百八万般。

  傅云茵说了个时间,见他应声便离开房间,挂在唇旁的笑瞬间垮下。

  这般冷淡还一副不想与自己有什么纠缠的态度,不得不说还真打击到她了,令她不禁怀疑起,当年他到底是怎么喜欢上自己的?

  啧……

  傅云茵觉得乍见他的喜悦立马遭受到一万点伤害!

  “叫妳住嘴是没听到吗陈玉萍!”

  “我就不能说说吧,我也就说说……”

  “说说说,天天说,妳就不烦?”

  “好样的卓子辉,你……”

  “呜呜呜……”

  小孩的哭声与争吵的话语,不断自某个房室传了出来,在廊道上,还在卓子敬门前的傅云茵,此时就是不想听也全听了进去。

  她有些傻眼。

  听这激动的声量,老二一家不会是从饭厅回房后吵到现在吧?!

  争吵话题三句不离自己,傅云茵听的嘴角微抽。

  她是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了,才让陈玉萍这般掐着不放?

  简直了……

  对于陈玉萍,傅云茵不说了解,但也明白性子,可此时听着夫妻俩的吵架内容,只觉自己对她的认知再度被刷新。

  傅云茵没好气的看了眼那不断传出争吵的房间,后摇了摇头,直接回房休息。

  与其生那无谓的闷气,她还不如抓紧时间歇息……

  可怜她这小身板,明天还得继续上工唉!

  一回房,傅云茵正想换上睡衣,房门便被敲响。

  “茵茵,我是大嫂。”

  因是打算睡了,傅云茵没点煤油灯,此时去应门时,忙说着:“大嫂等我一会,我点个灯。”

  “不用,别浪费,我就说会话就走。”

  房门咿呀了声开启,王小宛将手中物塞给傅云茵也说着:“妳刚下乡又值农忙,这会就是得置办物品还得等农忙结束,嫂子想了想,便拿这副袖套给妳当见面礼……”

  “其实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就怕妳瞧不上欸。”

  袖套洗的发白,上头有着一两个补丁,确实如王小宛所言不是什么好东西。

  可就是不是什么好东西,送起人来,彼此不会有负担,也能让人感觉到她的心意。

  傅云茵恰巧就是缺了袖套。

  要知道穿长袖在这渐转夏日的天气里是酷热非常的,可不穿,太阳却是晒的人疼,如今有这袖套便也解决了她的问题,让她得以穿回短袖。

  “谢谢大嫂,我很喜欢。”

  傅云茵没矫情的收下了袖套,王小宛又和她说了老二媳妇的习性,后让她不用多想,便不再打扰的离开。

  将袖套搁于明日要穿的衣服上头,傅云茵躺在床上后,想着王小宛适才的话也想着重生后的点点滴滴。

  很多事和上辈子不太一样了。

  这到底是好还是不好呢?

  第一天下地太累,傅云茵没能想很久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