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22.刀削面

作者:棠十四更新时间:2020-07-07 22:32:15
  刀削面的扎实感在于水的份量,弹劲则在于揉打时的力道。

  傅云茵揉了一会后便用个锅子将面团盖住,等待面团发酵间,去自留地摘了一小把小白菜,洗了洗切好放旁边。

  猪肉肥肉特别多,傅云茵怕待会为了榨油把瘦肉给煎老了,只好将肥肉与瘦肉分切开来,这才开始榨油。

  肥嫩嫩的白肉放在热锅里榨着,自动出油,她瞥了几眼,便转身去看面团。

  许是天气热,灶房因为煮食温度也偏高,这会面团已比适才涨大了不少。

  傅云茵戳了下光滑的表面,两指头挟起面团揉了下手感,觉得差不多了,便拿起锅子开始对面团又揉又甩打。

  一会,她便一手面团一手菜刀,在水滚的锅前,麻利的削面下锅。

  已是开始忙着晚饭的张翠花,见傅云茵手脚麻利动作老练,显然平时没少做这些时,心里不由得啧啧称奇。

  “茵茵真能干,在家里时是不是也常做饭呢?”

  傅云茵削面的动作顿了下,应了声‘对’,复又继续动作。

  她对张翠花说了谎。

  有爸爸哥哥宠着,她自幼到大没下过几次灶房。

  基本上,她是个不会烧柴做饭的人。

  可现在为什么会,且特么会烹调料理,无非是上辈子的机遇罢了。

  上辈子她因为家人宠,根本什么事都不用干也不会干,活的像公主一样。

  可下乡成了知青后,又岂是不会就行了。

  什么事都得轮着来。

  烧饭这事根本避不了,不会做饭的她,糟蹋了不少粮食也餐餐黑暗料理,甚至连食堂差点也给烧了,那时没有一个知青敢让她再做饭。

  于是,她成为知青里唯一不用轮值做饭的特例。

  这点到她嫁给卓子敬也是一样。

  真正让她得以改变的,是在她读完工农兵大学后,在国家分发单位上,不愠不火的那几年。

  当知青那几年太苦了,加上以前吃食有限又单一,在可以花钱吃的更好下,不需负担家计,所赚就供自我花销,于是她在吃食上很舍得花。

  她不会做饭,自然只能外食。

  单位附近摊贩没一家不受她光顾过。

  也因她天天光顾,摊贩老板各个看见她,笑的灿烂也招呼的特别勤快。

  然而外食族最怕一成不变的饮食,直到她找到一家天天贩卖不一的摊贩,她也成了那摊子日日报到的老主顾。

  她最常和那位摊贩老头问的是‘老板今天又弄了什么好吃的呀’,而老头那满上皱纹的老脸上,则会笑的跟朵菊花似的回她‘吃了就知’。

  老头的手艺非常好,那种好,不是只有单纯的好吃,而是有着让人无法抗拒的吸引力,让人吃了便控制不住的想再来一碗。

  哪怕已是吃撑。

  于是和摊贩老头熟稔后,见老头年纪这般大了也无子女,她得空便会去帮忙。

  时日一长,她这个做饭会烧了灶房的人也磨出了点水平。

  那时老头身子已不是一个差字可以形容,几乎只能躺在床上的他,见她这块顽石终于长进,便将衣钵托给了她……

  她的厨艺便是这样来的。

  ***

  忙碌时间过的总是特别快。

  傅云茵见张翠花开始备晚餐,不敢多占用人家的灶,动作麻利的将榨好的猪油另外放,抹好盐巴的瘦肉下锅煎,随即去捞面,让出一口灶出来。

  削的薄厚适中的面条被她舀了些卤汁下去拌了拌。

  扑鼻的香味惹人食指大动,傅云茵尝了一口──嗯……味儿虽是因为香料短缺了几样没那么优秀,可吃起来还是不错!

  傅云茵唧溜着面条模样,差点没把张翠花给馋死。

  而这丫头也精的很,立马递上了碗筷,嘴甜的说着:“婶吃看看,可好吃了!”

  即便知晓这是人家的精细粮,允诺自留地那话不过是不让她给钱,可张翠花到底还是忍不住这满带肉汁味儿,直接吃了一口。

  软硬适中的刀削面扎实又富有嚼劲,咸香的酱汁随着咬合满溢唇间,繁复的气味里,一股微麻带辣的幽幽香味于八角这霸道味道下若隐若现。

  那抹香有点特殊,也似曾相识,可却令人一时想不起来,只能嚼着那扎实的面条,感受舌尖的微麻,待至吞咽下去时,仍是满嘴香麻劲儿。

  “好吃吗?”

  当然好吃,好吃的令人想再接一口欸!

  “好吃,茵茵手艺真好。”张翠花可不敢再多捧着那碗,省得禁不起诱|惑又多吃了几口。

  忙将碗筷还给她,也说着:“婶忙,妳敢紧吃,免得凉。”

  碗筷被塞入手,傅云茵看着张翠花忙碌的身影又看着自己手中这一大海碗面,唇瓣动了动,最后还是什么也没说的将碗筷搁在桌上,处理那块煎着的猪肉。

  猪肉一会便盛起,锅子因榨猪油,这会还油通通的满是皮肉渣子,她捞起了些跟存放的猪油放一块,至于锅内剩下的,便和切好的小白菜一块炒。

  一时灶房内丝丝乍响,肉香与菜香顿时飘起,让人闻着馋的慌。

  傅云茵麻溜的忙完后,海碗前搁着一叠炒的油光水亮的小白菜与一小叠卤边角料跟鸡爪。

  当然,还有一盘煎的表面金黄的猪肉。

  猪肉的火侯与起锅时间抓的非常好,切成方便下嘴的大小时,能见外酥内嫩,极淡的粉透于其中,彰显著恰到好处的熟度。

  午时吃的馄饨早已在这忙碌下消化殆尽,傅云茵这会不止饿也馋的紧,立马挟了块猪肉塞嘴。

  只抹了粗盐的猪肉味道清爽透甜,原汁原味的扎实口感,配着淋上酱汁的刀削面,只觉咬劲十足也让人吃的一嘴满足。

  至于边角料,虽浸泡时间还不够久,可味道着实不错,富有层次的香息令人越吃越带劲,简直停不下来。

  傅云茵便这么唧溜着面条,一口炒小白菜一口猪肉与卤料,吃的不亦乐乎也满足不已。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