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15.丫的搞事精

作者:棠十四更新时间:2020-07-06 02:41:23
  知青在食堂大打出手可是大事,大队长、村长、村支书一听到消息,立马赶了过去。

  看着食堂里歪倒毁坏的桌椅以及碎了一地的碗盘,知青们无不被骂的狗血淋头。

  傅云茵刚哭完,正抽着鼻子,一副可怜巴巴的挨着骂,那模样更惹人怜了。

  等村支书骂完,一个个的问着缘由,将所有前因后果都了解后,立即对造成这一切事端的楚千婷及熊灵劈头顿骂。

  “人家早吃晚吃关妳俩什么事?是不是农活太轻松了才嘴碎?!”

  那农活简直要累死人,楚千婷忙道:“没的事!农活已经够繁重了……”

  “那妳们还能嘴碎?这不是太轻松是什么?”

  “不轻松,真的不轻松……村支书,我就是好奇……”

  “好奇?!人家为什么要满足妳的好奇?不说也是正常的不是吗?可妳们俩可好了,人家不说就强扣上去,还打了起来,妳倒说说看这是什么意思?”

  村支书骂的可叫一个唾沫横飞不带拐弯。

  楚千婷眸子凝上泪,一副要哭了的模样,委屈说着:“玉米地的作物属于生产大队,我不过就是提出合理的怀疑,并没有别的意思啊村支书……”

  听着这话,傅云茵简直要气笑了。

  没别的意思现在说的是什么?当人家傻瓜?!

  “是存了什么意思谁都懂,可未确定的事是不能随便说的妳不知道吗?而且妳们是以什么身份来质问傅知青?妳是干部吗?”村支书怒目瞪去。

  “我我我、我……不是。”话落,楚千婷颓然。

  ……

  村支书是个六十几岁的老头,平时一副好说话的样子,年轻时却是个出了名的暴脾气,所以在知青们闹这一出,其缘由不过是因为怀疑便要逼迫人家说出个好歹,以至闹成这样时,怎么不叫他生气。

  所以楚千婷跟熊灵被村支书骂的特别惨。

  且在骂过后,村支书觉得此风不可长,为了给予众人一个警告,便也决定扣下两人今年工分所挣得的一半钱。

  还不待两人震惊哭诉,村支书又道:“食堂遭受到的破坏,场上知青共同承担,费用于年底时一同扣除。”

  这意思就是被扣下的一半钱还得再扣食堂的了?

  那还能剩下多少?!

  让人怎么活了?!

  楚千婷与熊灵无不叫喊,“村支书不要啊!这扣一半那又扣,叫人怎么活了?”

  “哼!不让人活了那妳们俩还让人活吗?”村支书和卓家往来密切,书信那事自然也知,因此对楚千婷的观感不是丁点差,这会闹出这事,自然从头到尾都没给过好脸色。

  楚千婷又急又委屈,只觉这村支书心是歪的,是偏的,从头到尾只骂她们,傅云茵呢?

  偷了生产队作物怎么提都没提?!

  她登时指着傅云茵,满脸愤懑的说着:“那傅云茵呢?她偷了玉米地作物,怎么就没事了?村支书你这惩处我不服!”

  这句‘不服’简直是挑衅支书的能耐了,村支书气的吹胡子瞪眼睛,好不容易消退的肝火再度提了起来,“妳服不服是妳的事!惩处怎么着就怎么着!”

  “还有妳说傅云茵偷玉米地作物,妳亲眼看到她怎么偷怎么进行了?而东西呢?在哪?”

  “我……”楚千婷根本没有看到,如何说的出?

  见她这态度,哪还不知是随口说说,全然不管被说的人遭受到什么流言抨击!

  村支书最厌恶这种不负责任的人!

  这会也不管口气是不是威胁了,直接道:“妳想清楚再说,否则这么指控一个人,经查证后纯属污蔑,这可不是口头上告诫,而是直接送去做思想教育!”

  这是要当成坏份子劳改了!?

  楚千婷心惊,这下可不敢再胡乱说话。

  但她却有个疑问,也是这疑问令她突地转了个弯问着:“好,她没偷,那她有没有拿玉米地的玉米笋?”

  这话一出,皱起眉头的人不止有卓毅与卓子敬,还有村支书及几个前来帮忙的村民。

  见他们这般神情,一旁乖如鹌鹑的知青们,心头顿起疑惑。

  但这疑惑是什么他们一时也说不清,只觉很是古怪。

  楚千婷自然也发现到村民们的态度很奇怪,可这时想拖傅云茵下水的心太浓太重了,令她选择性忽略道:“傅云茵,妳敢说妳没有拿玉米地的玉米笋吗?”

  傅云茵看着楚千婷,秀致的眉微微挑了挑。

  不过这动作一起,她就被面上挠破的伤口给疼的直抽气。

  疼死她了!

  “傅云茵妳说……”

  “我拿了。”整个村干都在这,傅云茵一反先前不说的态度,直接大方承认,见众人错愕楚千婷满脸激动,她又道:“有人说玉米笋不能拿吗?”

  知青们:……那不是属于生产队的作物吗?

  知青们这么想,可见村民及各生产大队长与村长村支书都没说话时,多少感受到其中的猫腻。

  “那东西……可以拿?”

  玉米笋这事经今天这般闹,已是人尽皆知的摆在明面上了,村长便也在村支书咳声下,接受到村支书使来的眼神,站出来解释。

  “玉米是属于生产队,需要上缴国家的没错,可玉米笋却是副产品,在无法保存做为上缴的当下,只能喂猪……”

  “既然是喂猪,傅云茵为什么──”

  村长不耐的瞪着楚千婷,“我还没说完急什么?!”

  楚千婷面色顿讪,闭了嘴。

  “以前是喂猪没错,不过傅知青和第七大队长说的也没错,人都吃不饱了还喂猪?猪有那么多猪草可以吃并不缺这点副产品,村支书便给上级提了这事,批准已经下来,拿去吃,自然没问题。”后面那句话,很明显是对着楚千婷说的。

  毕竟他脸可是朝着楚千婷啊!

  楚千婷脸色难看,“既然可以吃,傅云茵是什么意思?藏着掩着不告诉其他知青,这偷偷吃的行为简直是……”

  “妳够了没?是不是还要再打一架?!”若不是卓子敬拉着,傅云茵这下便是冲过去打人了。

  丫的搞事精!

  就是见不得她好了是吧,简直欠揍!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