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一百五十四章 再遇徐姑姑

作者:南希北庆更新时间:2019-12-09 09:44:03
  临近中午时分,寇义带着辰辰走在喧闹的马市街上。

  自郭淡主持牙行一来,辰辰便成为他身边的第一个亲信,但辰辰毕竟是一个学徒,故此寇涴纱吩咐寇义不管出门办什么事,只要辰辰没有别的事,就带着他一块去,让他历练历练。

  “这些官牙可真是黑呀,都收了咱们一百两,说话还是阴阳怪气,语中带刺。”

  辰辰撇着嘴,一脸不服气的抱怨着。

  寇义道:“你就别抱怨了,这是没有办法的事,若不讨好他们,就算我们的船可以从京城出去,可是到了江南,只怕也会被人百般阻扰,到时只会得不偿失,这一次下江南,对于我们牙行可是非常重要的。”

  话虽如此,他却面泛愁容。

  其实说到底,也就是一些画册而已,又不是大规模的绸缎、茶叶,等大宗商品的交易,换做平时,稍微打点一下就行了,但是这一回他拿了一百两出来,对方兀自有些不满,寇义知道,他们不是嫌钱少,而是不满他们牙行。

  别的不说,就他们牙行扩张的规模,就已经令官牙非常不爽,这古代穿衣住房都是很有讲究的,私牙弄得比官牙还要大,这其实可以算是僭越之罪。

  “老寇!”

  忽听得一声叫喊,寇义偏头一看,只见一个二十来岁,身着白领蓝袍,腰束黑带的年轻男子小跑过来。

  “原来是陈五哥,有礼,有礼。”

  寇义赶忙拱手一礼。

  辰辰虽不认识这人,但机灵的他见到寇义这般恭敬,也赶紧作揖行礼。

  此人名叫陈旭升,乃是北镇抚司的一名力士,与寇义认识,他们一个是锦衣卫,一个是牙人,都是混迹于三教九流,相识也是很正常的。

  这陈旭升来到寇义面前,突然瞟了眼辰辰。

  寇义立刻道:“辰辰,你先回去。”

  “是。”

  等到辰辰离开之后,寇义又请陈旭升去到边上一间茶肆里面坐下。

  刚刚坐下,茶都未上,那陈旭升便探过头去,低声道:“老寇,可别说做兄弟的不关照你,我们头昨日告诉我,说咱们北镇抚司要招一名懂商之人,专门处理与商人有关的案件,我当时就想到你。”

  寇义忐忑不安道:“难道陈五哥是想让我进你们北镇抚司?”

  陈旭升真想撒泡尿给他照照,锦衣卫出帅哥,那是世人皆知,就你这模样,进去不就是砸锦衣卫的招牌么,道:“老寇你就年纪大了一点,但是我听说你姑爷读书人出身,识数认字,又懂得做买卖,长得也是眉清目秀,倘若...呵呵...我倒是可以帮你们姑爷在我们北镇抚司混一个差事。”

  寇义狐疑道:“真的假的?”

  陈旭升极为严肃道:“千真万确,我可以保证,只要稍微打点一下,绝对没有问题。”

  寇义可是不知道郭淡也皇帝赐封都给拒绝了,他心想,如果姑爷能够在北镇抚司混个差事,认识几个兄弟,他们至少不用这么讨好那些官牙,问道:“不知需要多少钱打点?”

  在明朝中期,这都不能叫贪污,这是规矩,大臣在宫中办点事,也得给太监钱,这就是为什么西游记里面,就连佛祖边上的和尚,都得收点人事。

  陈旭升五指一张,“这个数就行了。”

  “五百两?”寇义道。

  陈旭升眉角跳了跳,迟疑片刻,才道:“五十两。”

  “五十两。”寇义又狐疑的瞅了瞅陈旭升,什么锦衣卫变得这么不值钱,而且还是北镇抚司的差事。

  陈旭升心如明镜,道:“老寇,不瞒你说,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咱们急需这方面的人才,但符合我们标准的,也就你们寇家女婿和那柳家大公子,不然的话,就这点钱,你想都别想”

  “原来如此。”

  寇义稍稍点头,又道:“多谢陈五哥,我这就回去跟我们姑爷说说。”

  “行。”

  陈旭升点头道:“明日我再过来,但你们可得赶紧一点,我们头可是一个没有耐心的人。”

  “是是是。”

  等到寇义离开之后,陈旭升便立刻去到边上的一条小巷内,快速的过得一个转角,只见一个三十岁左右,留着山羊胡的男子站在里面,见得陈旭升来了,便是问道:“怎么样?”

  陈旭升道:“头,您大可放心,一准没问题,方才我说五十两就能够搞定,那老寇都还不相信,要不是头你嘱咐过,至少也得要他个一百两,虽说他帮圣上办过事,但到底也就是一个赘婿,能让他加入咱们锦衣卫,那可是他的福气,明儿那郭淡见到我,保管会高兴的晕过去。”

  “我不管你要多少钱,但这事你可不能给我办砸了,这可是上头亲自下达的命令。”

  “哎呦,头,您且放心,这事一准坏不了。”

  陈旭升不以为意。

  .....

  那边寇义也急忙忙回到牙行,哪知郭淡不在,于是他便激动的将这事告知寇涴纱。

  寇涴纱听罢,面无表情道:“夫君他去五条枪那边了,明日那陈五哥若真来了,你就出去请他一顿饭,给上几两银子,推了这事。”

  寇义惊讶道:“推...推了?”

  寇涴纱稍稍点头。

  寇义十分不解道:“这是为何?倘若姑爷能够在北镇抚司混个职位,可对咱们牙行有很大的帮助。”

  锦衣卫的一个差事,能够跟户部官员相比么?寇涴纱也懒得解释,道:“你待会自个去跟姑爷说吧。”

  ......

  “五条枪...唉...真就还不如叫捡肥皂。”

  郭淡站在五条枪大门前,看着那闪亮亮的三个大字,以及那个标志,不免抹了一把汗。

  但是没有办法,徐继荣喜欢,简单好记,朗朗上口。

  入得门内,只见里面是空荡荡的一片,他不禁抬头看天,心想,今日天气不错,那些莺莺燕燕呢?还是这名字带有诅咒性质,弄得后面,就真的只剩下五条枪。

  忽听得前面有人说话。

  “姑姑,您难道来一回,就再坐一会儿,好歹也吃上一顿便饭再走啊!”

  是徐继荣的声音。

  郭淡抬头看去,只见徐继荣正一脸焦急的围着一个身着白色道袍的美妇转悠着。

  这美妇道姑正是徐继荣的姑姑。

  郭淡可没有想到在这里会遇到徐姑姑,心里纠结着,要不要暂时回避。

  未等他做决定,徐继荣已经瞧见了他,当即吼道:“淡淡,你怎地来呢?速速离开,我姑姑不想见到你,莫要惹着我姑姑生气了。”

  徐姑姑抬目看去,不禁秀眉微蹙。

  你个白痴,不会使眼色么,你就这么嚷嚷,我还能走吗?郭淡差点没有爆粗口,真TM猪一样的队友,可转念一想,关于徐姑姑,他心中确实有愧,既然遇见,何不道个歉,不管是何原因,徐姑姑肯定是受害者。

  于是他迎面走了过去。

  徐继荣惊奇道:“淡淡,你聋了么?”

  郭淡完全无视那厮,来到徐姑姑面前,拱手一礼,语气诚恳道:“上回小子因误会,言语冒犯了徐姑姑,心里一直都觉得非常愧疚,还望徐姑姑不与我这小子一般见识。”

  徐姑姑瞧了眼郭淡,向徐继荣道:“你去前面等姑姑。”

  徐继荣立刻道:“我可不能走,万一这厮又欺负姑姑您,我要在这里保护姑姑。”

  郭淡差点喷出一口老血来,心里暗自发誓,从今日起,京城双愚正式解散。

  徐姑姑只是稍稍沉眉,徐继荣便是挠着头道:“那...那我就先去前面等姑姑。”

  “嗯。”

  等到徐继荣离开之后,徐姑姑开口道:“关于那事,荣儿已经跟我说了,虽错不在你,但也足见你这人品行不端。”

  俨然一副长辈的口吻。

  郭淡听得有些纳闷,道:“徐姑姑......。”

  “你还是叫我无思居士吧。”

  “呃...无思居士,我品行正不正,这个跟您似乎没有多大的关系,而且,不管错在谁,但我终归还是言语上冒犯了您,虽非我本意,但向您道歉也是应该的,这一事归一事。”

  徐姑姑道:“倘若你跟荣儿没有任何关系,我倒也不会多说什么。”

  郭淡恍然大悟道:“原来居士是害怕我带坏小伯爷。”

  徐姑姑点点头道:“正是如此,荣儿他自小就娇生惯养,养成一身陋习,平日里经常胡作非为,好在他年纪尚小,还有机会改正,若能结交一些品行正直之人,还可将他拉回正道来,倘若尽结交一些狐朋狗友,只怕会越陷越深。你年纪虽不大,但城府极深,擅于投机取巧,手段也是阴狠毒辣,与你来往,对荣儿有害无益。”

  郭淡惊讶道:“居士调查过我?”

  徐姑姑莞尔道:“何需调查,近日这满城风雨,不都是出自你手么。”

  看来这女人还真是不简单啊!郭淡随意拱拱手:“过奖,过奖,但是居士为何不想想,我不过一家商户的上门女婿,为何能够结识如小伯爷这等身份显贵的人物。”

  徐姑姑蹙眉道:“你是说这是他爷爷安排的?”

  难道不是你爹么,说得这么生分,看来他们父女确实有很大的问题,不过这女人的反应还真是快。郭淡笑道:“我可什么都没有说。”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便多说什么。告辞。”

  徐姑姑微微颔首,然后往前走去,可走得两步,她突然又停了下来,犹豫少许后,侧目道:“投机取巧绝非正道,长此下去,终有一日你会自食其果的,到时寇家父女也将会被你所累。”

  提到寇守信、寇涴纱,郭淡就有些火气了,当即冷笑一声,反唇讥讽:“倘若你是想忽悠我去当一个老实巴交的农夫,年年交税养着你们这群百无一用的懒人,那你就还是省省吧。”

  徐姑姑美目一睁,偏头看向郭淡。

  郭淡也回过头来,直视着她,笑吟吟道:“心虚了吗?”

  徐姑姑突然展颜一笑,可真是迷倒众生,又听她言道:“你如今交得税可比那农夫要多得多。”

  言罢,便径直离去了。

  郭淡呆若木鸡,过得一会儿,他双拳紧握,格格作响,真是岂有此理,你给我等着,回去我就想办法逃税。

  PS:上一章有书友提醒我,这千户直接面见皇帝,有所不妥,其实锦衣卫也就是皇帝身边的近卫,哪怕是普通的校尉,也是能够见到皇帝,不过从剧情上来讲,安排个千户,对于剧情的帮助不大,所以我还是将董平的职位改成镇抚使。

  再有就是,求订阅,求月票,求推荐。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