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一百一十六章 毁尸灭迹(求订阅,求月票。)

作者:南希北庆更新时间:2019-12-08 22:43:03
  他没有说谎,他真的只是随便安排几个魔术表演,而且还是属于被逼无奈的那种。

  他其实就在歌舞间,穿插了几个魔术表演,这都是因为张诚安排给他的那些人,实在是不怎么样,他只看了一会儿,就睡着了,他只是希望别让那些商人感觉自己是在敷衍他们,这思来想去,他也就会几个魔术的原理,这还是因为那大美利贱,平时有很多舞台秀,尤其是纽约的百老汇,他也看过不少,就直接照搬过来。

  当然,如今他也后悔了,早知那些富商是这德行,他才不忙活,真是吃力不讨好。

  然而,这话听到张诚耳里,这暴脾气可就真是忍不住了,好好一场宴席,让你破坏成这样,这礼部和司礼监就不要面子么。

  “真是好一个随便啊!你...你自个去看看,这好好一场宴席,都让你弄成什么样了。”

  “不会吧。”

  郭淡立刻打起精神来,这可是皇宫,任何差错都是致命的,可旋即又纳闷道:“就算出什么事,也应该不打紧,正如內相你经常所言,那只是一些商人而已。”

  这就是他为什么敢躲在这里睡觉的原因,反正就是那些“金猪们”自娱自乐,出现失误,他们也不敢抱怨。

  “商人?咱家都懒得说,你还是自个去看看吧。”张诚不耐烦的挥挥手道。

  什么情况?郭淡心里顿时是十五个竹筒打水,七上八下的,急忙忙与张诚、张鲸他们去到宴席举办地。

  “哇!怎么多出这么多人?难道是那些下人下班了,也来这里凑个热闹,內相,我看这也不是什么多大的事吧。”

  还未行至门前,郭淡停住脚步,望着门前那黑压压,自以为是一群太监、宫女,顿时又觉得张诚忒小题大做了。

  张诚没好气的瞪他一眼,“你睁大眼睛看清楚一点,下人?亏你说得出口。”

  不是下人,难道是那些王公大臣?

  郭淡撇了下嘴,凑近一看,咦?好像...好像还真是那些王公大臣。

  他又仔细瞅了瞅,然后瞬间退到张诚身边,“內相,什么情况?那些王公大臣为什么站在门口?”

  张诚气不打一处来道:“我还想问你。”

  “我...我怎么知道,我方才可是一直在睡觉。”郭淡是一脸懵逼看着张诚。

  “过去说,过去说。”

  张诚还伸手推了一把郭淡。

  几人来到门前。

  王家屏见到郭淡当即质问道:“这都是你安排的?”

  他其实也感到有些不满,礼乐是有制度的,怎么能这么胡搞瞎搞。

  郭淡点点头道:“回大人的话,是的,是的,但这都是因为宫中事先没有安排表演,我只能自己筹备。”

  王家屏正欲在询问时,他身边一人抢先问道:“莫不是你会仙法?”

  此话一出,许多大臣都好奇看向郭淡,原来他们站在门口也渐渐都看着入迷了,这实在是太神奇了。

  “仙法?”

  刚刚睡醒的郭淡,一时半会跟不上节奏。

  “就是将人变没了。”

  “哦,哦......。”

  郭淡恍然大悟,忙解释道:“那不是仙法,那只是一种障眼法而已。”

  “那你快说说,到底是怎样的障眼法?”

  “哦,是这样的,当初我从南京来北京时,途中遇到一个江湖术士,这障眼法便是他教我的。”

  “谁问你这个。”

  “大人勿要着急,且听我说完,那江湖术士传授我这种障眼法时,第一句话就是....不能跟他人说明这其中的诀窍,此乃行规。”

  “......。”

  那些大臣又是郁闷,又是愤怒的看着郭淡。

  “各位大人,真是抱歉,我发过誓的。”

  郭淡讪讪一笑,心想,你让我说,我就说,那我多没面子。

  “內相,督主。”

  听得一声叫喊,只见一个中年太监带着两个小太监疾步走了过来。

  张诚见得此人,不免诧异道:“陈贵,你怎么来了?”

  陈贵喘气道:“小人乃是奉陛下之命,让这园子的人去后宫表演。”

  张诚愣了愣,道:“什...什么意思?”

  陈贵道:“后宫那边已经听说这里在表演一种非常有趣的戏法,故此陛下才派人来的。”说着,他又低声道:“內相,太后和陛下对此可是感到非常不高兴,说这宫里有了新戏法,竟然不先表演给他们看。”

  “......。”

  张诚顿时一脸冤枉,道:“这可跟咱家没有关系,都是这小子搞得鬼。”

  说着,他便指向郭淡。

  郭淡更是一脸无辜,讲点道理好不,是你不肯弄点表演给我们,我才自己动手,我特么招谁惹谁了。

  陈贵又道:“內相,先别说这些,太后和陛下可还在等着的。”

  那后宫也在举办宴席,宴请这些人的家属,皇帝当然是陪着皇贵妃,但同时关注着这边,这魔术表演很快就传到后宫去了,万历对此是很不开心。

  “知道了,知道了。”

  张诚又怒瞪郭淡一眼,然后入得园内,但毕竟坐在这里的人,可不是一般人,他也不敢直接叫停,故此是去到朱应桢他们那边,小声道:“成国公,各位,你们还是去隔壁园看吧,这里太拥挤了一点。”

  朱应桢看得正是入迷,方才还恨自己来晚了,一挥手道:“免了,免了,我们就在这里......好!好啊!真是太精彩了。”

  张诚抑郁了,只能如实道:“各位,是这样的,太后、陛下也想要看,我们现在得将这些人带去后宫。”

  这一下立刻捅了马蜂窝。

  “让陛下先等会,总不能让我们看一半吧。”

  “这些人都是宫里的,陛下天天可以看,我们就只能看这一回。”

  “內相,你去帮我们跟陛下说说。”

  ......

  郭淡看着只抹冷汗,心里默默记下方才叫嚣的几个人,暗道,这几个人可是不能得罪的,连皇帝的命令都敢不听。

  张诚也没有办法,王公大臣可都在这里,这要强行撤的话,估计会引起众怒的。他又怒气冲冲的来到郭淡这个罪魁祸首面前。

  不等他开口,郭淡就哭诉道:“內相明鉴,我真的什么都没有干。”

  张诚道:“但这事都是你惹出的,你快点想办法解决,太后和陛下可还在那边等着。”

  郭淡稍一沉吟,低声道:“內相,要不我去后台告诉他们,提前完成。”

  话音刚落,就听得边上响起一个叫声,“淡淡,你怎么能这么做?我特地过来捧你的场,你竟然想要提前结束,这是岂有此理。”

  郭淡吓得一惊,回头看去,见徐继荣激动的在那里蹦跶着,顿时眉角直抽抽,心里怒骂,你个蠢货,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提前结束?”

  王公大臣们缓缓转过头,一道道目光在郭淡脸上扫着,好似在问,你确定要这样?

  “开个玩笑,开个玩笑,这其实也只是表演的一部分,调解一下气氛。呵呵。”郭淡一边尬笑着,一边往张诚身后缩去。

  张诚也快要哭了,拂尘往下一掉,前后晃动着,“这可怎么办呀!”

  当这满朝文武同仇敌忾的时候,可真不是好惹的。

  忽听得郭淡小声道:“內相,其实就算提前结束,他们也不清楚,只不过我现在被盯上了,只能麻烦你悄悄派人去后台,告诉他们在第三个阶段结束。”

  张诚眼中一亮,不露声色的叹了口气,朝着众人道:“好吧,好吧,你们看,咱家亲自去跟陛下解释。”

  说着,他又向陈贵道:“走吧。”

  出得后院,他便立刻命人从后门绕去后台。

  有过得一会儿,演出结束。

  “怎么就结束呢?”

  大家看的可是正投入了。

  然后又回头望向郭淡。

  “我可一直站在这里没动。”

  郭淡赶紧举起手来。

  这氛围可是相当恐怖。

  “这宴会可都没有结束,你这表演怎就结束了。”

  “哦...是这样的,根据安排,这边的宴席是结束的比较早。”

  “这边的宴席?”

  “咦?你是谁?为何坐在本国公边上?”

  “国公爷好,小人乃是金玉楼的东主,周丰。”

  “商人?”

  “是。”

  一阵惊叫响起,就似那酒醉少女在第二天发现自己失了身一般。

  自己堂堂国公爷,大将军,竟然跟一群商人勾肩搭背,把酒言欢,这要传出去......。

  杀人灭口?

  人有些多,而且内阁大臣都只是站在门口。

  不妥!

  反观那些商人,却是高兴坏了,捂着嘴在偷笑,自己竟然跟一群王公贵族,皇亲国戚把酒言欢,这吹上十辈子都不过分啊!

  突然,他们想起什么来似得,目光锁定在院中一角。

  郭淡偏头看去,只见朱立枝、刘荩谋坐在角落面,一脸懵逼。

  渐渐的,那些王公大将们,缓缓走向那个角落,如黑云压城一般。

  朱立枝、刘荩谋站起身来,慢慢退后。

  那些王公贵族来到画板前,先是偏头往画板上瞅了眼,不禁同时松得一口气,好险啊!

  然后便扯下画布,撕得粉碎,然后全部焚烧,似还不放心,又去朱立枝那边翻了翻,确定没有留下任何证据后,才大步离开。

  只留下朱立枝缩在角落里面瑟瑟发抖。

  这些人真脏!

  PS:嗯,是的,今天继续三更,回报大家对于《承包大明》的支持。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