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十六章 怪异的水缸

作者:天工匠人更新时间:2019-12-09 15:29:06
  离得近些,就见巨大的石碑上除了正面雕刻着一些我看不懂的文字,整个石碑上竟还刻满了各种狰狞的人脸和猛兽的图案。

  我心说难怪那妇女和周疤瘌都不知道陈金生这个人呢,住在这种像死人坟一样的屋子里,就是想和村民来往,村民多半也会畏而远之。

  三轮绕到前头,见院门没锁,我咬牙把尸体背起来,向周疤瘌道谢。

  周疤瘌似乎对这坟一样的屋子有点犯怵,客气了两句,直接开车走了。

  进了院,大双紧走几步去开门。

  坐了这一会儿的车,再把尸体背上身,就感觉身上像是压了一座山,浑身酸软,两条腿都快不是自己的了。

  踉跄着把尸体背进堂屋,看到屋里的情形不由得一愣。

  当门桌子上摆着香炉蜡烛,桌子前头用两条长凳架子一张门板。

  虽然简陋,可明显是被布设成了灵堂的模样。

  只是,桌上除了香炉蜡烛,还有一块灵牌和一个陶土盆,灵牌上却是没有任何字迹。

  又是无字灵牌!

  我一下子想起了驿站阁楼上的经历,脑大筋跟着猛一跳。

  当时情形太过诡异,我没顾上多想,现在想来,驿站阁楼的那块灵牌,后来出现的字迹,竟和老陈留在我家的那些灵牌上的字迹极其相似。

  难道说,那块灵牌上出现我的名字,是出自老陈的手笔?

  我实在累的不行,顾不上多想,急着把尸体放在床板上。

  大双朝供桌看了看,回过头说:这是老爷子知道自己的大限到了,提前给自己准备的。

  我点点头,想抽根烟喘口气,却发现烟已经被雨淋湿了。

  我把烟盒揉成一团扔进院里,对大双说:“先歇会儿,然后好好把屋里拾掇拾掇。”

  大双点点头,嘴里却说:“你先在屋里歇着,我去看看那个石碑。”

  “别去了。”我皱了皱眉,“我感觉周疤瘌不怎么对劲,也不知道他帮咱们是什么目的,你别一个人乱走。”

  大双一愣:“周疤瘌怎么了?”

  我说:“他口音和那个妇女一点都不像,他应该不是村里人。还有,我看过他那间屋子,那里不像是他这个年纪的人住的,而是老年人住的。”

  大双又愣了愣,却仍是坚持说要出去看看。

  我身心俱疲,想到他对我有所隐瞒,也就懒得阻止,只让他小心些。

  眼看他走出院子,我忍不住摇了摇头,这家伙什么都好,就是有时候婆妈了些。

  想起包里还有一盒烟,我掏出来,拆开点了一根,朝裹尸袋看了一眼,走到门口,倚着门框打量着院子。

  目光扫过院子的一角,突然感觉哪里有点不对劲。

  那个角落放着一口一米多高的水缸,下这么大雨,按理说缸里的水早该满出来了,然而我却看不到缸里的水面。

  不光是这样,透过雨幕,还看到水缸上方模模糊糊的,像是有一团雾气盘旋在那里。

  想到老陈的邪性,我忍不住好奇,丢掉烟,冒雨走了过去。

  水缸上方的确有一团若有若无的雾气,感觉就像是水蒸气一样。

  顺着缸口往里一看,我顿时瞪圆了眼睛。

  水缸上面并没有什么遮挡,然而里边却只有缸底浅浅的一层积水。

  靠,这缸难道是漏的?不蓄水?

  我揉了揉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