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五十六章 谁敢动手

作者:星梦的风雪更新时间:2019-12-03 11:13:13
  出事了?白一弦远远看到苏止溪被人围着的一幕,心中不由一紧,急忙快走了几步。

  /P看正(版章节上◎*l0/Y

  走到跟前,他并未急着进去,而是先在外围听了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最终得知,原来这些人,都是那些身上起了红点的病人的亲人,听到了苏府小姐回府的消息之后,便聚集了起来,来找她所要解药。

  此刻这些人,一个个的凶神恶煞,群情激奋的模样,仿佛若是苏府再不将解药交出来,他们便要动手了。

  苏止溪一个劲的解释苏府是无辜的,一定是遭人陷害,可这些人根本就不听。

  白一弦心中有数,这些人,或许真的是受害者家属,但这些人一定是被人鼓动来的。

  否则不可能他和苏止溪才刚刚回来,他们就全部聚集过来了,一定是有人通知并鼓动他们。

  想到这里,白一弦往人群中看了一眼,果然发现这人群里有几个人闹的最欢。

  也是他们,在苏止溪试图和众人解释的时候,每每都会站出来,三言两语的反驳苏止溪,然后一个劲的鼓动大家的情绪。

  其中一人又冲着众人努力鼓动道:“大家想想看,苏府的布料出了问题,不思解决之道,也不给我们一个交代,却口口声声只会说他们无辜。

  试问,好端端的,谁会那么丧心病狂的去给苏家的布料投毒来陷害他们?

  明明就是他们的布料出现了问题,他们为了逃避责任,就把事情装无辜的推到了有人给他们投毒陷害他们的头上。

  现在我们的亲人,因为中毒,在痛苦之中苦苦挣扎,命悬一线。

  那可是我们的至亲啊,里面可能有我们的父母,兄弟,姐妹,甚至是我们的孩儿……

  可这个苏府,到现在不肯交出解药不说,连交代都不给一个,实在是可恨至极。

  苏府卖出毒布料,真的是无辜的吗?难道,我们就不应该找他们,为我们自己的亲人讨一个公道吗?”

  众人听了这话,想起来自己那还处在痛苦之中的亲人,顿时眼眶又红了起来,吼道:“应该。”

  “没错,苏府卖出毒布料,就应该给我们交代。”

  那当先鼓动之人见状,立即趁热打铁的喊道:“既然他们不肯给我们交代,不肯还我们公道,那我们就自己去讨还这个公道。

  苏家人卖毒布料,害人性命,我们砸了它!”

  “对,砸了它。”

  “砸了苏府,我们自己为自己的亲人讨还公道。”

  群情激奋之下,真的有可能什么都能做的出来。到时候就算官府来了,说不定也因为事出有因,法不责众而就此作罢。

  苏止溪顿时急了,拼命的喊着苏府是无辜的,请给她时间,她一定会找到证据,找出凶手。

  可在这种情况下,众人的凶性都被调动起来了,她一个女孩子的喊声,直接淹没在了人潮声浪里。

  眼看那群人就要对苏府动手,突然听到一声大喝:“谁敢动手!”

  突如其来的大喝,让众人不由自主的回头看去,却发现是一个年轻的公子站在后面。

  白一弦深深的看了那鼓动众人的人一眼,分开人群,走了进去。

  苏止溪心中十分委屈,但她知道这个时候不会有人帮她,她是苏府的大小姐,她只能依靠自己,所以她的脸上十分倔强,坚决不会在这些人面前露怯。

  而是据理力争,企图告诉这些人,苏府是无辜的,奈何他们不听。此刻骤然看到白一弦出现,不知道为何,心中的委屈似乎找到了一个宣泄点。

  她看着白一弦,眼睛里就蒙上了一层水雾,仿佛自己有了依靠一般。苏止溪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

  若是换成以前,这根本就是不可想象的,她是绝对不可能对一个不学无术的纨绔产生这种依靠的感觉的。

  白一弦笑着对她说道:“我回来了,委屈你了,别怕,剩下的,交给我。”说完之后,他一步挡在了苏止溪的前面,将她护在了自己的身后。

  苏止溪在他的背后,愣愣的看着这个并不十分强壮的背影,但在这一刻,却给了她无与伦比的安全感。

  在这个苏府成为众矢之的,所有人都躲起来看热闹,她只能独自一个人面对的时候,这个男人站在了她的面前,告诉她,别怕,有我!

  苏止溪的眼泪一下就出了,她知道,自己这一辈子,都忘不了这一幕了。

  白一弦看着众人,铿锵有力,一字一顿的说道:“谁敢动手?”

  人群中便有几人抢先冷笑着说道:“哟,我当是谁呢,原来是白一弦。

  大家请看,眼前这个人,就是前任县令的公子,那个吃喝嫖赌样样在行,却偏偏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无一能会的白一弦,白大少爷。”

  “原来是那个混蛋纨绔,我听说他现在准备入赘到苏家,怎么,这是准备替苏家出头?”

  “哼,他现在冒出来有什么用?别说他现在只是一个普通的平民,就算他现在还是那个县令公子也没用。”

  “对,我们今天,必须要苏家给我们一个交代。”

  “白一弦,你算什么东西?管得着我们?”

  “滚一边去,今天,我们一定要砸了苏府,给他们这种害人性命的奸商一个教训,替我们的亲人讨一个公道。”

  “砸了苏府!”

  白一弦喝道:“我看谁敢!砸了苏府?哼?怎么,这是打算无视大燕律法了?莫不是将这天下,当成了你家的天下?

  大庭广众之下,聚众闹事,打砸抢夺民宅,你们如此无视律法,这是要造反?”

  说别的镇不住众人,这么一大顶造反的帽子扣下去,这回好了,众人一听造反,顿时都怂了。造反啊,那可是杀头的死罪啊。

  众人有些不安,不过就是来要个解药,砸个苏府,怎么和造反扯上关系了?

  那鼓动之人也有点怂,不自在的左右看看,生怕真的冒出来几个官差,真将他当成造反者带走。

  他的声音都不自觉的弱了下来:“胡说,我们是为亲人讨还公道,怎么就成造反了?白一弦,你,你不要胡说八道,危言耸听,你这是污蔑。”

  白一弦淡淡的说道:“不算造反?那好,来来来,你来砸一个,我让开,让你砸,我绝不阻拦。

  砸完了之后,我们去县衙,跟知县大人讨论一下,你无视大燕律法,到底是个什么罪。

  又到底算不算造反,该不该诛灭九族。”白一弦说完之后,还当真往一边退开了一步,似乎在等着他们去打砸。

  那鼓动之人往后退了退,哪里还敢打砸。

  就算他心中明白,白一弦不过是危言耸听,可坏就坏在,白一弦这么说之后,他若是还要坚持打砸,那要是传出去,可就真算是他无视律法要造反了。

  可恶,白一弦这小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伶牙俐齿了?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