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120.葛生

作者:马桶上的小孩更新时间:2019-12-03 11:08:44
  此为防盗章,请V章购买比例达到50%后再看文  南河几乎不用下车,醒来也是在左摇右摆之中,睡着了梦里都是颠簸,几日的路程过的黑白不分。

  远处几乎一成不变的风景,无时无刻不提醒着她来到一个低水准农业文明社会。这样的自然风光,怕是会持续到入曲沃之前。

  曲沃这个名字对于南河来说,能说上来不少围绕它的的典故与历史,但这个世界,却与真实的历史相去甚远。

  其实南河在被卷入帝师任务之前,她的职业也是个刚入行的高中教师。

  她是历史系出身,硕士是在一所知名高校研究古代典籍,她本意是继续深造,但后来却没再做研究。

  她回了老家,做了一所普通高中的历史老师。

  这其实并非她本意。家里就想让她找个体制内的工作,她对这份工作,怎么说也是有点抵触的。

  或许是因为她不太喜欢这行,她也迅速升为让学生最咬牙切齿的老师。

  她当老师期间,有两大快事:

  一,是看学霸们拿着凄惨可怜的成绩单;

  二,是十分钟讲完考点,用三十分钟来绕着考点漫天扯淡历史,等学渣们都放下手机和抽屉里的辣条,抬头听得聚精会神的时候,她听着下课铃咧嘴一笑:欲知后事,自己查去。

  而后在一群学霸学渣捶胸顿足的哀嚎之中,施施然回办公室看剧。

  她在办公室里也不太受欢迎。

  她也是关系硬,人也浪,备课做得好脑子又灵光,上课基本不带书,在办公室里也不太干正事儿,就是偶尔其他科老师没来的时候,她去给带带英语和语文。

  其实她也知道自己不讨喜,再加上她心理活动虽然多,脸上惯常是一副耷拉着眼皮半死不活的没精神模样,看着也就不讨人喜欢。

  却没想到那一年学生给最喜欢的老师投票的时候,她一个副科老师竟然也名列前茅。

  她也好奇起来,忍不住在评比之后的课上问起来:“是不是因为我天天上课瞎扯淡,你们听故事听的开心了,就都给我投票了?就我平时月考小测虐你们那样,你们是受虐狂么?”

  一群大孩子听她这么问,在下头笑闹起来。

  看到她是真的好奇想问,戴着眼镜的班长小姑娘居然举手,有点不太好意思的说:“我不知道别人是为什么。我是因为那次要参加辩论,因为辩论的话题跟历史有关,我就把辩论稿发给你让你帮我看了。”

  她不可思议:“就这点小事?”

  班长脸更红了:“老师你当时跟我说你电脑坏了,要去网吧改。我知道你跟我住在一条街上,我下楼路过那家网吧的时候忍不住进去看了一眼……然后我就看见你在一群抽着烟玩吃鸡的人里头,在戴着耳机给我一字一句改辩论稿……”

  她被说得也有点不好意思,挠了挠脸撒谎道:“我、我那是正好在网吧玩游戏,顺便,顺便给你改了。”

  班里最后一排有点胖的那个单亲孩子也举手了:“我、我是因为我过生日的时候,老师送了我一个蛋糕,还用奶油给我挤了个年龄的数字。”

  她有点坐立不安了:“那怎么能叫生日蛋糕啊,就是我早上在西点店买的没吃完的小纸杯蛋糕,那个奶油,其实是我抠得奥利奥里面的奶油,拿勺子给弄出来的数字,丑死了。你们也知道,我一个副科老师,比较闲嘛……”

  一群人倒是对自己投票的理由说的都有理有据。

  她承认自己是闲得慌,天天没事儿就在学校里瞎逛游,逛完了就观察这群孩子们,帮帮他们——主要是她没别的事儿啊。

  这票投给她,她觉得那些累死累活的班主任实在是太委屈了。

  最后,没想到那个让她虐的几次恼羞成怒的学霸学习委员,居然也举手站了起来,他扶了扶眼睛:“咳咳,这两次期末,我们班的历史成绩都是第一。虽然是副科,但是直接让我们班平均分也比别的班高出来了一点。”

  她平日厚脸皮的厉害,或许那天她真的脸红了,挠头抓腮,半天憋出了一句:”总之,下个学期,你们不许投我,投你们班主任老马啊,他多累啊,天天管你们这帮熊孩子!“

  一群孩子们竟笑起来:“要是这个评比给发奖金,我们肯定投老马,让他拿钱给自己买套新西装。要是没钱拿,那我们就随便投了呗。”

  她竟也真的品出做老师这行的滋味来。

  像老马年轻的时候,也是名校出身前途无量,而且听说外头教育机构重金挖他,他都没出去,是不是也是有点喜欢上在学校里了?

  过了没两年,学校就想安排她开始学着做班主任了,她想了半天,还是默默删掉了办公室电脑里的电影和美剧,决定试一试这吃力不讨好的活。

  就在那个暑假,她的高中同学也组织了一场聚会。

  她也算是当年高中班里天天逃课名列前茅的大学霸,然而聚会之上,同学们有的当了大老板,有的开了创业公司,网红、科研人员、精英工程师都一大堆,她反而成了其中最灰不溜秋的那个。

  若是搁在两年前,她估计心里早就愤愤不平,恨自己选错了路。

  但这会儿,她对于当老师这件事也算是乐在其中,再说了……她心思不稳,做研究也未必适合她。

  饭桌上那些当年的学渣们,没少对她冷嘲热讽。

  她懒得回嘴,反正这年头不论工作身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苦,也万没必要对他人羡慕嫉妒的咬牙切齿。她就闷头喝酒,只等着赶紧结束聚会,回家能不能再搓两盘游戏。

  只是一个不注意,她喝的有点多,回家倒头就睡,临睡着之前还想着明天就是开学第一天,她可千万不能迟到——

  却没想到第二天一睁眼,眼前一片黑暗,耳边响起了一个嬉笑的声音。

  “哟,历史系的高材生,来教高中孩子多委屈自己啊,要不要来试着当一回帝师?教一教王侯将相,开一波盛世乾坤?”

  她:“……我拒绝。”

  系统:“……拒绝无效。”

  她:“敲里妈。”

  一时的口舌之快,直接导致她在任务开始时,连个金手指都没有了。

  她:“喂,空间、淘宝、直播群不来一个么?要不然绝世容貌、贵族家世考虑一下?”

  系统:“敲里妈。”

  系统:“想得美。”

  她:“你真的什么都不给我?那不就是让我去送死么?”

  系统:“死了就死了呗。你以为我他妈在乎你是死是活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