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六百零五章 翻供

作者:官笙更新时间:2020-01-21 21:49:40
  刑部大堂上,大明所有的高官,能来的都来了,几乎能决策所有所有事情!

  围观的百姓不敢乱说话了,都静静的观瞧着。

  钱谦益坐在诸位,马士英,寇槐壹,李恒秉陪坐在下面,其他人则分做两旁,主审,陪审,监审一应俱全。

  钱谦益看了看众人,又望了望外面,一拍惊堂木,沉声喝道:“带人犯!”

  大殿里的衙役顿时‘威武’的敲击杀威棒,长声呼喝。

  围观的百姓们被吓了一跳,越发的安静。

  晋王朱求桂身穿囚服,手脚都是拷链,被衙役带着来到公堂。

  朱求桂披头散发,一脸的无所谓表情,即便看到大堂内的众人齐聚一堂,也只是脚步一顿,而后慢慢的来到堂中。

  堂内堂外的人看着他,表情各异。

  这位藩王,是第一个投降李自成的,板上钉钉,无可辩驳,京城里的人,无不痛恨。

  周延儒面无表情,眼神里闪烁着怒光。

  如果没有这个晋王,他的可操作空间就大了,偏偏这个人就降了贼!

  着实可恨!

  张四知,陈演等人则或低头,或仰头,晋王应该也是知道他们写过降表,想要投降李自成的人。

  其他人也都各有表情,神情庄重,肃然,平静,从容,复杂不一而足。

  周正的人最是坦然了,看着晋王朱求桂,眼神里都有些蠢蠢欲动。

  终于开始了!

  钱谦益大概是最坐蜡的,瞥了眼周延儒与周正,一拍惊堂木,喝道:“大胆罪犯,见到本官,为何不跪?”

  朱求桂看了他一眼,嗤笑道:“我乃是宗室亲王,我跪你,你敢接吗?”

  钱谦益冷哼一声,道:“你降贼,可曾想过你是宗室亲王?若非皇上宽宥,早就将你处死了!”

  朱求桂神色动了动,旋即无所谓的道:“反正不降是死,降了也是死,你们给我个痛快吧。”

  朱求桂降贼,那是大逆,不管是什么身份,终究是要死,谁也救不了。

  众人见他这个态度,脸上都有怒意,强行隐忍着。

  钱谦益再次一拍惊堂木,道:“你就没有什么申辩的?”

  朱求桂目光在周延儒,周正等人脸上扫过,道:“再怎么样也逃不过抄家灭族,该供述的,我都说完了,你们判吧。”

  钱谦益低头看了眼身前的供状,上面赫然有着与鲁王,襄王等人勾连,阴谋的证供,直接竖起来,道:“这些,都是你招供的?”

  立即又师爷拿着状纸,在众人身前缓慢转了一圈,而后落到晋王身前。

  晋王淡定的看了眼,道:“是本王招供的。”

  周延儒等人的表情十分难堪,这个晋王明知道难脱一死,这是破罐子破摔了。

  那师爷将供状递给钱谦益,退到一旁。

  钱谦益接过供状,拧着眉头,沉声道:“朱求桂,你应该知道你都招供了什么,也知道这后果!”

  朱求桂嗤笑一声,道:“我是据实招供,如果钱阁老想要摘除什么人,或者加入什么人,可以私下找我说,救一个我无所谓,来一个垫背也不在乎。”

  钱谦益一拍惊堂木,冷声道:“既然你已招供,那就等着判决吧,拉出去!”

  六个衙役上前,按住朱求桂。

  朱求桂一挣扎,冷哼道:“不用你们押,本王自己走。”

  朱求桂大模大样的出了侧门,自行走向牢房。

  周延儒等人面色铁青,一言不发。

  倒是围观的百姓们窃窃私语,议论不休。

  “他就这么认了吗?堂堂宗室王爷居然降贼?!”

  “有什么奇怪的,这些人平时作威作福,但也贪生怕死,闯贼大军临城,不投降难道等死吗?”

  “这些宗室同气连枝,投降肯定不是一个人,何况闯贼还入了京,我大明眼看就要完了……”

  “这晋王是难逃一死了,你们说,其他的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肯定也是叛逆,抄家灭族!”

  钱谦益拍了拍惊堂木,压住堂外的吵闹,再次喝道:“带犯人。”

  衙役们敲击杀威棒,高喊‘威武’。

  鲁王,代王,襄王三人被押解到大堂上,看着满堂的大人物,三人表情陡变,凝重,恐惧,强自镇定。

  钱谦益看着三人,眉头微皱,淡淡道:“你们三人皆都认罪了,供状就在本官身前,可还有什么话说?”

  代王,襄王两人目光闪烁,看向鲁王。

  鲁王看了眼李恒秉三人,目光又看向周正,一咬牙,道:“本王拒不认罪,那些供状,都是诱供!”

  李恒秉眉头一挑,漠然的双眸,闪过一丝杀意。

  马士英,寇槐壹则有些紧张,这三人如果翻供,影响不可想象!

  周延儒面无表情,余光瞥向周正。

  张四知,陈演等人也都看向周正,神色不安。鲁王等人摆明是周正的算计,这些人在这种场合翻供,周正会不会大怒,做出极端的动作?

  周正神色不动,拿起身边的茶,轻轻喝了一口。

  声音不大不小,在偌大的刑部大堂回荡不休。

  钱谦益心神突的跳了下,猛的一拍惊堂木,盯着鲁王喝道:“你说是诱供,是针对什么?金銮殿行刺,人证物证俱在,晋王,张缙彦等人的口供详实,并无漏洞,还不从实招来!”

  鲁王脸角动了动,瞥了眼在堂上的众人,梗着脖子道:“金銮殿行刺是一派胡言,我们是宗室亲王,怎么会行刺陛下?晋王,张缙彦都是叛逆,是他们构陷,做不得真!”

  李恒秉眼神越冷,不等钱谦益说话,淡淡道:“他们做不得真,你王府的长史也有证供,还提供了你与晋王的亲笔书信,来人,拿给鲁王看看。”

  鲁王登时头皮发麻,之前,可从来没有提到这些!

  他之所以翻供,是因为有可信的人告诉他,张缙彦等人会翻供,并且有皇帝的庇佑,只要他们咬死不认,就不会入刑!

  但是面对突如其来的证据,鲁王还是慌乱了。

  李恒秉瞥向代王,道:“代王府已经被抄了。”

  而后,看着瑟瑟发抖的襄王,漠然道:“你虽然逃了,但你的儿子孙子,都降了贼,襄王,你也要翻供吗?”

  代王,襄王立时冷汗涔涔,站在那满脸惊惧,眼神都是不安的看向鲁王。

  他们都是鲁王叫进京,各种闹事也是以鲁王为首。

  鲁王想着那人的承诺,咬着牙道:“他们在你们手里,必然是屈打成招,他们说的,拿出的东西,肯定都是假的。”

  李恒秉眼神里的杀机浓郁,道:“你以为凭你的山两句话不承认就能翻案?人证物证详实,就是到了天王老子那,你也翻不了案!”

  众人见李恒秉说话,纷纷屏气凝神。

  钱谦益没有打断,李恒秉是陪审之人,有问话的权力。

  鲁王看到李恒秉眼神里的杀意,神情挣扎,还是强撑着道:“那你们不是擅杀宗室,是大逆不道,皇上绝对不会答应的!”

  李恒秉冷冷的盯着鲁王,不再说话。

  马士英,寇槐壹两人对视一眼,他们已经听明白,这鲁王应该是被皇帝背后的人说动,决意翻供了。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