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六百零一章 杀气腾腾

作者:官笙更新时间:2020-01-18 04:25:53
  钱谦益终究还是接下了。

  他才华横溢,原本前途远大,早应该在崇祯初年就入阁,而今蹉跎了十多年,好不容易再次爬上来,他不会轻易罢手。

  何况这次罢手可能永远再也回来!

  钱谦益走后没多久,马士英,寇槐壹,李恒秉三司主脑就到了周正的班房。

  周正看着三人,目光落在李恒秉身上,道:“我要十个藩王的脑袋,其余的,全部削籍,贬为庶民。勋贵是个人头,八成贬为庶民。凡是涉及谋逆的官吏,杀三十,其余抄家。这一次,凡事跳出来的,阻碍我变法的,一律打入进去,不管京内京外!”

  李恒秉双眼眯了眯,道:“你终于不犹豫,下狠心了?”

  周正目光冷漠,道:“给我做的干净一点,我不想明年变法的时候,再有跳出来,我没空跟他们虚耗。”

  李恒秉双眼杀意沸腾,道:“你放心,只要下定决心,我一定给你做的干干净净。还有,我做的可能会出格。”

  周正深吸一口气,道:“放手去做,黑锅我已经给你们找好了。”

  寇槐壹,马士英默默点头,没有再说话。

  李恒秉表情阴鹜,夹杂着激动,已经蠢蠢欲动,迫不及待了。

  三人很快就走了,孙传庭,高弘图,张贺仪等人又来了。

  周正抱着茶杯,面色冷峻,道:“你们都知道了,提前吧。”

  孙传庭轻轻点头,道:“皇上以及背后的人太着急了,确实不能再等。外面倒好说,宫里怎么办?”

  周正抬眼看向众人,道:“我会为陛下找最严格的的老师,对陛下着重培养,将来一定会旷世明君。”

  这句话背后的意思,就是要彻底的圈禁了。

  众人并不意外,到了这种程度,周正要是再仁慈,那就自寻死路了。

  张贺仪被之前的事情激怒,沉着一口气,道:“大人,那就动手吧,巡防营先抓人,管他三七二十一!”

  高弘图更为谨慎,道:“不可!一定要做的全面,不要给人留把柄,以免日后有人翻案。”

  孙传庭倒是不在意这些,看你在周正道:“大人,那复社怎么办?”

  复社,现在是士林的支柱,串联了大江南北,总数成千上万,一个个皆有背景,朝野不知道多少官吏与他们千丝万缕的关系。

  比如周延儒,比如钱谦益,比如勋贵的新建伯,比如宗室的璐王。

  周正轻轻的转悠茶杯,片刻,道:“一视同仁。”

  孙传庭看着周正坚毅的神色,明白了,抬手道:“下官领命。”

  随着周正的一声令下,整个京城都动了起来,那些逆犯被再次提押到了刑部,三司的人聚集在刑部,一个个案卷被打开,逐一的梳理。

  三司要正式开审的消息,震动京城。

  牢里牢外的人,即便是在戒严的情况下,依旧疯狂的运转起来。

  牢里的人非富即贵,牵扯到整个大明的士绅阶层,不管什么理由,都在情愿、逼不得已的情况下迅速动作起来。

  巡防营,顺天府,锦衣卫在街上抓了不知道多少人,但依旧阻止不了或明或暗的消息流转,继而朝野越发的沸腾。

  一些人开始无视戒严,大规模的出动,向着宫里闯,要见周延儒,见钱谦益,见皇帝。

  京城一片大乱,不知道多少人如无头苍蝇,到处乱撞。

  张冀然惊慌失措,在满京城的出没,而后试图入宫觐见朱慈烺,却被挡在了大明门外。

  天色渐晚,京城却越发的热闹。

  孟贺州来到征西廊,单膝跪地,一脸愤恨,无奈的道:“大人,下官无能,没有找到幕后凶手。”

  周正奋笔疾书,淡淡道:“去辽东吧。”

  孟贺州咬牙,道:“大人,求您再给下官一天,不,一夜的时间,明天一直在,下官一定将那个幕后凶手给揪出来!”

  周正头也不抬,道:“走吧。”

  孟贺州万分不甘,却也不敢反抗,只得默默的站起来,抬手退了出去。

  楚金站在门外,拍了拍他肩膀,道:“大人不是刻薄之人,不用担心。”

  孟贺州苦笑,神色苍白,无力的道:“我知道。”

  楚金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看着他离开。

  张四知,李日宣,李觉斯,陈演等周延儒一系的骨干都在内阁,都是拧着眉头,一脸肃容。

  到了这种时刻,他们才发现,周正掌握着多大的利器。

  周正真的要施展开来,必然天翻地覆!

  李觉斯不安的道:“大人,怎么办?如果征西伯不停下来,不止朝局天翻地覆,整个天下都将动荡不安啊……”

  张四知忧心忡忡,道:“大人,征西伯这是与皇上彻底对上了,必须要阻止啊,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啊!”

  陈演的心里是最苦的,辞官不能,躲在家里,祸从天上来!

  李日宣这个吏部尚书也不好过,头疼不已的道:“元辅,吏部快被踏破了,墙都快被推倒,巡防营都拦不住……”

  周延儒这一天都快烦透了,朱慈烺躲着不见,周正这边又不罢手,他这个首辅想做糊表匠都做不成。

  周延儒头疼欲裂,站起来道:“我去见钱谦益,你们都在这里等着,不要乱动。”

  众人自然不想掺和,同时也不想事情变大,搅乱本就不稳的朝局。

  而宫里,朱慈烺越来越不安,他被隔绝了,外面一点声音也传不进来,最重要的是,宫里的米,突然没了!

  内廷几千人,居然没米了!

  徐文爵气的脸色铁青,怒声道:“陛下,这周征云果然不能留,必须早日铲除!”

  朱慈烺怒气腾腾,却无处发泄,盯着李化贞道:“宫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不让人进来,朕要见人!”

  李化贞微微侧身,道:“奴婢也不能出宫,并不知道。”

  朱慈烺恶狠狠的盯着他,又看向李忠,咬牙切齿的道:“朕要被活活饿死了,难道你要装哑巴!”

  李忠表情挣扎了一下,躬着身,依旧没有说话。

  徐文爵拔出刀,杀气腾腾的道:“陛下,我看就得给周征云一点颜色看看,将这两人杀了,尸体扔出去,我倒是要看看,他还真敢杀进来弑君不成!”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