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六百章 杀意

作者:官笙更新时间:2020-01-17 23:48:57
  周延儒现在紧张万分,根本不知道朱慈烺要做什么,这道突兀的圣旨,要是给周正罢官夺职,甚至是下狱,周正是接还是不接?

  接了,朝局山崩地裂,后果难料。而从东北到西北将会有不可预测的惊变,足以动摇社稷!

  要是不接,那就更可怕了!

  周延儒绝对不会允许这种情况发生,瞪着内监,大声喝道:“放肆!圣旨没有经过内阁草拟,事后也没有六科复核,即便是中旨也要知会内阁,哪里就能这样给朝廷大员传旨?你是哪来的,谁派来的?说不清楚,本官将你就地正法!”

  这个内监被吓了一大跳,看着周延儒声色俱厉,杀气腾腾,连忙道:“元辅息怒,奴婢绝无冒犯之意。这道圣旨是陛下亲手手书,是真的,不是奴婢矫旨。”

  周延儒盯着他,怒目圆睁,猛的一把抢过圣旨,直接打开。

  那内监吓了一跳,急慌慌的要去抢,道:“元辅,这是圣旨,还没有宣,您不能打开……”

  周延儒一把推开他,打开看去,脸色铁青,厉声道:“这道圣旨未经内阁,六科,本官不认!”

  那内监吓的神色发白,道:“元辅,这是皇上亲手所写。”

  周延儒的表情要吃人,声音更是冰冷,道:“本官说不认就不认,皇上来了也不行!”

  内监呐呐的说不出话来,他来之前预演过很多情况,唯独没有周延儒在场的情形。

  周正看着周延儒的表情,伸手拿过那道圣旨,一眼扫去,不由得笑道:“建虏来犯,陛下想要我回辽东。杨嗣昌入阁,全权统辖西北军队。”

  周方眼角狠狠一抽,面沉如水。

  如果这真是朱慈烺以及他背后的人想法,周正要是不动作,那周家离灭门之祸就不远了。

  周延儒气浑身哆嗦,看着周正道:“这道圣旨不算,我现在就去宫里,你无需担心,年底之前,必须剿灭闯贼!”

  周延儒真的被气到了,拿着圣旨就走了。

  那内监眼见着,六神无主,看了眼周正,连忙追着周延儒,苦口婆心的劝。

  周正看着一群人出府,感慨的道:“咱们这位陛下身后的人还真是不简单,谋划的是环环相扣,招招直逼要害啊……”

  周方却摇头,嗤笑道:“没有实力,再多的阴谋诡计有什么用?元辅将这道圣旨拿去见皇上,不知道会不会起作用。”

  周正倒是不在乎,想了想,面无表情的道:“大哥,你去顺天府坐镇吧,我要杀人了。”

  周方早就看出来周正一直在忍,那道圣旨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他默默点头,没有说话,离开周府,向着顺天府衙走去。

  周正站了一会儿,也迈步出府,上了马车,道:“将钱谦益叫到征西廊来见我。”

  “是大人。”姚童顺跟在马车旁应道。

  即便钱谦益已经入阁,仅次于周正的阁臣,但周正要见他,根本不需客气什么,尤其是在这种时候。

  周延儒,周正一前一后进了宫,周延儒直奔钟粹宫,周正则去征西廊。

  周延儒来到钟粹宫,钟粹宫的大门依旧紧闭着,徐文爵带人守卫在四周,任何人都不能靠近。

  周延儒手里举着圣旨,怒声道:“陛下,这道圣旨没有经过内阁,六科,臣不认可,朝廷也不认可!周征云事关朝廷安稳,西北剿匪大业,陛下不能听信宵小,枉顾社稷啊陛下!”

  徐文爵站在门前,冷声道:“陛下有做错什么吗?周阁老,你居然敢违抗圣旨,你是要造反吗?”

  周延儒岂会在乎这个所谓的魏国公,压着满腔的怒气,再次沉声大喝道:“陛下,难道您真的要看着社稷倾颓,江山易主吗?陛下!”

  钟粹宫里一片安静,无声无息。

  在宫里深处,朱慈烺从一个密室里悄悄出来,而后又关上密室的门,神情没了之前的慌乱,越发的镇定。

  对于周延儒的喊叫声,他仿佛没有听到,不到十二岁的小少年,自顾的倒茶,喝茶,一脸快意的望着宫门,眼神灼灼,仿佛在畅想着什么。

  周延儒见朱慈烺就是不肯出来,气的跺脚,却又无可奈何。

  征西廊。

  钱谦益没有了前几日的从容,站在周正桌前,有些拘谨的道:“征西伯,还请慎重。”

  大家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也没有藏着掖着了。

  周正懒得废话,道:“你将卷宗,犯人接走不短日子了,想好怎么判了吗?”

  钱谦益看着周正的表情,越发的警惕,内心剧烈挣扎,盯着周正的表情,慢慢的说道:“有些人罪无可赦,理当处死。”

  周正神色冷漠,脸上杀机毕露,道:“明天一早,在刑部,三司会审,想处置‘金銮殿行刺案’,明天,我要看到你的判决。你与牢里那些人的关系,这些天的对话,我都有记录,待会儿会有人拿给你看,你不坐堂,那就跪在下面!”

  钱谦益神色大变,颤声道:“征西伯,你你不能这样,我是阁臣……”

  周正神色不屑,道:“你觉得我就不敢动你了?”

  钱谦益想着宫里的小皇帝,嘴角抽了下,道:“我与令尊是故交,征西伯,您不能这样对我……”

  周正一招手,一队锦衣卫进来。

  周正看着钱谦益,道:“案子怎么断,判决书早就写好了,明天,你按部就班宣读就是了。我没空与你废话,你断还是不断?”

  钱谦益看着周正,又瞥着身后的锦衣卫,浑身冰冷,心胆俱寒。

  真的要是照着周正的断,势必会得罪全天下,不会有好下场;可要是不照着做,现在就没有好下场!

  他终于明白,京城这潭浑水,其实一直操弄在周正手里,其他人就是鱼,跳的再欢,终究是在网里!

  钱谦益表情变换不停,终究无法痛下决心,放弃好不容易到手的权力,咬牙道:“我答应你,但你不能害我,不然我反水,你……”

  周正不等他说完,淡淡道:“我不做首辅,你这次要是做得好,下一任首辅,是你的。”

  钱谦益双眼一睁,惊疑道:“你真的不做?”

  周正道:“我若想做,还有周延儒的份的吗?”

  钱谦益神情动了动,他知道周正这句话是真的,但内心依旧惊疑不定。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