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五百九十九章 突来的圣旨

作者:官笙更新时间:2020-01-17 01:09:55
  幽暗的房间里,只有两个黑漆漆的影子,哪怕是大白天也看不清人脸。

  其中一个明显低下的,犹豫的道:“现在京城戒严,不知道周征云要做什么,陛下的消息也出不来,我们该怎么应对?”

  另一道声音低沉,有力,道:“顺天府,锦衣卫,东厂那边都在追查我们,实在不行,将牢里丢出几个给他,反正都是要死,就让他们畏罪自杀吧。”

  “这,这,会不会有损我们的计划?”

  “不会,你去吧,我自有安排。”

  对面的人影起身,恭谨的行礼,小心翼翼的离开。

  这个人出了这个院子,无视京城戒严,径直穿街过巷,向着鸿胪寺走去。

  他神色严苛,脸角消瘦,浑身上下都是威严。

  京城的大街上,要么是来来回回的巡防营士兵,要么就是顺天府衙役,要么就是锦衣卫,这些人来来回回,行色匆匆,驱赶,盘问街面上的人。

  但对于这位,却没人上前,因为几乎都认识——天启皇后张皇后的弟弟,天启皇帝的妻弟,鸿胪寺卿,张冀然。

  这样的人物,谁敢阻拦。

  刘六辙在宫内,周方回府,大街上,孟贺州神色凝重,不断的询问,又调派人手,要将幕后之人给找出来。

  周正只给了他一天时间,要是找不出来,不止他要被打发去辽东,还会影响他们的大事情!

  孟贺州在长安街上来来回回,综合各处情报,加上他能想到的名字,一个个删选,验证,始终没有一个符合的。

  楚金从宫里出来,跟在他身边,低声道:“这无异于大海捞针,不是办法,还得从源头查起。”

  孟贺州拧着眉,厌烦的道:“这些消息全部指向了那些逆犯,钱谦益将人看着不让我的人靠近,其他人也拷问不出什么。这些人做的十分隐蔽,要是再查不出来,不知道还要出什么幺蛾子,大人那边本来就事情多,我……”

  楚金拍了拍他肩膀,道:“大人不是苛刻之人,不会真的把你怎么样。我们现在冷静一下,继续查。”

  这时,一个校尉来报,道:“大人,太康伯病重,太医说,怕是没几日了。”

  孟贺州神情越发厌烦,摆了摆手,与楚金道:“太康伯之前就要不行,应该不是为哄骗皇上出宫,想压着吧。”

  楚金点点头,没有在意,道:“我带人去钱谦益关押逆犯的地方,他不让开,我就掉请调巡防营硬闯。”

  孟贺州不想在这个时候给周正惹麻烦,脸角绷直,道:“先等等,实在查不出再去。”

  楚金也知道轻重,点点头,道:“我去刑部。”

  孟贺州深吸一口气,抬脚向着白马寺,那里也有可疑。

  周正与周方少有的一起回府,家里自然热闹不少。

  福伯已经去了天津卫,家里大小事情全有周丁氏操持。

  周正不大理会这些,只盯着他的两个小家伙。

  周德慎已经瘦了些,看上去更精神,周德恪这个小家伙更加皮了,居然学会了爬树,还差点摔着。

  周正抓到机会,好生的将两个小家伙叫到跟前,好生的教训了一顿。

  另一边,周方比周正严厉的多了,周正只是口头上威胁,周方直接动家法,将小德悭打的哇哇哭。

  周家的两个媳妇这会儿都不出生了,躲在一旁,一边绣着,一边闲聊。

  他们家里四个孩子,从小就被周正娇惯,再不管是不行了。

  兄弟俩将四个小家伙教训一通,然后令他们在院子里罚站,面壁思过。

  小德悭,小景瑗,小德慎三个已经明事,憋着嘴,委委屈屈,倒是小恪儿才两岁,站在那嬉嬉闹闹不止,偶尔还想跑掉。

  周正,周方两兄弟难得静下心,坐在停止类,一边喝酒一边下棋。

  周方落子,神情依旧忧虑,凝重,道:“皇上对你起了杀心,日后不管如何,终归是隐患。”

  十几岁的孩子及其容易记仇,何况还是皇帝,加上有人在边上鼓动,将来朱慈烺真的亲政,掌权,周家的下场怕是还不如张居正的张家,抄家灭族都是轻的。

  周正心里已经放弃调教朱慈烺的了,随手落子,道:“我不会给他机会的。”

  周方看了他一眼,道:“要谨慎。闯贼来的这一次,是大好机会,朝野比以往清爽了不少,只要掌握权力,有太多的志同道合之人会站在我们这边,一同推动变法,中兴大明。你的手段,不要那么酷烈。”

  周方显然是察觉到了一些。

  周正喝了口茶,看了眼院子里的四个孩子,道:“我不会再手软了。”

  周方眉头皱了下,轻叹一声,又摇了摇头,转话题的道:“爹不想回来,应该是早就猜到你要做什么了。”

  周正嗯了一声,道:“顺天府辖空京城,不要大意,若是变法,先从北直隶开始,给天下打个样。”

  周方对这个倒是赞同,直起身,沉色道:“从山东,天津卫调来的官吏,不少都在顺天府,我已经命他们做准备了,等你这边理顺了,明年就能着手。”

  周正随意的落子,刚要说话,忽然间一个家丁神情有些怪异的跑过来,道:“大少爷,二少爷,有人来传旨。”

  周方,周正猛的转头看向他,表情都是相同的惊疑。

  朱慈烺被困宫里,想要拟旨根本不可能,更别说派人出来传旨了。

  周正与周方对视一眼,起身向中院。

  还没到中院,一个家丁又报:“大少爷,二少爷,元辅来了。”

  周正与周方摆了摆手,大步来到中院。

  就看到一个领事太监模样的内监,手托圣旨,倨傲的扬着头,身后还有四个内监,有模有样。

  周方看了一眼,与周正低声道:“事情有古怪。”

  周正来到近前的时候,周延儒抢先一步,直接冲着这群内监呵斥道:“你们是什么人,从哪里的来的?这圣旨是怎么回事?本官告诉你们,矫旨,那是抄家灭族的死罪!”

  这个内监怡然不惧,手托圣旨,瞥了眼周延儒,尖锐着嗓子,慢悠悠的道:“圣旨还有假的吗?上面的大印,周阁老见了便知道,再不济还可以去宫里向万岁爷求证,周阁老这是说的哪里的话?”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