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五百九十八章 黑影

作者:官笙更新时间:2020-01-16 22:55:59
  周方的话音落下,在场的人都看向周正。

  随着魏国公的如今,那些人已经迫不及待了,或者说早已经准备好的手段都用了出来,仿佛要在这一天之内拿下周正!

  周正面色不动,拿起茶杯,轻轻喝了一口。

  朱慈烺到底还年幼,周正本想着,明年开始,好好调教,或许能成大器,会延续他的改革,不会是第二个万历。

  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

  周方见周正不说话,深吸一口气,沉声道:“陛下年幼,被奸佞蒙蔽,你不能装作看不见,必要的时候,清君侧!”

  周正神色讶异,看着这个曾经愣头青的大哥,不由笑着道:“大哥说的是‘清君侧’?”

  历朝历代的‘清君侧’都可以说是大逆不道,尤其以朱家的那位太宗皇帝最为出名,清君侧将‘君’也给清了,直接做了皇帝,还给他的庙号定为‘太宗’,直接摸去了那位建文皇帝。

  周方肃色,道:“江山破碎,社稷倾颓,我们不能坐视不理,任由他们这样下去,即便闯贼灭了,还有有别的贼,眼下个人荣辱都放到一边!”

  张贺仪等看着他们两兄弟对话,没有插嘴,但表情都是赞同周方。

  周正微微点头,道:“放心吧,我不会束手就擒的。”

  周方这才放心,道:“你打算怎么办?他们来势汹汹,看样子不得手是不会罢休的。”

  到了现在这种时候,任他天大的阴谋诡计,周正都能轻松破除,哪里还在乎是谁,多少人?

  周正看向张贺仪,淡淡道:“京城戒严。”

  张贺仪一怔,旋即道:“大人,什么借口?”

  周正道:“你自己找。”

  张贺仪明白过来,抬手道:“下官遵命!”

  张贺仪说完,急匆匆的离开。

  周方眉头微拧,道:“这件事在宫里,还是要宫里消停,我们才能专心做事。”

  周正若有所思的点头,道:“计划赶不上变化,很多事情,得在年前着手了。”

  周方自然知道周正在筹谋的事情,神色微震,道:“你打算提前哪些事情?”

  周正又拿起茶杯,眯着眼,道:“先将总理衙门组建起来,而后以总理衙门的名义,了结今年这些事情,定下基调,明年一往无前的推动!”

  周方沉吟起来,片刻道:“也好,凡事都不能准备妥当才做。外面的大院我催促一下,最多五天能有大概,总理府,六部堂可以先搬进去。”

  周正放下茶杯,站起来,道:“大哥,我们一起回府吧,不回去,那几个小家伙就得上天了。”

  说到这个,周方也头疼,周正家的两个倒还好,他们就的两个整天四处乱串,在新兵营骑马差点摔着,吓得新兵营副总兵亲自到周府给他们二人请罪。

  “走。”周方站起来道。

  周氏兄弟二人,若无其事的回家管教孩子,京城却越发的喧嚣。

  大明门外,数十个老少在呼喊,要求面圣,请求罢黜兵部侍郎张贺仪,并对征西伯周正进行问罪。

  而各处的流言蜚语是越来越多,原本是克复京城,挽救大明江山的功臣,不过几天时间,就变成了居心叵测,侥幸获功的大奸佞,人人想要除之后快。

  周延儒一系的人老老实实的没有任何妄动,纷纷缩头,生怕周正误会。

  倒是从各处入京的那些在野的官员,士绅义愤填膺,成为这才弹劾张贺仪,问罪周正的主力。

  原本朝廷的第三方势力,现在则偃旗息鼓,田珍疏等人极力约束他们的人,以免卷入这场乱局中。

  事到如今,很多人已经看不明白,事情怎么就演变到了这种地步。

  周延儒,钱谦益等人追着朱慈烺到了钟粹宫门外,想要继续劝说,偏偏朱慈烺就是不肯出来,四周也围满了魏国公的人。

  钱谦益现在恨极了自己,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入朝!

  他谨慎的看着边上,一样神色凝重,忧心忡忡的周延儒,心里飞速想着怎么跳出这个旋涡。

  周延儒焦急不已,他看向身前的李忠与李化贞,道:“二位公公,这件事必须要尽快解决,陛下躲着也不是事情,还请二位将陛下请出来,总要有个说法。”

  李化贞看了眼李忠,见他继续练闭口禅,只得道:“我们也进不去。”

  很显然,朱慈烺连这两个人也信不过了。

  周延儒刚要说话,范文景匆匆跑过来,在周延儒耳边低声道:“张贺仪以‘叛逆未清’为由,再次戒严了京城。”

  钱谦益听到了,神色大变。

  京城戒严,周征云这是要干什么?

  钱谦益慌了,连忙大声道:“元辅,快阻止征西伯,千万不能让他做出糊涂事情来啊!万万不可啊!”

  周延儒何尝不知道,看着眼前紧闭大门的钟粹宫,他恼恨交加,一跺脚,转身离去。

  京城戒严,整个京城更加的惶恐不安,那些无惧于戒严的高官大佬们,在大明门外进进出出,每一个都惊恐万状,仿佛那最可怕的一幕就要发生了!

  一处院落内,两个声音在幽暗的房间回响。

  “那个,周征云,不会真的谋逆吧?”

  “他断然不敢!征西十多万大军在外,他再有信心也不敢突然篡位!另外天下姓朱,万民皆知,周征云纵然有些功劳,他要是胆敢篡位,天下人都得会反他!”

  “是是,说的是。那,周征云现在戒严京城,我们该怎么办?只是散播一些谣言,根本动摇了周征云,想要他的兵权,这些还不够……”

  “光天化日强抢民女,活活气死勋烈,这些足够将张贺仪拉下马,李邦华就要回京了,他作为兵部尚书,顺理成章的收回巡防营,周征云也说不了什么!”

  “那李邦华也不是我们的人,兵权还是不在皇上手中啊……”

  “不妨事,一下子是扳不倒周征云的,我已经在想办法,将卢象升调回京,另外,杨嗣昌也有意复出,有他们二人牵制周征云,我们就能从容图谋了。”

  “卢象升?调他回来会不会影响西北战局?杨嗣昌复起,周征云能答应吗?当初他们二人可是生死相向,势同水火。”

  “这些我来操弄,你无需担心。我问你,那大院里的人,怎么说?”

  “钱谦益对我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进出自如,我与张缙彦等都谈过,想办法赦免一些人,即便不能赦免,也可以赦免他们的家人,以此换取他们的人脉支持,有了这些人,我们就能与周延儒,周正分庭抗礼,慢慢的从他们手中将权力抢回来,还政于陛下!”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