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一百一十六章 安家的灾难

作者:酒中眠更新时间:2019-11-09 18:33:16
  秦飞缓过神来,连忙起身走了出去。

  “许哥,您怎么来了?”秦飞边走边问道。

  许嘉良哭着脸说道:“秦飞啊,你快去救救我儿子吧。”

  “您儿子怎么了?”秦飞诧异的问道。

  许嘉良说道:“今下午被车给撞了,现在还躺在医院里呢,医生说可能会瘫痪,他才十九岁,大好生活才刚刚开始,我这实在是不忍心...”

  “被车撞了?在人民医院?”秦飞心想还真是巧了,搞不好就是今下午看到的那个急救。

  “行,咱别耽误时间了,我收拾一下就跟您走。”秦飞回屋子里面拿上医药箱后,便跟着许嘉良走了出去。

  俩人很快便回到了人民医院,在病房的门口处,高辉他们正在等着。

  “人怎么样了?”秦飞问站在旁边的苏玉道。

  苏玉摇头道:“我没进去。”

  秦飞下意识的看向了高辉。

  高辉上下打量着秦飞,说道:“你真觉得你能治?我可告诉你,要是出了什么事儿,跟我们医院可没关系啊。”

  秦飞还没说话呢,许嘉良便生气的说道:“作为医生,第一反应不是怎么治好病人,而是逃避责任,你配穿这身衣服吗?!”

  高辉一脸尴尬的说道:“许书,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不太相信他...”

  “行了,你赶紧闭嘴吧,秦医生的医术比你强多了。”院长怕他继续说什么错话,便赶紧打圆场。

  “病人现在脊椎便宜眼中,颅内出血,五脏受损,你去治吧。”高辉冷笑着说道。

  秦飞点了点头,他想了想,随后对苏玉说道:“你跟我一起进来吧,帮我打个下手。”

  “好。”

  俩人快速的走进了病房,只见病床上躺着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年。

  他身上的鲜血已经模糊了他的脸蛋,尽管医生简单的处理过,但看起来还是惨不忍睹。

  “能治吗?”苏玉有些担心的问道。

  “问题不大。”秦飞笑道,“帮我取出十二根银针,对了,这些银针我还没来得及消毒,先消消毒吧。”

  苏玉恩了一声,她帮秦飞把银针消毒后,便递了过来。

  五脏受损,医生是有办法治疗的,所以秦飞把主要的精神集中在了他的脊椎上。

  脊椎上神经太过复杂,正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稍有不慎,便可能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

  所以,秦飞格外的认真,他将手放在脊椎上轻轻摩擦,随后笑道:“向左偏移变形,问题不大。”

  “问题不大?”苏玉忍不住偷偷笑了一声。

  这话要是让高辉听见,估计得气死了吧。

  随后,秦飞握着银针,手搭在了他背部的正中线上,从正中线开始取穴。

  一共十根银针,分别扎在了神道穴、中枢穴、悬枢穴等十处穴道。

  扎完以后,秦飞站在那儿想了一会儿。

  “给我拿一杯水过来。”秦飞对苏玉说道。

  苏玉不敢耽误,连忙为秦飞倒上了一杯水。

  随后,秦飞将手指插入水里面沾了沾,紧接着,便开始摸着一根又一根毫针的针头。

  他想验证,体内的灵力是不是真正的开始复苏,倘若真是如此,那别说这点病了,就算人已经死了,秦飞都有办法给捞回来。

  水滴在了各处穴道的位置,将银针与皮肉接触的位置彻底包裹了起来。

  随后,这些水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直接融入到了体内。

  秦飞顿时大喜,低声呢喃道:“真的在恢复?难道说我的身体没死透?不应该啊,要是没死透的话,我的灵魂不可能出窍...”

  “你在嘀咕什么呢?”苏玉小声问道。

  秦飞摇了摇头,随后瞎扯:“没事儿没事儿,我在想一个医学上的难题...”

  “那现在我们需要做什么?”苏玉问道。

  秦飞指了指病人,说道:“看着点,别让他乱动坏了穴道就行。”

  “...他都半死了,怎么乱斗。”苏玉有些无奈的说道。

  半个小时后,秦飞说道:“好了,可以取针了。”

  他把这银针取了出来,随后抬起手,轻轻地揉捏着他的脊椎位置。

  脊椎处发出了一阵阵噼里啪啦的声音,捏完以后,便看到那已经偏移的脊椎,居然在以极慢的速度自动归位。

  “你...你这是怎么做到的?”苏玉张大了嘴巴。

  秦飞笑道:“你想知道啊?亲我一下我就告诉你。”

  “呸,臭流氓。”苏玉脸一红,“这种时候你还有心情打情骂俏!”

  秦飞坏笑道:“之前你答应我的事儿,到现在都还没履行呢,你看要不今晚...”

  苏玉知道欲擒故纵这招对秦飞没用,所以她干脆说道:“你阳痿肾虚的事儿又不是一天两天了,这事儿谁不知道啊...”

  “我肾虚?”秦飞顿时有些生气,要不是还当着病人的面,秦飞一定会让她知道自己到底肾不肾虚。

  正在这时候,病床上忽然传出了一声痛苦的哀嚎。

  “我...我好痛啊...”他呲牙咧嘴,看起来无比痛苦。

  秦飞见状,连忙走了出去,对高辉说道:“赶紧给病人打麻醉药,不然他承受不住这痛苦。”

  “打什么麻醉药?他不是昏迷了吗?我...等等,难道他醒了?”高辉忽然反应了过来。

  秦飞笑道:“你自己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高辉和许嘉良等人来不及多想,急匆匆的便跑了进去。

  “醒了,居然真的醒了!赶紧去拿药,快!”

  秦飞见没自己什么事儿了,便笑道:“你好好上班,等下午我来接你。”

  “还有一个小时我就下班了,你就不能在这里等等我?”苏玉有些不高兴的说道。

  “我...我有点累,想睡一觉。”秦飞编了个谎言,实际上他此刻不但不累,甚至充满了精神。

  从这里离开后,秦飞清晰的感觉体内的灵力在一点点恢复。

  虽然不及曾经千万分之一,但比起从前,还是强了太多太多。

  “上天不曾眷顾我,难道这次开恩了么...”秦飞抬头看着天空中慢慢在凝聚的乌云,不禁低声呢喃。

  此时此刻的京城,安家的生意忽然开始走下坡。

  先是公司被竞争对手打压,后是公司里的高层跳槽,再到后来,公司里有大批人员生病,先前谈下来的合同,更是八方漏水,处处遭难。

  “老安,你怎么回事儿!我诚心诚意跟你做生意,你就这么搞我?”安文彦坐在办公室里,电话一通接一通。

  安文彦擦着额头的汗水,连忙说道:“您放心,我马上就派人去解决问题,哪怕我亏钱也不会让您受损...”

  挂掉电话后,这安文彦心脏凸凸的直跳,他一个恍惚,居然看到眼前有一团团的黑气,甚至听到了凄厉的惨叫声。

  安文彦吓得一个哆嗦,他揉了揉眼睛,却发现面前什么都没有。

  “不对,今天太怪了。”安文彦咽着口水说道。

  像他这种成功的商人,对于风水玄学极度痴迷,否则也不会戴上这串转运珠了。

  想到这里,他急忙拿起电话,拨通了经大师的电话。

  十分钟后,经大师赶了过来。

  “经大师,您快帮我瞧瞧吧,我今天实在是太倒霉了,到底是得罪了哪路神仙?”安文彦几乎都要哭出来了。

  经大师刚要说话,忽然看到了他手脖子上带着的转运珠。

  “这转运珠不是汪总的吗?怎么会落到你的手上?”经大师一把抓住了安文彦的手腕,脸色惶恐的说道。

  安文彦擦了擦额头的汗水,说道:“这是我儿子帮我搞来的,经大师,这手串有什么问题吗...”

  “你...哎!”经大师叹了口气,“问题就出在这手串上啊!汪总那么精明的人,他会把这手串轻易的交给别人吗?前不久他纲请我去过,这手串里养着六只恶鬼啊!”

  安文彦手一哆嗦,一把把手串摘下来,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你以为扔了就能解决问题吗?”经大师叹了口气,“安家...恐怕要完蛋了。”

  正在这时候,安大少从门外走了进来。

  他大摇大摆的说道:“爸,我钱花光了,再给我打点!”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