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二百四十八章 太阴

作者:想见江南更新时间:2019-12-03 11:08:12
  庞道君说完,阴伯,庞青云,白梦辉都惊呆了,谁也没想到一只蝴蝶扇动一下翅膀,竟在千万里之外的另一个世界,掀起了滔天巨澜。

  原来,风暴终于汇聚,碧游学宫上层已经对外宣布,三十年内,将不再招收教宗出身的修士入学宫。

  三十年,说的便是下一轮大比不招,轮到下下轮,那就需要六十年。

  即便六十年,对绝大多数修士而言算不得什么,但如此长的空窗期下来,对教宗而言,无论如何都是巨大的损失,何况,对面还有个祖廷,此消彼长之下,教宗岂能不忧。

  “父亲!”

  庞青云终于梗不住了,拜倒在地,呛声道。

  他不是不知轻重,如此大事一发,即便是以他父亲在教宗的地位,受到的压力必定也是空前的。

  庞道君冷冷瞥了他一眼,“我就是把你护得太好,你根本不知世事险恶,你以为世上的事一定是拳头大的赢?你这样的羊羔和许易那样的毒狼碰碰也是好的。阴伯,这个许易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仔细调查一下,看看他和那个梅花七,到底有什么牵扯。”

  阴伯道,“还请主上细说,不瞒主上,这个许易,我调查过,太神秘,我需要知道有关他的一切消息。”

  庞道君道,“梅花七又上报说,查实了,运龙和许易无关,也上报了青云和许易的冲突,说什么不排除运龙是许易为了对付我们放出的烟雾弹,你当知道,任何人和运龙牵扯上,都不是什么好事,梅花七虽一字一句没说我们,但到底将我们和运龙挂钩了。现在弄得有些人居然怀疑是我悄悄得了运龙。梅花七的这两次上报不能说多巧,但最后似乎都是许易受益。”

  阴伯道,“梅花七是何时加入暗夜军团的,能查到么?”

  庞道君道,“你是想问梅花七是不是信仰者吧?梅花七是基层做起来的,是信仰者无疑。”

  前文交待过,基层的暗夜行者,都是坚贞的信仰者,所以没有叛变的可能。

  阴伯道,“如此说来,出问题的就不可能是梅花七了,但不排除梅花七潜伏在许易身边,说不定已经被许易识破了身份,误导了梅花七的两次上报。”

  庞道君不置可否,“这需要你调查,既不要张扬,也不要束手束脚。还有,梦辉,你的事,我知道了,我很抱歉,我需要些时间,时间到了,必定不会让梦辉你失望,对了,过段时间,我会让人送十枚金愿珠过来……”

  白梦辉赶忙道,“大人,万不敢当,若无大人,何有梦辉今日,大人再说,梦辉就无地自容了。”

  庞道君摆摆手,“交情归交情,利益归利益,只谈交情不谈利益,交情岂能长久?这是你该得的,不必多说。”

  白梦辉双目泛红,连声说着效死的话。

  阴伯传音庞青云,“公子可学到了?”

  庞青云默然不言,心中再无狂傲,只剩了自责。

  人从来在困苦中最容易成长,不过一日不到的工夫,庞青云像是成长了十年。

  庞道君安抚好白梦辉,光影便即破碎,原来的灵犀空明戒已不复存在,自动烟消。

  “阴伯,当此之时,我以为必须将对许易的重视提到一个相当的高度上来。”

  沉默良久,庞青云说出了一句话。

  阴伯暗暗道,公子终于成长了,欣慰地道,“不知公子有何策略。”

  庞青云道,“我以为许易继续成长下去,必定是个超级祸害,将来威胁到我们整个庞家,也不是不可能……”

  此番分析,听得阴伯和白梦辉连连点头,只要不是傻子,都看得出许易的可怕潜力,后续消息传来,此人竟在一月之内,破碎两忘峰的无相玉璧,将八十一道基础功法全部掌握,这已经不是天才和妖孽了,而是天才中的天才,妖孽中的妖孽。

  “……我以为此人必除,宜早不宜迟,我建议,动用全部力量,只要此人一离开碧游学宫,立时诛杀。”

  话此此处,庞青云见白梦辉眼皮跳了一下,调整措辞道,“当然,我也知道其实就凭白兄一人就足以灭掉许易,但此獠太过奸猾,还是十面结网,八方埋伏更好。”

  忽的,白梦辉起身抱拳道,“公子此策果然妙极,定夺下来,让阴伯给我个信即可,我还有要事,先告辞了。”

  庞青云怔了怔,阴伯先说话了,“如此,就不送了。”

  白梦辉点点头,闪身离开。

  庞青云盯着白梦辉消失的地方,闷声道,“他这是什么意思,莫非已经丧胆,还是不愿再出手。”

  阴伯顿觉无比心累,收回了适才对庞青云的评价,沉声道,“公子真的以为许易会离开两忘峰?”

  “啊!”

  庞青云瞪圆了眼睛,还他马有这种操作,他也太阴了。

  ……………………

  就在庞青云被人驱赶之际,阴伯口中不可能离开两忘峰的许易,已经返回了那座新建的山谷幽居,开始收拾东西了。

  其实,他一个修士,哪里有什么东西好收拾,重要物品都放入星空戒了,随时都能跑路,但人家就是要收拾了,假模假式地在临时开辟的药园中,收取那根本没多重要的药材。

  他已经够减慢速度的了,终于在采了十余枚药材后,他望见了钱丰和宋正一的身影,心中埋怨道,“这也太慢了,还有没有一点诚心了。”

  阴伯看得很准,许易那一出悲壮的控诉,看得人很热血沸腾,但注定就是一场表演。

  许易的表演能瞒得过旁人,决计瞒不过他,他研究过许易的过往,尽管资料不是很全,但基本的判断还是有的。

  在他看来,许易就是个算计到毫巅的人精,当然,只要是人,只要有情绪,便会有冲动和不理智,但纵观许易的资料,这种不理智和冲动,只会发生在对他在意的人的刹那。

  那个宣萱是不是许易特别在意的人,从资料上看不出来,资料只显示他们可能来自同一个地方。

  即便是特别在意的人,庞青云对宣萱的伤害发生那么久了,已经不会再构成所谓冲动的主要因素。

  所以,许易在重阳金顶的那一出,只能是表演。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