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五百九十八章 探病

作者:越人歌更新时间:2019-11-09 09:18:40
  不但刘琰觉得在宜兰殿时间过得快,曹皇后更觉得时间过得快,怎么没说几句话就到了用午膳时候了?用过了午膳也没做什么,眼看着外面天色就渐渐暗下来。

  英罗在一旁解释:“这个时候白天最短,天黑得早。公主用过晚膳再回去也不晚,回头让林副统领亲自带人护送公主出宫。”

  曹皇后也想让刘琰再多留会儿,晚上也不出宫才好呢。

  但这也就在心里想想。

  曹皇后说:“你要出宫的话,顺路去看一看纹儿吧,她病了。”

  “什么病?”

  “虽然只是偶感风寒,但是半个月了她一直不怎么见好,也不大爱吃东西。我在想,是不是你也嫁了,琪儿也搬去崇德殿了,她一个人住在东苑太空旷,连个人伴儿的人都没有。”

  刘琰说:“那我回头经过映霞宫那里去看看她。对了,要不要,给她换个地方住?”

  “我也问过她,毕竟她现在也不是小孩子了,或是迁个地方住,或者她想出宫,回安王府,都行。”

  “她怎么说?”

  “她说东苑挺好的。”

  刘琰也不觉得刘纹是个多愁善感的姑娘。

  一个人住东苑这种事,换了旁的姑娘可能会觉得孤单害怕,甚至忧思成病。

  放在刘纹身上?不可能。

  没准儿这姑娘还高兴东苑成了她一个人的天下呢,再也不用跟别人虚情假义浪费时间瞎应酬。

  不过刘琰出宫的路上还是去映霞宫探病。

  映霞宫最早是大姐姐的居住,后来刘纹姐弟俩丧母,曹皇后问过福玉公主的意思之后,就让他们姐弟搬进去住了。刘琪进学之后搬离了东苑,这儿就只剩下了刘纹一个人。

  刘琰来的时候,刘纹可没有卧病在床,她正坐在窗子边,窗子大敞着,能清楚的看到太阳正落到宫墙下去。

  怪不得她这小小的风寒迟迟不好呢。

  这么养病能养得好才是怪事。

  窗口风大,且冷。

  刘纹起身迎她,称呼是“四公主”。

  不知道为什么,刘琰忽然想到了刘纹小时候的样子。

  她生的和朱氏很象,其实别的地方都不难看,就是嘴唇厚,这么一来这张脸怎么看都称不上秀气。

  小时候刘纹是喊她姑姑的。

  但现在她称呼的是“四公主”。

  “我听说你病了。”刘琰问:“怎么着了风寒?太医开了什么药方?”

  “我还好。”刘纹说:“太医也很尽心,开的方子都很仔细,药材也都是上好的。”

  但是病人自己不好好将养,医术药材这些能起的效用也不大。就象这样大敞着窗子吹风的事儿,没病的人也不敢这么干啊。刘琰上次得风寒的时候,喘一次气都觉得脑袋要跟着疼一下,她养病养得可精心了。生病这回事儿,谁都懂得,不管你是位高权重还是家财万贯,生了病没人可以替你,多少罪都得自己受。

  刘纹这丫头实在有点儿邪性。

  刘琰发现她比上次见面的时候又瘦了些。

  从上次,到现在,也就月余。

  她总是一副心事很重的样子。

  没有亲娘的孩子,也确实不容易。

  “前几日我出城小住,带回来不少城外的玩意儿,有吃的有玩的。庄子上种的枣儿、柿子、栗子、你回头要是有胃口,可以尝尝鲜,也算不白过了这个秋天。”

  刘纹看样子有些意外,看了刘琰一眼之后才说:“多谢四公主惦记。”

  宫女端了两盏汤羹进来,刘琰闻到了甜梨汤的香味儿。

  “嗯,这个季节是应该多喝些添甜润燥的汤水,对了,你现在能喝这个吗?太医是怎么说的?”

  “太医说,用贝母炖梨,对我的病也有益处。”

  药汤刘琰这几天没少喝,就因为她在回城的路上咳嗽了两声——刘琰觉得可能是被风呛了一下,但其他人担心她是着凉,当天李尚宫就让人熬了姜汤端来。

  刘琰可不喜欢姜汤的味儿,尤其熬得那么浓,闻着眼泪都要给熏下来了,真喝下去刘琰觉得自己嗓子眼儿里都能往外冒火。

  梨汤当然也有,而且天天都有。

  所以这会儿刘琰看着这碗端到面前的梨汤,确实不太想喝。

  但刘纹把汤往前面推了推:“四公主也尝尝我宫里人的手艺。”

  这下不能不给面子,怎么也要抿一口做做样子。

  莲子忽然凑近些说:“公主昨天路上才吹了风,姜汤又没喝,李尚宫还说呢,这几天不让你用凉性的东西。”

  桂圆也点头:“莲子说的是,公主还是别沾这个了,不然回去了李尚宫非得罚我们不可。”

  刘琰心头有些淡淡的疑惑,但桂圆和莲子出奇的稳重,她俩不会胡乱说话,这样的场合,桂圆以前出场或打岔,那几次都是为给刘琰打圆场找台阶。比如以前五公主总找事儿的时候,桂圆就会“不合时宜”的插话,总不能让两位公主真的吵骂甚至打起来。

  莲子这姑娘平时话就更少了,她心特别细,性情也很稳重,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桂圆是把这姑娘当成自己的继任栽培的,她俩差着好几岁,桂圆如果要嫁人,那莲子就能立刻顶上她的缺。

  刘琰只能把盛梨沁的瓷盏端起来闻了闻香味儿:“这回是真不巧了,下回再来映霞宫的话,一定尝尝你这里烧茶做汤人手艺如何。”

  刘琰没再多说什么,站起身来告辞。刘纹也想起身,刘琰按住她的手:“你就老实养病吧,别进进出出的折腾了。”

  说着不需要站,不需要送,刘纹还是跟到了殿门口来。

  刘琰出门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还冲她摆了摆手,说:“快进去吧。”

  出了映霞宫刘琰就问:“刚才怎么回事?”

  两个人一起拦着她不让她去尝那道汤,当时刘纹和映霞宫的其他人表情,现在想想,好象也有些不自然,好象好几道目光都投注在那道汤上面。

  莲子小声说:“是豆羹进去之前提醒的我,具体情由我也不知道。”

  但看映霞宫里当时那个情形,莲子庆幸自己拦了,而且公主真的没碰。

  豆羹也过来了,但他也只是个传话的人。

  “是闵公公的徒弟陈雁和我说的,说纹郡主这病总不见好,可能汤药、吃食上头有所冲撞,公主若不去探病也就算了,若是去探病,也要当心别过了病气。”

  这个提醒豆羹听懂了。

  虽然他也不太明白,纹郡主一个小姑娘,既不涉及到王府世子承继的事,又跟后宫争宠扯不上半点关系,究竟为什么她那里会有不妥呢?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