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一千六百五十一章 上道独神

作者:油炸咸鱼更新时间:2019-12-25 22:57:25
  眼中所见,心中所照,过去未来更向极尽而去,从未曾观照过如此广博的世界,但亿万万世界又都在自己的眼眸之中。

  故而那千古三问再度被抛出。

  我是谁?

  李辟尘知道自己就是李辟尘,三个字不会消弭,故而也永远不会忘却,他记得自己的身份,记得自己的过往,也知道自己的未来,更明白当下他身在何方。

  这片宫阙中的少年人们都躲藏起来,他们瑟瑟发抖,只有一个少年走得慢了,不小心跌在了地上。

  他仰头看着那个白衣人,而空无老人同时转过头来。

  李辟尘伸手指向那个少年,空无老人没有说什么。

  那个少年就是“无测”。

  如度入正果,少年的眼中光华尽去,虚幻的轮廓化为尘埃,而李辟尘的身躯也从此间消亡。

  宫观内寂静无声,空无老人拂袖,那些散乱的蒲团重新归于各处,那些少年人们如蒙大赦般的回来,战战兢兢的坐回自己的位置,但很多人眼中已经有了不一样的意思。

  他们的心中生出种子,千万年的回溯,不可揣度的大衍计数,无情的岁月承载着他们的记忆,早已消逝流离,不在世间存在。

  忘却了一切是正确的吗,如今有一位不曾忘却一切的人出现了。

  空无老人的声音浩大绵长:“诸无之子,对应一有,此亦为世间恒定,不该疑惑.....”

  不该疑惑吗?

  有少年人忽然轻声道:“谁又下的规矩,凭什么那李辟尘就是一有?”

  “谁又下的规矩,凭什么我等就是诸无?”

  “都是无名相,谁比谁又高出半点?他可以为‘有’,我们为什么不行?”

  空无老人没有回话,只是垂下目光,看向那个少年。

  那个少年低下头,不敢直视空无老人,但是眼中却已经溢满怀疑与愤恨。

  宫观之中,生出二心者不仅仅是他一人。

  空无老人知道,这场道谈已经没有办法再继续讲下去了,诸人心思生异,已经不是他能够掌控的了。

  人有二心,便必向二心移动,不可挽救。

  很多年前,无名之君问道空无。

  空无老人看着那些少年,他们重重叠叠,好像回复成了一个人,他们都是谁呢,他们都是无名吗......

  他忽然喃喃自语,亦是问出了李辟尘之前那个问题。

  我是谁?

  空无彼方无有生灵,但自己算什么,是空无本相的具象化吗?

  自己是空无老人,可空无老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过去的理由似乎不成立了,空无老人的心中开始探究自己的存在。

  他发现自己每思考着这个问题,自己在这片虚幻世间的存在便薄弱一分。

  他忽然想不起来,最后无名者问他什么问题了。

  “他问了我什么.....我想不起来了........我被困在这里....”

  空无老人的神情有些恍惚,似乎是真的...想不起来了。

  “恭喜老师,要得道了!”

  之前那个少年忽然站起来,对空无老人作揖,他朗声道:“空无成空无,本相见本相,恭喜老师重回原本!”

  他的声音很大,而空无老人眼前的一切似乎都在模糊。

  他定定的看着那个少年。

  他看到那个少年似乎成长了,变成了一个很高大的人。

  少年咧嘴,身形开始崩塌。

  这世间所有的学子都开始把他忘记,他们的眼神迷茫,而空无老人则是定定的看着那少年崩塌的位置。

  疑始自从何来。

  “无忆......而不记。”

  那少年人是谁呢,空无老人记不清楚了,只是依稀记得,很久以前似乎也有一个离经叛道者,他被罗天的光芒所吸引,如同飞蛾扑火一般的掠过去,最后熊熊燃烧,连尸骨都葬在了那里。

  山中的坟坍了一座,走出去的那个少年,就如同当年的那位离经叛道者,那个人在空无的彼方没有名字,只是罗天的人们,都称他为“越客”。

  ————

  陌桑的八万血叶摇曳,莲华转动,随后天地之间有无穷白芒聚来。

  血桑飞舞出去,八万桑叶把那座石像包裹,天地之间有茫茫巨白汇集于一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