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317章 威平侯做的

作者:夏染雪更新时间:2019-07-27 04:15:45
  林云娘刚是端过了小碗,结果一股子鱼腥味迎面而来,也是让她连忙捂住了自己的嘴,扭过脸就干呕了起来,也是越加的不舒服了。

  “夫人这是……”

  乳娘一见林云娘这样,心中不由的有了一个想法。

  “我没事,”林云娘连忙的拿着帕子将自己的嘴角擦干净了,“可能是吃坏了肚子了。”

  “我看不是。”乳娘笑笑,“姑娘还是找府医瞧下的好,我看您这八成是有了。”

  “什么?”小春也是被吓了一跳,“我家夫人有……有孕了,可是夫人成亲只有半年啊?”

  “半年不少吧,我当年怀我大郎时,二个月就有了,夫人时间也不算是短了。”

  “我去找府医去,”小春连忙的就出去要找大夫去,如果要真的有了就好了,夫人现在就差一个孩子,只要有了孩子,以后这地拉就稳当了。

  不久之后,府医也是过来了,这一要诊,果然的,林云娘这是有孕了,而且月份也不小了,可能也是因为身子调理的好,所以也是没有太大的反应,以至于她自己都是没有想过,她的小日子是有许久未来了,不过她却没有多想,因为自小到大,她的小日子都是不太准的,只是没有想到这一次竟然是真的有了。

  等到沈文浩知道自己的爱妻有孕之时,竟然都傻了好久。

  “云儿,谢谢你,”沈文浩握紧了林云娘的手,“我一定会对你好的,会一世一世只对你好,我也不会娶妾。”

  林云娘轻抚着自己的小腹,“这孩子来的真是时候,公公就要回来了,那时他一定会很高兴的,沈家后继有人了。”

  “是啊,一定会的,”沈文浩也能想到沈定山回京之时,知道自己要有孙子之时的表情。

  他父亲是极喜欢孩子的,这些年还好有个森哥儿,可以让他过下当孙子的瘾,只是森哥儿一日日的长大了,眼看着三年已经过去,也是要送回俊王府了,到时就不可能天天过来了。

  现在终于的,沈家有后了,他父亲也是可以天天抱到自己的亲孙子,再是将自己的亲孙子养大成才了。

  “咦,真的?”沈清辞听到白梅的带回来的消息,到是挺意外的,当然也是十分的惊喜,“嫂子真是有了?”

  “是啊,”白梅也是绘声绘色的说着,“大公子都是高兴的傻了,大夫说都有三个月了,就是不知道是位小公子,还是小小姐的?”

  “都好,”沈清辞托起了自己的腮,“我想我爹爹应该更加的喜欢孙女一些,”沈定山疼爱女儿可是全京城皆知的,就是他的女儿长的太快了,他没有注意,女儿就长大了,这几乎都是成了他心中的遗憾,这一次归来,可能便不会再是打仗了,毕竟神兵震慑性太过大了,所以他应该可以陪着的孙女长大。

  就是不知道他时抱着的是孙子,还是孙女?

  “姑娘,先是喝些水吧。”

  白梅倒了一杯茶放在了沈清辞的面前。

  沈清辞接了杯子,却没有喝,却是将茶杯放在了桌上。

  “白竹,是不是你回来了?”

  她坐起了身子,也是向外面喊了一句。

  “姐!”

  白梅一听这话,连忙的打开了门,兴奋的跑了出去,还真的以为是自己的大姐回来了,结果开门一瞬间,她却是有些失望,外面一个人也没有。

  只是等她关上了门,再是进来之时,结果却是吓了一跳,就见白竹已经站在了里面,白梅指了指自己,再是指了指白竹。

  这是她见了鬼,还是鬼吓到了她?

  “你难不成忘记了,白竹向来不喜欢走门。”

  沈清辞淡淡的抬眼问着白梅,“自己的姐姐不是不了解吗?”

  “啊,我忘记了。”

  白梅还真的忘记了,白竹是有这样的习性的,可能也就是因为有外面习惯了吧,白竹喜欢走窗,而不喜欢走门,喜欢睡房顶,却是不是喜欢睡在床上。喜欢着男装,却是不喜欢女装。

  可是告诉她,她如此一个大家丫环,怎么会有如此的姐姐的,这都是教了多少年了,怎么的还是一点没有一点像女人的样子。

  可是,她扁了扁嘴,她还是想白竹了。

  “姐……”

  她跑了过去,也是扯住了白竹的袖子,摇啊摇的,“你没事吧,可有受伤?”

  “没有,”白竹的神色到是坦然,他的身上还有赶路之时的灰尘味,脸上也是带有疲惫,但是精神却又是异常的好。

  “大军现在在哪里?”

  沈清辞问着白竹。

  “正在路上,”白竹回答着,她一回京就到了这里,就知道沈清辞想要问什么了?

  “我爹爹可好?”沈清辞再是将杯子放在了自己的唇间。

  “国公爷很好,”白竹如数的回答着,“身体强健,以一对十不成问题。”

  “中箭是怎么一回事?”沈清辞轻抚着手中的杯子,脸色也是微微的沉了一沉。

  怎么还是中箭了,还是说,是因为必然的,所以躲不及吗?可是,她爹爹不是那么很厉害吗?

  难不成以着她爹爹的身手,还是躲不过那些箭?

  “是这样的……”白竹也是沉下声音,将营中发生的事情,一字不差的告诉给了沈清辞。

  沈清辞用力的捏紧了手中的杯子,脸色十分的差。

  “你下去休息吧。”

  她轻轻摆了一下手,“我放你一月假,你可以随意的去哪里,风雨依旧。”

  “谢姑娘。”

  白竹刚要跳窗而走,结果一见沈清辞一幅你给我试试的模样,就只能走了正门。

  “白梅,你也是下去,我想自己静一下。”

  沈清辞也是让白梅出去,相信她们姐妹两人,会有不少的话要廛,而她也是有不少的事情,需要好好的想想。

  “是姑娘。”

  白梅连忙跟着跑了出去,当然也没有忘记给沈清辞将房间的门关上。

  而此时里面只有一个沈清辞在,静的如同一根针掉在地上都是可以听到一般。

  沈清辞再是端起了杯子,放在手中轻转了起来。

  她爹爹被人下了药,威平侯做的。

  军中粮草被烧,也是威平侯做的。

  这样的结果,她真的一点也不意外,只是是她没有想到,威平侯竟会有如此大的胆子,敢对数万大军做出这样的事情。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