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二十八章 大王乌贼号

作者:活儿该更新时间:2019-08-27 17:07:24
  对“无翼皇帝”的描述,李阎实在太熟悉不过了。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

  无翼皇帝,根本就是庄子的《逍遥游》中提到的鲲。

  所谓“无底之口”的底部,居然栖息着一条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巨鲲,它甚至在某个时代里,被这个世界冠以“无翼皇帝”的尊名。

  这只无翼皇帝的体型到底有多大?

  刚才从李阎头顶飞过的那只不知名黑鲸,至少将近两千米长,堪比一条王府井大街!可如此巨大的黑鲸,在“无翼皇帝”面前,好似一只飘飞的牛毛,压根没有反抗的余地,而李阎眼前这两个吸纳一切的黑色窟窿,应该就是“无翼皇帝”的鼻孔,或者别的什么器官。

  这样的存在很难以人力去衡量,五方老?四御?可能还要更高。

  狂乱的水流激荡,一枚不知道是什么年头的黄金宝冠从李阎眼前划过,李阎却无暇顾及。他终于明白了奥顿克的祖先是如何在这片深沟中获得奇遇的。

  因为无翼皇帝。

  无翼皇帝的急速上浮,会无意识地吞入大量的河水,连带各种光怪陆离的宝物和生物,也会被吞进无翼皇帝的肚子里。即便没有,它卷起的乱流,也极有可能把深沟的宝物带到裂缝表面,甚至是密西西比河的河底……

  自己如果还想从无底之口中得到什么,一定要依靠“无翼皇帝”。

  李阎一咬牙收起了召令金牌,他强撑着筋肉扭曲的身体,任由这股沛然吸力把他,连同无数的深沟生物一齐吸入黑洞。

  李阎才沉入“黑洞”后没有多久,这两枚黑洞翻出肉红色,然后闭合得严严实实,深沟中无可阻挡的吸力,也就此消弭。

  随着“黑洞”闭合,李阎身体负荷骤然一轻。深水的压力,一下子都消失不见了。

  猪婆龙王抓住机会,把金色石板往李阎怀里一吐,自己摇身变成一条红色小蛇,紧紧缠绕在李阎的手腕上,吓得瑟瑟发抖。

  李阎勉强站稳身形,四处一片昏暗,脚下踩不着地,头上看不到顶,更分不出前后左右。只有无数深沟生物的千奇百怪的尸体往下陨落,场面极为壮观。

  猪婆龙王见李阎怔怔入神,小心地问了一句:“大人,这,我们,是不是死定了?”

  “死不了你的。”

  李阎有这么的底气,除了召令金牌,还因为“无翼皇帝”实在是太过庞大了,庞大到它几乎不太可能特别注意到李阎。指不定什么时候,“无翼皇帝”一个喷嚏,李阎就从这个鬼地方飞出去了。

  “可,可是大人,我怎么感觉,它不是在往上浮,是往下沉啊。”

  李阎眉头紧皱。他并不怀疑猪婆龙王的猜测,因为他的视网膜前,忍土给出的深度也正在不断刷新。

  一千米,一千五百米,两千米……

  五千米!

  一旦这个时候无翼皇帝把李阎吐出去,不用任何怪物的捕杀,单是水压就足够在几秒内杀死他。

  李阎心里沉甸甸的,脸上倒看不出来。

  “车到山前必有路。”

  他说完,低头瞥了一眼猪婆龙王找到的金色石板,这只石板有四十厘米见方,上只写着一句话:“我们应当将自然世界发生的一切,诉诸于理性思维,诉诸于自然本身,而非某一位皇帝。”

  【拉莱耶古城的大学者手典】

  类别:异物

  【大学者之语】:持有此物者会遭受绝死灵的怨恨,但能读懂一切来自拉莱耶古城的文字。

  备注:这个世界属于来自无底之口的皇帝们!世纪轮转,万世从来如此。可在超越古代的短暂时光里,有一群自称“学者”的生物短暂地打破了这个铁律。他们凭借“自然学”的文化和知识,建立起了名为“拉莱耶”的城邦,与皇帝对立,学者们开始研究“皇帝”们的来历,以它们独特的文化和知识来破解“皇帝”和“无底之口”的秘密。只可惜,这一切都是徒劳……

  把这块石板收起来,李阎顺着尸群陨落的方向游去。

  ————————————————

  也不知过了多久,周围还是无边无际的水。可忍土提示,李阎此刻所处的深沟深度,至少有将近两万米了,用常规的办法,显然是没法子回去了。

  气氛变得越发压抑,悄无声息的恐惧气氛如同白蚁,总是在不经意间毁掉人的心理防线,一只死去的锤头鲨鱼和李阎交错而过,它空张着獠牙血口,空洞的双眼直勾勾盯着某个方向,看的猪婆龙王内心一阵发虚。

  可李阎却眼前一亮。

  越过鲨鱼的死尸,远处赫然是一只斑驳的铁船,确切地说,是潜艇!

  它呈现出一个很长的圆筒形,有一百多米长,十米见宽。两端如同圆锥,看起来像一支雪茄烟。船头是锋利的冲角,两腰各设有一个窗口,尾部的螺旋桨上挂满了海草。表皮凹一块鼓一块,看上去残破不堪。

  船身上依稀可见扭曲的符号,李阎不认识,但李阎看得懂。

  【大王乌贼号】

  类别:废弃物

  拉莱耶城邦自然学产品的遗骸。

  备注:你该知道乌贼的天敌是什么吧?没错,鹦鹉螺!

  呼!

  李阎带起白色的水花,他纵身一跃,到了这只废弃的潜艇前头,围绕着它转了两圈,发觉这只潜艇居然还是密封的,不由得啧啧称奇。

  他找到舱门往外一扒,整个潜艇的外壳因此产生巨大的变形。李阎赶紧钻了进去,并且用冰封住了漏水的裂口。

  整个潜艇用四层隔板分离,井道也错综复杂,李阎花了十多分钟的时间,从尾部的轮机舱,一直探索到中段的活动平台和水密井,再到船头的操舵室。并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除了凌乱的废墟,墙上依稀的符号,什么都没留下。

  唯一的发现是,李阎在潜艇上发现了很多装置,类似“三项球”的装置。

  一直到了船长室,李阎发现一具穿着衣服的尸骨趴在操作台上,头骨的右侧有穿透的弹孔,像是饮弹自尽。

  金色的墙壁上闪着荧光,那些都是拉莱耶的文字。

  “事实证明,我们对“皇帝”们的认识,实在太过肤浅了。我们曾经以为,皇帝们,是一群拥有奇妙能力的智慧生物,一群假借神名的怪物,过去他们充斥着无秩序的时间长河,他们世袭罔替,主宰了上千万年的时光,而我们将结束它们,迎来崇尚自然的新时代。可是,我们错了!我们只是新皇帝的奴隶,替他扫清旧时代的逆党,我们,什么都没有改变。”

  “古代典籍所记载的“皇帝们”,往往是一只水母,一只巨大无匹的鱼,一颗树,也可能是一个人。但实际上,“皇帝”们绝非仅仅如此!它更可能是一只幽灵,一种意志,一种制度,甚至比这更加抽象的,难以理解的存在。只要它拥有可以改变一个时代的伟力。它就是皇帝们的一员。那么,改变我们这个时代的伟力,是什么呢?”

  “是自然学本身!自然学,就是这个时代的新皇帝!”

  “它根本就是个骗局!”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