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十三章 茱蒂与夜

作者:活儿该更新时间:2019-07-12 10:04:38
  “姓名?”

  “李阎。”

  “哪里人?”

  “河北。”

  “来香港干什么?”

  “走亲戚。”

  一名军装警察两根手指夹着圆珠笔,瞟了桌子对面的男人一眼,飞快地在纸上记录着什么。

  “你的口供里讲,他们劫持你,但是闹内讧,然后……”

  警察顿了顿,语气中带上了几分不可思议。

  “你一个人杀了他们四个?”

  “警官,我是自卫。”

  警察注视着李阎。

  “你知唔知那几个人和你是同乡。”

  “知道,我就是看他们是同乡才多聊了两句。”

  “多聊两句?你讲你跟他们的案子没关系?你看阿sir似不似白痴?”

  “这种事情谁说得准呢?”

  “你!”

  “警官,想清楚点。”

  已经站起了半个身子的警察盯着眼前双眼微闭的李阎,又气冲冲地坐了下来。

  这个男人到警局没多久,律师事务所就有电话打进来,上峰态度暧昧不明,显然有人保他。

  加上没有任何证据显示这个叫李阎的男人跟这起案子有关,人家保释金交足,能把他在警局留一夜,已经很不容易。

  再想起来眼前看上去病恹恹的男人一把手术刀就杀死四名持枪匪徒,军装警察觉得自己后脊背有些发凉。

  房门被一个手里端着茶杯,头发白了大半的老人推了开来。

  “黎sir,”军装警察站了起来。

  “你先出去。关好门。”

  黎耀光摆了摆手,坐在了李阎的对面。挑着眉毛把桌上的纸张叠好摆在一边。

  “这一夜过的怎么样。”

  “茶很难喝。沙发也很窄。”

  “这是差馆,你以为宾馆?”

  黎耀光直视着眼前的男人。

  “就凭一把手术刀,几分钟之内就杀光我们要出动防暴部队追捕的大圈仔,龙城的擂台拳手这么厉害,不如叫你们改组特种部队。”

  李阎没有说话,只是平静地看着老人。

  “你来香港多久了?”

  “一两个月吧。”

  “过得如何?”

  “还好,不觉得累。”

  老人笑眯眯地:“我祖籍福建厦门,从小在香港长大。我父亲当年来港在油麻地拉车,过得很清苦,可是他不混字头,不捞偏门。当年我考警察,那个时候人人都要给考官茶水钱,他偏不给,我当了七年警察都脱不掉军装。可我从来不觉得他错。”

  他盯着李阎:“人再潦倒,也不是作奸犯科的理由。”

  李阎咧嘴一笑:“这些话你应该跟那几个死鬼说,我来香港没多久,庙街的站街女都冇见识过。不过呢……”

  他忽然不笑了:“阿叔,道理是填不饱肚子的,如果有一天香港再也没有大圈仔,你觉得有冇可能是被你说服的呢。别人愿意把命拿出来赌,死了不可惜,但是没必要踩着人家尸体说风凉话吧?”

  黎耀光也不生气,顿了一会说道:“我现在倒是愿意相信你跟他们没有关系了,一个把事情想得这么清楚的人,是不会去抢银行的。”

  “还是阿叔有眼光。”

  李阎打趣着,心里却想到那个死在自己手下,一脸冷漠说去劫监狱的男人,他,他想得足够清楚么?

  黎耀光接着说:”喝完这杯茶,等律师来了你就可以离开。不过话说回来,你在龙城打拳能赚几多?”

  “总不会有抢银行赚得多就是了。”

  “风险大嘛。”

  “擂台打拳风险也不小,我开销又大,捉襟见肘啊。”

  “那你有没有兴趣多做一份工?”

  李阎一愣:“你讲乜?”

  黎耀光语气不变:“我问,你有冇兴趣做辅警?”

  “阿伯,你讲笑话?”

  黎耀光伸手递给李阎一张名片。

  “乜时候你觉得我冇讲笑话,就打这个电话。”

  他低头看了看表:“时间也差不多了,你可以自便。”

  李阎犹豫了一会儿,接过黎耀光的名片,起身要走。

  “对了,那帮大圈仔在银行里劫走一批古董,本来是用作慈善拍卖会的,现在大部分都不知所踪,你被他们劫持的时候没有听他们提起过?”

  李阎站住脚步。

  “谁知道,如果是我早就销赃了。求财嘛,谁会带着那些东西到处跑。”

  黎耀光饶有所思的点点头。

  “那就是轻便一些的可能会带在身上了?”

  ”砰!”

  李阎把门一甩,走了出去。

  老人沉吟了好一会儿,良久才苦笑一声。

  “人都死光了,想这些有什么用。”

  ……

  你获得了古小说钩沉录本残片*2

  你正式开启了本次阎浮事件!

  事件要求如下:

  唤醒画有姑获鸟的录本中的残魂,失败则扣除本次阎浮事件所有点数,并抹除本次阎浮事件中所开启的购买权限!

  钩沉录本残篇的位置不定时通报,有效距离为五公里,届时请注意查收。

  请注意,入手更多的录本残片,将为你带来更高收益!

  请注意,你在本次阎浮事件中的所有行为造成的影响将为你提供额外的购买权限和更高的结算奖励。你的行为所造成的影响越大,结算奖励越高!本项原则适用于绝大多数阎浮事件。

  备注:还记得初入时的话么?请大闹一场吧,行走大人。

  造化弄人啊

  李阎不禁感叹,他快步穿过审讯室。见到了等候他的红鬼。

  “点样?那帮警察有冇难为你?”

  红鬼还是老样子,一身黑色的皮夹克,看起来有些稚嫩的脸上带着笑。

  “麻烦你了,红鬼哥。”

  “是太岁帮忙,不然你哪有么快出来。”

  “太岁知道这件事?”

  李阎对这位素未谋面的拳台太岁的确有几分好奇。

  “知,现在谁不知道九龙城寨出了一位单枪匹马杀光持枪悍匪的阎王?人人都把你当超人吶。”

  “你别开我玩笑了。我半条命都要没了,正准备去天后庙烧香还神。还有,茱蒂那里你怎么解释的。”

  “没事就好了。”红鬼拍了拍他的肩膀。“保释金是茱蒂替你付的,一会吃饭你自己去解释咯。”

  说着,他往不远处的方向努了努嘴。

  李阎顺着他的眼光看过去。

  茱蒂坐在办公桌边上,对面是保释李阎的鬼佬律师。

  这是李阎第一次看到茱蒂穿正装。她穿着白领黑色毛衣,带着一顶礼帽,手腕搭在脖子上,正侧耳倾听着什么,抿在一起的嘴唇不自觉上翘,风姿绰约。

  李阎不自觉摸了摸鼻子。比起那天晚上妩媚艳丽的茱蒂,眼前这个平静如同一汪碧蓝湖水的女人倒是确实让他有种被什么东西打中的感觉。

  “我刚惹皇气,就这样陪人家吃饭,不好吧?”

  “哇,人家身家上百亿,腿长胸大脸蛋俏,倒贴你啊,你乜鬼语气?革命烈士上刑场啊!“

  “不是,你听我说……”

  那边茱蒂已经谈妥了手续。

  “那就这样,查理斯,有什么事我们再联络。”

  茱蒂站了起来,伸出洁白柔软的手掌,告别律师之后,望向了红鬼和李阎,朝这边走了过来。

  她上下打量了一下李阎,满意的点点头。

  “这件衬衫不错,和你很搭,就是单薄了点。”

  “外套弄脏了,只能将就穿。我还没谢过茱蒂姐帮我。”

  李阎舔了舔嘴唇,有点干涩的回应。

  茱蒂伸手去挽李阎的胳膊。

  “走,我带你去买件新的。“

  红鬼顺势说道:

  “那我就不打扰二位了。”

  茱蒂白了他一眼:“你这么着急去找太岁,我也留不住你啊。”

  红鬼打了个哈哈,拍了拍李阎的肩膀。就这么离开了。

  茱蒂低声抱怨了一句,李阎只听了囫囵。

  “也不知道……哪儿比我好。”

  “茱蒂姐你刚才说什么?”

  茱蒂转过身,笑吟吟地看着李阎。

  “我是说,你以后叫我茱蒂就好。”

  李阎咧了咧嘴,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回答。

  “走啊。”

  茱蒂拉了拉李阎的胳膊,眉眼带着几分笑意。

  ……

  偌大的餐厅只有李阎和茱蒂两个人,房间的钢琴声音悠扬,曲子是理查德克莱德曼的《秋日私语》。

  “我很久没有买过成品西装,不过你穿上去蛮不错。”

  烛火下的餐桌上,茱蒂的眼神在李阎身上来回扫视着,眼光深处隐藏着一丝……火热?

  李阎喝酒的动作像是牛饮,不顾一旁服务生惊讶的目光,他沉吟了一会儿,忽然抬头,问道:“茱蒂小姐,其实我很奇怪,关于我这个人,你了解多少。”

  茱蒂切着一块黑松露牛排,头也不抬:“你指哪方面?”

  “这么说吧,我能理解有人花钱捧一个拳手上台,几多钱都不在乎,可我不太理解有女人会邀请一个刚刚杀了四个人的凶徒共赴晚餐,还专门为他买了一身价格不菲的西装。”

  李阎有些心疼地抬手看了看袖子,这一件西装,自己es细胞强化剂的钱就出来了。

  茱蒂的双手交叉,手背托着下巴想了一会儿,没有直接回答李阎的问题,而是伸手把杯子里的红酒饮尽。

  “不如我们玩个游戏,我们每人问对方一个问题,不可以撒谎,也不可以不回答,更不能说跟问题无关的内容,不然,就喝一杯酒。反之,对方就喝一杯。”

  “好啊。”李阎一如既往的爽快,就像他答应何安东放开人质……

  茱蒂率先开口。

  “红鬼第一次向你介绍我,嗯,大概就是龙城大水喉之类的话吧,你看到我的时候,心里是怎么想的。“

  李阎的指甲不经意间划了一下桌子,眼前这个女人今晚的表现,显然不像福义大厦里表现出的那样气盛,甚至可以称得上狡黠。

  所以李阎最终决定实话实说。

  “我当时想,这女人身家百亿,如果走投无路,找个机会绑了她,随便榨点油水出来也够我过下半辈子……”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