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二十一章 雷盟秦舞阳

作者:七死八活更新时间:2019-07-12 10:05:05
  “绝艺”VS“多闻天王”,行至第66手的时候,施大棋圣秀出了一步极其炫目的招法。

  是的,这步棋非常炫目,非常拉风,非常夺人眼球,非常具有美感!

  这是李襄屏在看到这手棋之后的第一感觉,甚至可以说是唯一感觉。

  因为这步棋并不是那种传统意义上的“手筋”,它并没有和其他子力接触,一眼看去也很难看清这步棋到底起什么作用,它的意图是什么?它就那么虚花花在棋盘中央凌空飞舞,极像那种传说中“感觉的一手”。

  然而细看却又会觉得,这步不像手筋的棋却又胜似手筋,因为这里面似乎包涵了深远的算路-----不是那种实实在在一条路走到黑的算路,而是那种在围棋中很难说清的“虚算路”。

  粗看你不知道这步棋想干什么,是进攻?还是防守?是联络?还是切断?是拼抢实地?还是扩张外势?可是等你想要去对付它,却有发现它好像什么都想干,它既是进攻,又是防守,既是联络,又是切断,既像是在拼抢实地,却更像是在扩张自己的外势。

  按说如此复杂的一手棋,按照李襄屏的水平是很难一下看懂,只不过很碰巧,今天在很短时间内,还真让李襄屏读懂了这步棋-----这不是他在吹牛,因为这步棋他之前曾经研究过,这就是中国古定式“五,六飞攻”中最复杂最难解的6种变化之一,在范西屏先生的“桃花泉弈谱”中有着非常详尽的讲解。

  按说现代棋童学棋,基本没多少人会去看这些古棋手写的棋书的,可谁让李襄屏有个极端崇古派的老爹呢?家里除了现代棋书外,这种古棋书也装了满满一书柜。因此在一年多以前,不,应该是说李襄屏在十一,二岁的时候,受益于“桃花泉弈谱”名声诺大,有段时间他还真的深研过这本书。

  而到了这时,施襄夏之前下的第4手“碰”,李襄屏当然已经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呵呵定庵兄,你当时的那手“碰”,正好也是落在星位上啊,那你说你今天的这个下法,算不算是一种强制“座子棋”呢?”

  其实李襄屏这话已经说到点子上了,只不过形势已经占优的老施看上去心情不错,他装模作样在那里假撇清:

  “哪里哪里,定庵只是习惯使然耳。”

  李襄屏听了呵呵一乐。“五,六飞攻”的下法在现代之所以少见,李襄屏认为还有一个原因可能就是和“座子制”的废除有关。因为在这个复杂的大型古代定式中,有相当多的变化都涉及到征子问题-----

  而老施之前的那步“碰”,你也可以认为他是习惯使然,更可以认为他在那个时候就早有预谋,他就是准备再和对手操练一次“五,六飞攻”了。

  因为有了之前那手棋,这就造成了白棋引征有利的条件,因为征子有利,这也让他现在下的这步“大飞凌空飞罩”恰好成立,而只要这步棋成立,那么现在的黑棋无论怎么应对都会吃上大亏。李襄屏甚至认为,毕竟双方的实力本来就有差距,因此棋下到现在这个时候,“多闻天王”距离“起立”已经不远。

  这里必须特别提一句的是:老施之前那步“碰”之所以能达到现在这个效果,这也和对手的应法有关,在之前提到的4种应法中,如果对手选择其他三种下法的话,那依然是白棋征子不利----唯独多闻选择的那步“外长”,这步在当时看起来最稳妥最合适的选择,这才让老施有机会一招锁喉。

  现在的李襄屏甚至认为,施襄夏之前应该是预料到多闻会下那步“外长”的,因为他之前看过多闻下一盘棋,对他的水平有一定了解,知道以他的水平,他最有可能就是下这步“外长”。

  正是因为想通了这其中的前因后果,所以李襄屏才会给施大棋圣扣一顶“阴险”的帽子了。

  当然喽,这样的“阴险”李襄屏喜欢,因为这让他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满足呀,尤其是在又过了一会之后,全局仅仅80多手棋,棋盘上的形势就已经非常明朗,这时任谁都看得出来,黑棋在一番冲拆之后吃了大亏了,要实地没有实地,要外势没有外势,并且还有2块孤棋将受到白棋的严厉攻击。

  没错,就是两块孤棋!因此可以说棋局进行到现在,黑棋整个棋都处在崩溃边缘,投子认负只是迟早的事情。

  “靠!这个绝艺到底是谁?这棋也太牛了吧,多闻怎么也是雷盟的顶尖高手之一,就这样被这个7D活生生的生撕了......”

  “不好玩了,只看这盘棋的话,感觉这个7D至少都能让对手两子以上,这人是谁呀.....对了,龙飞虎大神已经有好几天没在清风露面,而这个绝艺也就是最近几天刚注册,难道是龙老大换了一个马甲......”

  “靠,不准侮辱我龙老大,这个人虽然侥幸赢了一盘,但赢一个多闻算什么,我看这人的很多招法相当业余,根本跟龙老大提鞋都不配......”

  很显然,刚才说这话的棋友要么是“雷盟”的人,要么就是龙飞虎的狂热粉丝了,而他这话立马遭到很多人的反驳;

  “你放屁,什么叫招法业余,就冲你这说法,暴露了你自己才是真正业余,用业余招法把一个业余高手砍得满地找牙,楼上那位,你的逻辑还能够再奇葩一点吗......”

  在最开始的时候,李襄屏也只是乐呵呵的看着广大吃瓜群众在那刷屏网,只是到了后来,眼见刷屏的人越来越多,也有越来越多的人把“绝艺”和龙飞虎联系起来。考虑到自己这次转战清风,其中一个目的就是想会会龙飞虎,因此他忍不住手痒,在键盘上敲了一行字:

  “大家不要猜了,我不是龙飞虎。”

  而他这一开口不要紧,广大吃瓜群众愈发兴奋了。要知道这年头喜欢下网棋的顶尖高手不仅稀少,并且喜欢说话,喜欢和棋友交流的高手更是少之又少,一个个全部都惜字如金,全然一副高冷姿态。

  “哈哈哈活的活的,这个绝艺居然会说话?大家看他居然会说话!高手好,请问你是谁?对了你既然说你自己不是龙飞虎,那你就应该认识龙老大喽,你知道龙老大的本尊是谁吗?”

  李襄屏被这位棋友的逻辑逗乐了,他忍不住起了玩心:

  “龙飞虎?我知道呀,不过我不告诉你。”

  应该说李襄屏并没有说谎,作为一名穿越人士,他当然知道龙飞虎的本尊是谁。

  然而他却忽略了这句话在这个年代的杀伤了。

  要知道在现在这个时候,正好是“龙飞虎事件”处于最高潮时期,朝廷台体育频道的“五环夜话”栏目,甚至还专门为此做了一次访谈节目,一个主持人带着几个职业棋手在那里傻乎乎的等待龙飞虎出现呢。

  因此现在突然听到有人说,他知道龙飞虎的本尊是谁,那后果就可想而知了。

  没有人管这话是真是假,总之在下一刻,各种各样的问题铺天盖地冲李襄屏而来,让他完全招架不住。

  李襄屏顿时有点傻眼。

  是真的有点傻眼。

  他心说原来网红也不是那么好当的呀,没点心理素质那根本就当不了网红,这也难怪在真实历史中,“龙飞虎”始终不肯透露哦自己的身份。

  “好好好各位大哥求放过,我承认我刚才是在胡说八道,我既不是龙飞虎本尊,也根本不知道龙飞虎是谁,这样总行了吧.......”

  在烦不胜烦中,李襄屏手忙脚乱敲下这句话。

  然而让他更想不到的是,刚才他说他知道龙飞虎是谁的时候,对话框里质疑的声音居多。可是他说完这句话后,怪了,反倒有部分吃瓜群众改变立场,变得迟疑起来。

  尤其在这个时候,隐藏在吃瓜群众中的考据党,他们根据种种蛛丝马迹,竟然在那煞有其事的分析“绝艺”和“龙飞虎”的相似之处,最后得出结论这个绝艺有八成以上的可能就是龙飞虎。

  -----必须相信网络上考据党们的能力呀,他们分析得头头是道,说实话如果李襄屏不是个穿越者,他只是个普通吃瓜群众的话,他没准也会相信这些考据党的话。

  李襄屏哭笑不得。

  他这个时候只能哭笑不得。

  并且更哭笑不得的还在后头,晚上不到9点钟,多闻天王在坚持到一百零几手之后,他终于不再挣扎了,他选择了中盘认负。而就在多闻认输的第一时间,李襄屏收到私聊消息。

  邪恶绅士:“襄屏是你吗?”

  绝艺:“嗯?是我呀,老爸什么事?”

  邪恶绅士:“真的是你?”

  说句实在话,李襄屏这时候其实很想爆句粗口,只是考虑到对方的身份,那个“靠”字才没有说出口。

  绝艺:“真的是我,喂喂我说老爸,你该不会也认为我是龙飞虎吧?”

  邪恶绅士:“呵呵当然不是,那个,你现在还在医院吗?”

  绝艺:“是呀。”

  邪恶绅士:“就你一个人?”

  绝艺:“那你认为能有几个人。”

  邪恶绅士:“臭小子,怎么跟老爸说话的呢,那啥,刚才这棋真是你下的?”

  绝艺:“比真金还真,要不然你以为呢,老爸别兜圈子了,有什么事你就直说吧。”

  邪恶绅士:“呵呵没啥,就是你蔡叔刚才一直在追问我呢,所以我再确认一下。”

  绝艺:“哦。”

  这个“蔡叔”李襄屏还是知道,他既是李远湖的棋友,同时也是生意场上的朋友,他的棋力要比李远湖稍差,但是对围棋却比李远湖还要痴迷,并且在现阶段,他的生意也要比李远湖做得更大,目前正赞助着一支围甲队伍。

  除此之外,这位“蔡叔”还有一个身份,那就是清风网“一品堂”的堂主,这次一品堂和雷盟的比赛,其实就是他和多闻捣鼓出来的。

  邪恶绅士:“你蔡叔问你,你等下还能下一盘吗?”

  绝艺:“能呀,不过现在已经9点多,你知道的,我现在被强制晚上10点休息呢。”

  邪恶绅士:“呵呵没关系没关系,等下我打电话过去帮你通融,是这样的,你蔡叔刚才跟我说,你刚才的棋引起雷盟秦舞阳的注意了,他准备等下和你下一盘呢。”

  绝艺:“哦?”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