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167章 鸟生至此,夫复何求

作者:慕希言更新时间:2019-07-16 20:31:06
  我和墨寒一愣。

  怎么吃个果子的时间,小小就不认识我们了?

  我拿灵果诱惑小小来到了我们身边,墨寒给她检查了一边,一切如常,又看向了羲和,眼神最终落在了她手上的无极玉简上。

  羲和会意一笑:“看来你已经发现了。”

  她双手放在无极玉简上,注入一道法力,便从无极玉简中牵引出了什么来。

  我一看,是一颗金色的珠子,上面还有小小的气息。

  不知怎么了,我就想起了那天在玉简大厅内,那只火凤雕像口中含着的东西上,也有墨寒的气息。

  一只成年的小型金乌又从玉简中随即跟出来,温顺的蹲在了羲和肩头。

  “母后的分身?”小小不解的望着那只金乌,“母后,你的分身怎么在这里?”

  羲和笑笑,示意身旁的侍女将她掌心的珠子拿来给我和墨寒。

  我不识货,只看得出上面有小小的气息。

  小黄鸡估计和我一样,也好奇的踮起脚尖望着那珠子。

  倒是墨寒,一眼就认出了这个东西:“记忆珠?”

  羲和颔首,着重道:“经无极玉简加持过的记忆珠。”

  墨寒试着将一道鬼气注入那珠子,被珠子反弹开了。他没再继续。

  “不再试试吗?”我看得出他注入的鬼气相当的少。

  墨寒摇了摇头,道:“会伤到小小。”他又跟我解释了一边什么是记忆珠。

  所谓记忆珠,就是用来封印一个人记忆的东西。像昀之这样,以墨寒的修为可以直接碾压,就可以直接删掉记忆。

  而如果是删掉修为低不了墨寒多少的墨渊的记忆,则不得不借助记忆珠这种东西。

  用记忆珠来封锁记忆是一种很高级的做法,除了封锁记忆的本人,几乎没有人能将记忆珠中间的记忆提取出来。

  若是修为高的人强行提取记忆,像墨寒对小小这样实力悬殊的,小小就会受伤。

  而若是被无极玉简加持过,除了要被记忆珠原本的主人抗拒外,还会遭到无极玉简的抗拒。

  墨寒将记忆珠给我看后,任由小小去玩了。

  我想起火凤那里墨寒的气息,愕然道:“您是想说,墨寒丢失的那部分记忆,其实是被另一颗记忆珠封印了?”

  羲和颔首:“你应该都猜到了。”

  “那我们只要抓住了那只火凤,拿到记忆珠,墨寒就可以恢复记忆了!”我大喜,可是一想到墨寒和姬紫瞳的过往,又有点失落。

  墨寒紧了紧握着我的手,羲和过去将记忆给小小恢复了,她马上就跟只没事鸡一样,又窝回到了我身边。

  “无极玉简上的裂缝又是怎么回事?”墨寒问羲和。

  “墨寒,你知道你的身份与实力。要想封印你的记忆,不得不采取写必须手段。那秘术,就是以万鬼为引子,用来封印你的记忆。等到时机程成熟,里面的分身带着存有你记忆的记忆珠离开。而玉简里的鬼,”

  羲和说着一顿,看向了我:“万鬼出世,墨寒,你知道会发生什么。”

  墨寒的脸瞬间变得冰冷,我被他握着的手被他拽的生疼。

  “会发生什么?”我问墨寒。

  墨寒心疼我望着我:“别知道了,不是什么好事。”

  “你说吧,反正现在里面的鬼都被放出去了,更何况还有你在,我不怕的。”我宽慰道。

  “既然她想知道,墨寒你就说吧。总不能总是这样让她迷迷糊糊的。”羲和也劝道。

  墨寒这才迟疑的说了:“那些鬼恨透了她,一见你,她们铁定会将你当成她……报复。”

  考虑到我的感受,墨寒说的很委婉。

  小小却天真的问了一句:“万鬼撕魂吗?”

  墨寒剜了眼她,小黄鸡往我身后一躲,还给他做了个鬼脸。

  我知道她说的肯定没错。

  魂魄被一万只鬼撕裂吗……

  更何况我还是鬼喜欢的纯阴灵体……

  我的心害怕了,墨寒轻轻拉了拉我:“别怕,我不会让这种事发生的。”

  我点了点头,也是,鬼都被我放出去了,这种事不会发生的。

  只是,说了半天还没说出那裂缝是怎么回事。

  我问墨寒,他已经想清楚了,解释道:“裂缝是因为被封印的鬼想冲出来才造成的。”

  “那我之前能梦见你的记忆是怎么回事?”我问,听见羲和轻笑了一声。

  “无极玉简有灵,你是玉简的主人,想知道的事在玉简那里,玉简自然会想方设法满足你的要求。”

  原来是这样!

  “那玉简上的裂缝有办法补好吗?”我忙问。

  羲和摇摇头:“无极玉简是天地灵宝,可以自我修复。你不必过虑。你该担心的,是为何你将里面的数万阴灵全部放出来后,玉简上的裂缝还在不断加剧。”

  “难道还有阴灵在里面?”我问。

  羲和摇摇头:“没有了,我和墨寒都检查过了。”

  那是怎么回事?

  羲和没有办法,我们便打算离开。

  望着花园外的天,羲和的眼神游离在不周山的远方,略有三分寂寥。

  “以后,别来不周山了。”她淡淡道。

  墨寒不解:“为何?”

  羲和淡淡一笑,看了我一眼,没再说什么。

  只是她的眼神,却是说不出的伤感。

  我们离开,又问了不少上古神,都不知道裂缝是什么情况,只能打算回家去了。

  即将离开不周山的时候,不远处亮起了一道五色神光,一只硕大的骚包孔雀从天空之中飞来,落在了我们不远处的地方,化成了人形,是孔宣。

  “墨寒。”他自来熟的跟墨寒打了招呼,眼神又落在我身上,嘴角上扬的那叫一个开心,不知道打着什么主意。

  墨寒不爽的发出一阵鬼气,隐住了我的身形,孔宣一下子就不高兴了:“冷墨寒你什么意思!我现在又不跟你抢她!你藏什么藏!”

  “本座的夫人,本座爱怎么藏怎么藏。”墨寒一脸不爽,最近这种仗势欺人强词夺理的事没少干。

  孔宣一下子不乐意,身形一抖,身后散发出耀眼的五色神光来,想要驱散墨寒笼罩在我身上的鬼气。

  墨寒不甘示弱,又加重了鬼气,补上了那没孔宣的五色神光驱散掉的鬼气。

  孔宣也加重了他的五色神光。

  我默默的看着这一鬼一鸟的气息此消彼长,弄得周围飞沙走石,终于忍不住了。

  “你们能停手吗……”我问。

  一鬼一鸟的气息停下了增长,却没有撤掉。

  墨寒显然还不愿意,倒是孔宣,露出一副奸笑来,立刻撤掉了法力,一脸讨好的对我笑道:“紫瞳妹子让我撤手,我怎么能不撤!我又不是某些自大的鬼!”

  怕我们不知道他说的是谁,孔宣该特地看了墨寒一眼。

  墨寒冷哼一声,也撤回了他的鬼气。然后往前一步站到我身前,用他高大的身躯替我完全挡住了孔宣的视线。

  “小气鬼!”孔宣不满的嘟囔着。

  墨寒冷哼一声:“没事走开。”

  “我找紫瞳妹子有事。”孔宣又笑眯眯的看向我。

  为了缓解这诡异的气氛,我道:“什么事?”

  “你们来不周山玩呀?”他问。

  我看向墨寒,墨寒反问:“不行么?”

  孔宣白了他一眼:“谁管你了!”看向我时又变得笑眯眯的,“紫瞳妹子,你以后想去哪里我带你去呀,就是别来不周山了!”

  最后一句话跟羲和说的一模一样。

  我和墨寒对视了一眼,问:“为什么?”

  孔宣故意装傻充愣笑而不答,只是道:“来来来,哥哥今天就带你在不周山玩一圈!妹子我告诉你,还没人坐过我的背呢!我带你装逼带你飞!”

  坐着一只华丽的孔雀遛弯是挺拉风的哦!

  墨寒揶揄了一句:“你愿意做坐骑了?”

  谁知孔宣是个不要脸的,居然满怀欢喜的点着头,还一脸幸福:“是啊是啊!做紫瞳妹子的坐骑,有什么不好的?不像某些鬼的黑麒麟分身,从来不拿出来用!”

  “嗷呜——”

  只听得一声巨响,突然天摇地晃起来。墨寒周身溢出浓郁到我从未见过的鬼气,一声响亮的咆哮就从黑色的鬼气中传了出来。

  鬼气散去,一只威风凛凛的独角黑麒麟就站在了墨寒身后。

  冥王大人用胜利的眼神轻蔑的瞥了眼孔宣,仿佛在跟说:跟我斗?你还差远了!

  当着孔宣的面,墨寒直接抱起我,让我坐在了黑麒麟背上,自己坐在我身后,黑麒麟便踏着蓝黑色的鬼火,朝天飞去了。

  只留下在地上凌乱的孔宣愤怒的冲我们大喊着:“冷墨寒!你这样说走就走很没有礼貌!你知不知道!我还要找紫瞳妹子玩呢!”

  他说着化作原型,追了上来。

  墨寒让黑麒麟加快了速度朝不周山外飞去,我感觉到那股这几天被我适应下来的威压又加重了。

  孔宣追上我们,他的化出一道人形分身在自己背上,焦急对我们道:“现在不能走!”

  墨寒没理他,孔宣继续道:“冷墨寒!你听我说,紫瞳现在不能离开不周山!”

  “你刚不还是要我们以后别来不周山?”墨寒反问。

  “没错!可不是现在走!”眼看我们就要离开不周山了,孔宣的面色更加着急。

  墨寒稍稍放慢了速度:“为什么?”

  孔宣担忧的看天,那股威压同时袭来,让我倍感难受。

  灰暗的天空变成了血红色,孔宣脸色大变:“来不及了……”

  墨寒意识到事情不对劲,从黑麒麟背上站起来,脸色严峻的望着天。

  一道闪电突然在我们面前劈下,所幸黑麒麟够敏捷,躲开了那道雷。

  可是我能感受到,那股雷电中蕴含的力量,比之前任何一道天罚雷或神罚雷都要多得多。

  就连墨寒的脸色也变了。

  “洪荒天雷?”他震惊的问孔宣。

  孔雀背上的孔宣分身点了点头,并严肃嘱咐道:“一会儿你想尽一切办法带紫瞳妹子出去!”

  “不用你提醒!”墨寒已经招出了长剑,见我难受,又俯下身查看我的情况。

  “我给你的羽毛呢?”孔宣又问。

  墨寒拿了出来,孔宣对着羽毛注入了一道法力,霎时,那羽毛就变成了另一个我。

  那个“我”从黑麒麟背上飘起,朝着远方飞去。很快,便有洪荒天雷追了过去。

  那些天雷的目标是我?

  黑麒麟立刻带着我往前飞去,我回头,就见那羽毛幻化的我被一道天雷击中,化作了飞烟。

  又有天雷不断落下,被墨寒和孔宣合力挡住了。只是即使是他们,也显得有些吃力。

  “这是怎么回事!”墨寒怒问。

  孔宣收掉了分身,全神贯注的应付起天雷来。听见墨寒的话,露出一抹不甘与愤恨:“他想我们死!”

  墨寒皱眉,我挣扎着想要帮墨寒,可是却被那股无形的力量死死遏制着。

  忽然,我感觉到心口的位置传来一样的感觉。一股暖暖的,很舒服的感觉。

  就像是……一滴血?

  我的眼前突然涌入一副陌生的画面,一副很荒凉的画面。遍地都是骇人的天雷,放眼望去,地上倒着的,尽是染血的凤凰尸身。

  一口鲜血突然被吐在了地上,我听到一个女人撕心裂肺的抬头问天:“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连我的孩子都不能留下!”

  我在自己被限制的视线里找了找,发现了两枚足足有一个水缸那么大的蛋。

  单身上还有雷电、火焰和云彩般的花纹。

  鲜红火热的鲜血被咳出,喷洒在两颗蛋上,那个女声又是绝望的质问老天:“我一定要让他们活下去!哪怕付出一切代价!”

  眼前有一双沾满了鲜血的华美翅膀出现,那翅膀忽而又变成了一双人手。

  她割破了自己的手腕,引出里面红的仿佛有火焰在跳动一般的鲜血,用鲜血围绕着两颗蛋划下了什么阵法。

  我感受的到女人的修为在飞快的流逝,她为两颗蛋使了什么法术。阵法完成起效的那一霎那,那朝着两颗蛋攻击而去的天雷全部停下了。

  而那女人,也力竭倒在了地上。

  她又吐出一口血来,却不在乎,而是爱怜又不舍的拥抱着两颗蛋。

  “孩儿们……母亲……母亲对不起你们……让你们无法身而为盘凤……但是……你们要相信……相信我们盘凤族,绝不会就这么灭绝!你、你们……活着!就是母亲的希望……”

  忽然,我的眼前一黑。只听到噗嗤一声,似乎是利刃刺进身体的声音。

  再次看见画面的时候,是那女人将自己的手刺入了自己的心脏,从里面挖出来了一滴血。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情异常沉重了起来,就好似我也亲身经历了那些一般。

  心口的温热慢慢涌遍全身,我从幻象中回到现实,看到墨寒和孔宣已经抵挡的有些狼狈了。

  脑海中,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女声轻声说了两个字:“水镜。”

  我不假思索的拿出水镜,身体仿佛有了自我意识一般,将全部的灵力都注入了水镜之中。

  霎时,水镜中涌出耀眼的白光来,直冲天际,不亚于那股神秘威压的另一道神威从水镜之中冲出,为我也驱散了不少那份神秘威压带来的难受。

  孔宣愕然的望着那水镜,嘴唇嗫嚅了一下,似乎是想说什么,又因为太过激动而哽咽了一下。

  我的全部灵力都被水镜抽走,身体摇摇欲坠就要从小白背上倒下去。

  眼看就要落入瀚海之中,墨寒迅速快速回到了我身边抱住了我,将我带回了黑麒麟背上。

  “怎么了?”他焦急的问。

  “灵力消耗过度……有点累……”我有气无力,“没什么大事……”

  墨寒稍稍放心了些,他看着那带着雷火的光柱与天雷相斗,脸色微变。

  “那是什么?”我问他。

  墨寒的眼神不自觉落在了孔宣身上,不是很确定道:“也许……可能是盘凤的气息……”

  他出生之时,最后一只盘凤早已灭绝多年。他也只能凭借着对孔宣和大鹏的气息来判断。

  我却不自觉想起了刚刚看到的幻象。

  难道,幻境中的那两颗蛋,是孔宣和大鹏?

  水镜中的力量渐渐弱了下去,神秘威压的力量加剧,孔宣意识到不妙,立刻冲我们喊道:“还不快走!”

  “抱紧我!”墨寒冷声道。

  黑麒麟速度不够,墨寒收起它,抱起我飞速朝不周山外飞去。

  漫天的天雷朝我们涌来,仿佛所有的力量都围绕在我们身边,想要将我们撕裂。

  孔宣那里反而情况好了不少。

  可是他却追了过来,五色神光在他身上大作,一股和水镜刚刚散发出的相似气息从孔宣身上铺天盖地的涌出。

  一时间,那些追着我们的天雷和火焰弱了一些,转移了不少去孔宣那里。

  可是,没一会儿,孔宣力竭,那些天雷又放弃了他,来追我和墨寒。

  团团天雷孔宣快一步飞到我们身边,墨寒持剑抵抗,竟然被那聚集了无数力量的天雷冲撞的往下落去,一直到离瀚海海面没多远的地方才停下。

  又是一道天雷劈来,墨寒往后退去,却不料前面那道天雷只是虚晃一枪,真正的却是身后那道雷电。

  之前闪开的速度太快,想要在这个时候调转方向已经来不及了。

  眼看就要落在我们身上,墨寒已经打算把我丢出去了,让我躲开那道雷。

  就在他即将松手的,一只巨大的孔雀从一侧狠狠撞来,将我和墨寒撞飞了好几十米。

  “保护好紫瞳!”是孔宣的声音!

  天雷就这么落在了孔宣身上,我看到那只风骚美丽又高贵的孔雀朝我笑了一下,然后身影化作一团黑影,消失在了刺眼的天雷之中。

  水镜在我手中发出一声悲鸣,心间那传来温暖的地方,似乎狠狠痛了一下。

  很痛很痛,就像是刚刚在幻境里,知道自己的孩子不能生而为盘凤的时候那样痛。

  不,比那个更痛。

  不知道怎么了,我下意识的松手,水镜似乎有了意识一般,飞向了孔宣消失的地方。

  墨寒愤怒的举剑,运足全部的法力,朝着天雷的上方劈去。

  那道天雷被拦腰劈断,水镜在下方还未消失的光芒大作。银白色的镜面出现一道道裂纹,我仿佛看到一个女人在背上的哭泣。

  哭泣过后,那女人化作一只凤凰,是一只美丽到我从未见过的凤凰。凤凰周身燃起伴随着闪电的熊熊烈火,凤凰渐渐被这涅槃火吞噬,也消失不见了。

  天雷消失,墨寒带着我飞过去。墨色的曼珠沙华自他额前飞出,飞速在孔宣消失的地方旋转着,想要将孔宣残留的魂魄收集起来,却什么都没有出现。

  与孔宣只有几面之缘,他却这样救我。

  我顿时难过的想哭。

  墨寒伸手将我的头扶进他怀里,沉声道:“想哭就哭吧。”

  我抱着墨寒就哭出声来,哭了好一会儿,突然听见有个有些幼稚又幼稚的声音,在一边老成的响起。

  “能得紫瞳妹子这么多眼泪,鸟生至此,夫复何求!”

  我一愣,顺着声音的来源望去,一团黑乎乎的东西正从我和墨寒的头顶落下。

  那团煤球一样的东西正要落入我怀中,被墨寒中途截胡一把揪住了。

  黑煤球伸出两只烤焦的鸡翅,不满的扑打着墨寒拎着他的手臂:“冷墨寒放开我!我要紫瞳妹子抱!”

  墨寒恨不得捏死他,没好气道:“没死就早点出来,骗我夫人的眼泪!”

  孔宣嫌弃的拍了拍墨寒的手:“你走开!我不喜欢你这只鬼!紫瞳妹子,抱抱!抱抱!”

  我看着这只跟丑小鸭一样的黑煤球,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不可置信的问道:“孔宣?”

  “是我呀,紫瞳妹子。”黑煤球很开心的样子。

  不过,一低头看到现在自己这副尊荣,他也有些嫌弃。

  干咳了一声,他着重强调道:“那什么……没事!鸟嘛,总有那么几天换毛的日子……紫瞳妹子,过几天我的新羽毛就长出来了!我还是那只美美哒孔雀!”

  孔宣还活着的事让我一时高兴的冲昏了头脑,破涕为笑点头道:“好!还是美美哒!”

  现在是只丑不拉几的黑煤球又怎样,鸟没事就好了!

  墨寒要从孔宣去他大哥大鹏那里养伤,孔宣坚持不去,非要跟着我们走。最后,还跟一个熊孩子一样装哭耍赖。

  鉴于他变成现在这样还是因为救了我们,墨寒最终也没跟他计较,带着孔宣跟我们一起回去了。

  当年能养小小,现在就当是换了只鸟养。

  回去的路上,孔宣陷入了沉眠。

  墨寒说,他的元神受伤很严重,需要这么沉睡一段时间来养伤。

  期间,我们讨论了离开不周山时发生的事。

  “若是我没猜错,对我们下手的,恐怕是洪荒天道。”提起这件事,墨寒的脸色不是很好。

  “可那不是针对的上古大神们吗?怎么会来找我的麻烦?”我很确定那些力量是针对我和宝宝,而不是墨寒和孔宣的。

  墨寒摇摇头,看了眼孔宣,若有所思:“也许他知道些什么。”

  瞥见在小小的猫窝里沉睡的孔宣,我想起了那个幻境,忙告诉了墨寒。

  墨寒的脸色更青了。

  “怎么了?我是看到了什么不该看到的东西吗?”我问。

  墨寒凝望着我拧眉思考了好一会儿,点了点头。

  我一惊,他又抓紧了我的手宽慰道:“别怕,无论是什么,我必护你周全。”

  我点头;“嗯……我不怕……可是,我为什么能看到那些?”

  墨寒又望了眼孔宣,划下了一道隔音结界将我们笼罩在其中才道:“慕儿,你看到的画面,很有可能是盘凤灭族时的惨像。”

  他的眼神又落在了孔宣身上,“我不知道你为何能看到那些。孔宣初见你便愿意用羽族做你后盾,恐怕和这件事有脱不开的关系。万事,恐怕还要等他醒来才好说。”

  “那他什么时候会醒来?”我问。

  墨寒摇摇头:“不清楚,看他的元神修复情况吧。”

  孔宣现在的身子只相当于当初的两个小小的大小,我知道这不是因为他的羽毛被全部烧光的缘故。

  被雷电击中消失的那一刻,孔宣已经死了。

  现在之所以还活着,是水镜里出现的那道凤凰涅槃火,让带有凤凰血脉的孔宣涅槃重生了。

  只是虽然重生,那天雷对他的打击仍然是致命的,才导致了他现在变回了幼年的模样。

  孔宣不适宜在冥界养伤,我们便回了绿城去。昀之对这只黑漆漆的孔雀深感遗憾。

  “都说掉毛的凤凰不如鸡,我今天总算是见识到了。”他边说便感慨着摇头,听得孔宣梦游起来扇了他一巴掌。

  几天之后,孔宣打了个长长的哈欠,从沉睡中醒来了。他的周身已经长出了黑色的细软绒毛,摸上去就跟才出生没多久的小鸡崽一样。

  我给他做了一大桌好吃的,他这小身板居然还吃了不少。吃饱喝足,他蹭了蹭我的手,神秘兮兮对我道:“紫瞳妹子,我有东西给你。”

  “什么东西?”我好奇的顺着他的意思摊开了手。

  孔宣张开嘴,一道闪光在他口中闪过,一个凉凉的东西折射的日光落在了我的掌心之中,很快又融进了我的身体里。

  他拼死救了我,我倒不怀疑他这样会害我,只是有点好奇:“这是什么?”我问。

  孔宣头上的耷拉着的头冠扬了扬,他昂首阔步道:“这是水镜的碎片,我冒死抢到的,一直给你留着!”

  “有什么用吗?”我又问。

  孔宣一脸自豪的问我:“你知道水镜是怎么出现的吗?”

  “听说是洪荒天道蕴育的。”我道。

  “错!”孔宣两只翅膀交叉在胸前,给我打了一个大大的叉。

  “那是什么?”我忙问。

  “水镜的镜面,一开始……其实知一块蛋壳。”他说着看向我,似乎是在问我,谁的蛋壳。

  “你的蛋壳?”我问,问完就知道不对了,孔宣也是出生在洪荒中后期,怎么可能是他的蛋壳。

  那会是谁的?

  孔宣提起这件事,眼神带上了三分悲伤。

  “是我母亲的……她出生之时,啄破的蛋壳上,第一块脱落的蛋壳。”他拳拳望着我,眼神更加悲戚:“可惜当年母亲幼小,不懂那块蛋壳的妙用,便没在意。等到再知道的时候,蛋壳已经成为了水镜……”

  他越说,神情越悲伤,脸上的笑意却越发明显,十足十的嘲讽。

  “对不起……我把水镜弄坏了……”没想到水镜会是这么珍贵的东西。

  孔宣收起了脸上的嘲讽,对我笑起来时,又是阳光灿烂:“没事哒,紫瞳妹子,能保护你就好了!”

  “可那是你母亲的……”

  “一块蛋壳而已!”他笑着打断我,“紫瞳妹子,我的破壳蛋壳还留着,你要是要的话,我可以把我的给你!”

  “别别别……”我忙摆手拒绝,已经弄坏一块了,我可不敢再接第二块蛋壳。

  看的出我歉疚,孔宣又道:“紫瞳妹子,别内疚了,你当时做的很正确。若是你没有将水镜丢出,没有涅槃火,我可就惨了。更何况,水镜在羲和那里那么多万年,我要是想要的话,早就去拿了。没事哒!别难受!”

  想起那日的画面,我试探性的问道:“那日引出涅槃火的凤凰,是你母亲吗?”

  孔宣脸上的笑容僵了一下,想起那日,他黑宝石一般的眼睛下的绒毛湿润了几根,垂下头去:“是母亲……残留在蛋壳上的一道残魂……母亲……母亲……已经不在了……”

  “对不起……”没想到勾起了他这么悲伤的回忆。

  孔宣吸了吸鼻子,语气又轻快起来:“不说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了!紫瞳妹子,我闭关了好多年才出来没几天,人间变化真大,好多东西都不认识了。你让墙上那个会说话的盒子给我说话好不好?”

  “好。”我去给他开了电视,电视里在放《熊出没》,孔宣看的可高兴了。

  我原本想将在盘凤族灭族的事告诉孔宣,可是看他刚刚的样子,我又不敢开口了,生怕让孔宣更难受。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https://.ddbiquge.cc/chapter/20222_7758070.html)

chaptererror;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ddbiquge.cc。顶点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ddbiquge.cc<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