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三五四章 坏事传千里

作者:南极蓝更新时间:2019-08-21 00:04:25
  天公作美,风吹云散。湖边的游人收了还未撑起来的油伞,小摊贩们又开始叫卖。

  “快看啊,快看啊!”有人指着湖面大呼小叫,“一条狗嘿,快看!”

  众人寻声望去,只见一年轻女子撑着竹竿脚踩木板,带着一条狗从荷叶边中绕过来,那狗趴在木板上,还是屁|股朝前头朝后,这场面,真是从没见过。

  “真是稀奇嘿!那狗看啥呢?”

  众人往后望去,没一会儿,荷叶晃动,十几个狼狈的男男女女抱着浮木,以狗刨的姿势踩水跟了出来,众人吃惊又忍不住地笑,“这是闹啥呢?”

  贺风露率先带着大黄上岸,解释道,“陈家游船沉了,陈夫人上了我家的游船,我家夫人命我带狗护送陈家人上岸。”

  听了贺风露的话,羽林四卫的腿差点抽筋!

  护送?狗屁!那畜生明明是趴在木板上哈哈着嘲笑了他们一路!

  “咋会让一条狗护送人呢?”有人问道。

  不待贺风露回答,已有人抢答,“那还用说嘛,狗会凫水啊!”

  “姑娘,你家夫人是哪家的?”

  “秦家村秦夫人。”贺风露的目光落在靠近的游船上,“我家夫人今日带着两位姑娘到长春观烧香祈福后来青鱼湖放生,途遇陈夫人的船出事,便将搭上船她送了过来。”

  “秦家村?”有好事者眼睛一亮,“可是山长茶宿和五车书舍的秦夫人?”

  贺风露点头,众人一片哗然。

  那不就是刚死了爹的陈大人的前妻?陈大人的前妻救了他的夫人?!

  秦夫人可真是……大度!

  看着陆续上岸的陈家人,又有人问,“那为啥不让这些人上船嘞?一船拉过来都省事!”

  “因为大姑娘要我们每人给十两银子才能上船!”刚上岸的柴和气喘吁吁道,“来人,赶紧扶着霍嬷嬷上马车歇息,去取衣裳,准备迎接夫人!”

  “不能吧,夫人都救了还差这几个奴才?”人们困惑了。

  柴和一脸愤怒不说话,贺风露则是一脸苦笑亦不做解释,大黄只在边上甩水舔毛。

  很快,小暖家的游船靠岸,秦氏带着人率先下船,取了衣裳的陈家奴婢登船帮自家夫人更衣后,才扶着她下船。

  见到柴玉媛,岸上的小草怕怕地抱着娘亲的腿,围观众人看着她头上明晃晃的金枝玉叶步摇,立刻炸了锅,还真是陈夫人啊!

  船家上来了,“夫人,我家的船咋会沉了?”

  柴玉媛皱眉,柴和一个耳光抽在船家脸上,骂道,“你问我家夫人,我们问谁去!说什么是你这儿最新的船,你这老东西一定是故意的!”

  船家捂着脸一脸的不信和委屈,“陈夫人乘坐的船是小老儿上个月才从登州齐家买来的,怎么可能会沉呢……”

  柴和又踹了他一脚,才跟着柴玉媛的马车走了。

  “完了,没了……”船家一脸沮丧地抱着脑袋,买了才半个多月的新船,亏死了,回去要被老婆子骂了……

  众人看着秦夫人,秦氏也未作解释,带着两个闺女上马车走了。

  她们根本不必说什么,因为有人急于将湖中的事儿跟人说道。

  看热闹两艘游船上的人上岸,片刻后,柴玉媛在湖上要杀陈祖谟两幼女被天罚船没之事便被众人神乎其神地传开了。

  马车上,秦氏犹觉得不可思议,“她以前还知道遮掩,现在怎么就这样了呢?“

  小暖推测道,“我爷爷突然去世,我爹刚起步的仕途被阻,她美梦正酣之际突然被惊醒,又要在济县困三年,我爹能沉得住气,她却没这点儿能耐。再说她现在怀有身孕,所以更加肆无忌惮了吧。”

  秦氏微微点头。

  “还有就是大黄今天也实在是太能干了些。”小暖看着跟妹妹睡在一处的大黄的耳朵动了动,眼角都带了笑,这货真是成精了。

  都说聪明的狗有五六岁孩童的智商,这货的脑袋怕不只有五六岁。

  秦氏想到大黄今天干的事儿也忍不住翘起嘴角,“它也真得是太气人了。柴玉媛怕是不会饶了它。”

  “娘放心,没人伤得了大黄。”小暖噙着笑,“您觉不觉得柴玉媛胖了很多?”

  “娘可以叫,你却不能直呼她的名字。女人怀孩子时都会发胖,等生下来就又瘦了。”秦氏又想起了她怀着小暖和小草时候的事儿,心中甜蜜又心酸。

  怀孕是会胖但柴玉媛胖得有点多,她原本的小脸儿变圆,低头时都有双下巴了。小暖捏捏自己的小下巴,扬声问,“绿蝶,承平王妃胖不胖?”

  破船归来,正在车外晒头发的绿蝶回话,“绿蝶没见过承平王妃。”

  另一边的贺风露却开口了,“承平王妃比一般妇人都要富态。”

  小暖眼睛一亮,承平王是胖子,他老婆是胖子,他儿子是胖子,没道理他闺女就一直是蜂腰肥臀的大美人儿!

  想到柴玉媛变得跟她爹一样,小暖就忍不住地期待。

  俗话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当天傍晚,柴玉媛因一条狗要怒杀两继女被天罚沉船的事儿便传到了陈祖谟耳里。陈祖谟眼前一黑栽倒在茅屋前,陈忠立刻将主子背回家中。

  再睁眼时已经是第二日早上了,陈祖谟嗅着熏蚊子的艾味儿,望着房顶上一根根的新椽子,懊恼地想杀人!

  还不够七七四十九日呢!

  不过,他的夫人在热孝期外出游乐,还拿着鞭子喊打喊杀,他在坟边苦熬还有何用!

  他便是守上一百日也传不出美名,众人只会记得沉船之事!

  不知道第几次,陈祖谟琢磨着娶柴玉媛是不是真得错了,若是没有娶柴玉媛……陈祖谟深吸一口气坐起身,不顾老娘和青柳的劝阻,摇摇晃晃地回了坟边的茅屋。

  无用也要守,他陈祖谟的孝,不只是做给人看的!

  不想接下来几天,天罚之事愈演愈烈,众人将柴玉媛之前带小暖去看砍头,害小草落湖、陈家族祭陷害小暖等事连在一起,说她是心如蛇蝎的毒妇,说陈祖谟是贪图富贵才娶她,说陈老爷子之所以死也是因为天罚——天不想看着陈祖谟发达!

  消息传到青湖别院,柴玉媛暴跳如雷;传到秦家村,陈祖谟跪在坟前,一动不动。

  “夫君,明明就是那贱妇和小暖的错,这些人却不分青红皂白地将屎盆子全扣在妾身头上!”柴玉媛拉着陈祖谟,怒极,“夫君要帮妾身出这口气!“

  陈祖谟木然,“夫人喊打喊杀动手是真,沉船是真,小暖救你上岸是真,你要为夫如何为你出气?”

  柴玉媛见陈祖谟如此冷漠,心里有些没底,他莫不是也信了什么狗屁的天罚吧?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