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二百零一章:薄悠羽,我们之间的关系已经结束了

作者:超灵的佑子更新时间:2019-04-16 07:43:10
  “我们秦家,不杀冤魂。我可以给你最后的时间解释。”秦振东像是最后在隐忍。

  秦家,有秦羽肆这个儿子把秦家推上了巅峰,但是皇家中长子,百姓疼幺儿,秦羽铭一直是秦家最宠的那一个。

  秦羽肆从小冷酷有主见,进入政坛以后更像是一个足以对等,甚至时常凌驾他们之上的存在,尤其是在那件事以后……

  而且秦羽铭从小体弱多病,倾注了秦家夫妇这些年所有的心血,现在秦羽铭明明康复有望,可是却因为这女人对薄医生的嫉妒毁灭,秦振东给出最后的解释的机会,已经是看在苏子诺曾经在天台上死死拉着秦羽铭。

  解释……如果秦家人得知,薄悠羽所谓的治疗,就是注射那么凶险霸道的激素,从昨天的症状来看,如果秦羽铭真的继续注射,只要再过几天真的回天乏力。

  薄悠羽是心思恶毒,但是到现在为止,她代表的都是圣米仑新一代的医生。滥用药剂,置于死地,如果她的作为被秦家曝光,就像是整个圣米仑被曝光,是老师所有的心血毁于一旦。

  “我没有解释,只能说,给我三天的时间,三天的时间……”苏子诺解释,三天的时间她可以让秦羽铭撑过可怕的反噬期,她有办法让秦羽铭快速恢复的。

  “你还想要三天?三天时间给我们替悠羽收尸吗?我告诉你,你什么都不要想,你想去参加医学峰会吗?你还想踩着铭儿的尸体在医学界欺世盗名吗?你什么都得不到,你下半辈子都为今天赎罪!”秦夫人再也忍不住,高高扬起手!

  苏子诺撑了一晚上,体力早就到了极限,她看到秦夫人高高扬起的手瞳孔微微一缩,但是没有躲开。

  秦夫人需要发泄,这件事先不闹大,梁老师来的时候,自然能理解她的做法,秦羽铭也能得到后续治疗。

  挨一下,就挨一下吧。

  下一秒,一只大手却直接扣住了秦夫人的手腕。

  “谁?”秦夫人戾叫一声,扣住她手腕的手称不上力量可怕,不会弄疼了她,但是可怕的是男人凌厉的气势,让了觉得被他攫住的是她的心脏。

  秦夫人回头一眼望进那鹰锐般桀骜的黑眸,藏匿于瞳孔之下的漠然,顿时吓得两腿一软。

  战勋爵转头看了苏子诺一眼,放开秦夫人。。

  秦振东看到战勋爵后最初阴戾的面容变动了几分。

  要说战勋爵还是他最为看中的后辈,甚至在某些方面,他要好好交好这个‘后辈’。

  “战少将,您这是......”

  “苏子诺出席医学峰会是我同意的。”战勋爵低沉的声音响起。

  秦振东则是在听完以后面色一沉。

  这战勋爵是什么意思?他同意的,哪怕她把羽铭害成了这样!

  “战少将,你是不是搞错了,她是为了排挤薄小姐,才把秦羽铭搞成了这样,不说她是不是够格成为合格的医生,就说她的目标是薄小姐,薄小姐可是您的未婚妻。”秦夫人上前一步连忙解释。

  战勋爵对秦羽铭没有什么关系,但是薄悠羽是他的未婚妻。

  虽然,战勋爵跟薄悠羽听说是已经解除了婚约,但是一路上她们也听到了一些流言,战勋爵抱着薄悠羽跑过心急如焚的跑过半个医院大家都知道。

  “这个女人心肠这么歹毒,没准薄小姐受伤也是……”

  “我跟薄悠羽已经退婚,昨天带薄小姐送医出于朋友不可能袖手旁观。但如果,有个人受到伤害,我会很生气。”

  有个人?

  这,是在说着苏子诺吗?

  这个可能简直让大家太过惊愕了,以至于所有人都几乎反应不过来!

  “不好意思,因为我的原因可能让大家有些误会了。”就在这时,一个柔弱的声音响起。

  薄悠羽脸色惨白的出现在病房门口,一瞬间,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薄悠羽跟战勋爵的身上。

  大家在意的对薄悠羽跟战勋爵关系的猜测,甚至超过了其他。

  “关于秦羽铭病情反复,希望秦先生不要太担心,这是治疗必要经历的过程,看上去他身体状态跌回了之前的状态,甚至更甚,实际上,是身体为适应的一个信号。而且不得不说,我的治疗太过于激进,苏医生的方法没有那么见效,但确实会对秦羽铭来说,确实更适应一些。。”

  但是面对大家灼灼的目光,薄悠羽却是一个字都没有提到她跟战勋爵的关系,每一个字都只是在交代秦羽铭。

  薄悠羽说这些的时候,诚恳而落寞,眼底却划过沉痛的扭曲!

  昨天晚上,她把话说到那个份上了,她用命挡在战勋爵的面前,她只是想要把战勋爵留在身边。

  可是,战勋爵是怎么回应了?!

  想到这里,薄悠羽闭上了眼睛,她怕眼中的愤恨根本压不住。

  战勋爵按住了她的手:“悠羽,我不再是可以站在你身边的男人,也不是会站在你身边的男人,我们的关系结束了。如果拖泥带水,受伤的只会是你。”

  战勋爵没有放开她的手,但是每一个字说的都无法撼动:“这次我可以留在你身边,但是将来,都不会。”

  “而且您也看到了,我现在手受伤,没办法再进行紧急的治疗,”薄悠羽再次睁开眼睛。

  “薄医生,为什么你不要继续治疗羽铭。你不会是受到了什么胁迫?”秦夫人很快说道!

  秦振东也迟疑的看着薄悠羽,眼睛里是明显的质疑。

  薄悠羽转头看了一眼战勋爵,其实牙齿都咬的酸痛:“苏子诺真的很优秀,不然也不会成为梁教授的关门弟子,秦先生尽管放心。”

  她堂堂的上下工人的医学少女天才,却要为视为死敌一文不值的苏子诺一声一声开脱,而真正的问题是,是她在自己未婚夫的推动下,薄悠羽不得不,多么讽刺!

  秦振东有一瞬犹豫,要不要给苏子诺这个机会,但关乎自己儿子的生死......

  “妈……相信苏医生。”就在这时,一道嘶哑的声音响起:“如果她治不好我,大概没人可以。”

  一直陷入昏迷的秦羽铭,脸色煞白的撑起身体。

  秦振东跟秦夫人瞪大了眼睛!

  但是秦羽铭在那样恶劣的指标下,竟然真的清醒过来了,秦夫人哭泣着扑了上去!

  苏子诺后退了一步,目光正好跟薄悠羽撞在一起。

  但是这一次苏子诺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她凭什么退让?

  昨天是薄悠羽心怀恶毒,而她为了她的烂摊子收拾了一夜,昨天晚上秦羽铭的凶险,到现在都心有余悸,现在幸好是秦羽铭提前醒了过来,秦羽铭但凡有个不测,她现在绝对不会让她在这里惺惺作态!

  薄悠羽眼神一闪,然后看着苏子诺真诚的说道:“至于医锐的医学峰会……苏医生真是天赋过人,应该到更高的平台进行学习,我愿意用我爷爷的名义举荐苏医生,进入医学峰会。”

  秦振东的脸色都僵了僵,如果说,薄悠羽之前说的,都是代表她个人的意见。

  那么薄悠羽用薄伯山的名义,就代笔着整个薄家。

  她们都是世家大族,都明白用家族的名义决定代表了什么。

  这个苏子诺,难道真的有点不为人知的过人之处?

  看着苍白如纸的秦羽铭跟秦夫人抱在一起,疲惫的杨杨手:“算了,生死听天由命,就让苏医生主诊.”

  没想到战勋爵的声音响起:“不麻烦薄家了,我另有安排。”

  另有安排?是不是战勋爵也知道苏子诺的水平根本不能进入医学峰会?

  薄悠羽心头一阵颤抖,是不是战勋爵还没有被那个女人迷昏了头脑,但她脸色仍旧是殷切的姿态

  “不麻烦,我会跟爷爷沟通好,虽然苏子诺的资历让人诟病的,但是站在爷爷身边,绝对不会让人说一句没资格。”

  “薄小姐不用了,多谢你费心安排。”苏子诺低笑一声,因为极度疲惫而拉满血丝的目光看向薄悠羽:“如果薄小姐还记挂,应该还记得,我要的,只是你不能代表圣米伦。”

  薄悠羽咬着牙,恼怒却偏偏不能发泄出来!

  苏子诺竟然还记得,她做这一切,都是要自己无法代表圣米仑。

  但是现在薄悠羽什么都不能做,秦家夫妇就在眼前,秦羽铭也醒了了,她根本不知道苏子诺知道了多少,但是那样骨骼碎裂的疼痛,秦羽铭会相信让苏子诺去治疗,一个晚上都没有惊动住院部,就说明,苏子诺对她解释了什么,他都相信了!

  “我想……我想梁教授,会安排好。”所以,薄悠羽只能语焉不详。

  但是这代表了什么意思,苏子诺跟薄悠羽都懂:薄悠羽不能用梁靳西的弟子的身份,出现在医锐。

  “还有小湛母子呢?还打算把他们丢在病房里任那群所谓的精英医生“多多关照”?”了结了医学峰会问题,苏子诺却似乎完全不为所动。

  她并不是喜欢咄咄逼人的人,但是作为医生,对病人生命敬畏,薄悠羽必须学会。

  薄悠羽双拳紧握,掌心渗透出了血迹。

  “你也要对小湛母子,拿出抱歉的诚意啊……”苏子诺看着薄悠羽,嘴角上扬的弧度无比惊艳!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