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214章 压心底的秘密

作者:浅年华更新时间:2019-04-16 07:43:54
  对于封北辰的话,封子衿自然是满口答应,虽然有钟浈在他旁边,她倒是没有任何的难为情,因为感觉她也是性情中人,而且对她也相当的友善,所以也就没有任何的心力压力。

  趁着陆菁不在,她把那天的经过简单的说过,这倒是又让钟浈有些吃惊,她清楚得把那天的事情在脑子里又过一遍,想起方馨萍同自己打的那个电话来。

  可是她想不明白,这个电话难道真的可以起到这么大的作用吗?

  这事情不由得在她心里反复的过着,却无论如何也不敢对任何人提起这事来,因为一旦说出来,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真的不是她能预测到的,所以还是把这件事,深深的埋在心里的比较好。

  “哦,这事儿真是够凑巧的。”封北辰听过以后,不由得感叹道,“不过没有关系,只要人们两个可以处得来,那就可以,一切以实际的情况为准。”

  他唯一的想法就是想要封子衿感觉到幸福,而且他也做好了准备,只要她能幸福,他情愿代表封家付出一定的代价。

  这样一段话谈下下,虽然都是简短的说,可是耗时也是不少的,而陆菁其实已经出来了,只是听到他们的谈话,她又故意走回去和孩子们在一起,当然也支起耳朵把事情听得一清二楚。

  陆菁现在虽然在心里想着要和封子衿走得近乎些,可是这哪里是想要走近就能够的?这么多年的疏离,早就形成了一道无形的冰墙,想要让它消融,哪里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呢?

  而且封子衿,有什么事,也着实的是不想要同她讲的,现在凑着她和封北辰讲,她多听听他们的沟通方法,也好在以后相处时,能多一些变通和应变。

  “嗯,我知道的,你就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封子衿笃定的说。

  当然封北辰也不担心她有什么事,只是感觉她像像一个白纸一般的情感经历,会让一个老司机给欺骗的。

  可是如果不放手让她去成长,到什么时候,她都依旧是一张白纸,又怎么可能成长起来呢?别人给的伤害和风霜,其实真的就是人成功的最大的营养。

  这时,陆菁恰着点走出来,装作只听到封北辰的最后一句话,也附和着说,“是呀,你别看北辰是弟弟,考虑事情可真的比你成熟太多了,以后,你还是应该要好好的向他学习一下,什么事都多听听他的意见。”

  当然,这也是一种思维的定势,不管是什么,陆菁总是认为封北辰所做到的就是最好的!

  久而久之,就形成了一种良性循环,而封北辰也就真的是越来越好,不管在哪方面,他的人生就像是开了挂一般的向着好的方面狂奔着。

  “嗯,我一定会多向北辰学习的。”封子衿说到这点,是真心实意的对封北辰佩服且喜欢。

  陆菁看他们这样,倒也是开心的,自己生的女儿,她如果能好起来,那她肯定也是最最开心的。

  不过陆菁不知道又发什么神经,冷冷的目光看向钟浈,特别不耐烦的说,“他们姐弟聊会儿天,你可以去厨房里帮下忙,好让他们早点开饭!”

  这女人的情绪也实在是太不稳定,怎么说变脸就变得这么快呢?

  钟浈马上激灵的站起身来,好像是她坐在这里听人姐弟讲话,是很不礼貌的,可是听都已经听过,现在只能快速的去弥补这事才行的。

  “好的,你们稍稍的聊会儿,我去看下。”钟上浈匆忙的说着,就想要离开,可是坐在她身边的封北辰却长臂一展,用力的拉住她的手,向下用力,竟然把她拽得跌坐在他的身边。

  钟浈很是尴尬,脸上马上红得像是秋天的苹果一般,她努力的想要挣脱封北辰的束缚,可是他的手却抓得更牢。

  她只得低低的声音求饶,“辰哥,你别闹,我去下厨房,这样也好早些开饭。”

  封北辰以为她是在演戏,可是钟浈自己心里清楚得很,她现在其实是在用真心演绎着这一切。

  她是真心的喜欢封北辰,也真心的想要融入到这个家里,就算明明知道不可能,也是会全心全意的去做这件事的。

  可是他们二人的举动看在一边的陆菁和封子衿的眼里,却是他们二人着实的恩爱无比,而且应该是感情颇深的那种。

  而这样的情感就有些伤害到陆菁,婆媳是天敌,这真的是一点没有错。

  陆菁现在情愿相信封北辰爱的依旧是安然,也不想要他和这个钟浈有什么过多的牵扯来。

  “辰儿,要不你以后就不要工作了,老婆孩子热坑头得了!”陆菁冷冷的开口,语气里有着极强的不屑,而且这话实在不像是她现在的身份的人所能说出的。

  封北辰也不由得一怔,他淡淡的道,“妈,你这意思是以后不用我工作了?”

  显然这是不可能的,如果没有封北辰,陆菁会感觉特别痛苦的,她养了二男二女,可是真正可以做事的,也就了一个。

  不过现在她也是真的生气,明明是一个事业性的男人,可现在却偏偏表现出一副居家小男人的样子,而且对这个女人那么的体贴,实在不像话。

  “行啊,你不想工作,就回家吧,待小悦和小尊的妈妈醒来以后,让她来质问你怎么可以这么做?”陆菁的话像是刀子一般扎进了钟浈的心。

  陆菁的目的再清楚不过,她就是想要提醒他,不要忘记,安然才是他最想要守护一生的人!

  钟浈知道,封北辰所做的这一切,都不过是为了那个他在夜里不自觉的就呼唤名字的女人,她不过是个人家的影子而已。

  封北辰的脸色也有些苍白起来,他的声音压得特别低沉的说,“妈,适可而止!我自己的事,会有分寸的。”

  他就牵着钟浈的手,她的异动,他当然是有感觉的,甚至他能感觉到她内心的那种痛楚和无助。

  他用力的握住她的手,想要以此来给她以力量和安慰!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