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一千七百二十三章 失忆?

作者:一顾秋水更新时间:2019-06-12 21:50:30
  眼前突如其来的光线异常刺眼,她忍不住抬手遮了遮。

  挪开手,眼前的白色让她微微一愣,就在她差点绝望地以为又回到了那个纯白的世界时,面前陡然出现的一张脸让她欣喜到直接哭出来。

  终于见到人了。

  “呜呜……”

  听到自己的哭泣声,厉云惜又是一愣,还没来得及多想,猛地,她就被按进了一个结实的怀抱。

  “小九……”

  阿栗几乎抑制不住自己的激动,他的双手收紧,害怕厉云惜会消失了一般,紧紧地圈住她,力道大到似要将她揉进自己的骨血。

  小九?

  还有,这道声音……

  “之前说话的是你对不对?”

  欣喜地抓着阿栗的手臂,厉云惜激动地问着一连串的问题:“你是谁?这里是医院?我生病了吗?你是我的朋友吗?”

  “……”

  背脊晃了晃,阿栗的眼中满是不可置信。

  这是……

  为什么小九好像不认识他?

  他退开一点,深邃的眼眸中闪过一抹惊慌,脸上不再有一丝喜悦,而是变得沉重,疑惑,但他又强自镇定下来,认真地看着厉云惜的脸,似乎要看出点什么。

  “喂?”

  见眼前的男人不说话,只是一脸沉重地看着自己,厉云惜伸手在他眼前扬了扬,唤起他的注意力。

  见她这么陌生地称呼自己,不再是曾经亲昵的“阿栗哥哥”,阿栗眼中闪过一抹伤痛,他的心瞬间像缺了一个口子,骤然疼痛起来。

  为什么会这样?

  骨节分明的手一把抓住面前纤细的手掌,阿栗开口,声音艰涩沙哑,问道:“小九,你不认识我了吗?”

  话到嘴边,他的唇间逸出一丝苦涩。

  小九真的忘了他吗?

  “呃……我应该不认识你,但我又好像认识你很久了……”脑袋有一些抽痛,厉云惜不禁按住太阳穴,声音里满是苦恼。

  面前的这张俊逸非凡的脸,总让她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而且这道声音也让她很熟悉,不仅是在纯白的世界里听到过的原因,而是记忆里好像有这个人,有这道声音。

  但她努力想,却想不起来他是谁。

  关于他,她的脑中全部是一片空白。

  她的头又抽痛起来,她用手捶了捶。

  真的忘了。

  到现在,阿栗怎么会还不明白。

  按住她伤害自己的手,阿栗压下心中的苦涩,柔声安慰她:“想不起来就算了。”

  “对不起……”厉云惜自责地道。

  他一定是自己亲近的人,不然他不会这样难受。

  即使阿栗再怎么隐藏,厉云惜还是能感受到他情绪里的落寞,他眼里的伤痛让她很难受,很想让他不要再这样痛苦。

  “小九,你没有对不起我,是我没有保护好你。”

  “不不不,你一定是我认识的人,甚至……很亲近的人,我不该忘了你的!”

  ……

  噗嗤——

  厉云惜跟阿栗争了几句,突然,他们猛然发觉这样的行为很幼稚,不禁又相视一笑。

  沉重的气氛突然就被这个笑给打破了。

  “小九,我是阿栗。”收敛起笑容,阿栗的眼眸中闪动着异常认真的光芒。

  “嗯,阿栗哥哥。”厉云惜认真地点点头,语气十分郑重。

  阿栗哥哥。

  内心猛然震动,阿栗定定地看着厉云惜。

  “怎么了?”挑起眉头,厉云惜疑惑道。

  难道她比阿栗大?

  不然他怎么一副惊讶的神色?

  可是,眼前的男人明明很成熟啊……

  正当厉云惜纠结要不要改口的时候,阿栗压下心中涌起的复杂情绪,嘴角微微扬起:“嗯。”

  说完,他还摸了摸她的头,一如往昔。

  感受到头顶上温暖的手掌,厉云惜没有察觉到,她的脸上蓦地划过了一滴眼泪。

  她有一些贪恋被他轻抚的感觉,忍不住用头蹭了蹭他的掌心。

  突然,一只好看的手在厉云惜的眼中放大,手指曲起给她拭掉那滴眼泪,她这才发觉原来她哭了。

  可是她不明白,为什么会突然掉眼泪。

  “我们是朋友吗?”厉云惜想起这个问题,便问了出来。

  他们之间,好像是朋友,又好像不止是朋友……

  噎了一下,阿栗深邃的眼眸中尽是不满,他抬手弹了一下她的额头,重重地道:“男、朋、友。”

  哼,小九竟然以为他只是朋友!

  这个仇他记下了。

  男!朋!友!

  虽然隐隐有猜测,但厉云惜又担心是自己自作多情了,因此倏然听到后,那三个字还是犹如炸弹在她的脑中炸响。

  瞪大眼睛,厉云惜不禁有些结巴:“我、我竟然忘了男朋友……”

  说着说着,她有些羞窘,有些心虚地低下了头。

  “……”

  俊逸的眉眼注视着眼前羞涩的女孩,阿栗故意默不作声,他要她多懊恼一会,他的小九竟然忘了他,怎么能这么轻易就算了。

  忽然,他想到她忘记他的起因,他的眼神又变得狠厉起来。

  那个男人,他一定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现在也到了清算的时候。

  兀自低着头心虚的厉云惜没有发觉,她身边的人周身的气势已经变得霸道凛冽。

  接受了阿栗的身份后,厉云惜便观察起他的一举一动。

  “小九,要不要喝水?”阿栗一边问着,而手已经拿了杯子递到了她的唇边。

  厉云惜看着眼前的杯子愣了一下,她确实感觉有点渴,本想接过杯子,但他又往她唇边送了送……

  无法,她便硬着头皮,就着他的手喝了半杯,抬起头的时候,她注意到,阿栗的嘴唇干裂得厉害,竟然出现了血口。

  “你也喝。”将他的手连同杯子推到他的嘴边,蓦地,厉云惜想起,这是她刚喝了一半的水,就想伸手制止。

  只是等她反应过来时,阿栗已经在喝了,他几乎是毫不迟疑地,就着她刚刚喝过的地方慢慢将杯子里的水喝光。

  咕噜——

  有点大的吞咽声在静默的房间里响起。

  厉云惜却无知无觉。

  她看着阿栗微仰头,露出一截好看的脖颈,精巧的喉结随着吞咽一上一下,忍不住就跟着咽了咽口水。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