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三章 战情紧急

作者:犇命牛更新时间:2019-03-15 15:46:00
  第三章战情紧急

  ——————————————————————————————————

  【战情通报】

  夜色如墨,几双近乎疯狂的眼睛却在这夜色中闪着骇人的光。

  “大哥,最后一句话,你到底干不干?”一双眼睛的主人逼问对面一人道。

  被逼问的中年人半响无言。

  “实话告诉你,大哥!今晚这事由不得你。你想当王八,兄弟们还受不了这气呢!”对面的眼睛闪动着狼一般的光。

  “走!”中年人被最后一句话逼上的绝路,眼中终于也泛出凶狠的厉色。

  ……

  “你不是回家了么?”不满的问话声中,一个汉子打开房门。

  “老子来要你的命!”中年人手一抖,一把牛耳尖刀刺进对面汉子的心窝。紧接着,几条黑影冲进屋内,惨呼声响起。

  瞬息之间,血光崩现,命案发生了……

  ——————————————————————————————————

  一个车上两个班,两辆才能坐一个排,光是特一连就要用八辆车。自己看到了十几辆车,估计至少出动了两个连,到底是什么情况?又是什么情况值得连长和排长说出“戴罪立功”四个字?

  “日,弹药库的车!”正思忖间,有战士望着车后开了腔。

  车里的士兵们纷纷往后望去。果然,弹药库的中吉普已经跟在了车后。再往后,是压队的一辆挎斗摩托,摩托车头挂着代表紧急任务的三角小旗。

  “到底是什么任务啊?这么大阵仗!”有人感叹道,显然这些兵们了解到的情况不比种纬多多少。有人也在猜测弹药车中的子弹是空包弹还是实弹,一会儿的任务是学习还突然袭击的打靶,还是什么别的。

  军车一路向北开着。

  尽管这只是郊区路段,但经过路口的时候兵们还是可以看到路两侧的交警拦下了一些社会车辆。好在现在只是清晨,军车车队的通过对交通的影响不大。不过反过来说,一大清早就调动交警上岗封路,显然这事背后的动静不算小。

  排副左震斜靠在厢板上,把85式狙击步枪抱在怀里,摆了个尽量舒服的姿势,眯着眼看着兵们胡猜。虽然他习惯性的摆出了一副万古不变的死人脸,做出一副半睡不醒的样子,可这时候战士们对呆会儿可能的行动很好奇,所以也就不断有人过来打扰他,弄得他很是不爽。

  看到种纬正在向同班战友询问自己关禁闭这段时候的情况,左震灵机一动把种纬叫到了身边。

  在问了几个关于禁闭的感受之类不咸不淡的问题之后,左震把种纬一把拉到身边,用一种悄悄话的方式对种纬道:“透露给你一点消息。”看到种纬凑近了聚精会神地听着,他继续道:“这次任务不小,你是连长争取出来的,一定要抓住机会,戴罪立功,明白没?”

  这已经是种纬第二次听到这四个字了,可这都算什么嘛?这些东西种纬已经从别人那里知道了,排副叭叭这些有什么用?没等种纬想明白,左震已经舒服的伸了个懒腰道:“我该睡个回笼觉了。”

  等种纬一头雾水地回头坐下,战友们一下子就凑了上来,种纬这才一下子醒悟过来。这叫祸水东引吗?这叫什么事儿?就为自己能不被人烦?可这车开得晃来晃去的,排副就真睡得着么?

  左震睡不睡得着不用种纬管,反正他是被战友们集体鄙视了。大家都看到排副和种纬咬了耳朵,可大伙儿却从种纬这啥都问不着,种纬的解释更是没人信。

  全体战友里,要说还信任种纬的,也就班长韩旭和牛柳了。班长是离得排副近,多多少少听到了些种纬和排副说话的内容,再加上对排副的了解,自然不会上当。至于牛柳,那就是对种纬的绝对信任和本身坚忍的性子了。

  和种纬比,牛柳的自身条件并不算好。虽然他也上到了高二年级,但农村的教育和生活环境,让他的知识素养比种纬相差不少。再加上种纬从很小的时候就有个当过兵的父亲指点、锻炼,在各方面都算是起步早,动手早。对于军营里这些事情的熟悉程度,绝非军营白丁的牛柳可比。但牛柳学习能力之强,性格之坚忍又由不得种纬不佩服。

  牛柳是个自控能力极强,且特别能吃苦,也善于学习的人。平时很少看他和别的战友吹牛打屁,浪费时间。而对于那些军官和老兵们指点的东西,他却往往记得门清,而且努力学习和掌握。

  牛柳身高一米八二,比种纬高出了九公分,表面上看似乎不错。可实际上他的体重比种纬还要轻上不少,以至于差点因为太瘦没能参成军。是靠着冬底下灌了一肚子凉水,才勉强通过了体检。

  再说五公里。种纬从小学就开始练,别说是新兵连,就是到了牛人云集的特一连,种纬的五公里成绩也是稳定在前十名以内。

  而牛柳呢?从新兵连开始,种纬可是亲眼目睹了各方面几乎零基础的牛柳是怎么努力的。第一个五公里,牛柳就跑到吐,却还在咬牙坚持。以后每次长跑,不是跑到脸泛青就是腊黄,每次都是照着极限去逼自己。

  当别人在抱怨别人太厉害,自己这方面不行,累死了,心脏快跳出来之类牢骚不断的时候。牛柳却总是沉默地躲在一边,按照种纬教给他的办法,咬着牙专心地放松和按摩肌肉,努力恢复。

  再比如军体单双杠之类,身材高大的牛柳做起这些运动先天就不足,更没法和上手早身材匀称的种纬比。用他自己的话讲,从小学到大根本就没见过几回单双杠,更别提练了。

  可就是这样的零基础起步,牛柳认准了各方面都很优秀的种纬,虚心请教,努力练习。别人练一组两组就歇了,牛柳一练就是四组起,重复重复再重复。

  这样下苦功,想不进步都难。新兵连三个月,要说进步最快的,非牛柳莫属。

  有时候种纬想,如果自己不是和牛柳分到同一个连同一个班,成为训练标兵的非牛柳莫属。只是由于自己起点很高,风头太劲,才让牛柳没有了表现的机会。

  牛柳的认真、扎实和肯吃苦的性格,给种纬留下了很好的印象。而牛柳也对种纬这个各方面都很优秀,对自己一点也不歧视,还没什么架子的城市兵很有好感。再加上种纬处处都尽心指点和教导,一来二去,两人成了关系最要好的死党。

  如果只是能扎实和能吃苦,牛柳也只能做个唯种纬马首是瞻的跟班。而真正让两人觉得能够谈得来另一点就是——相同的理想!

  他们两个人的家庭条件都不大好,都有考军校的理想。相近的理想和共同语言,不同的出发点和共同的目标,让他们两人之间的距离变得更近,沟通起来也就格外容易。

  从牛柳这里,种纬知道了自己被关禁闭以后的情况。

  那个蒙古汉子被种纬用*轻描淡写的一撩,弄了个下颌骨折,送到医院不得已穿了钢钉。估计以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以里,这家伙只能吃流食了。

  为此,连里专门派了两个人过去负责照顾这个蒙古人,其中一个就是连里唯一的蒙古族战士扎克,这也是便于双方沟通。

  扎克就是前文中特一连连长高俊岭提到过的巴力扎尔,扎克是他的外号。

  巴力扎尔刚来特一连的时候,大家伙就觉得四个字的名字怪怪的,叫起来还挺拗口。可叫什么好呢?开始大家叫他巴力,但也怪怪的,反过来不就叫成了力巴(北方土话,即苦力)了么?似乎挺不尊重人。

  再后来不知怎么的,大家从巴力扎尔联想起了大文豪巴尔扎克,再以后“扎克”的外号就叫响了。种纬想,这大概也和扎克的体型有关,一米七八的身高,体重竟然接近九十公斤,跑起来真像个坦克似的,谁也不敢挡。

  车队还在向北,车里的兵们也没了继续猜下去的兴致,纷纷抱着枪挤在一起打起盹来。

  终于,车队进入了邻省。连绵的山丘多了起来,随着车队拐上一条乡村公路,路面的质量变得越来越差,军车已经颠簸到了得让兵们无法安坐的程度。

  急速行进的车队开了近两个小时,突然停了下来。接着,前面传来了命令,停车放水(上厕所),同时要求各连排以上干部到团部指挥车聚集,开会。

  大约二十分多钟的功夫,各排军官都返了回来,马上召集所有战士通报情况——确实出了大事了。

  根据战情通报说,昨晚位于邻省山区一个大型矿山企业的保卫处和财务室遇袭,一伙匪徒先是冲进保卫处杀死了值班人员,然后砸开枪库抢夺了多支制式枪支。接着这伙匪徒趁人们尚不知情的时机,又从家属区挟制了财务人员打开了财务室,抢走了近百万的货款。

  九十年代,近百万案值的案子,绝对算是大案了。更别说匪徒还杀了人,枪了枪。

  据目前掌握的情报,匪徒在抢得了现金和枪支后,正向京城方向逃遁,意图不明。上级命令是:一定要在这伙匪徒造成更大危害前,迅速解决掉这伙悍匪,不能给人民群众造成更大损失。尤其不能让这伙危险分子进入京城,一定要在沿途严密布控,争取在这片山区解决问题。

  简单通报完,二排排长刘大成环视了自己手下四十多个兵一圈道:“呆会儿,各班班长及骨干到副排长那儿领取子弹。大家一定要注意,这是咱们特警团改编以来的第一次实战,一定要打好、打赢,不能丢咱们夜老虎团的脸。另外,各班班长要分配好人手,照顾好新兵,尽量不要发生不必要的伤亡。都听明白了么?”

  (..net)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