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五十五章 袒露心声

作者:君海棠更新时间:2019-04-02 17:16:23
  若叶买好东西,去看袁飞辰斩,毕竟,相比于猿飞日斩,他更喜欢袁飞辰斩,这家伙现实,不来虚的,不像猿飞日斩一样,满口仁义道德,世界和平的,骗鬼去吧。

  “呵呵——”夕日玫捂着嘴,发出婴宁般的笑声。

  若叶看了,一脸惊愕,这二人,什么时候搞到一起了。若叶看了夕日玫一眼,昨晚才上了她妹妹来着,难道,昨晚,袁飞辰斩,也上了她?不过,看袁飞辰斩这幅模样,估计,也是有心无力。

  一脸的笑容,和以前不一样,看来,这世界,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失恋了,终身不嫁,终归是少数。

  “我先出去了。”夕日玫白了若叶一眼,一挽头发,就离开了。

  若叶把东西放下,一脸坏笑的看着袁飞辰斩。

  “你这混蛋,你笑什么?”袁飞辰斩拿起一个苹果就砸,显然,若叶都好多老婆了,自己,就泡一个妹子,你笑个毛线。

  “我还能笑什么,我当然是笑你了,被人刺杀,还顾着提裤子,命重要,还是形象重要啊?”若叶坏笑到,估计,整个忍者世界,也只有袁飞辰斩一个人了。

  “你不擦屁股,你敢提裤子么?”袁飞辰斩也是不服,自己擦屁股在提裤子,绝对没错。

  看完袁飞辰斩,若叶也有些烦了,今晚,还得去伺候藤原椋。看来,的找点药吃吃。若叶回到房间,开始翻药,毕竟,男人为了勇猛,总会磕点药的。

  若叶拿出药,这原本是小兔那个小骚蹄子发明的。此刻,终于派上用场了,想着晚上要干苦力,若叶拿出双倍,吃了,顿时,感觉,丹田一股温热,看来,今晚是没问题了。

  就在此时,门被猛然推开,若叶吓得急忙把药给藏了起来。

  “怎么,又做什么坏事了?”雪姬双手环胸,骂道。

  若叶一愣,怎么是雪姬,看着雪姬,若叶立马感觉全身火热,感觉药效发作有些快,显然,雪姬对他的诱惑力,永远如此强烈。

  “没有,雪姬,牛牛的事,我很抱歉。”想到牛牛,若叶又是一阵黯然,不过,生活,还得继续,所以,不管是男人女人,还是自私点好,先要想着保护好自己。否则,你死了,别人睡你老婆,打你娃,多悲剧?

  “牛牛的事,不是你的错,你只是太蠢。”最近若叶的表现,雪姬也是看在眼里,虽然,离她心目中的好男人,还差十万八千里,但是,他再改,总让人感到欣慰。

  若叶尴尬的一笑,这话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难过。

  “把手拿过来。”雪姬摊开卷轴,显然,小兔会研究这个,完全是为了这个,特别会作死的臭男人了。

  看到这个奇怪的符文,若叶感觉后背一冷,这莫不是什么禁制,自己一旦违规,就咔嚓,完蛋了。

  “雪姬,这,这是什么?”若叶有些慌了,虽然雪姬不至于杀了他,但是让他半身不遂,还是有可能的。

  “把手拿来,你觉得,我会害你吗?”雪姬瞪了若叶一眼,若叶乖乖的把手,伸了过去,死就死吧,反正,伸头一刀,缩头,还是一刀。

  手一按在卷轴上,若叶顿时感觉全身一个机灵,全身打了一个冷摆子。

  “叫你平时多锻炼,你不听。活该。”雪姬收起卷轴,这个术,除了副作用以外,个人的实力太差也不行,一般的上忍,才能用。

  “我以后,会主意,会注意。”若叶陪着笑。

  “对了,安雅找到了,她一直跟着袁飞阿斯玛。”雪姬虽然还是讨厌若叶,但是,也不像以前一样反感若叶了,他心里,还是有大家的,只是,他这个人,比较自私。什么事会先想到自己。

  “这个小骗子,她跟着袁飞阿斯玛干什么?”若叶骂道,雀还一直为找不到安雅而耿耿于怀了。

  “还能为什么?她好像,喜欢上袁飞阿斯玛了,都怪你,把袁飞阿斯玛带成了一个小痞子,现在,他反过来,祸害安雅了。”雪姬骂道,袁飞阿斯玛,以前,没那么坏的。

  若叶暗骂一句,我擦,不过,要是安雅和袁飞阿斯玛成了,自己,不就和猿飞日斩成亲家了,这感觉,不怎么坏来着。

  晚上,藤原椋点上了蜡烛,红酒牛排,还有一些野味,非常丰盛,显然,她对今晚,特别重视。对于若叶来说,今晚,无非是一次滚床单,但是对于她来说,却是她成为女人的开始。

  若叶有些心虚的走了进来,看着藤原椋,感觉,她今天,有些不一样,具体,哪里不一样,又说不上来。

  “来,坐下。”藤原椋给若叶满上,显然,她还是很喜欢浪漫的。

  “你今晚,真美。”若叶夸奖到。

  “你的意识是,我以前,不美?”藤原椋眉毛一横。

  若叶郁闷,你这样,就不可爱了,这样抬杠的女人,谁受得了。

  “来,干杯,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藤原椋和若叶碰了一个。

  “有些,记不清了。”很多事情,他还记得,但是,第一次和藤原椋见面,没啥特殊的,反而,记不清了。

  藤原椋嘴角抽搐了一下,又恢复了严肃。

  “你把香菜县,全交给了我,这个地方,有我全部的心血。”藤原椋意气奋发的说道,她说这话的时候,让人感觉,她很像花木兰,巾帼不让须眉。

  “我最庆幸的,就是,把这里,交给了你,是你,让他们,生活幸福。”若叶不是夸奖藤原椋,而是,这女人,是真有本事。

  “自从,自从我跟过大小姐以后,你,你就一直,一直跟我作对,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知道,那不是我的错,是你自己不争气。”藤原椋越说越激动,她觉得,二人关系变成这样,就是因为,她中途,舍弃了若叶,跟了香菜。

  可是当时,若叶自己作死,香菜拿下权利,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自己,还能怎么的?自己,只是一个下属,她根本就没有本事,力挽狂澜啊。为什么,为什么要对这事,耿耿于怀?

  .。妙书屋.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