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0098章 狩猎开始了!

作者:信仰即正义更新时间:2019-02-07 21:45:36
  作为周旋于恶魔和暗影之间的投机者,高级术士无不是阴险狡猾之辈,摩洛克当然不会把自己的恶魔法阵设置在风暴祭坛内,那实在太过愚蠢了。

  瓦莉拉的搜索很快就有了结果,她现在前行者的技术已经越来越专业了,不得不说实在才是最好的训练。“东北方向有一个小型矿洞,应该是矮人留下的,里面有硫磺的恶臭味。”精灵女贼简短地汇报道。

  “太棒了!宝贝儿!”艾萨克斯几乎想给瓦莉拉一个拥抱,带被女精灵不留痕迹地躲了过去。艾萨克斯对此毫不在意,他给自己施放了渐隐术,又让司阔尔给他加持了隐身。

  牧师的渐隐术和法师的隐身术有些相似,但前者在扭曲光线的同时也会极大的降低目标的存在感,但还是会有淡淡的轮廓,而后者就是纯粹的物理隐形。

  当然这两个法术效果完全无法和盗贼的前行相比,毕竟人家是专业的。

  “我们放轻脚步,从战场的边缘穿过去,那个术士应该发现不了我们。”艾萨克斯低声叮嘱道,似乎浑然不觉三人当中最容易暴露的是他自己。

  至于为什么不带着其他士兵或者阿比迪斯、怀特迈恩这样的领主级圣骑士,艾萨克斯义正言辞地表示危险的工作必须领导先上。

  废话!他是去黑装备的,当然人越少越好。再说有司阔尔这位英雄级法爷基本就足够了,以逸待劳,再加上突袭的优势,摩洛克插翅也难飞。

  正在和莫格莱尼肉搏的兽人术士完全没有发觉,他的基尔罗格之眼早被非常不爽的瓦莉拉敲掉了,毕竟这种侦测型魔法造物是所有潜行者最深痛恶觉的存在。

  矿洞的路径非常曲折幽深,但这并不能给潜行者加法师这种专业搜寻搭配造成太大的阻碍,身为英雄级法师的司阔尔对暗影和邪能这样的负面能量还是非常敏感的,而瓦莉拉显然对机关陷阱什么的也并不生疏。

  他们很快就找到了一间临时开凿出来的密室,艾萨克斯不禁有些小得意,他猜得果然没错,一个恶魔法阵加一个邪能传送门,高级术士跑路的标配。

  但美中不足的是,这些都有由一个暗影能量罩保护着。

  “有什么办法吗?”艾萨克斯看向司阔尔。

  “这个法阵看起来颇为简陋,就像是个初学者布置的,但能量级别却很高。”司阔尔说道:“我能找到它的能量节点,并且应该并不会耗费太多的时间。”

  “太棒了!”艾萨克斯美滋滋地说道,果然随身携带一个万能法爷是艾泽拉斯居家旅行必备良方。

  正如司阔尔所言,这个法阵颇为粗陋,司阔尔很快就破解了它,接下来就是简单的守株待兔。

  猎人布下了陷阱,等待着猎物。

  十多分钟后,墨绿色的恶魔法阵开始微微发光,艾萨克斯瞬间提起了精神,摩洛克的身形·出现,他看起来全无防备。

  得益于毁灭之锤对暗影议会的屠戮,导致高阶术士在部落里竟然成了个稀缺职业,但这也使得联盟对术士这个职业缺乏足够的理解,毕竟交手实在太少了,得到的信息实在有限。

  因而摩洛克完全不担心这些人类会截自己的后路,他们对术士的认识绝对还只局限于暗影箭脑残箭魅魔之类的。

  但他完全没有料到艾萨克斯这个异数的存在,某人早已静待他上钩。

  这就是信息差的优势。

  摩洛克的心情还算不错,和那个人类拳拳到肉的搏斗让他一泄之前的怨气。主人的计划虽然并没成功,但毁灭之锤基本已经完了,他也是时候穿越传送门,去静候主人的佳音。

  摩洛克已经烦透了这片除了红色还是红色的土地,这和正在走向死亡的德拉诺看起来没什么两样,他迫不及待地想要离开。

  因而兽人术士此时的心态几乎是完全放松的,战时紧绷的神经也舒缓下了,他认为自己是安全的。

  但等待他的却是一场教科书般的伏击。

  迎面而来的一发巨大火球,瞬间就打破了他常驻的邪能护盾,摩洛克还未反应过来,就又赶到后腰突然一凉,接着传来一阵剧痛,两把长匕首几乎刺穿了他的身躯。

  肾击,强力控制技能,造成剧烈痛感,对男性人形生物尤其有效。

  哪怕是以英雄级术士的体质,挨这一下也够呛,偷袭得手的瓦莉拉没有丝毫的恋战,毫不迟疑地向后退却,她很清楚自己只有一击的机会。

  果不其然,几乎是瓦莉拉退走的瞬间,一道赤红色的火环就以术士为中心向四周爆发,对于背后偷袭的潜行者,地狱烈焰这种无死角范围性攻击是最普遍的起手反制手段,它虽然威力有限,但能够直接破除潜行者的潜行状态。

  而失去潜行的潜行者和保持潜行的潜行者是完全不同的两个职业。

  瓦莉拉还不到英雄级,无法在战斗中再次使用消失,因而形势突然有些危机起来。

  但她并不是一个人。

  精灵女贼的身上突然出现了一个半透明的淡金色护盾,护盾在地狱烈焰的冲击下很快爆炸,但至少为瓦莉拉抵消了大半伤害,与此同时摩洛克周围突然亮起了冰蓝色的法阵,原本燥热的空气突然变得极寒,一个由寒冰铸造的囚笼瞬间将兽人包裹起来。

  一个需要英雄级法师提前布置法阵才能施放的法术,其威力可想而知,摩洛克拼命开始调动体内的邪能,但此时只剩下一个念头——完了。

  黑暗中突然出现了一道耀眼的光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贯穿了兽人术士的心脏,摩洛克惨叫着,但寒冰囚笼却让他连临死前的反击都做不到。

  托尔斯洛生命阻截的特效发动,兽人术士的挣扎迅速衰弱,最后完全停止。

  完成了正义的补刀的艾萨克斯颇为满意,这可能是部落最后一个英雄级术士了,“托尔斯洛又多了一个灵魂。”他淡然地说道。

  瓦莉拉和司阔尔以一种怪异的目光看着他,艾萨克斯不禁耸了耸肩膀,“好吧,我承认这样说只是显得更有气势一点,事实上托尔斯洛根本就不具备霜之哀伤那样的吸取灵魂的特效。”

  他显然不准备再解释霜之哀伤是什么,年轻的王子带着一副神似偷鸡小狐狸的神情,笑眯眯地蹲下来开始进行广大冒险者们最熟练也最喜欢的工作——搜索战利品。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艾萨克斯的脸色越来越差了,这个英雄级术士尽然是个罕见的穷鬼,艾萨克斯几乎将他扒光了也只找到一些散碎的魔法物品,以及那把卖相极差的歪脖法杖,而包裹中也都是些莫名其妙的材料。

  而最关键的那样东西没有丝毫的影子。

  艾萨克斯隐隐有种冲动,他想把这个术士俘获,然后掐着他的脖子疯狂摇晃并质问他,“你的水晶呢?!你的水晶呢??!你的水晶呢??!!”

  这特么又不是游戏!难道还有掉率的说法吗?!

  难不成灰烬使者就这么没了?

  冷静,冷静,艾萨克斯不断安抚自己,只是一块圣光水晶而已,你又不是没有。再说这里毕竟不再是既定的艾泽拉斯时空,自己的影响力已经逐渐发挥,璀璨之辰再次遗失也不是不可能。

  但那颗水晶又能到哪里去呢?难道自己要把每一个兽人术士都抓起来严刑拷打一番?奥萨克斯头都要到了。

  似乎被艾萨克斯狰狞的吓到了,瓦莉拉以一种小心翼翼的口吻问道:“你在找什么东西吗?”

  年轻的王子露出了一丝苦笑,他刚想回答,变故却再次发生,沉寂的恶魔法阵又一次闪耀出墨绿色的光芒,接着一个更为高大的身影出现了,他带着罩帽,皮肤泛着紫黑色。

  “传送门开启了吗,摩洛克?毁灭之锤已经完了,我们必须……”来者匆匆说到,突然他的声音戛然而止,显然被快被扒光的摩洛克以及眼前三位不速之客惊到了。

  艾萨克斯也有些呆滞地看着眼前又一个兽人术士,他能在他身上感到熟悉的气息。

  空气突然安静。

  艾萨克斯立即反应过来,绑定这个法阵的术士竟然不止一个!热血再次充盈了他的胸膛,boss战并没有结束,这位才是正主啊!璀璨之辰就在他身上!

  那还等什么,打tmd!拔刀!有基佬开我裤链!

  圣光出鞘!

  刺目的圣能光刃再次从托尔斯洛上延展,艾萨克斯摆出一个恶狠狠的架势,然后虚晃一剑,接着陡然爆退。

  开玩笑,这个兽人术士气势并不弱于地上躺着的那个,而圣光出鞘的威力再怎么强大,也不可能让艾萨克斯正面对抗一个英雄级,他目前还只是精英级的等阶,在维持圣光出鞘的情况,连给自己上个护盾都做不到。

  这要莽上去不就是送菜嘛!

  另一方面,使用恶魔法阵传送回来的雷德·黑手也吃惊不小,在挑战毁灭之锤失败后,他的伤势同样严重,甚至还隐约暴露了古尔丹之颅的存在,只能选择蛰伏起来静待良机。

  不出所料,毁灭之锤败亡了,雷德意识到这是自己的机会,他完全可以成为部落的挽救者,届时他将重振黑手家族。

  是的,雷德还保持着自己的意识,如果可以的话,古尔丹当然会毫不怜悯地占据雷德的身体,但他毕竟目前还只是一缕残魂而已,保住雷德的性命已经耗尽了他积攒的力量,因而不得不陷入沉睡。

  这也就意味着他现在只是一个空有英雄级能量,但施法水平只是初学者级别的水货{古尔丹真的尽力了}。而在暗影之躯受到的震荡伤害在转化为实体后是极难愈合的,因而雷德英雄级战士的实力也发挥不出几分。

  简而言之,雷德撞枪口上了。

  因而雷德的内心是惊慌的,艾萨克斯的圣能光刃散发着令他忌惮的气息,因而雷德并没有选择立刻发起攻击,他第一反应是开启暗影之躯,但随后的就又意识到在伤重的情况下这样做无异于自寻死路。

  然后迎面而来的就是司阔尔的寒冰箭雨。战斗意识出色的法师而并不会像雷德那样愣神,寒冰箭这种低阶法术的消耗对英雄级法师的法力池来说几乎等于没有,因而司阔尔在数息内就爆发出一道横版暴风雪。

  雷德的躯体上瞬间浮现出一道暗影护盾,维持一个常驻的应激护盾是英雄级施法者基本常识,古尔丹非常英明地教会了雷德这点。

  护盾并不能撑多久,司阔尔已经在准备深度冻结了,雷德能感受到到对方身上愈发浓郁的冰元素,他的反应是再补一道护盾。

  然后他就觉得灵魂仿佛被受到了重击,正在准备的法术戛然而止,法术反制实在是个不讲道理的技能,它让法师在施法者对战中处于绝对的优势地位。司阔尔悠哉悠哉地喝下一瓶精神稳定药剂,凛冽的冰元素又在他双手中凝聚。

  雷德只感觉头痛欲裂,法术反制等同于直接的精神力碰撞,很显然被强行提升的冒牌术士雷德并不占优,恍惚间买他的心底再次响起了那个熟悉的声音,“引爆恶魔法阵里的力量!然后把那个水晶丢出去!”

  不得不说古尔丹是个合格的保姆,他为了保全雷德的小命可以说是操碎了心,在这样危急情况下还能强行苏醒,并给出了最可行的建议。

  雷德至少现在在施法和战斗方面对古尔丹抱有无条件的信任,他没有任何心痛的犹豫,而是立即依言照做,而这也是他得以活命的根本原因。

  紫黑色的水晶立刻飞了出去,立即就吸引了艾萨克斯的注意力,但随后恶魔法阵能量界别陡然上升,接着就发生了剧烈的爆炸。

  恶魔法阵并不是战斗法术,但其毕竟出于古尔丹之手,爆炸威力也并不是能够忽略的程度。司阔尔立即将凝聚的冰元素化为屏障,将三人保护起来,无论如何他的第一任务是保证艾萨克斯的安全。

  待汹涌的邪能平息,雷德的身影早已消失不见,而残破不堪的邪能传送门在闪耀了几下光芒后,就彻底崩溃。

  传送门和施术者之间可能会有一定的感应,为了不打草惊蛇,艾萨克斯并没有让司阔尔破坏它,这也成了雷德得以活命的原因。

  艾萨克斯对此并不在意,在他的认知中雷德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兽人术士,跑了就跑了。反正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犯不着在大费周章地定位空间追击那个丧家之犬。

  当然,这在后世被认为是艾萨克斯一生中为数不多的重大失误之一。

  年轻的王子带上铜须家族友情赠送的秘银手套,捡起了那个暗影水晶,水晶是纯黑色的,仿佛能吸收所有的光芒。

  没错了,璀璨之辰。

  与此同时,千里之外,德拉克苏尔有些惊异地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的雷德。

  “出了什么事,大人?”他看向崩溃的传送门,不自主地惊恐问道:“摩洛克呢?”

  “那个蠢货死了!”雷德没好气地说道,他心情非常不好,这突如其来的状况不禁让他失去了最强大的手下,还使他再一次受到重创。

  这意味着计划必须变动,收拢部落残兵似乎并不可行了,就算能让他们信服自己似乎也并不具备和联盟抗衡的力量。

  “我们往西走,准备出海。”在简短地思考后,雷德说道。

  他在东部王国似乎已经没有立足之地,那么唯一的机会就在海上。

  德拉克苏尔似乎定了心神,他的神色变得恭敬起来,“如宁所愿,主人。”他鞠躬道。

  雷德不耐烦地回应了两声。

  他没有意识到,德拉克苏尔鞠躬的对象是他作为挂饰的古尔丹之颅。

  (..net)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