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0098章 狩猎开始了!

作者:信仰即正义更新时间:2019-02-07 21:45:36
  作为周旋于恶魔和暗影之间的投机者,高级术士无不是阴险狡猾之辈,摩洛克当然不会把自己的恶魔法阵设置在风暴祭坛内,那实在太过愚蠢了。

  瓦莉拉的搜索很快就有了结果,她现在前行者的技术已经越来越专业了,不得不说实在才是最好的训练。“东北方向有一个小型矿洞,应该是矮人留下的,里面有硫磺的恶臭味。”精灵女贼简短地汇报道。

  “太棒了!宝贝儿!”艾萨克斯几乎想给瓦莉拉一个拥抱,带被女精灵不留痕迹地躲了过去。艾萨克斯对此毫不在意,他给自己施放了渐隐术,又让司阔尔给他加持了隐身。

  牧师的渐隐术和法师的隐身术有些相似,但前者在扭曲光线的同时也会极大的降低目标的存在感,但还是会有淡淡的轮廓,而后者就是纯粹的物理隐形。

  当然这两个法术效果完全无法和盗贼的前行相比,毕竟人家是专业的。

  “我们放轻脚步,从战场的边缘穿过去,那个术士应该发现不了我们。”艾萨克斯低声叮嘱道,似乎浑然不觉三人当中最容易暴露的是他自己。

  至于为什么不带着其他士兵或者阿比迪斯、怀特迈恩这样的领主级圣骑士,艾萨克斯义正言辞地表示危险的工作必须领导先上。

  废话!他是去黑装备的,当然人越少越好。再说有司阔尔这位英雄级法爷基本就足够了,以逸待劳,再加上突袭的优势,摩洛克插翅也难飞。

  正在和莫格莱尼肉搏的兽人术士完全没有发觉,他的基尔罗格之眼早被非常不爽的瓦莉拉敲掉了,毕竟这种侦测型魔法造物是所有潜行者最深痛恶觉的存在。

  矿洞的路径非常曲折幽深,但这并不能给潜行者加法师这种专业搜寻搭配造成太大的阻碍,身为英雄级法师的司阔尔对暗影和邪能这样的负面能量还是非常敏感的,而瓦莉拉显然对机关陷阱什么的也并不生疏。

  他们很快就找到了一间临时开凿出来的密室,艾萨克斯不禁有些小得意,他猜得果然没错,一个恶魔法阵加一个邪能传送门,高级术士跑路的标配。

  但美中不足的是,这些都有由一个暗影能量罩保护着。

  “有什么办法吗?”艾萨克斯看向司阔尔。

  “这个法阵看起来颇为简陋,就像是个初学者布置的,但能量级别却很高。”司阔尔说道:“我能找到它的能量节点,并且应该并不会耗费太多的时间。”

  “太棒了!”艾萨克斯美滋滋地说道,果然随身携带一个万能法爷是艾泽拉斯居家旅行必备良方。

  正如司阔尔所言,这个法阵颇为粗陋,司阔尔很快就破解了它,接下来就是简单的守株待兔。

  猎人布下了陷阱,等待着猎物。

  十多分钟后,墨绿色的恶魔法阵开始微微发光,艾萨克斯瞬间提起了精神,摩洛克的身形·出现,他看起来全无防备。

  得益于毁灭之锤对暗影议会的屠戮,导致高阶术士在部落里竟然成了个稀缺职业,但这也使得联盟对术士这个职业缺乏足够的理解,毕竟交手实在太少了,得到的信息实在有限。

  因而摩洛克完全不担心这些人类会截自己的后路,他们对术士的认识绝对还只局限于暗影箭脑残箭魅魔之类的。

  但他完全没有料到艾萨克斯这个异数的存在,某人早已静待他上钩。

  这就是信息差的优势。

  摩洛克的心情还算不错,和那个人类拳拳到肉的搏斗让他一泄之前的怨气。主人的计划虽然并没成功,但毁灭之锤基本已经完了,他也是时候穿越传送门,去静候主人的佳音。

  摩洛克已经烦透了这片除了红色还是红色的土地,这和正在走向死亡的德拉诺看起来没什么两样,他迫不及待地想要离开。

  因而兽人术士此时的心态几乎是完全放松的,战时紧绷的神经也舒缓下了,他认为自己是安全的。

  但等待他的却是一场教科书般的伏击。

  迎面而来的一发巨大火球,瞬间就打破了他常驻的邪能护盾,摩洛克还未反应过来,就又赶到后腰突然一凉,接着传来一阵剧痛,两把长匕首几乎刺穿了他的身躯。

  肾击,强力控制技能,造成剧烈痛感,对男性人形生物尤其有效。

  哪怕是以英雄级术士的体质,挨这一下也够呛,偷袭得手的瓦莉拉没有丝毫的恋战,毫不迟疑地向后退却,她很清楚自己只有一击的机会。

  果不其然,几乎是瓦莉拉退走的瞬间,一道赤红色的火环就以术士为中心向四周爆发,对于背后偷袭的潜行者,地狱烈焰这种无死角范围性攻击是最普遍的起手反制手段,它虽然威力有限,但能够直接破除潜行者的潜行状态。

  而失去潜行的潜行者和保持潜行的潜行者是完全不同的两个职业。

  瓦莉拉还不到英雄级,无法在战斗中再次使用消失,因而形势突然有些危机起来。

  但她并不是一个人。

  精灵女贼的身上突然出现了一个半透明的淡金色护盾,护盾在地狱烈焰的冲击下很快爆炸,但至少为瓦莉拉抵消了大半伤害,与此同时摩洛克周围突然亮起了冰蓝色的法阵,原本燥热的空气突然变得极寒,一个由寒冰铸造的囚笼瞬间将兽人包裹起来。

  一个需要英雄级法师提前布置法阵才能施放的法术,其威力可想而知,摩洛克拼命开始调动体内的邪能,但此时只剩下一个念头——完了。

  黑暗中突然出现了一道耀眼的光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贯穿了兽人术士的心脏,摩洛克惨叫着,但寒冰囚笼却让他连临死前的反击都做不到。

  托尔斯洛生命阻截的特效发动,兽人术士的挣扎迅速衰弱,最后完全停止。

  完成了正义的补刀的艾萨克斯颇为满意,这可能是部落最后一个英雄级术士了,“托尔斯洛又多了一个灵魂。”他淡然地说道。

  瓦莉拉和司阔尔以一种怪异的目光看着他,艾萨克斯不禁耸了耸肩膀,“好吧,我承认这样说只是显得更有气势一点,事实上托尔斯洛根本就不具备霜之哀伤那样的吸取灵魂的特效。”

  他显然不准备再解释霜之哀伤是什么,年轻的王子带着一副神似偷鸡小狐狸的神情,笑眯眯地蹲下来开始进行广大冒险者们最熟练也最喜欢的工作——搜索战利品。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艾萨克斯的脸色越来越差了,这个英雄级术士尽然是个罕见的穷鬼,艾萨克斯几乎将他扒光了也只找到一些散碎的魔法物品,以及那把卖相极差的歪脖法杖,而包裹中也都是些莫名其妙的材料。

  而最关键的那样东西没有丝毫的影子。

  艾萨克斯隐隐有种冲动,他想把这个术士俘获,然后掐着他的脖子疯狂摇晃并质问他,“你的水晶呢?!你的水晶呢??!你的水晶呢??!!”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