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六百二十九章 灌迷魂汤

作者:北夜更新时间:2018-09-03 15:45:54
  “你的病,不接触是不会传染的!而且,你的病并不是什么大病,我现在给你开药,大约三天就能痊愈。”凤凌月淡定地道。

  “三天痊愈?哈哈哈……你开玩笑骗一个快死的人,真是丧尽天良!”柳眉满脸怨毒地瞪着凤凌月,笃定道,“曹妈妈请来的大夫都说我无药可医了,你竟然还说我的病不是什么大病?”

  凤凌月摇了摇头,用一种看白痴的眼神看着柳眉。

  “曹妈妈会舍得在你身上花大价钱治病吗?你都不是这芙蓉楼的头牌,她当然让你自生自灭更划算了。”

  “这……”柳眉被凤凌月说得也开始反思起来。

  在柳眉发蒙的时候,凤凌月已经下好了治疗她隐疾的药方,命林乐准时送去柳眉的房间。

  也一并开了祛疤生肌的药膏,托小乐每天趁丁香熟睡之后,去涂抹至吸收。好让她赶在花魁赛前恢复容貌。

  这些药材都不贵,完全控制在了曹妈妈给她下达的资金上限之内。所以,买药材一事办的很顺利。很快,柳眉和丁香便都用上了药。

  解决了本质问题,凤凌月自己则是抽空就去跟她们套近乎。

  取得她们的信任之后,这样才可以自然而然的开始引导她们蜕变。她这样做,可以说是为了赢与曹妈妈的赌约,也可以说是为找到五色石铺垫人脉。

  一箭双雕的事情,凤凌月还是有耐心做一做的。

  这样两日之后,柳眉的病确实大有好转,整个人也精神焕发了起来。

  再看见凤凌月的时候,就像是看见了救命恩人,再造父母。“噗通”一声就给凤凌月跪下了。

  “多谢凤姑娘,我当初真是瞎了眼,竟然把你这样的神医当做赤脚大仙!要不是你不跟我一般计较,我现在可能就没命了……你真是我的大恩人啊!”柳眉对着凤凌月连连叩头,感激不尽的样子。

  凤凌月便随口回了句:“哦,不必客气!”

  柳眉一听,更加对凤凌月佩服得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那眼神,几乎将凤凌月奉为神明。

  凤凌月趁热打铁,继续灌迷魂汤。

  “女子的一生,最重要的不是青春美貌,而是七老八十的时候还能不逊青春美貌时的光景!何不再以别样的风采绽放一次,寻个白头偕老的归宿?”

  “凤姑娘的意思是……”

  “参加这次的花魁大赛,我会帮你,随便几服药下去,你就可以比实际看起来更加美貌。”

  凤凌月的一番话下来,让柳眉重新又燃起了希望。加之身体大好,整个人又容光焕发了起来。神采烁烁地看着凤凌月。

  “凤姑娘,你说的话可是真的?”

  “听我的没有错。”凤凌月颇有自信地保证。

  凤凌月此话一出,顿时让那柳眉姑娘激动得泪眼花花的。就着刚刚膝盖上还没退肿的地方,又继续跪了下去。

  “凤姑娘!我现在等级仅仅是八品,每个月只有五两银子的月俸,如果真的能赢了花魁大赛,我就直接升级到了一品,到时候我每个月至少可以赚个几千两银子!若是真的如此,你就是我的再造父母,我一定会努力报答姑娘,不论什么要求!”

  听见柳眉的话,凤凌月不由地微勾起嘴角,试探着问道:“说得比唱的都好听,要是你能做到花魁,可愿意给我五色石碎片?”

  “五色石碎片?”柳眉露出了一丝不解的神情,“那是什么东西?我不曾听说过。”

  “哦,我只是跟你说说玩的,不必放在心上。”

  凤凌月摆了摆手,笑着离开。就像刚刚只是她不经意间开的一个玩笑而已。实际她却试探出来了,这个柳眉并不知道五色石碎片的下落。

  看来想知道五色石碎片的下落,还是得靠她和曹妈妈打的赌。

  可是眼下,距离花魁大赛不剩几天了,时间紧迫……

  凤凌月只好让小乐找了丁香的赌鬼丈夫,骗他说有姑娘看上了他的一表人才,要与他共度春宵。引来之后送进了丁香的房间。

  小乐在门外偷听到,丁香的丈夫见到容貌已毁的丁香丝毫没有怜惜之情,还说了很多谩骂侮辱的言语。导致丁香当晚决定悬梁自尽!

  凤凌月透过窗户纸,看到丁香脖子被套紧,流露出悲戚愤恨的眼神时,便知道时机已经成熟。

  “砰!”大门被一脚踹开。

  小乐和凤凌月两个人将人救下后,便将丁香扶到了床榻之中躺好。这个时候的丁香,可以说是才经历了一道鬼门关。正细细评味着那最后一刻的感受。

  那就是真特么的难受!再也不想死了,也不再想为了那个薄情的夫君保持什么忠贞了。她要从今天开始,做她自己。

  这一切的想法,凤凌月都透过丁香的眼神看出来了。

  于是,凤凌月又一次趁热打铁,则动情的劝慰。

  “毁容为薄情郎最是愚昧!不如就在这红尘里摸爬滚打出一片天地,等有了自己的权术,定让那个薄情郎生不如死!”

  痴情的女子是盲目得可怕的!正如丁香当初毫不犹豫的自毁容颜。而绝情的女子是狠毒得可怕的!正如死里逃生的丁香,再也不复昔日的良善。

  “你说的对!可是我的脸,要怎么打出一片自己的天地呢?”

  “这个嘛……我自有办法!”凤凌月神秘地一笑,“难道你没发现,你已经比从前好看了许多?”

  丁香这才想到拿来镜子,照了照镜子之中的自己。

  结果,她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之前看起来很十分狰狞可怖的脸,现在竟然平滑了许多。那纵横交错的刀疤全都不见了踪影。只留下了几道淡淡的粉色疤痕,不仔细看,竟然都看不出来。

  “这……这是怎么回事?我这是在做梦吧!我怎么变样了?”丁香不可思议地惊呼了起来。

  “这可不是做梦!是凤凌月姑娘开的药方,吩咐我每天趁你入睡之后给你抹在脸上,不过最初抹完是看不出效果的,凤凌月姑娘说,只有你的血液全都淤积在脑袋上的时候,才能让脸上的疤痕全都淡化到极致,没想到吧?还真是神了!”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