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一千六百四十九章 谈笑间

作者:阡之陌一更新时间:2020-05-23 12:02:19
  “我在这里度过了七个年头,生活虽然单调,但很安宁。”爱菲拉尔在沿途为徐逸尘介绍着自己在这里的记忆:“这里远离了修女的权利中心,而且修道院里的文书修女们醉心于混沌的秘密,对我们很宽容。”

  只可惜这里现在可看不出来一点点安宁的样子,连修道院外面的植物都被扭曲了各种怪异的样子。

  圣殿修道院从外表上看已经破败不堪,畸形的植物沿着建筑物的缝隙杂乱丛生,大量亵渎的符号,邪恶的标志被装饰在修道院的大门上。

  爱菲拉尔在那次事件后,曾一个人在这里生存了许久,她的灵能之力保护着她,让她避开了所有可能的危险,但那依然不是一段愉快的记忆。

  然而最少在那段记忆中,整座修道院除了地下室被缝在一起的姐妹之外,可没有这么多亵渎之物,整座小岛的环境也没有异化到如此程度。

  爱菲拉尔能感知到岛屿上大量的腐化生物在阴暗处活动,因为徐逸尘的原因,那些古怪的生物就像惊弓之鸟,远远的逃亡到了岛屿的另一端,尽可能远离这里。

  徐逸尘在灵能之海上的投影就像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巨人,所过之处来不及躲闪的魑魅魍魉统统都会变成灰烬。

  修道院里那些皈依了色孽的修女只是一群不够格的崇拜者而已,少数几个觉醒了灵能天赋的也因为徐逸尘的灵能投影太过巨大,根本意识不到自己正在对方的阴影中。

  爱菲拉尔情不自禁的苦笑了一下,为了回来完成复仇,她在黑塔中遏制自己的灵能,锻炼自己的精神,常年如一的克制自己的**,结果到头来,曾经以为不可战胜的敌人,已经完全不够格了。

  徐逸尘和女巫就像在郊游一样抵达了修道院入口,没有遇到任何麻烦。

  基于圣殿修道院的特殊职责,修道院的大门是由纯金属制作而成的,上面用复杂暗纹刻制着代表纯净,驱魔等意义的符号,只是现在已经完全被血污所覆盖,那些腐化者还在污垢上重新绘制了象征着色孽的符号。

  在那场波及了整个修道院的惨剧还没发生时,这扇大门需要四个战斗修女同时操作绞盘才能开启。

  而现在,徐逸尘张开宽阔的臂膀直接用蛮力将大门强行推开,因为缺少维护而生锈的门轴发出刺耳的尖叫,进而变形,折断,却根本无法阻止推门者的野蛮。

  当大门被推开时,迎接徐逸尘的是密集的弩矢,门口的小广场中一小队堕落修女用自己仅有的远程武器宣泄着怒火。

  那些弩箭用人皮为装饰,伴随着使用者的激发,不断发出哀嚎,使弩矢附带着能伤害灵魂的诅咒。

  徐逸尘将女巫护在身后,抬起一只手臂挡在面前,弩矢噼里啪啦的撞击在盔甲上,就像孩童用石子挑衅全副武装的骑士。

  阿尔德法印!

  徐逸尘的大手张开向前一拍,堕落修女的阵型中间就像被巨人踩了一脚,一半的人变成了肉泥不分彼此,靠近边缘的修女在巨大的冲击中四散而飞,要么撞在墙上,要么在地上滚动十数圈才停住。

  “她们是血玫瑰修道院的姐妹。”作为一个自幼在修道院中长大的修女,爱菲拉尔只需要看一眼那群修女零碎盔甲上的印记,就知道她们来自哪里:“是我们当中专门用来清理堕落者的人,她们一定是被那些法师引诱到了这里,最终被这里的邪恶所腐化。”

  “腐化的原因并不重要,爱菲拉尔。”徐逸尘沿着原来的速度前进,用灵能杀死了那些伤者:“这个世界都处于腐化的边缘,我们不能可能挽救她们,死亡就是最大的宽恕。”

  “我明白,我只是为她们的命运感到惋惜。”爱菲拉尔叹了口气:“她们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是我的错,我答应过我那些饱受折磨的姐妹,保守这里的秘密,她们不想再有人来到这里成为受害者,但我食言了,我不能欺骗巫王。”

  “别让混沌利用了你的愧疚。”徐逸尘抽出自己的【战祸】大剑,砸穿了一面墙壁,他在灵能之海中看见了强波后面的丑恶灵魂,物质界的障碍不能阻止他的感知。

  墙壁后面的独眼修女尖叫着逃向修道院深处,她不断借用灵能之力给自己加速,但身后的灵能闪电以远超她的速度追上了她,瞬间就带走了她的生命。

  除非有必要,不然徐逸尘不会折磨自己的敌人。

  徐逸尘对爱菲拉尔做了个请的手势,两个人从破开的墙壁走进了修道院内部。

  “这里是大圣堂,进入大圣堂的大门离你开洞的地方只有二十米。”爱菲拉尔用微妙的声音说道。

  “抱歉,我比较习惯走直线。”徐逸尘回敬了一个歉意的笑容。

  在修道院深处,‘法师球们’正在讨论这里发生的意外到底该如何处理。

  “那只和我们签订了契约的大魔已经跑了。”

  “确实,它跑了,扔下了这里的一切,所以我们有麻烦了。”

  “不管来的是什么东西,它都吓跑了一个大魔,如果不是我被固定在一个愚钝的球体上,我一定会有多快跑多快!”

  “问题是我们现在有什么应对办法?”

  “我们可以释放一个传送法术,去黑土地,去旧大陆都行。”

  “你疯了么?你感受不到灵能之海上的波动么?这里都快沸腾了!我们的法术根本无法成行。”

  “投降?”

  “什么样的敌人会接受我们的投降?不可能的,一把火焰就是我们最后的结局。”

  “什么火焰?黄色的还是蓝色的?”法师球中已经半疯的唐纳德含糊不清的插嘴:“我喜欢银色的火焰,我在梦里见过...”

  “饶了我们吧,唐纳德,趁着我们还没被烧死,让我们安静一会!”

  其他法师的灵魂吵吵嚷嚷的,想讨论出一条求生之路,然而唐纳德是这些法师中最强的,当他开始胡思乱想的时候,整个法师球的集体意识都开始偏转。

  他们再次沦陷在色孽赋予的桃红色之梦中。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