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559章 重要的东西

作者:醉流酥更新时间:2018-02-09 01:13:28
  “你是——裳公主?”轩辕制打量着她,身子一闪,如道影子瞬间已经到了她身边,伸手就扣住了她的手腕,手搭在了她的脉搏上。

  女子只是笑着,没有反抗。

  “阴女也是摸脉能摸出来的吗?”楼幻天嘀咕了一句。

  “你懂什么,阴女脉寒。”轩辕制瞥了他一眼说道,但是下一秒立即就翻手捏紧了赫连裳的命门。

  变故突生,让人有些反应不过来。

  “我信你是裳公主,但是,一定也是被养坏了的裳公主。”轩辕制说着,伸手连点了她几处大穴,然后将她往沉煞面前一推。

  “带着她走,现在就出去找个地方解蛊,意儿,你带着人给他守着去。”轩辕制目光扫过在场所有人,又对楼幻天道:“轩辕家要重信重义,不要只顾兄妹之情,你如今最该做的,便是护着沉家小子,咱们家欠了沉家。”

  这叫什么?

  楼柒冷笑。难道他不知道这些都是她的人吗?就是沉煞都未必能够命令到这时所有人。

  那裳公主已经快被推到沉煞面前,沉煞却面色一沉,一掌就要朝她拍了过去。“哪来的丑八怪,滚!”

  但就在这时,一道绸绫突然飞射过来,卷住了赫连裳的腰,将她拉了过去。自暗门里飘出来一个男人,将她搂进了怀里。

  “谁准你们欺负我的小公主了?”

  来人一身红袍,戴着金丝发冠,看起来约三十左右,但再仔细看,又发现他的眼角有不少细细的鱼尾纹了。

  他的红袍华丽得几乎能闪瞎所有人的眼睛,整个人的气息也显得有丝怪异,在阳刚之中带了丝丝女气。

  赫连裳到了他怀里之后就小鸟依人地趴着,脸上露出了喜悦的表情来。

  众人见他轻易就解了赫连裳的穴道,心里都微一凛,这男人的武功似乎深不可测......

  “义父,裳儿还以为您真的不要我了呢。”赫连裳娇嗔着抚着那男人的胸膛。

  “本来想给沉煞一点人情,好歹跟他还有短暂师徒情份,谁知道他不领情,裳儿,那么,我只好自己好好疼你了......”

  男人说着,若无旁人地挑起赫连裳的下巴,将脸压下去,伸出舌头舔了舔她的唇。

  这一幕让人看得有些不适。

  楼柒的手在背后快速地做了几个手势,众人看到,开始不着痕迹地往门边慢慢退。

  在一片沉默着,沉煞突然缓缓地道:“沉云山长素访?”

  这话一出,就是楼柒都讶然了。沉云山长原来还活着,当时的漏网之鱼?

  那红袍男人怔了一下,随即就仰天哈哈大笑起来,那笑声竟然微有点妖娆。“没有想到我换了张脸,你还能认出我来。果然也跟我一样记着当年那一点短暂师徒情份吗?”

  换了张脸?

  这时,孔修突然上前,你是当年将我囚禁在云水峰的人?”刚才这笑声他觉得很耳熟,当时他没有看到人,却一直记着这笑声。

  素访斜瞥向他,一手曲起食指轻轻叩了叩自己的太阳穴,恍然道:“哦,你是那个,跟轩辕却有交情的...孔家的人?咦,你没死在那里啊,竟然还出来了?”

  这么听起来,他竟然是将孔修随便就丢到脑后去了。

  孔修一脸愤怒,“孔某自认与你没有任何干系。”

  “嗯,是没有啊。”素访轻佻地抚着怀里赫连裳的脸,想了想说道:“我记起来了,当时,嗯,我是想拿你来引轩辕却来着,谁知道他竟然没有来。轩辕却在哪里?”

  问到轩辕却在哪里,素访的眼里闪过狂热的光芒,但只是一闪而过。

  楼柒看到了,只觉得心里有点莫名的感觉,难道说臭老道是素访关注要点?

  “不知道。”孔修冷着脸,看他的眼里闪过杀意。

  素访没有再接下去说轩辕却,但是楼柒却把这事放在了心上。

  “啧啧,沉煞,你的蛊要发作了吧?”素访看着沉煞,难以掩饰的得意,“哈哈,本来想着让裳儿替你解蛊,谁知道你偏要学你那个情种父亲,非要对一个女人守身如玉!死也活该!”

  这话透露出来的信息让沉煞气息一冷,“你认识我父亲?”

  “怎么不认识?不过,你别想问什么了,我不会告诉你的!”

  轩辕制皱了皱眉,“我想起来了,你就是沉氏皇后当年的那个影卫莫离?”

  像是没有想到轩辕制竟然知道他的真实身份,素访脸色一变,登时大怒,一拂袖袍怒道:“我是断尘宗主!我是沉云山长!我是陛下钦点的天师之一!我身份尊贵,你们谁都比不上!”

  “哟,这话明显透着一股子自卑啊。”楼柒立即接话,“当过影卫也没有关系嘛,陛下?看来,还是个背叛了原来主子的影卫,不知道又当了哪个皇族的走狗了吧?”

  她有预感,他们正在渐渐接解到真相。

  “住口!陛下英明神武,哪里是你们这种下贱人等可以妄论的?”素访手一扬,一道流光就朝着楼柒射了过来,“我最讨厌你们这些喜欢强占着男人的贱女人!先杀了你!”

  楼柒弑魂鞭正要出,沉煞已经一手拽着她,一掌朝他迎了过来。

  但是比他们更快的是轩辕制。

  白影一飘,轩辕制已经跟素访过了两招。“这丫头再怎么样也是我们轩辕家的血脉,岂轮得到你一个无耻卑劣的鼠辈辱骂!”

  素访松开赫连裳,飞身迎战,瞬间,两人便斗在了一起。

  轰!

  两掌错开,各击在对方后面的墙上,石尘纷纷被震落,整个地厅都晃了一晃。两人身形飞掠到半空,旋转之间又飞快对了十数招。身形快得看不清楚,让下面众人只觉得眼花缭乱。

  乱乱之间,楼柒立即拽着沉煞飞身掠到迷浆池旁。

  “金老,我救你出来。”

  “柒丫头,这迷浆池尽是剧毒,得先解了毒性......”金老顿了顿道:“就算此时救了我们,我们也无法自己走路,对你们来说是负担,如果可以,柒丫头,请你救我孙儿出去就好。”

  他的目光落在前面一俊秀年轻人身上。

  那年轻人眼眶一红:“不,祖父,怎么能只救我一个?”

  另外两个青年顿时也大声叫了起来:“怎么能只救他!救我们,快救我们出去!”

  “闭嘴!”楼柒顿时皱眉,但是这两人的声音已经将原来站在一旁观战的赫连裳引了过来。她身形一飘,一下子来到这边。

  “你们都自身难保了,还想救人?呵呵呵,沉煞,其实本公主想救你的,你要不要再考虑一下?本来本公主可是义父的心肝宝贝,如今愿意献上自己宝贵的身体替你解蛊,你该感动不已才是......”

  “聒噪!”

  她的话还没说完,突然一声剑吟,饮血剑出,黑光一闪,带着黑色煞气的长剑朝着赫连裳疾射了过去。

  赫连裳脸色一变,身形急退,同时伸手在迷浆池旁边墙上一拍,墙上出现了十几个小孔,激射出十数道绿色水箭朝着他们喷射。

  “你们不惧毒的体制是吧?尝尝左护法专门为你们特制的好东西!”

  “不如你自己尝尝!”楼柒忍她也是忍够了,结了清风诀,一阵风狂吹而出,一下子将那十数道绿色水箭吹得喷向了赫连裳。

  “裳儿,不!”

  与轩辕制对打着的素访正好看到这一幕,蓦地大叫,转身就要飞射过去救助,但是轩辕制却皱起眉,一手拽住了他的肩膀,猛一用力,只听嚓的一声,竟是生生地捏碎了素访的肩骨。

  同时,那些绿色水箭已经喷到了赫连裳脸上。

  嗤嗤嗤的一阵骇人的声音,赫连裳脸上立即就被腐蚀出无数的坑,原本美貌的样子瞬间毁得一干二净,看起来恐怖无比。

  她惨叫着倒在地上扭动,那叫声让人汗毛都竖了起来。饮血剑也同时要刺中她的胸,但是轩辕制却手指一弹,将剑弹开了。

  “沉家小子,你不要命了?她现在还杀不得。”

  “你们那个左护法妖婆不在?”轩辕制突然看着素访,“要是她在,现在早出来了,说,她去哪里了?”

  说这话的意思,左护法的地位竟然是比素访还要高的。

  “陛下有召,左右护法回龙吟大陆了,大业将成,你们都得死!”素访惨白着脸,仇恨地瞪着他们。

  “陛下是谁?哪个王朝的?”

  “哈哈,我死也不会告诉你们的!”

  “那你就去死。”沉煞手指一挥,饮血剑剑尖掉转,噗地疾射穿过素访的心脏。

  他对上轩辕制的目光,带着挑衅。那目光就是在说:再阻止本帝君杀人试试。

  就在这时,他们看见素访的面部一直在变,五官不时变化,时而俊,时而丑,时而妖。其中一次,便是与沉煞有几分相似的脸。

  “黑巫换脸术。”轩辕制皱眉,本来想要再问一些问题的,人已经断气了。他拔起饮血剑,看了两眼。

  “这剑不错。”

  沉煞冷哼一声,手一召,饮血剑便挣脱出轩辕制的手,朝他飞了回去。

  轩辕制望着众人,最后落在楼幻天脸上,道:“到楼家墓地去,那里有一件重要的东西要取回来。”

  “楼家墓地?”楼幻天看了楼柒一眼。赫连诀就去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