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六十一章大误会

作者:风之旅人更新时间:2018-01-01 15:05:52
  ps:错字、语句修改之中,请等下订阅。

  就像古典哲学当中所说的那样——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损不足以奉有余。智慧生物自身的使得这些‘强者’利用自己的优势,不断地从他们能够得手的‘弱者’身上掠夺者资源。依靠暴力与强权建立起来了一套属于自己的剥削体系。

  而眼下的公正之主教会虽然不可能像‘天道’那样,让那些强者损己利人。但是他们的存在已经让那些在统治者剥削和压迫的平民能够缓上一口气了。不过这样一来必定会影响到‘肉食者’的收益,两者之间的矛盾从诞生的那一刻起就从未消失过。

  而那些‘肉食者’之所以会容忍公正之主教会在自己的领地当中展势力。除了教会和神邸强大的实力之外,更为重要的就是他们的存在能够让那些底层的被剥削者安心工作,而不是掀起一次又一次的起义或者大规模逃离——强者虽然能够保证自己的安全,但是并不能够动用暴力让平民努力工作。

  而且浅水城仅仅是一个区域性的小政权,又是以商业为主要的经济支柱。一旦没有了代表着稳定秩序与契约保证的公正之主教会,那衰弱可是就在眼前了。大6上不知道有多少的港口城市期盼着浅水城做出这样的举动好取而代之。

  所以浅水城的那些统治者虽然不待见公正之主,但是想要保证浅水城的繁荣与稳定却不能够没有他们的存在。修订法律条文的时候又不得不考虑他们的一件和底下平民的观感,不少浅水城的贵族们都认为自己在这方面吃了大亏——这使得双方之间的矛盾越明朗化。

  在之后的数百年间,双方在明里暗里的争斗从未停止。虽然被自身规矩束缚住手脚的公正之主教会顾忌更多。在这场争斗的大多数时候都处在下风——不得不从潜水城的司法体系当中让出大部分的权力。但是占着大义的名分也使得他们自保有余的同时,还有机会在城里掀起一次次的大清洗。

  所以他们才会在公正之主神殿之外布置专门的监视人员。在面对这群几乎是倾巢而出的公正之主成员的时候,浅水城市政厅里的大人物们才会表现得如此的不安与烦躁。

  放开双手的清秀男子起身打开屋内的橱窗,从中取出了做功精美的水晶杯似乎是准备给自己倒点喝的:“真不知道这一次倒霉的会是我们当中的哪些人?”

  圆滚滚的史密斯伸出了自己那好像是萝卜一样的手指说到:“你这个家伙是在幸灾乐祸吧!谁不知道你们金曼家族这段时间搭上了北面的关系,有了那个丰厚的财源。想必暗地里的生意都开始收敛了吧!”

  这位金曼先生在给自己的杯子当中倒入了淡绿色的“就算没有那个财源,公正之主手下的那些审判者也不会来找我家的麻烦,毕竟在他们眼中要收拾的列表里我前面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史密斯先生抖动着自己的三下巴讽刺到:“所以你就认为你们金曼家一定能够在这一场风波当中自保。然后吃下那些原本属于别人的份额。”

  “为什么不呢!像这样子的洗牌,浅水城已经生过不止一次了吧!哪一次的风暴过后不是幸存者的饕餮盛宴。”金曼先生说话的同时身体也在微微颤抖,配合上他的话语一种兴奋之情表露无疑。

  当公正之主教会在浅水城被压制的时候,城中的商会和贵族们的行动将会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变得肆无忌惮起来。最开始的时候还仅仅是依仗着自己的特权买卖赃物。走私违禁品之类的小打小闹。到后来甚至还会展到强掳贫民为奴亦或者和邪教勾结换取利益。

  而随着浅水城中商会和贵族们的这些丑恶行径,城中市民阶层还有贫民对于高层的仇恨变得愈严重。构成这个城市的基础开始与城中的高层逐渐走向对立。在这段时间积蓄力量的公正之主教会更是早已经掌握了那些自认为高人一等的家伙的罪行证据。

  随着干草之上燃起一道星星之火,在公正之主教会的引导之下双方的矛盾刹那之间就爆开来。长刀之夜里抓捕、缉拿、封存、反抗者有可能付出生命的代价。随后的公开审判,刑罚或剥夺财产更是能够大范围的平息市民阶层的愤怒。

  在见识到这样的一场杀戮之后,幸存的那架商会和贵族成员将会下意识的收敛起自己背地里的行为。更重要的是死去的那些‘大人物’原本掌握的利益与资源将成为未来很长时间里他们关注的重点。

  那些被清理家族的现金和珍藏或许会被用来赔付之前受过苦难的贫民。同时整修城中的道路和运河。在公正之主教会的监督之下,这块蛋糕很少有人会不知死活的去动手脚。

  可是那些罪人留下的房屋、店铺、作坊、船队等不动产,公正之主教会为了避嫌不可能自己吃下来。接下来的拍卖会就成了那些幸存家族的抄底狂潮。这些罪人的产业他们能够花费不到原本百分之三十的价钱将其收入囊中。

  当然更加重要的是那些家族、商会消失之后空出来的市场份额更是能够令幸存者装得个体满钵满。经过了这么一场变动之后,浅水城就像是经历了一次改朝换代一般重获新生。

  同样的像新朝鼎立一样,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浅水城的平民将会迎来朝气蓬勃的好日子。同时公正之主教会也将在城中的司法问题上获得更多的言权。

  接下来随着时间的推移贵族们将会变得越来越强势,平民当中那些当初贵族富商们横行无忌的相关记忆也会逐渐变得模糊。对于那些不通人情的律法信徒的不满也会逐渐产生。等到秩序之主教会开始蜷缩到神殿之中,周围的一切又回到了当初的原点。这样的历史在浅水城之中不断重复,数百年间就像是轮回一样周而复始。

  并不是没有人想要终结这一切。但是他们的努力都失败了。资本家敢于向人出手绞死自己的麻绳,在看得见的利益面前很少有人能够保持理智。当法律的界限被突破之后,品尝到了甘甜蜂蜜的既得利益者们必将一犯再犯变本加厉。

  金曼家族正是依靠着前两次的大清洗。站在那些罪恶的尸体之上才展成现在的规模的。不少浅水城的家族背地里都把他们成为‘紧随律法之后的食尸鬼’。所以史密斯对于金曼先生在今天这次事件当中的立场始终是抱着一种怀疑的态度。

  拄着梨花木拐杖的老者这时候直接插入了两人的对话之中:“金曼家的小家伙,有些事情虽然能做。但是话却是不能这么直白的说出来的。你们金曼家也是浅水城市政议会和城市管理会当中的一员,不管背地里怎么样,但是在外人面前我们必须站在一起。而且你不会因为自己的金曼家族在那些律法信徒面前就一定安全吧!”

  “你的那个外人是不是也包括公正之主教会呢?”年轻的金曼先生不敢苟同到,“别忘了没有他们的话。浅水城没过上多久恐怕就会变成一处臭港了。再说了在公正之主教会在每一次的大清洗之后,有哪一次消失的家族过总数的五分之一的吗?我们金曼家虽然不敢说在浅水城当中最为奉公守法。但是也不至于会落到那种程度。不要以为这就是你们这些存在了多年的老家族才知道的秘密。”

  就像金曼先生所说的那样,公正之主教会不可能一次性将城中的权贵们全部清理一空。因为上层真空所引的混乱不是短时间内能够恢复的。这与公正之主教会建立维护一个有序社会的想法相背离。

  所以对于那些有经验的家族来说,这种情况就像是被棕熊追赶的旅人。不需要比熊跑得快,只需要比最后一个跑得快就行了。他们不需要完全准纪守法不越轨。只需要控制住自己的贪欲,比某些他们眼中必将成为牺牲品的那些家族、商会有所收敛就行——这就是一个比烂的世界。

  听完这话的史密斯先生用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看着那位老者,似乎是想要从他的口中听到反驳金曼家那小子的话语。显然这位史密斯先生和他的家族并不属于那些懂得收敛的一样。

  这名腿脚不灵便的老者,并没有直接回答某人的问题:“金曼你不觉得自己高兴的太早了吗?距离上一次的大清洗才过去多少时间。浅水城的状况还远没有到公正之主那些卫道士们觉得合适出手的时候。”

  “那是因为我不愿意去猜想其他的可能!你们应该明白每一次公正之主教会出现这种大行动之后会伴随着什么。相交与其他的我宁可面对一场大清洗。”金曼家的年轻人讽刺地笑了笑,“要知道北方的卡拉达在两个月前才刚刚经历的一场位面入侵。而像我们这个地方如果出现那种情况的话,恐怕会更加严重吧!”

  听着眼前这两位的对话,史密斯先生就觉得自己像是被打了一计重重的闷棍。事实上在金曼那口无遮拦的话语之后,老者知道无论自己说什么。史密斯那个胖子都会起疑。

  而这方面的消息只要有心调查的话,投入一些人力物力不难从以往几次清洗前后的浅水城局势变化之中得出结论。而之前那么之所以很多家族会没有现这一点,更多是因为那么被眼前的利益给迷住了眼——没有人能够轻易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在那些经历了风风雨雨的古老家族眼中。像这种刀架在脖子上都不舍得散财的暴户,自然就是一群肥猪兼替死鬼。而金曼家之所以会得到了‘食尸鬼’这样的名号,处了他们早早地就理智洞悉了这一切之外,也是因为这个家族刚刚迹没多久,那时候还没学会如何隐藏自己吃相的技巧。

  就在史密斯先生那件紫色的绸裳几乎快要湿透的时候,之前那名出去询问消息的那名文员这才带回来了消息:“财富与商业女神教会传来的消息。让我们做好应对准备。这有可能是某些邪教的大规模行动。剩下的力量之神。勇气与雄狮之神。还有战神教会似乎也在召集信徒。”

  听到这话的三位突然就觉得各种光怪6离的破碎影像充斥满了自己的脑海:那一张张或哭或笑、或怒或忧的人脸;刀剑出鞘锋利的寒光,映红天际的火焰;木板被气浪拍击的吱呀声。夜色之下通红的都市;燃火弩箭划过天穹的尖叫与焦味。鲜血,惨叫。还有入侵者的咆哮令人不寒而栗

  “让我们做好应对准备?这还真的是……”老者露出了苦涩的笑容,“不知道我这根老骨头能不能够活过这一次的意外。”

  “大家不要把局面想得那么坏,说不定公正之主教会的那些圣武士能够控制得住局面呢!”史密斯那胖子一边用手绢擦着自己的额头一边哆哆嗦嗦地说到。

  “不管怎么说我们必须要做好最坏的准备。通知城卫兵,从现在起取消所有的休假。对了顺便通知议长大人和委员长,询问是不是有召开临时议会的必要。”金曼家的年轻人摸着自己的下巴,“几位还有什么要补充的意见吗?”

  “就先这样子吧!刚刚这事情给我的冲击太大。老头子我都一大把年纪了。先缓缓气免得被吓死。”拄着拐杖的老者开始踱步向着一旁的椅子。

  随着市政厅的这些行政官员们作出决定,先关的讯息被迅送往了浅水城管理会成员还有市政议会的手中。同时浅水城的城卫兵不对开始加强警戒。

  至于正规军则需要浅水城管理会成员或者市政议会的大人们作出决定之后下达命令才能够调动——这是掌权者对于军人所作出的限制。

  市面上没有不透风的强,更重要的是最快得到消息的大人物们,不是想着隐瞒消息稳定局势。而是立刻就让心腹传递回家中,让家族做好准备防止损失。

  随着这个消息的扩散。原本在公正之主教会的队伍经过时还开着的店铺也随之一一关张。商业区、马队区的酒馆也开始驱赶起里面买醉的客人。

  竞技区、卫戎区、神殿区当中大量的武装力量开始集结,铁戟、长剑、大盾,一样样的武器被搬出仓库,原本被盖上了帆布的弩炮也难得的开始重见天日。

  而此时在卫所审讯室当中那眼前那名肥猪特派员对峙的玩家们,根本就不清楚那外面因为他们的举动引出了什么样的风暴。或许巴雷特本人并不是一点也没有这方面的概念,只不过他没想到城中的反应会如此的夸张。

  “啃!啃!啃!啃!”伴随着这一连串的盔甲摩擦声,加持了加效果的公正之手战团在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里,用自己的双腿很跨了大半个城区。来到了那个紧急讯号的送地。

  当这一群钢铁壁垒在卫所外停下脚步之时,犹如一堵钢铁的城墙让那原本守在外面的卫兵们有种似乎是想要放水的冲动。领头的那名两鬓斑白的老者根本就不去理会外面这些两股战战的软脚虾。

  到了这么近的距离他已经能够刚知道那枚公正印章的所在,直接一个挥手便领着身后的圣武士们闯进了会所。而无论是卫所当中原本的卫兵还是后面那名胖子特派员领来的人手却全无一人敢对圣武士的行为表意见。

  “在这里。就在这里没错!”随着这声音不断地接近,一把长剑突然出现在审讯室之中,随后紧握着长剑的老圣武士也出现在了玩家们的面前。

  看到屋内的情况之后,老阿瑟似乎是现情况和自己原先预想的有些出入。不过在他那丰富的经历之中,像这种相持也曾经生过多起——曾经就包括几名英勇的冒险者和邪教徒之间的对抗。

  凭借着对公正印章的感知这位老圣武士将自己的目光转向了巴雷特:“年轻人是你向我们公正之主出紧急讯号吗?”

  “是的先生!”说完这话的巴雷特摊开自己的手心,将那枚银色的印章展现在老圣武士的面前。与此同时跟在老圣武士身后的公正之手成员们接二连三地挤入了这间本不算大的审讯室。使得这里面的空间变得更加狭隘起来。

  拥有者一双可以轻易分辨阵营的双眼,老阿瑟能够觉察得到自己身旁那一胖一瘦两人深深弄得像血一样的邪恶灵光。要不是着灵光本身并不耀眼的话。身为圣武士的他说不定就直接一个破邪斩过去了。

  可即便是这样他双眼之中的警惕却也是赤|裸|裸地展示了出来。随后进来的那几名圣武士见状立刻动了自己侦测邪恶的职业能里,。

  。那两片嘴唇就像是涂了油一样开始一张一合起来:“几位先生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了。我可是一名准纪守法的好市民啊!作为法律工作者的我……”

  “闭嘴!如果我们想要问你的话,自然会让你开口。”说着那名圣武士往上抬了抬自己的长剑,。

  而那名带来了消息的胖子特派员,这时候却是低着脑袋一言不。,身为浅水城当中的政府官员,他十分清楚公正之主教会的作风,更是明白介入将会引什么样的变化。现在的他只能够默默地祈祷着,希望指示他出面的那名大人物能够看在他这些年任劳任怨的的分子上善待自己的家人了。

  老阿瑟伸手取过了那枚印章:“那么你使用这枚公正印章出的紧急讯号究竟是什么原因。”

  “因为有人践踏了浅水城的法律,他们意图破坏浅水城如今已经显得十分平稳的既有秩序。”巴雷特说着将自己的目光转向了已经被圣武士们给控制住的那两位。

  “践踏法律?破坏既有秩序?”老阿瑟的眉头一皱,显然他现眼前的局面和教会当初判断的并不一样。不过对于不是出现深渊入侵,位面锚定、邪教徒大规模血祭这样的惨剧他心中的确是庆幸。

  “这方面让我来吧!”随后进入了屋子的伊卡博德牧师两手一合施展了一个真实之域的法术,“我觉得自己应该是比较擅长这方面的事情。年青的先生,请你陈述自己的经历。”

  “好的牧师大人!我恨乐意。”紧接着巴雷特再一次讲述起自己一行今天早晨的经历。在完成好像是处在第三方视角的观察之后,紧接着巴雷特又开始说出了自己的推测:“几位大人!以我的看法,现在浅水城当中有组织想要取代财富与商业女神教会目前的地位。虽然这种事情或许是与各位无关,但是几位请想一想财富与商业女神教会在浅水城中的影响。这双方的较量即便是隐藏在黑暗之中,也足够在浅水城引起惊人的动荡,那必然会造成大混乱。而且眼前这两位的行为也明显是在践踏着浅水城现行的法律,所以我有请公正之主坐下的诸位介入这次事件的调查。”

  伊卡博德牧师听完了巴雷特的讲述之后眼珠子一亮,似乎是现了一次展现公正之主教会存在感的好机会:“应你的请求,我们公正之主教会将会全程介入这次事件的调查。不过在最终结果出炉之前,你们几位仍旧是嫌疑犯的身份。所以请几位先生小姐们在监狱之中待上几天吧!在这期间我们公正之主教会将会保障你们的人身与财产安全。以及调查结果的公平公正。”(未完待续)

  ...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