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十五章千里归家投罗网

作者:凝陌无双更新时间:2017-12-13 09:11:40
  “明叔,行了,就到这吧,等到了天黑,我便进去!”

  在临近朱雀大街的一条拐角上,拉着小儿的老汉直起身子,吞下一粒药丸,原本苍老的口音变成清脆婉转的女声,“没想到以前在神医谷偷了慕临风的药丸,还真挺管用的!”

  “小姐这易容之术也是惟妙惟肖啊!”只听见一阵噼里啪啦,骨骼作响的声音,豆丁小儿也瞬间长高了不少,只是身量瘦削,个子矮小,同十五六岁般少年差不多个子一般。

  相比于嗓音的童音,倒显得有几分怪异。

  “明叔,你还是快恢复本来面目吧!”苏依陌倒是有些佩服,“素闻江湖上有缩骨奇功,能将身形缩小,今儿个可算是见到了!明叔的救命之恩,陌儿定将记在心底,来日必定相报。”

  “小姐可是折煞明见了,若非老谷主与小姐相救,此番明见只怕早已经化作了一抔黄土,又怎会有今日。”明见抱拳作揖道,“奉少谷主之令,定要护小姐周全,只是小姐重伤未愈,一定要现下入相府,听闻,这几日,相府可是不太平!”

  “无妨!”苏依陌苍白着的脸看向相府的高墙,“从这面墙翻进去,便是我的梨落院,梨落院里我已经命人围得水泄不通,我只出去不到五日,当不会有事,若是再耽搁反倒不妙。”

  “小姐,我还是不放心,不如这样,明见在身后护卫小姐,若是有些许差池,明见也好及时出手相助。”

  如此,苏依陌也不好拒绝,沉吟片刻,苏依陌脑子里突然闪过在城门口惊鸿一瞥看到的颦儿的脸,不管是不是真的看错,小心些总是无错,“那好吧,明叔你也小心些!身上的伤没事吧。”

  就在苏依陌坐在无影的马车上被送往京城的时候,苏依陌为了方便脱身,用计支开了看着她的无影,放了信号。

  也是运气好,原本应该一直蹲守在京郊小院的明见在前日已经接到慕临风的传信,让他一路沿着从长林军大营到京城最近的小道一路找寻,这才能在那伙黑衣人截杀她时顺利将她救下。

  不然,以苏依陌被下了软筋散,又被拿走了诸多防身之物的情况下,根本撑不到无影寻到果子前来护她周全。

  “明叔,你说,那伙黑衣刺客究竟是什么人?”苏依陌蹙起秀眉,本来以她跟明见的战斗力很难从那伙黑衣人手上逃脱,但不知为何,那伙黑衣人似乎只想要活口,并没有痛下杀手,这样才让他们钻了空子,一路逃遁。

  之所以没有追上来,想是被后来的无影给拖住,但愿无影没有什么事情才好。

  “看身形武功招数倒不像是一般的江湖门派,他们的武功路数如出一辙,虽不高明但招招致命,应当是暗地里训练的杀手!”

  “如今要论地下势力,应当属暗阁的势力最强。”苏依陌点头,“暗阁那伙人我见过,他们的武功路数与截杀我的这伙人不是一路。”

  “小姐与暗阁中人认识?”明见有些奇怪,“听闻暗阁中人一向神秘,隐藏极深,凡是见过暗阁武功路数的人,除了他们自己,便是尸体。”

  “小姐当真认得暗阁之人,还识得他们的武功路数?”

  “嗯!”苏依陌淡淡的应了一声,若是明见知道她不仅认识暗阁的人,还数次跟暗阁阁主追月打了交道,顺便还发生了金钱上的往来,成了追月这厮的债主,只怕明见的嘴巴会张得比现在还大吧。

  “那如此说来,那江湖上有名的只剩下血滴子还有黑煞。”

  “等等,血滴子?”苏依陌突然脑中闪现一道灵光,那张家的灭门屠村惨案,听追月说,应当就是血滴子做的。“听闻血滴子行事,不留活口,手段狠辣。”

  “是的!”明见点头,“江湖传闻,血滴子这个组织中,有血令,血令一出,血滴千里杀无赦。而截杀小姐的那伙人处处留手,与血滴子的一贯行事倒是不同。”

  “你说的黑煞又是怎么回事?”

  “黑煞善用毒,不是龙陵中人,属下年轻时曾见过黑煞的人使用碧落毒,滴毒落地,寸草不生......”

  “看来,那伙截杀我的人,身份倒是成谜呀!”苏依陌不由冷笑,如今她虽树敌众多,但能知晓她身份的无非就那么几个,查下去,总会知道线索。

  “这样,明叔,你吩咐下去,令人火速在我们来的那一条小道上查看,定要找出蛛丝马迹,本小姐就不信,他们是凭空冒出来的!”

  “是,小姐!”

  时间过得很快,尤其是乌云笼罩下的京城,这夜色降临得比往常要早些,换了装的苏依陌头戴面善,在拐角处的茶馆里静静观察着从丞相府经过的巡逻卫队,她要趁着天黑巡逻的间隙,翻墙进入相府。

  “咕咕,咕咕,咕咕!”

  拐角处,苏依陌靠在墙边,轻声的拟声道,这是她跟冷心之间的暗号,若是无事,便是三声咕咕回应,若是有事,便敲墙三下,不应答。

  “咕咕,咕咕,咕咕!”

  苏依陌等了片刻,便听到墙那边同样传来三声咕咕,心下安定,三两下便翻过了这道高墙,直往梨落院而去。

  梨落院里似乎一切如常,她离去时吩咐,每晚都要在她房间里点一盏灯,院子里的粗使丫头也要装作她还在胡闹的样子每日过来打扫。

  来不及多想,如今已经进了丞相府,梨落院就在不远处,以她这身装扮,若是叫人撞见,怕是不好。

  苏依陌疾步而行,不到片刻便到了梨落院中,灯笼高挂,原本只有一盏灯笼的梨落院,在她踏进门的那刻,一瞬间变得灯火通明,原本空荡荡的院子,一下子便被护院家丁包围显得满满当当的。

  正中一人,正是当朝丞相,也就是苏依陌名义上的父亲,他背对苏依陌站着,负手而立,听到身后的动静,才缓缓转过头来,脸上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但却显得危险至极,“四丫头,我的好女儿,你终于舍得回来了!”

  “为父在这里,四丫头是不是觉得好生奇怪?”苏温明脸上挂着笑,眼睛眯起,颇有些令人不寒而栗的意味,直到今日,苏依陌才在眼前的苏温明身上看出一丝精明的味道。

  “不用奇怪,早在四丫头你偷偷溜出府的第一天,为父就知道了,为父还派人传出消息,相府四小姐被强人掳走,不知所踪!”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